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6章、常善救物(下)

金毛狮子赶紧化为人形上前行礼,满面歉意地说道:“彭铿氏道友大人,真的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此地族人竟会这么过分,这些日子给您带来了这么多麻烦!”

虎娃笑道:“道友就是道友,彭铿氏道友大人这个称呼太别扭了……其实村民们之所以会如此,多少也有我的责任,我正想告诉他们一些事情,而你正巧回来了,也就免得我开口了。他们需要想明白很多事情,而我经历了这些,同样也明白了许多。”

两人进入屋中说话,虎娃问起了九灵这一趟前往巴室国的经过。九灵很兴奋地说道:“这一次真是大开眼界,我认识了不少朋友,比如盘瓠、藤金、藤花、少苗、瀚雄……我还去了国都,就住在您的府上,后来受到了国君的召见,工正伯劳大人又给了我一块牌子。”

话九灵掏出一枚东西来,虎娃看见此物就忍不住笑了,正是巴室国的国工信物。以九灵的修为,获得国工身份倒也可以,但他既非巴室国的修士更不住在国中,通常情况下是不会受到如此礼待的。

九灵既将口讯带到了巴室国,又受到了国君的召见,少务当然知道了虎娃这段时间的经历,他这么做显然是给虎娃面子。九灵这位常年居住在西荒世外之地的妖修,第一次进入巴原就在王宫里被授予国之共工的身份,当然非常高兴。

除了给虎娃面子,少务也可能另有用意。他的志向是一统巴原五国,将巴原上其他四国之人亦视为自己的子民,所以也不介意赐封九灵。另一方面,他也应知道了九灵是一位神秘高人的弟子,当然有向其师尊青先生示好之意。

虎娃恭喜了九灵几句,然后又纳闷地问道:“道友脑门上这个包,又是怎么回事呢?”

九灵额头上有一个周围淤青、中间红肿的大包,看上去要么就是自己碰的,要么就是别人揍的。但他是一名妖修啊,若有伤也伤在原身,化为人形后其伤势是可以掩去的,以神识感应到的也只是神气之损,所以脑门上顶个肿包的样子,实在是太怪异了。

九灵略有些尴尬地嘿嘿笑道:“这是一个纪念,也是我的修炼,让道友见笑了。”

虎娃诧异道:“你修炼啥神通秘法,把自己练成了这个样子?”

九灵解释道:“我在巴室国那段日子,起先住在国都中您的府邸里,后来又跑去了彭山脚下你的田庄中。藤金、藤花与我一样也是妖修,一时兴起便想切磋切磋,我分别把他们都打趴下了。后来他们两个干脆一起上,还是被我揍趴下了。

盘瓠见状,就不找我动手了,天天向我请教妖修化形之妙。但是瀚雄不服,拿着一把显然还没有炼好的破剑要跟我比剑法。纯粹比剑法嘛,我是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谁叫人家是武夫丘的弟子呢。

但斗法并不仅仅看谁的剑术更高明,我还是把他打趴下了,揍得他是心服口服。瀚雄听说你没事,便要动身去南方当城主,还邀请我有空去善川城做客呢。他临上任之前,就在你的田庄中设宴,叫来了不少人喝酒。那些酒都是少苗带着盘瓠从王宫里偷出来的。

巴室国来了不少修士捧场,其中有十几个都认识您,据说您曾在彭山救过他们。有个来自鹅公包的修士,听说我打败了瀚雄,喝多了非要当场与我比划两下。我是第一次喝酒啊,也有点晕乎,较量的时候就把他扔到了庄园门外、飞了好远呢。

然后在座的各宗门修士轮流都和我较量,我是来者不拒,一个接一个把他们全给我打趴下了。自从跟随师尊修炼以来,我还没有真正的与人斗过法,总不能找那些村民动手吧?这一次可过足瘾了,见识了各宗门的神通妙法,在酒席上战无不胜,那叫一个意气风发!”

虎娃却越听越糊涂了:“这和你头上的包也没关系啊,包是咋来的?”

刚才还有些眉飞色舞的九灵,此刻又低下头小声道:“道友之间斗法切磋,我当然没有伤人,除了刚开始将那名鹅公包的修士打出去,他头上摔了个大包,谁叫他的宗门名号这么有特点呢?后来找我比划的人都败了,我的态度难免张狂了些。您也知道,我就是狮子脾气嘛!当时就问在座众人——谁还敢来较量?”

虎娃追问道:“结果呢?”

九灵道:“结果一直看热闹没说话的北刀将军站出来了。我见他拿着一把和瀚雄差不多的破砍刀,听说他也是从武夫丘上下来的,便提出不必刀法,要比就比拳脚……然后我就被扔到了庄园门外,刚一落地,又被北刀将军抡起来了,扔回了大厅中。他用的劲力很强和特别,竟能直透原身、使神气一时不得运转。我脑门上当场被撞出一个大包,就算是化为人形,一时半会儿也消不掉。”

虎娃微微皱起眉头,眨了眨眼睛道:“让我想想,这种力道、这种手法,能让妖修以人形之身出现伤痕……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但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消不掉啊,你怎么还会顶着包回来?”

九灵面露愧色道:“我被北刀将军扔回厅中之后,酒当场就醒了,感觉羞愧难当。我又看见那鹅公包修士脑门上包,能体会到他被我扔出去时的心情。道友之间,高高兴兴的喝酒,斗法切磋只是交流应证,实在不能这样不给人留面子。我对北刀将军很感激,所以这个包是一个纪念。与此同时,我对于化为人形修炼也有新的感悟,所以事后并未变化形体将这个包消去,一路上都在体会化形之后与原身神气的呼应之妙。元神中就似有灵光闪现,留着这个包,我可以仔细参悟。”

虎娃呵呵笑出了声:“看来道友是真有所悟,没有白挨这顿揍。至于北刀氏将军所用的劲力,我也可以告诉你该如何施展,等你学会了也就悟透了,对你将来的修炼或有帮助。”

九灵惊喜道:“原来您也会那等劲力,是武夫丘所传吗?”

虎娃摇头道:“我也不知北刀氏将军所施展的经历是否得自武夫丘,他习成了独门刀法,动手未必真的要用刀,拳脚中自然就带着刀劲……是我看见了你这个包,刚才已经想明白能怎么揍出来,现在可以教你。”

虎娃可是修炼吞形诀入门的高手,已明白那不过是一种以劲力透入神气,使妖修人形暂时不得变化。假如用在斗法上,并不仅是针对妖修的,而是锁定形神隔空发劲,对方被击中之后,伤人的法力还会持续运转一段时间,并不仅仅是瞬间一击而已。

虎娃将这种劲力神通之妙讲解给九灵听,九灵可以自行去修炼,对于妖修而言,若洗脸有成能帮助他更好的掌握神气法力的运转。九灵琢磨了一路的问题,让虎娃给点破了,这位妖修对他佩服万分,又当场行礼拜谢。

虎娃又问道:“不知青前辈何时能出关,真希望能有机会拜见是。你请我来为村民治病,这两个多月,能治的我都治了,能教他们的我也尽量都教了,不知你还想请我帮什么忙?”

九灵答道:“其实师尊什么时候能出关,我也不清楚,您这是着急要走了吗?”

虎娃笑着摇了摇头:“我倒是不着急,再留一段时日也无妨,但不能总呆在这里啊。”

九灵:“那您就再留一段时日吧,眼看就要开春了,等过了此地春祭典礼,您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回去,路上风景也好,说不定您还能见到我师尊。”

虎娃:“春祭?我还以为这里的族人不祭奉神灵呢。”

九灵:“此地族人不祭奉巴原上那些神灵,他们祭的是世上能看得见的东西,就是山中的一棵树。”

虎娃好奇道:“一颗神树,就在山中吗?”

九灵:“就在山中啊,它被村民们称为神树。你来的时候冬祭刚过,所以没有见到,但再过几天就是春祭了,族长一定会请您参加的,到时候就能看见了。”

两人又说了一番话,九灵告辞离去,他平日并不住在村寨里,只在附近山野中修炼,此刻要去好好修习新学到的神通。若虎娃有事,便以啸音召唤,他一定能听见的。

九灵走后,虎娃对村民们所祭奉的那棵树感到很好奇,什么样的树能称为神树呢?难道这西荒深处,也生长了一株不为人知的不死神药?假如是那样,定是九灵的师尊青先生所拥有。但虎娃并没有着急去山中寻觅,反正过几天就能见到。

……

就在这天夜里,深山中的某处,九灵正端坐树下,神色恭谨在说话。他的对面并没有人,只是在元神中能听见声音,正是与他的师尊青先生交谈。

青先生:“你久在边荒之地修炼,去了巴原一趟,可找到撒野的机会了。修士之间的试法切磋,不是村里的小娃打架,你有了教训记在心里便好。彭铿氏大人既已点化了你所欲参悟的神通手段,脑门上就不要再顶着那个包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