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4章、圣人(下)

虎娃看见了那些村民们的反应,从眼神中读懂了他们对青先生的态度。在那些从未见过青先生的孩子们心中,青先生已是一种传说,其身份就相当于神灵了。而文杰族长从小是见过青先生的,他应将青先生视为一位尊长但又不仅仅是尊长,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神圣之人?

虎娃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去形容青先生在此地族人心目中的地位,这位前辈已有十几年未曾现身,随着年岁的推移,他在人们心目中越来越接近于神灵一般的存在。假如他一直就生活在村寨里、与人们一起劳作,当然也会得到所有人的尊敬,但众人恐怕不会将他视为神灵。

比如山爷和水婆婆,路村族人对他们当然既尊崇又敬畏,但却很难将之视为神灵,因为他们就是与大家一样的人。假如青先生一直就在这里,那么他又会被后世称为什么样的人?这是虎娃无意间想到的问题,但在心中并没有想要什么答案。

虎娃也注意到,这里的村落四周不仅没有寨墙,村子中央也没有祭坛。此处民众都是百年前从西界山一带迁来的,他们原先也应该信奉各自的神灵,可能是由于众人所信奉的神灵不同,来到此处很难达成统一;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有青先生的存在,使他们不必再向那虚幻的神灵祈祷。

就算如今青先生已经很久没露面了,但还有金毛巨狮守护着这一方世外之地。

虎娃就坐在高坡上,在院门外的树荫下静静的望着这片乐土,见炊烟升起、鸡犬之声相闻。而这里的族人将虎娃视作如同青先生一般的存在,也不敢轻易来打搅他的修炼,直到三天后,族长才率着一批族人又来到这里,恭恭敬敬的询问虎娃有何吩咐?

虎娃并无什么吩咐,文杰族长又小心翼翼的提到——能否请神医先生为几位族人调治伤病?九灵请虎娃就是来干这个的,虎娃很痛快地点头了、让他们把人带来。

生活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环境中,人们的夭折率非常高,但先天生机完足之人只要没有意外夭亡,通常都很健康,年纪很大时还能像其他人一样劳作,直至天年已尽。人们面应伤病最重要的手段并不是医治,而是在生活在养成各种习惯尽量回避。

比如居住地点的选择,房屋建造的讲究,避免各种自然灾害以及风寒湿热的袭扰。在生活中有不少细节是历代人经验的总结,为了让人们自觉地遵守它,很多习惯据说是先祖甚至神灵传下来的。比如从神农天帝的时代开始,人们只要条件允许,便基本不再饮用生水。

神农天帝说过,这样可以防治很多疾病,后人便这样做了,渐渐习惯成自然。

所以这里的人们是很少生病的,就算是有些病症潜伏,他们自己也不清楚,一旦有伤病发作卧床不起时,恐怕生命很快就到了尽头。平日最大的威胁来自于意外受伤,以及由外伤引发的感染。

族长送来的是三名壮年男子,他们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意外受了伤,伤口化脓严重,普通的医治手段已无法处理,眼见将危及生命。在通常情况下,清洗伤口并以药物消毒是唯一的治疗方式,但更重要的是依靠人们自身顽强的生命力以及愈合能力挺过去。

拔毒生肌等治疗外伤的手法,其实武夫丘上每一名杂役弟子都很擅长,虎娃出手为三人调治,并暗运菁华诀激发这几人的生机,算是及时保住了他们的性命,然后命族长将人抬回去好好休养一段时日、注意患处清洁并及时换药。

村民们原先也会一些疗伤之法,青先生曾教过他们如何使用山中的某些草药,只要症状缓过来了,人也就有救了。虎娃救了这三人之后,接下来的日子,文杰便不断带着身患伤病之人来向他求治,而虎娃是来者不拒,无论是来者是谁、身患什么伤病,态度毫无偏私之意。

又过了十来天,渐渐的,有些本不必要虎娃出手医治的“患者”也央求族长带他们来见神医。比如有人不小心摔断了胳膊,当地村民就会接骨固定之法,用树枝固定好了慢慢休养便是。但彭铿氏大人是神医啊,由他出手,当然能让骨头接的更好、愈合的也更加迅速。

就算虎娃用的也是普通的手法,但患者心里的感觉大不一样,恢复的速度竟然也真的快了很多。

再后来,来求虎娃的人就不止是疗伤了,好端端的也不可能有那么多人会意外受伤,人们自觉头疼脑热虚弱无力,也会央求族长带他们去见神医。文杰也不敢打扰虎娃太甚,只肯带一些看上去症状最重者来找虎娃。虎娃仍没有拒绝任何人,皆很认真地给他们调治。

虎娃一般并不用药用药,除了不死神药,他随身也不可能带着很多其他的药材,就是动用神通法力,调理这些人的生机神气运行,使之重新回归一种正常均衡的状态。“神医先生”果然名不虚传,无论什么病症,只要在院子里躺着半天,大多遍能不药而愈;就算没有当场完全恢复,虎娃告诉他们回家歇几天就行,过段时间果然便好了。

于是便有更多人来请虎娃“看病”,甚至不管自己有病没病,或者只是怀疑自己有什么毛病。刚开始大家还挺将规矩的,都是由文杰族长带到虎娃这里。但是虎娃来者不拒,脾气又非常好,从来没有露出过不耐烦的神色,人们跟他混熟了,举止也就随意了很多。很多人便不经族长许可,自己就跑来了。

比如有人就跑来问虎娃:“神医先生,您看看我有什么病?……假如有病的话,请您千万要出手帮我治一番。”

虎娃瞅了这人半天,并暗运法力感受其神气,笑着摇头道:“你没病,回去吧,该干嘛干嘛去。”

那人还仍然不死心道:“您再给仔细看看呗!我这几天怎么总觉得不舒服。”

虎娃只得说道:“我说你没病,你却不信;既不信我,又何必求我来看病?”将这人给打发走了。

这种情况有不少。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或多或少都会有某些方面的欠缺,但这并不能称为病症。就算虎娃动用大法力,将他们的神气运转暂时调整到最完美的状态,也改变不了其根本体质。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他们自己突破二境修为。但这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实际上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者,本就少之又少。而虎娃还是为不少人调治了身体,这些人或生机衰竭但尚可挽回,或多年之前有过伤病、当时虽已治愈但仍留有隐患在身,还有些人的生机运行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腑脏或染邪毒,虎娃都一一出手了。

不到两千人的部族、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虎娃累计给三百多人调治过各种病症。他不清楚当年的青先生是否是这样做的,九灵不在,也不好找别人去问。其实世间绝没有他这种医生,当年青先生在的时候,村民们也绝不敢如此放肆,几个月能来麻烦青先生一次就算不错了。

在虎娃救治的三百多人中,只有不到十个人是真正有性命之忧的,只有不到三十人是非他出手不可、别人治不了的。其他的近三百人基本都是来凑热闹的,但或多或少也都有些毛病。

刚开始文杰族长还很担心——虎娃会不会因为村民们的烦扰而动怒?但虎娃实在太好接近了,也从未觉得厌烦,当那陌生的神秘感渐渐消退之后,村民们对他感到亲近之时,也就不再像先前那么敬畏了。

其实文杰族人也不可能知道虎娃如今的想法,这少年将这些事皆视为修行。虎娃的“神医”名号,最早其实只是一场意外的误会。在来到此地之前,他真正出手以神通法力为人调治伤病只有三次,一是为后廪延寿,二是为夏卓治病,三是为瀚雄疗伤。

至于他行游巴原的这一路上,也偶尔救治过沿途的民众,但情况都与这三次不同,换做其他医生也一样可以解决问题。可是来到这里,虎娃是第一次专门停留下来,为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幼调理腑脏神气,在这个过程中,他亦将自悟的灵枢诀等各门秘法体运用了极致。

虎娃并不知道自己曾施展的吞駮马之形的神通,就是吞形诀的运用之法;但他先后听瀚雄与长龄先生介绍过灵枢诀的玄理,也知道给夏卓治病时所悟手段,就与轩辕天帝所创的灵枢诀相。一个人有病症,外在的表现千变万化,但内在的特征都是腑脏五气、生机运转失衡。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不论虎娃怎样施展神通法术,都是让一个人的神气运行回归正常的状态。就算一个人的病症已难以彻底治愈,他也会尽量使其达到另一种均衡状态去带病延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