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7章、作而不辞(下)

虎娃又问道:“你是一名三境修士,可是青先生指引你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

文杰族长点头道:“是的,青先生当年教我定坐存神、感应自身精微,又教我洗炼形骸、强健完善体魄。我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修炼,突破三境之后,便能感应外物,拥有御物之功。但青先生只教了我这些,并没有传授什么神通法术。”

……

三日之后,天还没亮,此地族人便集结出发了。他们携带着早已准备好的各种供品,离开村落走向高处,经过虎娃所住的院落附近时,文杰族长恭请虎娃也加入了这支队伍。

虎娃站在高坡上望去,参加春祭的竟有一千多名族人,在前面领队的文杰族长等人已到了院落这里,而最后面的村民才刚刚走出村寨。大家显然已不是第一次组织这种祭祀活动,在狭长的山道上显得很有秩序。

众人显然要走很远的路,而且还担着各种东西,实在无法翻山越岭的老弱便留在村寨里看家,余下凡是能出动的人都出动了。虎娃也看见了黄油球儿,她身边还跟着活蹦乱跳的小花。孩子们没有背什么东西,只是跟在大人后面很兴奋地爬山,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仅是参加春祭,也是一次欢快的远足春游。

虎娃与文杰族长一起走在最前面,沿着丛林中一条可辨认的山路,蜿蜿蜒蜒向高处攀登。为了照顾整支队伍的行进,他们走得并不快,直到黄昏前才登上了山顶。

这片山顶并不陡峭,显得平坦而开阔,向回望,由于树木的阻挡视线,看不见山下的人烟村寨。族长就下令就在此地休息,村民们沿着平缓的山脊集结,搭帐篷生篝火露营,妇人们开始做晚饭。

虎娃则站在一块巨石上定定的望着前方,自从他登上山顶之后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连眼皮都没有眨过,因为他已经看见了一棵树。只要站在这里,就没法不看见那棵树!

山那边还是山,中间有一片低洼起伏的谷地,茂盛的原始丛林从这边的山坡一直延伸到那边的山顶。视线越过远方的山顶,看见的是更远处西荒高原上连绵的雪山,那是虎娃始终没有走到的地方。

而在对面的半山腰生长着一棵树,无论是谁第一眼看见它,恐怕都会恍惚以为自己看见了一座山——拔地而起的陡峭峰峦。几乎无法形容这棵树有多么巨大,它扎根在半山腰开阔的平坡上,但树冠的高度几乎与远方的山顶平齐了,只有站在远处虎娃这样的位置,才能看见他的全貌。

天地间竟有这样的草木,虎娃一时间震撼难言,可惜离得太远了,就算以虎娃的眼力也不可能看清枝叶的细节,仅从轮廓还无法分辨那是一颗什么树。

太阳落山的时候,四周飘起了烹制各种食物的香味,村民们围着篝火在唱歌跳舞,孩子们在追逐打闹,不时传来大人们呼喝孩子不要跑得太远的声音。不少长者已吃过了晚饭,纷纷站到了山顶的西侧,在暮色中向着远方如山峰般的树影跪拜行礼。

不用谁介绍,虎娃也能猜到那棵树便是村民们所祭拜的神树了。文杰族长来到虎娃的身边,小声问道:“神医大人,您需要吃点什么东西吗?”

虎娃摆了摆手道:“给我一杯水就行。”

文杰族长亲自端来了在附近打的山泉水,虎娃接过杯子道:“远方的山坡上,就是此地族人所祭拜的神树吗?……你能否告诉我,它为何被称为神树,难道仅仅是因为巨大吗?”

文杰族长讲述了一个此地世代流传的故事,也是此地族人们祖先的经历。一百多年前,西界山一带战火连绵,很多村寨被毁,幸存者逃往深山避祸。一位骑着巨狮的童子出现在山中,指引各部族的幸存者沿山脊西行。他们最后停留的地方,便是那株参天巨木的树冠下。

这时已经入冬了,那巨木的树冠可阻挡风雪,而附近的山上生长着密密麻麻很多巨大的青冈橡树,落下了无数的橡子。幸存者便在树冠下过冬,采集橡子为食,终于度过了这个最艰难的时节。

开春后,青先生骑着巨狮又出现了,这片地方并不适合建造村寨、开垦田园,他指引大家往回走,又翻过了一座山,那边的谷地便是一片世外休养生息之所。村民们便定居下来,在平谷中开垦荒地,于坡地上建造村寨,繁衍百年后,如今已融合为一个新的部族。

这些人定居此地后,仍保留着春、夏、秋、冬四祭习俗,但已不再祭奉原先的神灵,而去祭拜那株曾庇护了所有人的巨树。

虎娃听完点了点头道:“原来有此渊源,但我看此地春祭规模如此之大、如此之隆重,除了你们祖先的经历之外,它应另有特异之处,才被族人们世代奉为神树吧?”

文杰族长答道:“神树当然就是神树,不仅是因为祖先的经历,它本身也显示过神迹……”

关于这株巨木的神异之处主要有两点,首先是它会消失不见。据说祖先们在树下度过了第一个冬天,开春后往回走,来到此处山顶、就是虎娃与文杰现在站的位置,再向远方望去时,那株几乎齐山高的参天大树居然不见了踪影。

这不可能是云雾遮挡,因为整片谷地及远方的雪山都看德清清楚楚,只能是巨木本身所显露的神迹。有人甚至认为那巨木原本是不存在的,只是上苍为了指引与救助他们,而显化出了一株神树于此。

后来村民们春夏秋冬四祭,都前往第一次越冬的地方祭拜,而那株神木又会再度出现。但在一年种大部分时间里,神树是隐于山中不见的。除此之外,此树还展示了另一种神迹,对于村民们而言,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也是此地春祭的规模要比其他几次祭典更大、更隆重的原因。

它是一株青冈橡,看上去除了特别高大之外,好像与山中其他的青冈橡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却是四季常青的。常青并不代表不会落叶,只是其满树的翠叶在冬季不会掉光,要等到开春后新枝发芽展叶,原先的树叶才会渐渐飘落。

春祭选择的时间,是开春后昼夜均分的那一天,便是俗称的春分时节。村民们来到神树下望去,若这棵树发芽很早、新生的枝叶茂盛,则预示着这一年的气温高、雨水多。若发芽较迟、新生的枝叶稀少,则分别预示着这一年的气温偏低、将出现干旱。

假如它就在春分时发芽,而且新生的枝叶不多不,那么便预示着这一带今年将风调雨顺。只要掌握了这个规律,村民们便可提前做好各种应对的准备,而近百年来无不灵验。所以春祭也是此地最重要的祭祀活动。

虎娃听完后也啧啧称奇,忍不住又问道:“此刻我们站在这里,便望见了那棵树,是因为村民们即将开始春祭,它又重新显露了吗?假如换做平日,是不是看不见它?”

文杰族长却长叹一声道:“我所说的神迹,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大约从二十年前开始,情况就变了,祖先们所见到的神迹不复存在。这棵树始终便矗立于山中,一年四季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看见,它的枝叶生长也不按原先的时节规律,一年四季皆有枯叶飘落,新芽发枝越来越少。”

虎娃微微一怔:“难道是这棵树生病了吗?”

文杰:“族人们也是这样想的,但它既是神木,又怎会生病呢?我们也曾请求过青先生,问他能否帮忙让神树恢复往昔的样子?可是青先生也无计可施,只是告诉我们,天地间的草木总有枯荣轮回,而这棵树在此地已生长了八千年,恐也逃不过天地自然的法则。又过了几年,青先生也闭关修炼了,我们更无法向谁求助。但祭祀的习俗还是保留了下来,这是此地百年来的传统,也是凝聚族人信念的象征。而如今的族人,亦自称神木一族。”

虎娃似是自言自语道:“这株神木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难道是生长了八千年之后,寿元将尽了吗?”

青冈橡的寿命相当长,在普通人的眼中几乎是无限的。在虎娃的家乡、路村后面的山上,也生长着成片的青冈橡,从几百年到上千年的古木都有。但是生长了近万年的神木,虎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已接近于不死神药的概念了。

文杰:“我也不清楚,就连青先生都不能回答的问题,我怎能明白?神医大人若是好奇,明日可亲眼去看看,我也正想向您请教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虎娃已然反应过来——文杰代表全体族人邀请他参加这次春祭,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这位族长尚未直接开口提出请求,而虎娃已心中有数,他又问道:“每年的春祭,就是在这山顶上举行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