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1章、鬼修之法与神道设教(下)

鬼修之法,只是修士的一种修炼秘诀。但世人供奉神灵、并寄托精诚的心念,由此发展成为某种指导或约束人们的言行准则或礼法体系,这便是以神道设教了。

人们往往根本没见过自己所膜拜的神灵,甚至连其存不存在都没法确认。世人大多与神木一族的村民一样,所祭奉的只是他们心目中期待的某种存在或象征。当祭祀有了固定的仪式,渐渐发展为礼法体系,对世人的言行提出共同的要求,便是由神道而设教。

有些所谓的神灵,比如太乙,从未主动要求村民们去祭奉他。假如村民们不去祭拜那株神树,太乙也是无所谓的,但是村民们拜了那棵神树,他也不会阻止。因为这也是村民不忘祖先的苦难经历,勉励今人珍惜与创造更好的家园。

从太昊天帝留下的菁华诀来看,他当年定然不是以鬼修之法求证长生的,但这并不妨碍后人以太昊的名义神道设教,太昊如今就是巴原各祭奉的国祭之神。与太昊同列为国祭之神的还有开国之君盐兆,并未听说盐兆当年已登天长生,但这也不妨碍他成为后人心目中的神明。

在刚刚脱离蛮荒蒙昧的古朴时代,几乎人人皆信奉神灵,以神道设教也是召命众人齐心效力最好的方式,也最容易被统治者接受与利用。

人们祭祖、祭神,既是希望能从神灵那里得到什么,又是希望存在那样的神灵,从而能够能面对世间很多无法解释的困惑、得到最简单的答案。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拥有或继承其神圣的光环。

太昊所留菁华诀的本意,是描述天地含生之厚、告知世人厚生之德,一人、一家、一族、一国,皆应寻求长久旺盛之道,切勿自绝生机。那么祭奉太昊,也等于是继承先人的指引,成为世间的教化传承。

由此说来,鬼修之法是修士一种修炼方式,而神道设教是世人的礼法体系,它们本是回事,但若合二为一,便是借神道立教行鬼修之法。

那么鬼修之法就存在一种理论上所求证的极致,便是举世一神。因为一位神灵所凝聚的力量源泉越来越多,汇聚这种力量的道场领域越来越大,必然与世间其他神灵的信奉发生与冲突,举世一神则是最理想的终极状态。

假如求证了这等修为,会是怎样的境界,尚非此时的虎娃所能理解,他只是根据自己所悟的玄妙出做的演化推断。鬼修之法可能导致修士之间的冲突,也有可能像肖神与羊寒灵那样暂时共存不发生冲突,而虎娃认为,无论如何它有个问题。

讲到这里,太乙皱眉道:“什么问题?我没太明白!”

虎娃沉吟道:“村民们可以祭奉山神,一位山神或几位山神都有可能,但他们不可能以同样精诚的心念去祭奉彼此,只有超然于众人的所谓神灵才能享受这种祭奉。你是神树,可以借助神木一族的祭奉而修炼神魂,但神木族人并不能都以同样的方式去修炼。”

太乙又问道:“那么祭坛上显化的建木呢,不就是神道设教的象征吗?”

虎娃:“鬼修之法要借助神道设教,但神道设教未必就是指引鬼修啊。建木只是一种指引,太昊只是借助了神道设教的方式,让迈过登天之径者可以前往帝乡神土,但你不愿去,可以不去啊!而太昊也留下了菁华诀,又是另一种指引。”

太乙:“那么纯阳诀呢?”

虎娃:“高阳天帝当年定然印证了鬼修之法,指出了鬼修之法谙合大道本源的玄妙。那便是可以借助这种方式去修炼神魂,但最终的目的是炼成纯阳之元神,成为超脱于俗骨凡胎的存在。世间鬼物阴神之修炼,最终也要化阴神为阳神,修士可以借鉴与印证。至于登天长生之后的玄妙,尚非我所能知。”

太乙终于点头道:“我明白了,当年高阳天帝观察世间神道设教诸事、见证蛮荒鬼修之法,亲身验证其中修炼的真意,指其关窍总结出了纯阳诀……道友今日所言,也解决了我百年来的一个困惑。”

话语中伴随着神念,太乙告诉了虎娃自己修炼中所遇到的困扰是什么。山中那棵青冈橡已生长了八千年,但不能说面前的太乙就有八千岁,像他这种草木之精的年岁,通常是从通灵化形之后开始计算的。其实他也仅仅修炼了八百年,但相对于凡人的寿元,这已经相当漫长了。

象煞前辈百年前就已名震巴原,但令人微感意外的是,他的修为至今并未突破化境。百年前他于巴原上成名时,就是七境九转圆满,但至今都难以再迈出一步。太乙可没有师尊,他是山中草木自感通灵而修行,八百年来行游各地,便是修炼与学习的过程。

七境九转圆满之后,太乙曾一度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因为他一直就是山中的一棵树,也感受到了村民们百年来的祭奉能滋养与壮大其元神,但他是永远做山中的一棵神树呢,还是做一位于世外清修的高人青先生?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太乙的神魂受到滋养,也能不断以大法力洗炼原身,他希望自己能生长为一株通天建木,从而直达帝乡神土。这想法听上去是多么不可思议,但太乙曾经就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其原身越来越高大。

但后来他也发现自己的这个愿望没法实现,可能是在修炼中的走错路了。于是结合仙家传说,太乙有了另一番修炼求证,希望把自己的原身修炼为一株不死神药。不死神药无寿元之限,本就是长生之物,那么他将原身修炼成不死神药,不就意味着自己也求证了长生吗?

就在二十年前,他的修炼却遇到了问题,神通法力越来越强,却遭遇了原身的困扰。青冈橡树毕竟就是青冈橡,无论如何都修不成不死神药,若不经历一个蜕变新生的过程,便会永远卡住这个关口不得精进,太乙的修炼求证之路仿佛已到了尽头。

于是太乙开始闭关洗炼原身,想经历一场新生蜕变,但是这时候神通法力开始不受控制,无法隐匿那庞大的原身。其扎更之处因地势没有狂风与洪水,但他的原身总会在雨季遭受天雷劈击。这是个恶性循环,他的原身之伤越来越重,神气法力大损,就也没有办法去隐匿原身去抗拒天雷,由形而伤神,就连元神受损也是极大,所以那株青冈橡日渐枯槁。

假如他不是受村民祭奉的神树,能够汲取神木一族精诚的心愿力滋养元神,恐怕状况会更糟糕。虎娃来到西荒时,太乙已困于原身不得化形而出了,所以也只能用御神之风远远地与他打了声招呼,并令弟子九灵送去了三枚符叶。

九灵尚不能完全明白师尊所遇到的问题,但看见巨木枯槁,这头狮子当然会认为是师尊病了。羊寒灵发于风中的神念解释,九灵也听见了,令他最感兴趣的就是——来者彭铿氏大人竟是一位神医!

神医就是给人看病的嘛,九灵请虎娃来此最主要的目的,并非仅给村民看病,就是想请他给这株神树治病。

但太乙自己明白,一位十几岁的五境修士不可能帮自己解决这样的问题,于是便劝阻了弟子向虎娃提出要求,本人更没有开口。但这对师徒没有开口相求,神木一族还是向虎娃提出了请求。更重要的是,虎娃已知道青先生是谁,愿意出手尽力帮助他。

虎娃付出巨大代价的一番调治,假如那是一株普通的树,尽管它是天地间的庞然大物,已将其生机与伤势的困扰解决了,它自可在春秋轮回中展枝发芽重新恢复茂盛。但对于太乙来说,其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他仍在经历虎娃所形容的脱胎换骨之劫。

所以在他刚刚能够脱困之时,便立刻跑来见虎娃,不仅是为了拜谢,也是为了请教。虎娃的修为法力虽远远不如他,但修行所证谙合大道之本源,与之交流或许能给太乙更好的启发、由此寻找到破关的契机。

太乙自化形以来,素以童子面目示人,他就是以这样的心态与眼睛去观察世间万物,不断地思考、学习、总结、修炼,以印证自己的得失。

虎娃听完这番话,有些哭笑不得道:“五百年前,你在巴国的国祭典礼上,见到了幻化的光影所凝成的通天建木。而你的原身是一棵树,所以就想把自己也修炼成一株建木,从而到达帝乡神土,是这样的吗?”

太乙很认真地点头道:“是的,我当时深受震撼,也自以为受到了启发,这五百年来一直就是这么修炼的!”

虎娃差点没忍住叫出一声“傻孩子”,因为这个想法太天真了,就是一个小孩才会有的奇思妙想。可偏偏面前的太乙就是个孩子,虎娃也明白了为何那株青冈橡会那般高大,心中也暗叹太乙的神通法力了得,这分明就是太乙五百年来不断修炼原身的结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