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9章、象煞(下)

当朝霞又一次越过东方的山脊照在树冠上,虎娃站起身向山下走去。他走出了树冠笼罩的那片平坡,站在一块凌空伸出的山石上,朝天打出了一枚东西,正是青先生所赠的符叶。九灵将符叶交到虎娃手上时,其中就有御神之念告诉他应该如何使用,但此物的妙用威力究竟如何,要在祭出时才能搞清楚。

一枚翠绿的青冈橡叶斜飞天际直至三十多丈外,这才化为一团光影爆发,虎娃御器使用秘宝之能,已比几个月前大为精进。空中爆发的光影化为一名身着素衣的垂髫童子模样,这位童子站在半空挥手,虚空中随即有无数光雨洒出。

这光雨像一支支利剑,可绞杀强悍的对手,与武夫丘的剑符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其妙用威力并非是一味的剑意锋芒,这光雨也可以化为一片片翠叶清辉以滋润万物。不仅如此,它还可形成一种封印、化为一道屏障,束缚、封困或阻隔对手。

至于究竟该如何施展它的妙用,则要看使用者在祭出之后如何以法力操控。单就斗法中的威力而言,这一片符叶比不上剑煞赐给虎娃的那枚剑符。因为它毕竟是象煞当年自悟秘法,借鉴了武夫丘上剑符之术,结合自己所修的神通,尝试着炼制出的秘宝。

其祭炼之法当然不如武夫丘所传手法精纯,但能将一枚秘宝炼化出这么多神通妙用,这位前辈法力之雄浑也超出了一般修士的想象,否则在炼制过程中,早已因神气难继而失败损毁。仔细想想这倒不令人意外,青先生已经修炼了多少年啊!

假如按虎娃以五枚剑符对付羊寒灵的手法,瞬间打出这三枚叶符接连引爆,其威力也绝不比剑煞所赐那枚剑符小了。且此符叶更有封印困敌之用,假如虎娃当初手里就有一枚,至少可以暂时困住一名妖修,从而设法逃到安全之地;假如他使用了两枚,那么则早可以在两名妖修的追击下从容脱身了。

当虎娃确定青先生的身份后,也推翻了自己此前的一个判断。他刚刚从九灵手中接过这三枚符叶时,虽然很感激青先生的好意,但并没有认为这些符叶的威力能有多大。因为七十年前的剑煞还不是剑煞、人很年轻被称为五峰先生,修为亦未突破六境大成,那么青先生恐怕也很年轻,修为也不能太高吧?

但虎娃现在已知道,青先生的原身是一株在西荒深处生长了八千年的青冈橡,草木之精寿元长久,其修行年岁不能与人相较。这十几年神树已渐渐露出枯槁之像,那么在几十年前,其枝叶最为繁茂之时,也应该是其修为法力最鼎盛的时期,打造的符叶威力也最强大。

虎娃只是朝虚空祭出的符叶,当然不是为了斩杀任何对手,更没有去封印阻困谁。他看着那垂髫童子的身影渐渐模糊消失,挥出的光雨也化为一片滋润万物的清辉撒落于山谷,真切地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庞然法力。

如此珍贵的符叶,虎娃仅得三枚,为何就在这里白白用掉了其中一枚呢?因为虎娃想弄清楚,几十年前此神树生机鼎盛之时,青先生的修为法力究竟如何?他在给怎样一位高手调治原身枯槁之症?另一方面,他也想知道传说中的象煞究竟长什么样子?

祭出一枚符叶,怎会清楚象煞的模样呢?象煞的炼符之术是受到了剑煞的启发,而剑煞亲手炼制的剑符虎娃曾用过一枚,光影爆发竟化为了剑煞本人的身形轮廓,这也算剑煞先生的一点小小的恶趣味吧。

象煞的模样一直是一名童子,像他这种人,形容谙合心境,其人应一直保有童真之心。既然象煞的制符秘法借鉴自剑煞,所以虎娃猜测他说不定也会有所效仿,果然猜对了。象煞的叶符与剑煞的剑符虽威力妙用不同,但祭出后演化的形式却是一样的。

虎娃站在山石上默然良久,转过身又向那天地间的庞然巨树行了一礼,他已经见识到符叶的威力,远远超出了自己原先的估计。再看如今这株神树,青先生恐怕已经打造不出同样的符叶来,寻遍满树的叶子,都找不到适于祭炼此等符叶之物。

所以青先生赠送给虎娃的,就是他身边最好的东西,并非是将几十年前随手炼制的、可有可无的小玩意送人以示礼数。这是他的神气法力最强大之时炼制的、最珍贵的秘宝,如今甚至已经无法再炼制了。虎娃搞清楚了这些,对青先生的感激已无以复加。

虎娃又走回到树下,在那似祭坛的巨石上凝神端坐,伸手似凭空取出了一物。这是一个法器陶罐,虎娃平生以炼器之法打造的第一件器物,取五色莲池中泥土炼成,离开家乡时,其中装了满满一罐万年常清之泉。

离开家乡之后,这罐中的清泉他只使用过一次,便是在玉匣中滋润那株奇异的小五花参,当时只用了少许,而虎娃今天将整罐都拿出来了。陶罐看上去并不大,但它是一件法器,妙用就是容物,其中装的万年常清之泉远不止普通的一罐。

虎娃展开神识切入那巨木的形体之中,法力随之延伸而入,自身神气与神树的气息相融,蔓延到它的根系之内。紧接着陶罐的盖子打开了,一滴滴青泉飞出化为雨雾飘散入泥土,并在虎娃的神识引导下,缓缓滋养此神树庞大的根系。

治枯槁之症,必先疗其根本,以虎娃的修为法力,难以为这整株巨木洗炼形骸,便以万年常清之泉滋养其根,这是虎娃首先想到的办法。他并没有操之过急,让树木庞大的根系将这万年常清之泉尽数吸收,以起到最佳的滋养之效,这一坐就是三天三夜。

虎娃并没有觉得太累,因为他的神气与这株巨木融为一体,在滋养巨木的根系时,也等于在滋养自己的神气,所以他才能这般连续施法。

三天三夜后,当最后一丝常清之泉化为雨露为巨木的根系吸收,虎娃的怀中又飞出十二枚亮晶晶的东西,带着朦胧的清辉悬浮在神树的主干周围,形成了一座法阵,将巨木的气息笼罩其间,然后不断化散为一片片光雾,尽数被这株神树汲取。

这是不死神药琅玕果,虎娃一次就用了十二枚,否则其中凝炼的天地间生机无法满足这间庞然巨树所需。而且这并非普通的琅玕果,与被虎娃炼化成了与之形神相融的神器,假如换一种情况、换一个人,也断然也施展不出这种手段来。

因为这株巨木不会主动去炼化吸收琅玕果的神效,所以虎娃用了另一种方法,以自身神气与这株巨木相合相融,他此刻就相当于这株巨木,然后帮神树去炼化吸收自己的神器琅玕果。

虎娃这么做的代价是巨大的,不仅付出了十二枚不死神药,更是等于放弃了十二件亲手炼制的神器。但假如不这么办,虎娃也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就算他运用形神中融合的琅玕枝、施展菁华诀为这株巨木补益生机,以他的修为法力也难以持久。而且就算虎娃做到了,能不能救治这株树尚存疑问,但这满山其他的树木恐怕都得枯槁。

就算青先生有心想阻止,此刻已然来不及了。因为他现在的状态很特殊,相当于被虎娃暂时夺舍或附身了,这也只能在青先生对虎娃完全信任且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虎娃才能够做到。

若是青先生此刻显身相抗,能立时将虎娃的神气从树身内逼出去,便打断了他的施法,但那十二枚琅玕果已然开始化散为光雾,虎娃的这一切付出便白白浪费了。青先生不可能让虎娃白费代价,也就不能再阻止虎娃,唯一的选择便是蛰藏自己元神、完全配合虎娃施法。

虎娃炼化吸收琅玕果的神效已是娴熟之极,更何况是他本人炼制的神器呢。但要保持施法不断、唤醒整株巨树的生机,对于虎娃而言也很艰难,他足足用了七天七夜。在这个过程中,虎娃本人并不累,可元神会感到困倦。

而每天日出与日落之时,神木一族全体族人都按照他的吩咐,在村寨中唱诵祈愿、向着神树所造的方向虔诚的跪拜。虎娃感受到了那精纯的心愿力化成的源泉,凝聚炼化这股力量不断滋养元神,他才能如此坚持下去。

照说这种附身或夺舍的神通并不是五境修士能够施展的,恐怕是修为迈过登天之径后的仙家之能。但虎娃并非真正的夺舍或附身,他只是暂时将神气融合树身,这有点类似于吞神木之形,但又不全然是吞形之法。

世间习练吞形诀者,恐怕没人像虎娃这么施展过此门秘法神通,而虎娃同时也相当于以自身取代神木之灵,结合了新领悟的、尚不知其名的纯阳诀妙用。但他也没有刻意分辨什么纯阳诀与吞形诀,只是以自身的修行为根基,自然演化出这般手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