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1章、鬼修之法与神道设教(上)

假如修为更高,甚至能将元神直接分化依附在祭坛、神像之类的地方,形成属于自己的某种“道场”领域,就相当于本人在此地接受祈愿、并借那力量的源泉修炼神魂。所以它是一种“修神”之法。但能达到这个程度,其修为之高就超出虎娃的想象了。

虎娃还做了一个假设性的推测,若有朝一日太乙也拥有了这等修为,并成为巴原各地的国祭之神,便可能将脱离原身的化形灵体降临在巴原各地任何一座祭坛上。那么其元神所能汲取的力量源泉,也几乎是无穷无尽的。

但是能达到元神脱离形体而存在,而且还能分化投射在世间任何属于自己的道场中,已不是凡人所能拥有的神通了。虎娃远没有这种神通境界,只是悟出了这门秘法所谙合的大道本源,其本人虽是刚刚修炼入门,却窥见了将来可能会怎样演化。

太乙连连点头道:“多谢道友点化,因岁月长久的经历,我此前亦有所悟,但不若道友体会的这般透彻……如今巴原上的国祭之神是太昊天帝,那么依道友所言,太昊天帝可以给所有虔诚祭拜他的人以回应,并在任何一座祭坛上显灵。可是我这几百年来,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啊?”

虎娃想了想答道:“村民们祭拜山中的神树,但神树并没把自己当做山神,也从未显灵现身,他们认识的只是青先生,却不知您真正的身份。巴原上的人们祭太昊,也是因为他们需要这样的精神象征和以寄托自己的愿望,各国也需要这种礼仪来凝聚民心,并非是太昊天帝所强求。况且若太昊真的显灵于世间,请问世人能知道他是谁吗?就连这里的村民尚且不知青先生您就是神树之灵……我没有见过当年的巴国国祭,以青先生的年岁应该有机会见到,请问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因为给瀚雄疗伤,虎娃错过了少务的继位大典,那也是巴室国的一场国祭。但就算虎娃参加了,所见到的也仅仅是巴室国为新君继位而举行的一场仪式,并非当年统一的巴国正祭典礼。

太乙没有答话,直接将一道神念印入虎娃的元神,虎娃便看见了一场古时巴国的国祭大典。这是五百年前发生的事情,主持国祭者便是开国之君盐兆,少务的眉目之间依稀就有其祖先的影子。

虎娃也看见了师尊剑煞的祖先、巴国的第一任镇国大将军武夫,他是唯一佩剑参加国祭的大臣。能携带武器站在国君身边参加祭礼,也显示出其特别的地位。但是最吸引虎娃的,还是祭坛中央所出现的那株参天巨木。

这株树直达天际,枝桠缠绕就像一根巨藤。它在地面有十二支主根,其实就是王宫前的祭坛周围十二根柱子所化。这是法阵被激发的结果,其力量的源泉不仅来自于运转法阵的众修士,更来自于整片巴原上人们精诚的祈愿之心。

本是光影所幻化的参天巨树,似已凝成实质,向上通往无穷无尽的高空、直至人们再看不见的地方。枝叶间有飞龙鸾鸟盘旋、祥云瑞气袅绕,传说中可登天到达帝乡神土的建木,就这样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五百年前,太乙亲身见证了这场巴原上最盛大的国祭,他就是站在远处围观人群中的一个孩子,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而五百年后,他又让虎娃如身临其境般见证了这一切。太乙的神念中展示的不仅仅是场景,也有他当时的感受。

那通天建木虽是幻化的光影凝成,但太乙却分明察觉到它蕴含着召唤与指引之意。人是不可能沿着这棵树爬到天上去的,但脱离原身而长存、最纯净的元神却应该可以。至于究竟是不是这样,太乙也无法印证;别说当时,就算他今日也没有这等修为。

虎娃在元神世界中经历了五百年前的那场国祭,良久之后才说道:“那建木象征着成而登天之阶,若修为已迈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便可脱离俗骨凡胎之缚、以纯阳元神前往太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这便是我观这场国祭所感受到的。”

太乙诧异道:“若按您所悟,那么建木的指引,岂不就是传说中高阳天帝所留的纯阳诀?”

这株神树修行岁月长久,连五百年前的巴原国祭都亲眼看到过,所知的事情当然比虎娃多得多。高阳天帝其实是在太乙化形成灵之后才出世的,太乙虽没有得到纯阳诀的秘法传承,却听过很多有关的传闻。

据说纯阳诀的玄妙,便是修炼和可脱离肉身凡骨的纯阳之元神,从而求证长生、前往帝乡神土。那么太乙所见国祭典礼上出现的那株建木,应该就有同样的指引作用。太乙当年与虎娃此刻亦有同样的感受,经过虎娃这么一说,他就更加确定了。

虎娃却摇头道:“不是这样的,你在看见建木时只是见证了一种境界、可登天长生前往帝乡神土的境界。无论修炼何种秘法,只要迈过登天之径,都可以达到那样的境界。就如各宗门传承不同,但拥有三境修为后,修士便皆有御物之功;若像道友这样突破七境修为,也皆拥有御神之能。太昊天帝留于世间的是菁华诀,将菁华诀修炼大成、又迈过登天之径,便可自行脱去俗骨凡胎,前往太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可是菁华诀若在世间失传,太昊的后人仍可借助那样的国祭仪式、沿幻化的建木前往其帝乡神土,但前提是——后人祭的是太昊天帝。”

太乙追问道:“那么高阳天帝的纯阳诀呢?”

虎娃沉吟道:“在我看来,纯阳诀应是后人所解答的一个问题——为何最终可以借助那样的仪式沿建木而登天?我已修炼菁华诀入门,它是一种指引,但也是一门修炼的秘法,可以让人采炼天地间的生机,度过漫长的修炼岁月踏上登天之径。纯阳诀也应该是一样的,它不仅在描述最终能达到的境界,同时也是一门达到这种境界的修炼秘法。既然修士能将自己的元神修炼到超脱于俗骨凡胎、可以不依附于原身而长存,那么世间就应存在一种修神之法,可于层层境界中印证。”

太乙惊呼道:“如此说来,它不就是道友如今所悟的秘法吗?我这些年来,也朦胧有所感悟,但总觉得有一丝玄妙未曾参透。”

虎娃愣了愣,这才说道:“照您这么说,我在西荒所悟还真有可能就是纯阳诀!”

假如换一名十几岁的修士,断不敢说出这么自大的话。可虎娃毫无自大之意,他就是在描述自己判断。他的菁华诀、大器诀皆非得自师传,都是在修行中自行领悟,既然如此,自悟纯阳诀又有什么不可能呢?先人所创秘法,当然都是谙合大道本源的一种演化方式。

而太乙和虎娃还真没猜错。高阳天帝在世时,曾为中华之地各国共尊的人皇,他亲自主持与见证过很多次国祭大典,而像虎娃如今的经历,高阳也不知见证过多少次。他结合自己的观察与感悟,在迈过登天之径后,才总结出了纯阳诀。

历代天帝所留的秘法指引中,纯阳诀实际上就是对世间种种“神道”秘法的集大成,很多修士在世间或多或少都曾有所感悟。就连那蛮荒中的小小山神肖神,享村民祭奉突破六境修为后,也窥见了一丝门径。

太乙坐在院中的一块石头上,此刻将这块石头向着虎娃挪近了几步,前倾身体、撅着屁股、瞪大眼睛追问道:“我百年来朦胧之感、道友今日所证,若真的就是纯阳诀,我觉得这门秘法尚有很多难言的玄奥。我此刻能明白的,只是道友先前所说的山神修炼之法。道友更有何悟,能否详细解说?”

虎娃叹了口气道:“我所领悟的,以我如今的修为尚无法去印证。但既然道友问了,就尽量解说一番所窥见的玄妙吧……”

蛮荒中的民众皆敬奉各种神灵,虎娃今天所看见的,高阳天帝当然也曾见过。比如那肖神、羊寒灵之流,或因机缘巧合而成了山神,或使用各种手段胁迫民众奉其为神灵、向其虔诚供奉祈愿。

在虎娃看来,那肖神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横断山一带民众对其的供奉,却未必不是发自真心。因为村寨民众根本就不清楚肖神是什么人,供奉他能得到某种回应与安慰,不供奉他则有可能倒霉,这就自然导致了一种本能的敬畏。

又比如神木一族世代祭奉神树,虽非出自神树的要求而是他们自觉自愿,但村民的祖先曾得到过这株树的庇护,也希望能有这样一位神灵继续庇护他们,哪怕只是心中虚幻的期待。而虎娃感应到了众人精诚的心愿力汇聚,可成为一种凝炼神魂的力量源泉。

其实就算高阳天帝没有创出纯阳诀,世间的阴神鬼物以及无形灵体,早已借助这样一种方式在修炼、依附于人们所祭拜的某种事物。而修士亦可借鉴此法,利用这种力量的源泉滋养与壮大自己的元神。这样的修士未必是无形之灵,比如肖神那种山神。

于是它就成了一种山神修炼之法,其实也是所有修士皆可利用的修神之法,但从根源上来说,是借鉴与总结了鬼修之法。所谓鬼修并非是指修炼者是鬼物,而是指这样一种修炼方式,它往往要依托于一种世间的神道体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