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6章、常善救物(上)

神医大人不仅能给人看病,还能给东西“治病”,如今又把一条病怏怏的小狗治得活蹦乱跳,村民们自然便想起村寨中豢养的各种牲畜,这里并没有养猪,但已有牛、羊和鸡。

大家本来就已经等了七天,有人想找虎娃看病,有人想拿器物去请虎娃修复,如今又新添了不少牛羊,都乱哄哄的跑到了山上。前段时间也从未有这么多人同时上山,可谁叫虎娃让所有人都等了这么久呢,而且大家又知道了神医大人的新本事。

族长文杰以及村中的几位长者终于看不下去了,主动拦在了虎娃的院门前,告诫大家不要这么乱哄哄地来打搅彭铿氏大人。前几天因为有人乱说黄油球儿,已经惹得神医先生不高兴了,就算想求神医先生帮忙,族人们自己也得先有个规矩。

所谓的规矩,包括什么样的事情可以来请求神医大人帮忙、而寻常之事就自己处理好了;不能每天都来一堆人打扰神医大人修炼,大家要先排出个先后顺序。有人便说道:“神医先生神通广大,无论我们来多少人,他都不会嫌烦,也都有本事出手帮忙,从来没有吩咐过什么规矩,我们又何必如此呢?”

文杰族长大声道:“彭铿氏大人虽然没说过,求他办事要有什么规矩,但我们自己做事怎能不讲道理?别说是这样的事情,平日在村中向其他人求助,你们也能这样做吗?别人向你求助之时,你希望大家都是现在这个样子吗?我们自己做事,本身就要有规矩。”

虎娃并没有在院中现身,他仍在屋里定坐,这么长时间以来连日不停的帮村民们做各种事情,尤其是尽全力救治了那条小狗之后,他终究也感觉累了。村民既然在院门外商量规矩,他也就坐在屋中且休息,同时也想听听这些人最终会商量出什么结果来?

虎娃还想知道另一件事,假如自己就是一直不露面,这些人会不会擅自踏入这处院落?放在两个月之前,他们是绝对不敢的。

可是虎娃并没有等到结果,因为九灵恰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九灵没有先进村,而是隐匿行迹直奔虎娃所住的院落而来。这一带原本是片很清幽的地方,可今日远远地就听见了一片喧哗之声,热闹得就像巴原上的集市。

只见村民们扶老携幼,在院门外的那片空地上聚了上百号,有人还带着家中各式各样破损的器物,更有人牵着牛羊牲畜。人在那里说话,羊也在咩咩叫,还有牛甩着尾巴把粪都拉在院门前了,简直不成个样子。

九灵吓了一大跳,以为出了什么变故,赶紧化出金毛巨狮原身,跃上高坡吼道:“这是怎么回事?……文杰族长,大家都在干什么呢!”他情急之下,狮子吼震得大家耳膜嗡嗡作响,牛羊不敢再乱叫,人也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文杰族长分开人群走了过来,行礼道:“黄先生,是您回来啦?……这些人都是来求神医大人帮忙的,就是太乱了,我正在劝诫他们。”

金毛巨狮当即就怒了,喝道:“我说过,彭铿氏大人是师尊的朋友,你们要像对待师尊一样尊敬他。现在这个样子,是在求先生帮忙吗?我还以为你们要抄谁的家呢!……族长留下来,其他人都滚!走之前把这个地方打扫干净,别让我再看见牛粪、羊粪。”

村民们很少见到黄先生发脾气,但今天这巨狮一怒,众人皆噤若寒蝉,将院门外打扫干净后便纷纷离去,只留下了族长文杰一人。

文杰苦笑着解释道:“黄先生先别动怒,我也觉得族人们今日实在太混乱了,正召集大家商量规矩,往后不能再这么来烦扰神医大人。”

金毛巨狮凶巴巴地瞪着文杰道:“你身为族长,召集族人商议事情,不会在村寨里面商量吗,跑到这院门口乱哄哄的干什么?我说过要像对待我师尊一样对待彭铿氏大人,你们这样做,分明就是对我师尊不敬!不解释清楚,可别怪我不客气。”

文杰族长只得从头到尾解释了一番事情的经过,金毛巨狮听明白之后,感觉既好气又好笑,又训斥道:“为人怎可这般无厌,你们在求彭铿氏大人帮忙之时,就没有想过自己能为彭铿氏大人尽量做些什么吗?”

文杰答道:“当然想过,这些日子我甚至天天在想,可惜彭铿氏大人从来不需要我们为他做什么。”

金毛狮子:“他是一名修士,修炼时须清净,你们只要不拿那些可以不找他帮忙的事情来烦他,便是为他着想。受了人那么多恩惠,却还没有想明白怎么才是帮别人的忙,连我都觉得羞愧!今天居然跑到这里来商量什么规矩,有结果了吗?”

文杰低头道:“尚未商量出结果,您就来了。”

金毛狮子冷笑道:“你们的脸皮可真够厚的,竟然跑到这里来商量——彭铿氏大人该怎么帮你们?这不是他答应不答应的问题,而是你们该不该做事!假如山外之人在那里商量——你们该怎么帮他们,请问你会作何感想?”

文杰赶紧拜伏于地道:“黄先生,是我等错了!”

金毛狮子:“当然是你们错了,尤其是你身为族长,错处更多……彭铿氏大人既然是我请来的,我就给你们立一番规矩吧,也省的你们在那里自作多情地商量。”

狮子告诉族长,今后除了族人们自己治不了的伤病、没有办法再打造的器物,不得再为余事烦扰彭铿氏大人。既然彭铿氏大人为了一只小狗治病用了七天,那么往后就以这个日期为限,七日之内顶多来求他一次。除非是性命攸关的紧急情况,平日不得无骚扰。

金毛狮子最后说道:“这是我给你们定的规矩,至于彭铿氏大人认不认可,则要看他自己的心情。他不愿出手、不能帮忙的事情,自然可以不必理会,你们也不得有任何怨言。而且你们不能白白向彭铿氏大人求助,得到帮助的人也该作些什么。”

文杰答道:“这些都是应该的,但请问我们能为彭铿氏大人作些什么呢?”

这时虎娃的声音传来道:“黄先生的规矩不错,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而我又是他请来的,就这么办吧。至于我确实不需要你们做什么,但你们也要想想——能为自己、为族人去作些什么事?……人有伤病调治不了,可来找我,村中的牲畜也一样。”

听这番话的意思,虎娃显然是认可了金毛巨狮先前的提议,而且又加了一条,他不仅为人治病、修复那些村民们无法再打造的器物,同时也会为牲畜治病。

金毛狮子向着院子行了一礼以示感谢,又转身对文杰族长道:“你都听见了吧,彭铿氏大人的意思很明白,你回去之后就这样告诉族人。他要你们好好想想,能为自己、为族人做些什么?我看大家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想明白的,就在这里为你们做主了吧。凡是得过彭铿氏大人相助者,都需要做一件事,便是修一丈五尺高、两尺宽、七尺长的一段寨墙。假如妇孺无此力,便由家中的壮劳力来承担。因为彭铿氏大人在帮助那些妇孺的同时,也等于在帮助他们的家人、你们全体族人。如果家中没有壮劳力者,便由你这位族长组织族人共同承担。”

文杰纳闷道:“为何要修寨墙呢?我们这里的村寨并不需要寨墙。”

金毛巨狮冷哼道:“谁说你们不需要?因为有我在,所以才没必要,但我不可能永远给你们当寨墙,你们也不能将我做的事视为理所当然!本来我不想说这些,可是看我离去的这两个月中,你们如此对待彭铿氏大人,我也不得不说了。我这段时间远游巴原,见到大多数村寨都是有寨墙的,尤其是越偏僻的地方,寨墙修得越高越厚。你难道觉得我们这个地方还不够偏远吗?我若让你们自己去想,你们恐怕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正经事来,修寨墙便是最简单的。”

文杰族长又问道:“请问要在多长时间内完成呢?”

金毛狮子:“也不需要你们天天就干这些,只要不影响生计,闲暇之时便去修建寨墙吧。从受彭铿氏大人相助之日起,在两年之内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

虎娃仅仅是治病,就出手帮助过三百多人,再加上后来的修补器物,这个部族几乎有一半的人或都曾得过虎娃之助。金毛狮子倒好,直接定了规矩,凡得助者都得去修七尺寨墙,这不并是为虎娃做的事情,而就是为了此地的族人。

不知那些曾经拿着破木桶去求虎娃以大法力修复的人,得知如今的结果会作何感想?而再来求虎娃帮忙者,恐怕也得先在心里考虑清楚了。但只要先前的哪些得助人把任务给完成了,其实此地村落的寨墙也就能修好了。

说完这些,金毛狮子将文杰打发下山。虎娃也走出了屋子,笑呵呵地打开院门道:“九灵道友,你去巴原上跑了一趟,长了不少见识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