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9章、象煞(上)

足足过了一夜时间,虎娃才收回了神识,他面露疲惫之色,向着那株神树行了一礼道:“道友,方才失礼了!”

虽然神树没有给他任何回应,但虎娃已将对方当成了一名前辈修士,方才这番以法力切入其形神肆意探查的举动,在通常情况下当然是极为无礼的。虎娃面对神树又坐了下来,他急需恢复神气法力,这一坐又是三天三夜。

当虎娃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从怀中取出了四片树叶状的东西。其中三片正是金狮九灵转送青先生所赠的叶符,另一片则是当日羊含灵离去之后,虎娃顺手在地上拣起来的一片枯叶。

当时那神秘高人青先生从远方送来一阵御神之风,风中有一片树叶飞卷,当那阵风平息后,那片半枯黄的叶子便飘落于地。它本不引人注意,虎娃却将之拣了起来收入怀中。经过对神树的感应查探,虎娃完全可以确定手中这四片树叶解出自这株神树。

那三枚叶符是几十年前所摘的树叶祭炼,而风中那片枯叶则是最近刚刚落下的。青先生就将御神之念依附在那片枯叶上,施法化为一阵风飘至远山、虎娃与两位妖修的斗法之处。

虎娃将叶符放在手中摩挲,凝神感应其脉络纹理,他已经意识到这三枚树叶在几十年前就是借助天雷劈击祭炼为天材地宝的,然后又被青先生炼化为叶符,因为虎娃本人也擅长电光神通。这说明几十年前此神树不仅无惧天雷,甚至还能借引天雷之力炼化原身之物。

事到如今,虎娃当然已能猜到那位神秘的高人青先生就是这株神树,或者说他是一位修为高深、岁月长久的草木之精,而此树便是他的原身。

虎娃收起叶符,又凝神仔细感应那片枯黄的落叶,它与这片山野中满地的落叶便是同源之物,看来这位青先生的原身确实是出了问题,却不像是寿元已尽,而是遇到了修炼中的困扰。虎娃以神识查探巨木之时,也发现了其近年来遭受天雷劈击的痕迹,甚至在其树木纹理间留下了深深的焦痕。

也就是说青先生在修炼中遇到了问题之后,有些大神通法术好像很难再施展,原身亦无法隐迹,天地间的雷霆已经能伤到他。但这位青先生毕竟修为高超,就算遇到困扰仍有对抗雷霆之能,否则这样一棵树早就被狂风摧折或被天雷劈焦了。

虎娃此刻不仅猜到青先生便是这棵神树,而且已经猜到了其人在巴原上的身份——他便是传说中的象煞!

象煞成名于百年之前,他的出现,伴随着西界山一带两国之间连绵不绝的战乱终于平定。山神对虎娃介绍的巴原诸事中,有关象煞的情况提及的很少,因为象煞差不多就是在理清水归隐蛮荒时出现的,这两位高人也从未见过面。

可是虎娃在行游巴原的这一路上,断断续续也听见了一些关于象煞的传说,对这位神秘的高人是既佩服又好奇。沿西界山来到西荒之后,他所听说的神秘高人青先生,其身份事迹与传说中的象煞完全相吻合。

尤其是听文杰族长介绍了象煞的形容相貌后,虎娃心中便已确定青先生便是象煞了,其身份来历是一位修为高超的草木之精,而其原身就是西荒深处的这株神树。但虎娃还要做一次最终的确认,他沿着树干向上攀爬,登临那几乎可以俯视山川的树冠。

爬树之前,虎娃又行一礼道了声得罪,因为他将对方看做一位前辈修士,这是踩着人家的身体往上爬啊。虎娃一直爬到百余丈之上,这才看清了树冠,他没有继续攀援倒最高处,而是走上了一根横枝驻足东望。

这里的视野很好,几乎没受什么阻挡,其高度已超出了虎娃来时的那片山顶。视线越过了神木一族建造村寨的谷地平原,再往远方便是连绵的西界山山脊。根据巴原上流传的、有关象煞的传说,百年前相室国与郑室国的两位国君,便是被象煞抓到了西荒深处的一株参天大树上。

西荒中有很多大树,但只有在这株树的横枝上,才能看清远方山脊,虎娃恍惚间甚至有时光倒流之感,当年的两位国君就可能坐在他此刻立足的位置,而象煞遥指远方的山脊划定了两国国界。

这虽然已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但虎娃今天站在这里,恍惚却似看见了这一幕,它好像就发生在前一瞬间。虎娃暗叹一声,施展天地间的御形神通,沿着树干飘然落地,心中对此树的身份已再无疑虑。

虎娃先前之所以很痛快地便答应了村民们的祈求,因为他来到此地时已猜到了神树就是青先生,而青先生就是象煞。虎娃不仅在巴原上听过象煞的传说,如今来到这里,也亲身见证了青先生的所作所为,令他敬佩不已。

对于这样一位前辈高人,虎娃当然愿意尽力帮他。其实虎娃与青先生也不算没打过交道,那风声中的叹息,让羊寒灵交代出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又命九灵送来三枚符叶,虎娃也算是受过青先生的恩惠,尽管连面都没见着。

虎娃如今思考的只有一个问题——该怎么救助这株神树呢?

其实虎娃很想与青先生当面谈谈,这株树到底出了什么状况、这位前辈在修炼中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也只有其本人才最清楚。可是青先生分明就是不愿意露面,也没有开口向虎娃提出任何请求,那么只能是虎娃自己去琢磨了。

这样也好,就把它当做一次给这株巨树治病的过程!虎娃已为很多村民治疗过病症,其实在通常情况下,人们并不清楚自己得了什么病,只能描述感觉和症状而已。虎娃还修复过很多残损的器物,那些器物就更不会告诉虎娃自己该怎么修复了。而此刻虎娃面对这株神树,也是同样的状况。

虎娃先要确定青先生受了哪种损伤、或遭遇了什么性质的困扰。他在春祭仪式上,见到一千多名族人跪拜颂歌、虔诚的祈愿,也感受到了那股精诚的心愿力形成的某种力量源泉,只要站在受膜拜的位置、接受与炼化这种力量,便能滋养元神。

那么这株神树被历代村民祭拜了百余年,以青先生的修为,当然更可以感受到这种源泉,并凝聚与炼化之以滋养与壮大神魂。假如其伤在元神,那么村民们历年的祭拜其实对他就是最好的滋补,虎娃也想不到更好的手段去调治。

先前以神识查探以及方才登上了树冠,虎娃在高处的枝条上也亲眼见到了雷击留下的痕迹。一道道深黑色的纹路,从树顶沿着主干向下蔓延,就像一条条钻进脉络纹理游蛇,这些纹路的表面已经看不见树皮了,闪着如金玉般的光泽。感其质地坚逾精钢,伸手叩之有声。

这说明神树虽没有被天雷劈倒,但其一部分木质已被天雷之力炼化成了一种罕见的天材地宝。这对于一棵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因为并非其主动为之,等于是伤及原身了,若不能阻止其“伤势”继续蔓延,迟早有一天将恶化到无法挽回的程度。

那么虎娃便将它当做一棵普通的树,尽量使其从枯槁中恢复生机。

这么做可不简单啊,想当年后廪寿元将尽,虎娃也只能为他延寿一年,但无法从根本上让他恢复青春。若青先生并非寿元将尽,只是在修炼中遇到了麻烦而损及原身,虎娃才可以真正的治疗这棵树的枯槁之症。这也类似于一种修复,甚至相当于部分地改造与重塑其原身。

但这么做的难度也是虎娃前所未见的,别的且不说,仅仅是此树本身就太大了,简直是天地间的庞然大物。虎娃的修为突破五境七转后,借助树木本身的脉络纹理,展开神识切入其中,使自己的神气法力与之完整的融为一体,也几乎尽了全力。

查探一番就怎么费劲,更何况去治疗它呢。这可不是像人受外伤,哪里有伤口就处理局部,树木的枯槁之症要调治的是其整体的形神。虎娃在逃往西荒的这一路上,两位妖修追击他的距离始终在三十丈开外,因为超出这个距离,虎娃祭出的剑符就很难控制了。

若不谈御器施展剑符,就是通常的御物之法,超出五十丈之外,虎娃再施展御物神通也会感觉很勉强。可他刚才爬上这棵树时,到了百丈之上,离树顶还有一段距离呢,就算虎娃如今修为更高,想展开元神彻底洗炼这株巨木也几乎是做不到的。

而且青先生的修为要比虎娃高得多,他在修炼中所遇到的问题可能也是虎娃尚不理解的。虎娃坐在树下沉思了一夜,回顾自己所能施展的各种神通手段,也在自己此前救人救物的所有经历,寻找可借鉴方法与有启发的思路。

青先生先前以一阵风和虎娃打过招呼,他应该是清醒的,也知道虎娃正坐在这里沉思。但就像他对九灵所说,像这样的事情,他不能也无法开口提出请求。青先生若清楚此刻虎娃心里想的是什么,不知会有何种感慨?

事情还有另一种可能,青先生也许早就知道虎娃会怎么做。但此事实在太过艰难,虎娃自己想不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而青先生对此根本就不抱期望、也不会主动现身强人所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