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5章、中华之三皇五帝(下)

但虎娃也渐渐觉得不对劲了,村民的要求越来越过分,自己来者不拒的态度可能无形中也是一种纵容。比如一个朽坏的破木桶,竟然也拿来请求他以神通法力去修复。虎娃若施展炼器秘法以木材去弥合炼化,他还不如以寻常的方法再造一个新木桶给对方。

所以虎娃在炼器之余,也开始传授和提醒村民,如何用普通的方法打造与修复各种日用器物,他在武夫丘上也学过这些技艺,在巴原上更是见过不少。此地村民当然也会打造各种器物,但虎娃知道的某些办法更先进也更省事,便尽量都教给了大家。

这里的民众是百年前从巴原上迁来的,当然也掌握各种技艺,而当地最缺的就是金属器物。因为开矿冶金不是这样一个部族所能承受的,他们远离人烟文明,难以集合众多的人力物力,便做不成很多事情。

提炼与锻造各种金属器物,在巴原上要么是城廓国都进行大规模的组织生产,要么就是求助于共工施展炼器之法。这里最早也有不少先人带来的金属器皿,但百年后多已朽坏。虎娃特意炼制了一批骨、石之器,使之锋利坚韧可替金属之用。

然后他便渐渐开始拒绝一些村民显然很过分的要求。族长文杰见状,也出面喝斥一些族人——有些是自己完全能做的事情,为何要去烦劳神医大人?比如破木桶坏了便坏了,让村里的工匠再做一个便是!

虎娃稍微清静了一些,但每天还是有不少人来找他帮忙。来求他的村民彼此间甚至还有争宠献媚之意、希望神医大人能更照顾自己一些。这颇令虎娃哭笑不得。

虎娃来到此地两个月后,村民们又对这位神医大人有了新的期待,起因是一位小女孩向虎娃提出的请求。那是一天早上,有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来到虎娃面前,怯生生地说道:“我的小花一直病怏怏的,和其他的小狗都不一样。神医大人,您能不能给它看看?”

假如小姑娘抱来的是别的东西,虎娃也未必一眼就能看出问题,但那是一条尚不足半岁、刚刚断奶未久的小狗。它的毛色黑白相间,蜷缩在小女孩的怀中正瑟瑟发抖,仿佛感觉很冷的样子。而虎娃对狗的生机神气特征实在是太熟悉了,以神识扫过,边知这小狗其实并没有生病,如果说有病也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是先天不足之症。

这条小狗从出生时就生机元气不足,没有正常狗那样旺盛的生命力,很容易因为消化不良、受寒等微小的意外而夭折,几乎是不可能长大的。而这小姑娘显然很喜欢这条小狗,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花,估计天天晚上都会将小花抱在怀里一起睡觉,所以才让这个小东西挺过了出生之后的第一个冬天。

这种病症几乎无药可医,就算有人无聊透顶、肯糟蹋世间珍奇给一条小狗吃不死神药,这个虚弱的小东西也根本承受与吸收不了那等神效。世上的医生只能医病不能医命,治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治一条小狗呢?无论这小姑娘将小花送到什么人面前,恐怕谁都没办法帮她。

但虎娃却拒绝不了这个要求,小姑娘的眼神和其他的村民是不一样的,那么纯洁而天真充满期望,她就是想帮怀中的小花、并没有其他的心思。虎娃想了想,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以稚嫩的声音答道:“我叫黄油球儿。神医大人,您能不能帮帮小花呢?”这个名字倒挺奇特的,山野乡民给孩子起名,往往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虎娃和颜悦色道:“黄油球儿,你能否将小花留在我这里一段时间,我尽量帮它治病。如果能治得好,就将它治好;如果实在不行,你也不要太失望……你且等七天,七天之后再到这里来把小花抱回去。”

黄油球儿惊喜道:“多谢神医大人,无论您能不能治好它的病,我都感激您!……我爹说小花是养不活的,要我把它丢了。可我舍不得,总希望它还有救。”

虎娃微笑道:“它当然还有救,你先回去吧,小花留给我。”

虎娃抱过了小狗,黄油球儿欢天喜地的走了。虎娃又对院子里的其他村民道:“你们也都回去吧,这七天之内,不要有任何人来打扰,我要闭关。”

院子里还有十几号人呢,有的是来找虎娃看病的,有的是拿着残破的器皿来找虎娃修复的,他们见状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眼前一花,便莫名发现自己已到了院子外面,而院门已经关上了。

这些人被吓着了,这才多少有些意识到,神医大人虽然脾气和善、非常好说话,几乎是有求必应,他身怀大神通法力才能为村民们做那么多事情,却不是村民们可以强求他去做什么的。众人不敢再多说什么,纷纷乖乖地下山了。接下来的七天,果然无人敢来打扰。

虎娃之所以要这样做,因为他必须凝神专注、尽全力才能调治这条小狗的先天不足之症,他肯答应,不仅是因为那小姑娘的请求,也因为他想起来盘瓠。可是摆在虎娃面前的,也有两个很不好解决难题。

首先是他虽为这么多人治疗过病症,但无论是运用何种神通,所针对的都是人的形神,让那些村民的生机神气尽量接近先天完美之态。假如面对一名已可化为人形的妖修,虎娃也可施展类似的手段,治疗此伤势或助益其修行。

可是这条小狗既非人也非化为人形之妖修,虎娃此前所悟的手段并不好用,他需要闭关参详。还好他对狗的神气运行特征非常了解,但虎娃也在思考另一个问题:假如不是狗而是别的生灵呢,他是否也能看到那仿佛不存在又存在的先天完美之态?

如今他对于狗的确非常了解,对于世上罕见的异兽駮马也很了解,但若换成猪马牛羊之属呢?虎娃也需要经历同样的过程去一一熟悉吗,这个过程无穷无尽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想要做到的话,必须找出世间生灵的共通之处。

虎娃在打算救治这条小狗时想到了这个问题,而他的参悟也就要从救治这条小狗入手,体会狗与人的不同,却寻找到共通的生机之源。其实虎娃尚不清楚,太昊天帝创菁华诀时,便曾想过类似问题,而神农、轩辕、少昊、高阳等历代天帝也都曾想到过。

尤其是少昊天帝,将对这个问题的参悟总结成了吞形诀,而虎娃今天正在思考同样的事情。但少昊天帝恐怕也没有虎娃今天这样的经历,要为一条小狗治疗先天不足之症!

其实这种“病”是没法治的,除非给这条小狗另换健康完美的形骸、筋骨、腑脏、血肉,这些虎娃当然做不到,所以只能尽量尝试别的办法。

这七天院门总是关着的,村民们也知道神医彭铿氏大人正在做什么——为黄油球儿救治小狗。神医大人竟然单独为了这件事足足要用七天时间,而他平日为村民看病或修补器物,每天至少会帮十几个人的忙。

而在这段时间内,大家有别的事当然都无法去求神医大人了帮忙了。就有人责怪黄油球儿道:“你这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拿一条显然养不活的小狗去烦扰神医大人。这下倒好,你可知耽误了大家多少正经事吗?”

不止一个人这么说黄油球儿,小姑娘觉得很委屈,到后来竟被说哭了。族长文杰则训斥那些乱说话的人道:“神医大人愿意做什么,那是他自己的事,怎能由我等决定!小孩子不懂事,你们也不懂事吗,何必为难黄油球儿呢?”

这时虎娃的声音突然传到了村寨中每个人的耳边:“我做我的事情,并没有耽误你们的事情。休得再出此言,否则便不要踏进我的院门。”

村民们都不敢乱说话了,而七天也终于过去了。虎娃打开了院门,将一条活蹦乱跳的小花狗还给了眼巴巴等在门外的黄油球儿。小花看上去是那么的健康活泼,它的病应该是完全治好了,黄油球儿感激的不得了也欢喜的不得了,和小花一起蹦蹦跳跳的下了山,村民们也都亲眼见证了这个奇迹。

虎娃站在高坡上看着孩子和狗的背影,眼中却露出苦笑之色,神情也稍显疲惫。只有他清楚,自己并不能算完全治好了小花的先天不足之症。他重新激发这条小狗衰竭的生机、洗炼其虚弱的形骸,并让它达到健康活泼的常态,但小花和别的狗还是不一样。

普通的狗正常情况下寿元有十几年,但小花只能活到两、三岁。经过虎娃的调治,它能在这相对短暂的生命中,与其他的狗一样健康活泼地生活,除了寿元不同、并无什么区别。虎娃能做到的就是这些,几乎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其中的玄妙,他当然也不可能对黄油球儿解释清楚。

这类似于虎娃为夏卓治疗蛇精病的方法,很难说是治好了还是没治好,总之根据实际的情况,达到了另一种均衡的常态。成功做到了这些之后,假如村民们送来的不是狗而是别的家畜,虎娃觉得自己现在也可以应付了,这便是他最新的感悟与收获。

虎娃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村民们果然已带着各种家畜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