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7章、作而不辞(上)

九灵连连点头道:“师尊教训的是,弟子记住了。”说话时晃了晃脑袋,那个大肿包终于不见了。

青先生又问道:“你是特意把包带回来给我看的吧?”

九灵:“是的呀,我本想请师尊一番研究此包的玄妙,而先前已让彭铿氏大人看见了,他告诉了我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要让师尊看看,也让您也开开眼界。”

青先生:“我看到了,不好看!……今日听你教训文杰等村民,说的很有道理,看来出门一趟是长见识了。但你将彭铿氏大人请来,自己却甩甩尾巴便走了,将人家麻烦得够呛。假如换一名寻常修士,不被累死也得被烦死。”

九灵:“我也没想到此地族人竟会那么过分,今天已经教训他们了。”

青先生:“说实话,你真的没想到吗?”

九灵低下头都囔道:“我的心思当然瞒不过师尊,其实我多少想到了将会出现什么状况,否则在走之前就会给村民们定下规矩的。我就是想看看,彭铿氏究竟是位什么样的神医、又有哪些本事,将怎样应对村民们的请求?但是实际发生的情况,还是远远出乎我的预料。”

青先生:“不仅是村民们出乎了你的预料,你更没想到彭铿氏大人会这样做、又能做到那么多吧?”

九灵:“我确实没想到,他竟然出手帮村民做了那么多事……这说明他的本事大,要不然早就无法应付了。”

青先生:“这位彭铿氏大人的手段确实令人叹服,至少他为那条小狗调治先天不足之症,是连我都做不到的事情。”

九灵惊喜道:“就连师尊都做不到吗?那么我真是请对人了!”

青先生:“什么请对、请错,我也没要你去请他!彭铿氏大人已经告诉你,他今年只有十六岁。这样一位少年突然被你请到这里,眼前千人相求,他的确很不好办,只是其人手段高超,没有被难住而已。如今他也应看明白了很多事情,就算你不回来,他也不会再有求必应了。”

九灵满怀希望地问道:“他有这么大的本事,不是恰好可以帮助师尊您吗!本以为在我回来之前,师尊已经主动现身找过他了,没想到他还没有见到您。”

青先生的声音沉默了一会,这才接着说道:“我如今的状况,以你的修为尚不能理解,早就告诉过你,我并不是病了,这只是修炼中迟早要遇到的问题,而你还远没有走到这一步。彭铿氏大人虽号称神医,但也帮不了我,这是我自己的修炼。”

九灵:“可是师尊已经十几年无法动弹了,弟子担忧您……”

青先生:“你担忧我什么?无非十几年,而我在此地的岁月已有八千年。”

九灵抬眼道:“情况是不一样的,弟子亲眼看见了您这十年来样子的变化,显然就是病了!怎能不为您担忧?”

青先生:“就算我在修炼中遇到了麻烦,那也是受困于天地间大道本源,你竟然想找一个十六岁的修士来助我。你方才说那些村民们很过分,可知你现在这样的要求,比此地所有族人做的事加起来都要过分得多!”

九灵又低下头道:“我只是想帮师尊脱困。您自己方才也说过,彭铿氏大人为小狗调治病症的手段,您都施展不出来,说不定他真能帮到您呢。”

青先生:“我若想向他求助,早就现身开口了。但我那样做了,与被你训斥的村民又有什么区别。他的手段的确超乎想象,但还是帮不了我。”

九灵仍然不甘心地说道:“您不开口求助,又怎知他帮不了您呢?”

青先生:“你如今是不会明白的,就不要再说了……你和此地族人都得了他太多的好处,好生感谢人家吧,怎能再打他的主意?”

九灵有些委屈地答道:“那好吧,弟子就不说了……但我还是想问,彭铿氏大人这段时日出手相助村民施展的各种神通,我无缘亲眼见到,不知师尊看见了有何感想?”

青先生的声音又沉默良久,才继续说道:“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这难道便是彭铿氏大人的修炼所求的境界吗?嗯,他将此途称为修行。他确实不需要那些村民为他做什么,不是看不上,更不是客气,而是真不需要。天地生养万物,作而不辞,也许就是这等境界了。”

九灵:“啥叫作而不辞啊?”

青先生:“你看这天地间的生灵,包括你和我,皆赖天地滋养而存、而长、而成,但你听过天地开口说什么了吗、要你做什么了吗?”

九灵惊讶道:“可是彭铿氏大人也是天地间的一个人啊,他怎能有这种境界?”

青先生:“我没说他有,只说他正于修行中求证。天地之行是自然之道,不因万物开口求与不求,比如你向天地求长生就能得长生吗,得你自己去修炼。而彭铿氏大人在此地所做的事情,是因你之情、因村民所求,他当然不是这片天地,只是天地间的一个人。当他这样一个人出现在这里时,就会带来变化;村民们也会犯错,然后要学会怎样处事,这便是人世间的道理。所谓善救人、善救物,并非一味答应世人所求,那样并不是真的在帮他们。”

九灵皱眉道:“可是彭铿氏大人并没有告诉村民们该怎么做啊?他只是答应了他们请求。”

青先生反问道:“难道你不觉得村民们有了前所未有的经历,如今也必须去想明白很多道理吗?他虽未开口,但是你开口教训村民了,而你又为何会开口呢?他是你请来的,你在他的眼中,与那些村民一样都是此地的族人。你既然明白了道理,还会开口向他提出那样的请求吗?”

九灵:“师尊,您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

青先生:“你这大狮子就别装笨了,我什么意思你完全明白。你用了这么多心思,不就是想求他来帮我?而我方才所说的境界,是我本人尚远远达不到的,只是这数百年来,以童真之心看世间的一丝感叹!……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回去吧。”

九灵起身不知对何处行了一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道:“师尊,就算我不开口求他,文杰族长也一定会求他的,届时此地族人定会都提出同样的请求。”

青先生:“若是此地族人在春祭典礼上,彭铿氏大人见到的不过是山中的一棵树。他既认可了你为村民定下的规矩,也不会因村民所请而为难自己。”

九灵:“说来说去,师尊您就是不肯现身向彭铿氏大人求助。您也亲眼看见了,他不仅善救人,也是善救万物的神医啊!”

青先生:“要你别说,你还说,狮子脑袋就是不长记性吗?一个人饥寒之时,向路遇人家求一顿饭、一件衣,当然并无不可;可是敲开陌生人的家门,去求一座金山,这就不是过分不过分的问题了!我能看到的很多事情,你尚无法明白。”

……

金毛巨狮给村民们定下规矩之后,虎娃果然就清净了。虽说村民们每七天之内能请求他帮忙做一件事,但一连好几天居然无人登门。到了第六天的时候,终于有人来了,是族长文杰。

文杰在院门前行礼,刚刚想开口说话,院门自动就开了。虎娃站在院中笑道:“进来吧,你有什么事找我吗?”

前段时间有很多村民向虎娃提出了各种请求,但这位族长却没有请求虎娃为自己做任何事情,此刻他恭恭敬敬地答道:“神医大人,您是我们的贵客,我今日是代表全体族人邀请您参加三天后此地的春祭典礼。”

虎娃笑了:“原来是这件事啊,我听黄先生提过,也很好奇呢。就算族长不说,我也想去看看。”

文杰:“那就太好啦,三日后便恭请神医大人与我们一同出发。您若有什么吩咐,就尽管开口,若是没有别的事情……”

虎娃摆手打断他道:“你来的正好,我恰巧有事想找你聊聊。”

已准备告辞的文杰又站住了,抬头道:“神医大人有何事要问我?”

虎娃:“你从小就见过青先生,能告诉我他的形容相貌吗?”

文杰稍有为难之色:“这个嘛,青先生在如今的族人心目中,已是神灵一般的存在,背后讨论其形容都会觉得不敬,但既然是神医大人您问……不对啊,黄先生不是说您是青先生的朋友吗,怎会不知其形容?”

虎娃:“我确实没见过青先生,但神交亦可为友。您若方便说,就请告诉我吧。”

文杰族长:“青先生与您一样,不仅修为高超、神通广大,且是岁月长青之人。我从小见到他老人家,就是一位十来岁的童子模样。而听我爷爷说,他当年看见青先生时,也是那般形容。十六前我最后一次见到青先生时,他的神情有些憔悴,告诉我他将要闭关很长一段时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