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30章、我叫太乙(上)

难得这株修为高超的神树会这么配合,完全放开形神让虎娃施法,须知虎娃若出了什么差错或有丝毫恶意,倒霉的就是这棵树啊。

七天七夜之后,当最后一片清辉光雾化散入树身之中,虎娃怀中又飞出了一朵五色莲花。虎娃形神融有五色神莲神器,虽没有琅玕果这么多,但也不止一朵。如今他祭出了完整的一株,其花托下还带着长长的青茎。

此神器一出现,便如虚影般没入树身中不见。虎娃以自身为炉鼎炼化这株神树,并非将它炼化为什么法宝,而是让五色神莲化为五色神光渗入巨木的脉络纹理,使之尽量恢复到更完美的状态、一株青冈橡在天地间生机健旺的本来面目,这简直相当于一番形骸再造。

当最后一丝五色光华消失,其神效完全被树木纹理吸收之后,虎娃的又一件神器也消失了。他付出的代价恐是世间修士难以想象的,更是超出了神木一族村民们所能理解。除非虎娃自己愿意,否则神木一族怎么求他都没用;因为就算神木一族将自己给卖了,也无法报偿他。

炼化最后这朵五色神莲,虎娃只用了一天,运转耗尽了所有法力,最后他收回神识睁开了眼睛。再看这株天地间的庞然巨树,仍然呈现出一片枯槁之相,但枝叶间散发着肉眼难以察觉的淡淡清辉,树身之外还隐约闪烁着五色光华,树冠笼罩的范围内飘荡着奇异的雾气。

虎娃就这么静静地坐着,恢复几乎损耗一空的神气法力,而这么多天来的施法,也相当于对他自身形神一次绝佳的炼化与滋养。虎娃感觉自己的修为隐隐又有突破的迹象,他能做的已经全做了,世上除了他,恐怕也再无别人能施展出这些手段了,接下来就要看神树自己了。

他治好了这株树的枯槁之症吗?眼下还不能得出结论。就算是虎娃,也不能眨眼间就让一棵树从枯槁变得茂盛,天地自然的法则自有其规律。

假如是一棵普通的树,虎娃只是给了它一个转变的契机。只要它的生机未绝,再经过几番春夏秋冬轮回,每年新生的枝叶都会越来越茂盛,将渐渐恢复到最旺盛的状态。

假如此树有灵,就要利用虎娃为它做的这一切,抓住此转机,解决修炼中所遇到的困扰。以此神树的修为,这些事就不是虎娃能帮忙的了。

当树冠笼罩下的雾气、树身外淡淡的五色光芒、枝叶间的清辉完全隐去之后,虎娃闭上了眼睛,听见空中传来轻微的噼啪咔擦之音。这有点像春笋在雨后静夜中的拔节声,这么大的青冈橡树,当然不会像春笋那样拔节生长,而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树身上脱落。

有一物沿着树干从高处的树冠掉了下来,砸在满地枯黄的落叶上,竟然将落叶震得纷而起飞,在地面击出一个长条形的浅坑,显得异常坚硬而沉重。那是一段数尺长、手臂粗、略成弯曲的螺旋状黝黑之物,便是虎娃在高处的树身中见到的雷击木。

这样的雷击木质地坚逾金刚,早已是一种罕见的天材地宝,嵌入树木纹理中像一道道游蛇似的伤疤。如今它从树身上脱离了,就像一个人的伤口愈合后脱落的结痂,而且不止这么一条。高处不断的有黑色雷击木脱落坠地,砸得落叶飞溅,在地面上打出一个又一个浅坑。

有的雷击木竖着落在了土中,竟深深地插入了地下。这么沉的东西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假如时普通人不小心挨一下,恐怕会被当场砸成肉泥。而虎娃却面露喜色,坐在巨石上一动未动。

只听高处噼啪之声不绝,也不知落下来多少条雷击木,就如不断砸下的冰雹,但没有一条砸在虎娃的附近。当树冠上终于不再有雷击木落下,虎娃站起身向着巨树行了一礼道:“恭喜道友正在祛除原身之伤,预祝道友早日脱胎换骨成功。”

这株神树只是草木,不像人那样有胎骨可言,可虎娃实在找不到更适合的词语来形容它正在发生的蜕变。虎娃只是随口说出了这句话,此时大概也没有想到,他的后世传人会以“脱胎换骨”来形容八境修为;而青先生正在经历的困扰,亦被后人称为“换骨劫”。

看见这些雷击木纷纷脱落,就像一个人的无数伤口正在愈合结痂,虎娃当然清楚青先生正于定境中炼化原身、从而展现出全新之貌,因此根本无暇回应他。

象煞这等高人,怎会不尽全力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解决自己修炼中的困扰,否则也愧对虎娃的这番苦心。而虎娃也没想让对方回应什么,他只是开口打了声招呼,就像当初青先生送来的那阵风。

虎娃给对方的恩惠太多了、太重了,就算是象煞那等高人恐也难以为报,所以他也没打算一定要等到青先生现身相见。巴原上此刻已春暖花开,虎娃在西荒中停留的时日也不短了,终于决定就此悄然离去。

回村寨的路上,虎娃走得并不快,就如常人穿行山野的速度,并于行走中进入了定境。他的气息似于这片天地间消失了,又似乎无处不在。

他在为神树调治的整整十一天时间内,相当于身为草木之灵,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假如他得到过高阳天帝的秘法传承,便能知道这已意味着将纯阳诀修炼入门。离开后的虎娃当然已不再是那神树之灵,但他还在体悟之中,朦胧间仿佛已化为这天地万物之灵,或者就似天地间的一缕灵识。

而此番西荒之行,虎娃付出的代价很大。他首先是被两位强大的妖修逼得逃遁几千里,一路上险象环生,最终将师尊剑煞所赐的保命剑符也给用掉了。但他离开彭山时的修为是五境四转,见到金狮九灵时的修为已是五境六转。

虎娃得到了青先生所赠的符叶,应九灵之邀来到神木一族所在的村寨。他为村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同时也见证了世道人心之演变。最终他参加了一场春祭,出手为神树治疗枯槁之症,用尽了从太昊遗迹中带来的万年常清之泉,也失去了以不死神药炼制的十三件神器。

在虎娃向回走的路上,当他又一次登上来时的山顶,修为已突破至五境八转。

对于虎娃而言,更重要的收获也许不是修为境界的突破。他在逃遁的路上,领悟并演化施展了吞形诀;在参加春祭以及为神树调治的过程中,领悟并演化运转了纯阳诀。此等收获是难以形容的,甚至也超出了那些神器的价值。

五境又称九转境,是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修炼中,层次最为分明的一个大境界。突破每一转修为,神通法力都会明显更上一层。而虎娃在五境中的修炼如此顺畅自然,简直是一气呵成。而且他已有感觉,假如将自己自修行之初所悟融会贯通,修至五境九转圆满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

但虎娃并未急于求成,就像他此刻在山野中走的不紧不慢。当初那位妖修肖神,为了虎娃身怀的宝物和秘密,一路追击了数千里,最终还丢了性命。但是肖神苦求而不得的东西,青先生并未现身开口相求,虎娃便主动赐予了对方。

虎娃登上来时的山顶恰好是日落时分,他又感应到了山下村民唱诵诗篇与跪拜祈愿。但虎娃并未继续将之视为那种奇异的力量源泉,不仅是因为他已离开了那祭坛,而且他也无意成为这些人所膜拜的神灵。

虎娃不禁想起了家乡的山神,当初听巴室国的先君后廪私下一席话,虎娃也曾猜测山神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清煞。但清煞为何要跑到蛮荒中做山神呢?可能是一种修炼求证的方式吧。而虎娃在西荒中见到的神树,某种意义上便是村民们所膜拜的神灵。

但神树只是展现了村民们所谓的神迹,并未以神灵的身份自居,更从未开口对村民们说过什么、提出过任何要求。每年春夏秋冬的祭祀,都是神木一族自发的。村民们真正见到的是青先生——帮助和指引神木一族的高人,但没人知道青先生其实就是那株神树。

当虎娃在山顶上驻足回望之时,蓦然发现,对面山中那株参天巨木已隐迹不见,就如在天地间莫名消失了。虎娃望着那空旷的山间会心一笑,这便是村民们曾见证过的神迹,而此刻又出现了。这说明虎娃对神树的调治起到了作用,青先生已能脱离此前所处的困境。

村民们认为是神树不见了,但虎娃知道其实它还在山中,可能化形为一株普通的青冈橡模样,而此处满山都是青冈橡,谁也无法分辨。而且以青先生的莫大神通,还可以在那片空地上化出一片青冈橡林,其中每一棵树都有可能是他的原身。

虎娃在山顶上坐了一夜,天明时才缓步下山,他打算回到村寨中悄然与族长文杰打声招呼,再召唤九灵出来见一面,然后便告辞离去,不再惊动其他人。下山的路也走了整整一天,直到入夜后他才回到那座静悄悄的小院门前。

虎娃刚想开门却又站住了,因为院中有人,且隔着门他就已知道来者是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