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4章、圣人(上)

金毛狮子进入村寨便放慢了脚步,有光屁股的小不点跑过来踮起脚尖很亲热地去摸它的鬃毛,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显然与它已经很熟悉了。

虎娃此刻已明白为何这里的村寨不需要寨墙,有这么一头巨狮,蛮荒中的凶兽也不敢跑来袭扰。说句不雅的话,都不用九灵主动去驱逐周边的猛兽,它只要这片地带的边缘,以原身定期去撒一圈尿就可以了。

这时有长者的声音喝斥一群半大孩子道:“告诉过你们多少次,不能叫大黄,要敬称黄先生!”

有调皮的孩子反驳道:“叫大黄也没关系啊,黄先生又从来不生气。”

那位长者又喝道:“黄先生虽不生气,但我们却不可不敬!”

这里的生活习惯也是一天吃两顿饭,冬日里田间的劳作并不多,吃完早饭后外出的只是部分劳力,其他的人则留在村子里做别的活计,孩子们在空地上玩耍。听见孩子们的叫声,大人们也都迎了出来,在一位中年汉子的率领下,恭恭敬敬向黄先生行礼问好。

那中年汉子名叫文杰,不仅是这个村寨的族长,也是这一带所有六个村寨所组成的整个部族的首领。他乍看上去并无什么神通法力,但将其神气特征感应入微,虎娃发现此人已有三境修为。进了村寨见到这些人,虎娃已从金毛狮子的背上下来了。

文杰上前问道:“黄先生,请问青先生近来可好?……这位先生又是何人,您怎会将他驮进村子?”

金毛狮子口吐人言道:“师尊仍在闭关修炼,暂时还不得现身。这位是巴原上的神医彭铿氏大人,也是师尊的朋友,我特意将他请到来帮师尊的忙。你们以前请求师尊的事情,如今都可以向他求助。”

众村民闻言大喜,又纷纷向着虎娃拜伏于地,就连那些调皮的孩子们都规规矩矩学着大人的样子下拜。虎娃赶紧伸手扶起族长,又让大家都不必多礼。在这些人的眼神中,他看见了发自内心的恭敬与崇拜;尤其是那些孩子们看向他时,神情中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好奇与敬畏。

虎娃看得出来,村民们的反应与他“神医彭铿氏大人”的身份毫无关系,这是一片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百年来极少有巴原上的消息,此地的民众根本就不知道彭铿氏是哪号人物。但虎娃是坐在狮子背上进村的,九灵又介绍他是青先生的朋友,便立时令众人肃然起敬。

村寨里那些尚不太懂事的小屁孩,见到“黄先生”还敢笑着叫“大黄”,并上前去摸狮子的鬃毛,可是一听虎娃与青先生是差不多同样的人物,便也规规矩矩不敢调皮了,看样子要是再调皮就会挨大人的揍。

众人起身后都站在那里在等虎娃的指示,只要虎娃不开口,他们也不敢先说话。又是金毛狮子开口道:“彭铿氏大人远道而来,先将他迎到我师尊的住处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文杰族长,往后族人们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助,你便去找彭铿氏大人,就像以前对待我师尊那样。”

这里的人做事倒也干脆,族人们随即散去,文杰与金毛狮子领着虎娃走向村寨后面的高坡,一路交谈着最近村寨里发生的大小事情,并向虎娃介绍这一带的情况。村民们不仅对金毛巨狮见怪不怪,就连这头狮子能口吐人言,大家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虎娃的居所便是那位神秘高人青先生以前住的地方,离开村寨往高坡上还要再走一段距离,是个依山而建的独立小院。站在院子前面的空地上,便可将此地的村寨田园等人烟景象尽收眼底,包括另外五个村寨的情况也都看得清清楚楚。

庭院两侧生长着高大的古树,整个院落都笼罩在茂盛的树冠下,房舍后面就是山崖,正厅左右还有两间屋子,朝着院中开着窗户。再往后面,便是于天然山崖中凿出的静室,竟很像虎娃在武夫丘上的修炼洞府。

据文杰介绍,大约在七十年前,此地并无院落,青先生只是常年端坐于树下。他端坐的这片高坡附近,风雨无扰、草木四季常青,所以被人们尊称为“青先生”。七十年前青先生曾外出远游,回来后便亲手建造了这处院落。

这些情况当然不是文杰亲眼所见,尚发生在他出生之前,他也是听自己的爷爷说的。而文杰的爷爷,就是当年逃避战祸、迁居此地的第一批族人。虎娃听到这里,心中多少也明白了,青先生七十年去的就是武夫丘,回来后便是模仿武夫丘上的修炼洞府建造了这处居所。

这房舍院落看似普通,但七十年后还是原先的样子,丝毫没有朽坏,并且保持得非常整洁素净,看来是有人定期打扫。九灵先前说其师尊已很长时间没有露面了,这段时日果然不短,竟然已有十六年。虎娃今年也只有十六岁,假如他就出生在此地,看来也是无缘见到青先生本人的。

文杰问虎娃都需要什么东西,他让村民们送来,虎娃却摇了摇头说不需要什么。这位族长告辞离去时感慨道:“每次我这么问青先生,他的回答与您都是一样的。而您果然是青先生的朋友,与他一样都是岁月常青之人。”

文杰走后,虎娃有些纳闷地问九灵道:“此地族长为何这样说我?”

九灵解释道:“因为您的样子是一位少年,他并不知道您的年纪有多大,但总之不会是看上去的样子,所以有此感叹。”

虎娃不仅想笑,又问道:“那你看我的有多大呢?”

九灵:“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吧,且容光非凡,一看就是修炼有成。形容不累于俗务,所显化的相貌,便是您的心境。”

虎娃笑了:“先前忘了告诉你,其实我只有十六岁,当然就是这个样子。”

虎娃刚离开蛮荒时,还不满十四岁、尚是童子形容,而这两年多他明显长高了、体格也比原先壮实了不少,与一般的成年男子并无什么差异,只是神情还带着些许少年人的稚气,眼神仍如婴儿般纯净。

如果说除了外形他还有什么别的变化,就是隐约带着一股锋芒杀气,无形中让人觉得沉重与压抑。假如已经相处熟悉了,可能便意识不到这些,但普通人乍一见到现在的虎娃,便下意识的有点不敢轻易接近的感觉了。

这种变化可能与虎娃进来的经历有关,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尤其是斩杀了肖神之后则更为明显,但他自己并未清楚地意识到。

当初相室国的采风大人西岭,听了飞虹城的城主鸿元介绍“小先生”的事情,便推断虎娃是传说中的象煞,因为象煞行走巴原时,素以童子形容示人。假如鸿元再见到现在的虎娃,恐怕就会推翻原先的判断了,因为小先生已经长大了,形容气质都发生了变化。

这就是自然的成长过程,也伴随着自然的心境变化。

金毛狮子很惊讶也万分佩服,说着话将虎娃领进了屋,那巨狮的体型根本进不了门,它又摇身又化为一位壮年男子的模样,对虎娃道:“其实我还是以这个样子感觉更自在、也更舒服。”

既然虎娃要留在这里,九灵便要去巴室国替他报平安。虎娃让他别着急出发,先要传他收敛妖修的气息之法。所谓传授也不能只讲解运转神气之秘诀,九灵还得在虎娃的指点下现场尝试,若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便现场纠正或改进。

虎娃以前也没有教过一位狮妖应这么做,至于藤金、藤花都是獒犬,其生机律动特征与狮子有所差异。假如虎娃能摸索出对獒犬与狮子都有效的办法,那么他才算真正自悟了这门秘法。

九灵一边尝试运转神气,虎娃一边感应与指点,至少也要用一夜时间让这妖修大概琢磨明白。明白了并不等于就练成了,可以让他在路上再慢慢修炼纯熟。

虎娃刚开始讲解法诀玄理,族长文杰又带着很多族人来了,送来了各种日用之物,都是村寨里最好的东西。虎娃虽说自己没什么需要,但村民还是尽量送来了他可能会需要的东西。族长率领众人只站在院门外说话,未经许可便不敢擅自走进来。

九灵并没有出屋现身,虎娃传音开口致谢,让他们将东西都放进了院子里,随后便再无人来打扰。第二天九灵便离开了、带着虎娃的口讯。而虎娃则站在院门前,背手望着这片世外田园,再转回身看见青先生的居所,想到的并不是武夫丘上的修炼洞府,而是自己的家乡路村。

未曾谋面的青先生令虎娃想起了一个人,便是水婆婆。

水婆婆的屋子就在村寨的最后面,屋门前也有一片空地,而水婆婆平日总能及时发现村寨里的各种动静;族人们有什么伤病,也都是求水婆婆救治。虽然这里的村寨和这处房舍的地势分布与路村不同,但给虎娃的感觉却差不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