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3章、金狮九灵(上)

来者收敛神气隐匿了行迹,虎娃只是察觉到有人在密林中守护,元神中并没有看清他的样子,此刻见到这头金毛狮子,难免也吃了一惊。而金毛狮子对虎娃点首行礼、口吐人言道:“彭铿氏大人,我叫九灵,是青先生的弟子。师尊青先生与五峰先生曾是故交,特命我前来转达问候之意,并给你送来三片符叶。”

说着话,金毛狮子摇身化为一壮年男子,此人的皮肤很白、体毛厚重,披着金色的长发,眼眸竟是碧蓝色的。他这样的形容在巴原上也算是天生异相了,但在与蛮荒交界地带,比如红锦城那种地方,自古以来人们与各支妖族杂居分布,奇形怪状什么样的人都有,倒也不令虎娃感到很惊诧,更何况已知他是妖修。

这位名叫九灵的金发碧眼男子,口中所说的师尊“青先生”,应该就是那位曾化出御神之风的神秘高人。青先生本人并未现身,却让弟子送来三片符叶,九灵此刻已恭恭敬敬以双手递上。

乍看上去,此物就是虎娃自幼很熟悉的一种东西——青冈橡的树叶,翠绿色约三寸长,略成枣核形,边缘有不规则的细小锯齿。再以神识仔细感应,它就是青冈橡的叶子,却经过大神通法力的精心炼化,其蕴含的纹理中封印了澎湃浩然的法力,已是一种秘宝符叶。

虎娃以神识感应这三片符叶时,其上就有一道御神之念自然印入元神,不仅有此符叶的使用之法,还有一段意念:“七十年前,我曾到访武夫丘,与五峰先生交游畅谈。见武夫丘上众修士以冷剑衫之叶为天材地宝,修习炼剑、御剑、剑阵之术,更能炼制为剑符,颇受启发。

受门规所限,五峰先生虽未传我独门秘诀,却向我讲解其剑符玄妙,令我获益良多。我当日也从武夫丘上带走了很多剑叶回山尝试,并借鉴此法,自创符叶之术。你为了对付那两名妖修,随身的剑符已用尽,五峰先生赐你的保命之物也用掉了。

从此地回程千里迢迢,途中若遇大凶险或难自保,这三枚符叶便是我当年祭炼,送给彭铿氏大人防身吧,以替那剑符之用。你不必谢我,这是我对你师尊五峰先生的答谢。他既将自己亲手祭炼的剑符赐给你,足见对你非常看重。”

这三枚符叶,原来是那位神秘高人青先生几十年前炼制的,那时他去过武夫丘,曾与剑煞交流,而剑煞还很年轻。他受了剑符的启发,才炼制了自己的独门符叶,如今送给虎娃也算是一种答谢。

虽然同样是用树叶炼成的秘宝,但此符叶显然与武夫丘的剑符有所区别。虎娃的剑符看似还是那剑形树叶的样子,但经过炼化之后其质地已坚逾金刚,只要指力和腕力足够,持之可切金断玉。而且他是以多枚剑叶布阵封印神通法力,然后再融炼一体为剑符的。

可这三枚青冈橡的叶子就是三道符,每一道符都是由一片树叶单独祭炼而成,手法比武夫丘的剑符之术要更加古朴简单。这倒不是说那位青先生的修为不够高,他毕竟没有得到武夫丘真正的剑符秘传,只是受到剑符玄理的启发,自悟而创出符叶之术。

这叶子还是软的,摸在手中,其质感与普通树叶并没有什么区别,就像刚刚从树上摘下来,却已是几十年前之物,先祭炼成天材地宝、又封印神通法力为符,其封印法力的阵法就在叶脉纹理之中。

使用之法已有神念介绍,虎娃也无法做更多的探究了,更不清楚这三道符的威力究竟有多大?想知道这些,只有在使用它的时候,可这种东西一旦用了也就没了,除非是自己亲手炼制的才会清楚。

七十年前的剑煞人称五峰先生,虽天资出众,但修为毕竟还不算太高,至少尚未突破六境。假如这位青先生是在那时与他结交,其人的修为当时应也不太高,炼制出的符叶威力也未必很强大。但无论如何,这是前辈的一番心意,虎娃也非常感激。

其实虎娃的这种想法并不对。当初没人教过他怎么炼制剑符,而他自己就炼出来了;但这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了。理论上只有修为达到五境,才有可能去学习剑符之术,但通常的五境修士却很难祭炼成功,往往要等到有六境大成修为后才能去炼制此类秘宝。

而那位青先生并未得到武夫丘的独门秘法传承,只是听尚未突破六境的剑煞讲述剑符之术的玄理,受其启发便成功炼制了自己的独门叶符。能有如此手段,其人当时的修为别说是六境,恐怕至少也有七境了。

虎娃的剑符已用尽,虽然可以自己再去祭炼,但剑煞所赐之符却没有了。而青先生送给他的这三片符叶,就是代替剑煞之符让他保命用的。那等高人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这三片符叶的威力加起来,比剑煞所赐的那枚剑符当然只强不弱。

虎娃确实有本事也有见识,但他毕竟还太年轻,岁月历练的积淀还不够,本人在修炼中谙合大道之本源,却还不能完全体会世间其他“道友”们修行之艰难。不可能人人都是他啊!这位青先生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但有些方面还是不如虎娃,这并非是修为境界上的差异。

虎娃收起剑符,向九灵行礼道:“多谢青前辈赐符、多谢你特意送来,叫我不知如何感谢!……不知青前辈身在何处,假如方便的话,我能否前往拜谢?”

虎娃当然很想见到这位神秘的高人、师尊当年的旧交。九灵却很为难地摇头道:“师尊正在闭关,不方便现身相见,所以先前才会祭出一阵风来打声招呼,然后又命我将符叶给您送来。其实这符叶吧,师尊也给过我几片,我到现在都没学会怎么炼制它,也一直都没用过,还挺好奇呢!您是来自武夫丘的修士,能不能给我介绍一番此物的玄妙?听说我师尊当年炼制此物,就是在武夫丘上、您师尊那里得到的启发。”

这位狮妖说话倒很直接,而且好像并不太清楚各派宗门秘传的讲究,他对剑符之术很好奇,自己也一直没学会,便直接开口请教虎娃这种问题。须知在通常情况下,这必须得自正式的师传。

虎娃笑了,从身上取出几枚特异剑叶,对九灵现场讲解演示了一番,倒没有真的炼制成剑符,只是解说其玄理。虎娃这么做,也没有违反武夫丘的门规,因为他当初炼制成剑符,可不是哪位尊长教的。而剑煞后来所授的门中秘传,虎娃就不方便告诉这妖修了,他介绍的都是自己所悟。

就算是当年的青先生与剑煞交流时,也不可能听到如此详尽的讲解。九灵有恍然大悟之感,但还有很多妙处尚是他难以领悟的,最后叹息道:“看来是我的修为尚浅,如今只有五境二转,恐怕要等到六境大成之后,才能尝试着去炼制符叶了,到了那时,或许还可以试试彭铿氏大人所说的炼制剑符之法。”

这位妖修倒是挺谦虚,言下之意显然并没把自己当高手。须知妖物能有五境二转修为,再结合其天赋神通,又有青先生这样的高人指点,在寻常城廓中足以叱咤一方了,就算弄个国工的身份也不算太难。但九灵对这些情况显然都不是很了解。

请教了剑符之术,九灵又好奇地追问起巴原上的种种事情,因为他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一带的深山。其实虎娃早年的经历也和九灵差不多,直到十四岁前都没有离开过家乡所在的蛮荒,但这两年已经走过巴原上的不少地方,于是便很耐心地对九灵做了一番介绍。

两人坐了下来,这一聊就是一整天,好在虎娃已经休息过来并不累了,而附近也没什么鸟兽敢靠近打扰。一天之后,九灵才起身向虎娃行礼道:“多谢彭铿氏大人!我好像已经耽误您太长时间了。不知您还有什么急事,是否要立刻赶回去?”

虎娃一听这话,就知九灵还有事想说,便笑着答道:“我倒没什么急事要办,在巴原各地行游,便是我如今的修炼。但我在彭山中突然失去踪迹,时间一长,恐有人会担忧。不知青前辈还有何吩咐?若有什么差遣,晚辈自当效力!”

九灵很开心地笑了:“我师尊并没有说过要找你办什么事,只是让我送来三片符叶。可那岩羚发于风中的神念,我也都听见了,知道您是一位神医,所以想请你去村寨中给那里的人治病……原先都是我师尊给他们治病的,可师尊最近不方便,而我又不会。”

虎娃赶紧道:“原来如此!那我自当帮忙。此地这么偏远,也有人烟村寨吗?”

九灵:“当然有啦,只是离得比较远,我跑过来也用了挺长时间……至于您怕别人担心您跑丢了,也有道理。这样吧,如果您到村寨里给人治病,我就替您跑一趟,到巴室国给您送信报个平安,也把您遇到的事情告诉他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