《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2章、我是一棵树(上)

生长了数千年的青冈橡,其实虎娃在深山中也见过,他的家乡与这一带的山野中都能找到。太乙的原身生长了八千年,也确实应该高大参天,但也不至于像那株神树那般夸张,那不是自然生长的结果,而是刻意地修炼使然。

但就算太乙把原身修炼成天地间的庞然巨树,似拔地而起的山峰,离天也还远着呢。况且帝乡神土的概念,未必就是指抬头所见的天空。太乙这个天真地想法确实是走错了道路,当他在修炼中遇到问题之后,想超脱原身的束缚也格外艰难,谁让他把自己修炼成这样呢?今天也幸亏是遇到虎娃了!

虎娃笑道:“方才已经说过,建木只是一种象征、指引长生的象征,天地间并不存在这样一棵树。只要迈过登天之径,便可凭菁华诀的指引迈入太昊天帝的帝乡神土,如此说来,菁华诀便是太昊天帝所留的建木。”

太乙惭愧道:“是啊,这是我后来才想明白的……不怕道友笑话,五百年前我见到了那建木光影,也曾去了各种地方去寻找那棵树,但始终没有找到。”

虎娃惊讶道:“你还真去找了啊?”

太乙:“是啊,我找了很多地方、找了一百多年呢!道友应该能看出来,草木化形之灵体,不能离开原身太远、太久,否则修为法力便会大打折扣。我的原身理论上是可以移动的,但适合扎根的地方也不好找,后来我将原身修炼得这般高大,更是没别的地方好挪了。所以我这番外出寻找格外艰难,待到六境大成之后,这才方便了一些。”

虎娃好奇地手指远方道:“你都去了哪里,那边去了吗?”

他指的是西方,连绵巍峨的高原雪山所在,那就是巴原西荒的屏障,自古无人翻越,就算爬过去也只是雪山高原,不适合居住生存。太乙却点头道:“我当然去了,我要找的是树,一棵通天彻地的大树,当然要往蛮荒深处找,越没人去的地方越可能出现。我本人就是一棵树啊,它是我崇拜的神树……”

太乙就是此地族人所祭奉的神树,从他口中冒出“我所崇拜的神树”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搞笑,但结合两人方才所谈再转念一想,也令人感慨深思。虎娃追问道:“神树你倒是找着了一棵,就是今天的自己。但建木你肯定没找着,在那西荒之西,你见到了什么?”

太乙拍了拍小胸脯,似是心有余悸道:“就是一片苦寒高原,险恶冷峻人迹罕见,蛮荒异兽与妖物横行出没,我几次遇险差点就回不来了。但有时风光也是极美,我见到了两片相连的大海,波涛浩瀚数百里。你见过巴原上的水流吗?都汇入大江流向东海。但那高原上有倒淌之河,从雪山间汇聚,自东向西流入那两片海,宛若映天之池。巴原之人只知东海,而我却见过更浩瀚的碧波,自称之为西海。”

巴原上的人们所说的海,其实是指山中的大湖,比如虎娃的家乡就有花海、鱼海,而巴原上最大的一片海是东海。巴原上所有的河流都汇入大江,而大江便流入东海,东海顾名思义就在巴原的东端,江水因群山的阻隔汇聚而成。

东海之水漫过山坳倾泻而下,形成飞瀑激流,经漫长的峡谷出了巴原之外,那里又是一片巨泽,据说名为云梦。云梦巨泽是巴原上的传说,而仓煞曾告诉过虎娃,这传说是真的,云梦泽的地域比东海还要广大。

太乙历尽艰辛到了西荒之西的雪域高原深处,建木没找到,却在雪山间间到一片比东海更为浩瀚之海,他称之为西海。他也以神念向虎娃展示了西海的风光,远望雪山连绵,山上几乎寸草不生,山脚下树木低垂、荒草齐腰。

群山间有一片海分为两个部分,中间有一条几里宽狭长的水带相连。海面方圆皆超出了百里之广,海中浪涌不歇,白色的浪花不断击碎在沙滩上,天空有飞鸟滑翔。若站在远方俯瞰海面,则映出了蓝天白云与周围的雪地群山,宛若天地倒悬。

虎娃赞叹道:“道友居然去了这么远的地方、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色。这里的人们都叫你青先生,你为何不称呼那片海为青海呢?”

太乙:“那个地方就在西边嘛,所以我称之为西海,但是青海也不错,不过是个称呼而已。”

虎娃:“您不仅去过西荒之西的雪域高原,七十年前还到过武夫丘、遇见了我师尊剑煞先生。武夫丘在南荒边缘,那您是否也到过南荒之南呢?”

太乙露出了天真的笑容:“我从西海回来后,休息了一段时间,接下来便是去南荒深处寻找建木,恰好路过了武夫丘、有缘见到了五峰先生。南荒之南我当然去过了,那里的群山没有西海一带那么高,但纵横交错、谷壑如劈,路更不好走。”

虎娃:“您又有何发现?”

太乙:“其实也没什么发现,南荒之南气候较为湿热,高处常年云雾飘渺,深谷中多见疬瘴弥漫。多见妖物出现,有的妖物非常凶悍,我远远的察觉其气息,都是绕着走的。虽人迹罕至,但有些地方也有蛮民村落,我还见到了不少支异族呢……对了,有个叫蛇纹族的,村寨中住的都是女子,个个生得妖娆美丽。”

虎娃嘿嘿一笑:“她们被称为蛇女,我也见过。请问您有没有看上哪位蛇女姑娘啊?据说对世间男子尤其是修士而言,蛇女有很多超乎想象的美妙之处。”

太乙连连摇头道:“我是一棵树,只是以化形灵体出游,怎会有那种事情?更何况我还是个小孩呢!”

虎娃又拍了拍太乙的肩膀道:“我知道你的修炼问题出在哪儿了。”

太乙瞪大眼睛道:“是因为我的样子一直没长大吗?”

虎娃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回头再谈这些,你先告诉我再南荒之南还看见了什么?”

太乙:“就看见了刚才说的那些啊,都告诉你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山势越走越险,总在云雾飘渺之间。”

虎娃:“云雾飘渺之南,亦可称云南之地吧。那么东海之东呢,您是否越巫山、出长峡,去了那传说中的云梦巨泽?”

太乙:“不瞒你说,我原有打算,去了南荒之南后,再到东海之东,先去传说中的云梦巨泽,有可能的话,再渡过云梦去更广阔的中华之地寻找建木。但是我从南荒回来后,已经感觉自己的修炼恐是走错了路,就算原身长得再高大也成不了建木,或许应该将自己修炼成不死神药。既然有了这个想法,且东海之东太远了,我要脱离原身走那么远的路、度过那么漫长的时间,就算已有大成修为,也感觉有些没把握,所以就打消了念头,就留在此地修行。直到二十年前,我的原身出了问题……现在您可以说说,我修炼的问题在哪儿了吧?”

虎娃看着太乙,也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我且问你,你化身青先生这么多年,住在神木一族的村寨附近,有没有修成一种大神通,若与此地的姑娘结合,便能繁衍后人?”

太乙愣住了,纳闷地说道:“这算什么大神通?此地的族人都能办到啊,而我是一棵树,怎么能与普通人结合繁衍后人呢?”

虎娃的笑意更浓了:“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自然之事,对于你来说就是大神通啦!问题就出在你是一棵树。你我都见过山野中的妖族,知道他们的来历吗?修为达到化境的妖王,便可以与不同的族类结合繁衍后人,是因为他们的原身已经超脱了众生族类之别。比如你,可化形为灵体出游,但总受原身之限,因为站在我面前的并不是一个人,仍然仅仅是草木化形之灵。可是你的修为若再迈出一步,超脱了这种束缚,便可以修成真正的人身,而你的修炼一直自困于原身。”

太乙有些担忧地问道:“那样我还是一棵树吗?”

虎娃忍不住给了他的后背一巴掌:“你不要总抱着树不放啊!你本就是青冈橡通灵修行,当然还是一棵树。但所谓化境,就是超脱于原身族类之别所拥有的大神通境界,否则你何必化形修炼这么多年呢?一直在山中做树好了,哪怕再长寿也不得长生。

你再想想,一株普通的树能化形出游吗?会有你在我面前说话吗?会有一位青先生百年来指引神木一族的村民吗?

你已经迈出了一步,所以能远游西海、云南之地求证修行。若是再迈出一步,走到哪里便等于原身在哪里,既拥有原身之天赋神通,且超脱原身之限,修炼世间诸般神通无碍。说实话,我看见你现在的形容,也想不到你的原身会那般巨大,还以为你是一棵小树苗呢!”

太乙闻言蹦了起来,竟真的幻化成一株小树苗的样子,舞着枝桠以树根行走,在院子里蹦蹦跳跳转了一圈,然后又坐在虎娃身前化为童子的模样道:“小树苗嘛,我也可以幻化的。只是原身确实长得太大了,遇到麻烦之后便隐匿不了,现在连动都没法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