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2章、神秘的高人(下)

既然话匣子已经打开,扶余就详细介绍了他所知的事情。扶豹虽为剑煞所斩,但这一系列事件都与剑煞的弟子小路有关,而那位小路还有另一个身份,便是巴室国中的神医彭铿氏大人……

扶余讲的有关虎娃的种种事迹,有些如今在巴原上已公开流传,还有一些是众兽山特意派人调查出的更详细的情况。可以说除了虎娃在相室国人称“小先生”的经历外,他进入巴室国为后廪治病、在武夫丘学艺、护送少务归国等大致情况都查证了。

但众兽山的人毕竟没有和虎娃本人打过交道,他们也没有后廪与剑煞猜的那么睿智通透,尚不知虎娃就是杀了宫琅之人,也不知虎娃是从哪一条路线护送少务归国的。

看上去扶余只是感伤扶豹之死,心情愤懑又找不到人倾诉,便跑到这里来与两位老友感叹一番。扶余并没有说自己有找虎娃报仇的打算,更没有流露丝毫想请两位老友出山对付虎娃的意思。他说完了这些,又在横连山盘桓数日便离开了。

接下来的情况就不必详细复述了,两位山神动了念头。首先是肖神在扶余所介绍的情况中分析出了蛛丝马迹,当时却不动声色,在扶余走后才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羊寒灵,然后鼓动羊寒灵一起来找虎娃。

他们确实找到了虎娃,一直将虎娃追击了几千里路,结果嘛……就是方才那一幕,肖神与羊寒灵一死一伤。

虎娃解读了羊寒灵发于风中的神念,心惊之余亦感慨不已,这一切果然事出有因。原先令虎娃感到有些疑惑的事情,如今倒也释然了。

扶豹之父扶余对两名强大的妖修说出那些情况,可能的确另有用意,但虎娃却无法找他什么麻烦,要么扶余真的只是无心之叹,要么扶余就足够狡猾。至少虎娃身上可能有琅玕果这等异宝,可不是扶余说出来的,而是肖神自行推测出来的。这位妖修果然是心思缜密、行事也够凶残歹毒,幸亏已被自己斩杀。

羊寒灵介绍的可不仅仅是有关此事的前后情由,她等于把自己所知的一切都交代出来了。这就像一个人犯了事、被拿到里正大人面前问话,将自己小时候调皮偷东西的往事都供了出来,老实得不能在老实了,显然已没必要继续追问她什么。

羊寒灵该说的都说了,忐忑不安的又向着半空中那阵风行礼道:“前辈,您还有什么话要问我的?……彭铿氏大人方才已放我离去,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

风声并无回答,一片半枯黄的树叶打着旋飘落,这阵风渐渐飘散,天地间一片安静。虎娃亦行礼道:“前辈,不知您身在何方,可否让晚辈前去拜见?”

他们在山坡上等了良久,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其实虎娃方才已感应得清楚,施法者应在极远的地方,只是以御神之念化为一道风来打了声招呼,分别对两人说了句话,而本人并没有来临此处与他们交谈。此刻风已散,那位高人便等于不在此地了。

羊寒灵又扭头望着虎娃,目光分明是在问——我可以走了吗?

一波三折的意外事件接连出现,已经把这头岩羚的小心肝吓得几乎承受不了,加之她身受重伤却无暇及时调匀神气稳定伤势,此刻不仅腿发软,眼前也有点发黑了。

虎娃摆了摆手道:“你去吧,回到横连山要好自为之,往后有什么事,我会去找你的。临别之前,我有句话想问你。你本是山中的一只羊,有幸超脱原身族类而成妖,又被村民们奉为山神并突破了六境修为,早已超脱了一只羊的命运,得到了大自在逍遥。可我听那肖神之言,竟要你将那些祭奉你的部族村民视作放牧之羊群。我不知他是怎么想的,但你就从一只羊修炼至今,已超脱于羊却又视世人为羊,难道你以为然吗?那所谓山神之法的修炼,我并不清楚,但道友回去之后,也得自己好好想清楚。”

羊寒灵所述说的往事中,令虎娃感兴趣的还有另一件事,便是肖神告诉羊寒灵的、那可能是专属于神灵的修炼之法。最早指点修炼虎娃修炼之人也是一位山神啊,比这两位妖修更要强大得多的山神,但山神却没有告诉虎娃类似的修炼之法,也许是还没有到向他介绍的时候。

在虎娃离开家乡之前,山神曾给他留下神念心印,其中包含着很多隐秘,要待到虎娃突破六境修为后才能解读,其中或许也有相关秘法的介绍吧。但虎娃很清楚,自己家乡的山神与那肖神是不一样的存在。

但山神既然身为山神,也应当有其山神之法的修炼,不知与那肖神所悟有何异同。

虎娃对羊寒灵问出方才那番话的时候,尚不知晓在很多年后的很多地方,便有人自称“前识者”,向世人宣称:“我们都是神的羔羊!”虎娃虽尚未看见这一幕,但此时可能已隐约有所预见。

这也是虎娃第一次用“道友”这个词来称呼修炼之人,就像他曾用“修行”这个词来称呼人们在修炼中的所有经历。在他看来,世间类似于羊寒灵者,其实都是在寻找着某条修炼之道,陌生修炼者之间,年岁辈分往往很混乱不好确定,因此对不熟悉者称为道友,可能是最恰当的。

羊寒灵走后,虎娃收起地上散落的“宝物”,离开这片开阔的草坡,进入了山中的密林。他爬上一株参天大树,在粗壮的枝桠围拢间,找了个可容身之处静静地端坐下来。

那神秘的高人并没有现身,也没有说是否让虎娃前去拜见,似乎只是对发生了什么事情感兴趣。但他若是不想见虎娃,又何必祭来一阵风打招呼呢?眼下并不知那高人在何处,无论如何先恢复了神气法力再说,否则以虎娃现在的状况,就连山中的大型猛兽对他都是一种威胁。

虎娃这一入坐,时间可不短,足足坐了七天七夜。刚开始他只是在休息,身心俱感极度的疲惫,缓缓涵养神气恢复体力与法力。

三日后他便进入了定境中,仿佛度过了很多时日,在定境里一日千里的奔行,重现这条路上的每一幕、每一个细节,参悟自己曾施展出的、曾见证到的种种手段。修士所谓的闭关参悟,并不是一种空想,他们的元神清明,可以在定境中重现曾经历的事情。

有些临危施展出的手法,当时可能只是出于灵光一闪,电光石火间无暇思索,有些事情虽然做到了,却不知所以然之妙。那么在闭关时于元神世界里重新展开回现,以窥见其妙旨,使得在突发事件中偶尔曾施展出的手段、曾达到的不可思议之状态,成为能够自如掌握的一种常态。

这便是修士闭关参悟的重要目的之一。比如虎娃被两位妖修追击的这一路,后来曾施展出的种种手段,是他在奔跑之初尚做不到的,更是从来都没有用过的;而他最后斩杀两名妖修的计划,是跑到最后才想出来的,斗法的过程也是惊险至极。

那么这其中包含的计谋智慧、形势的关系演变,还虎娃对此的及时判断分析以及巧妙应用,仅就这一事件来看,可能只是一种巧合。但虎娃若能将之思悟清晰,所谓的巧合恐就成了一种自然。往后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虎娃拼的便不仅再是巧合运气,而能从容应对了。

虎娃曾运转神行之法,将天地之间的御形之境领悟到极致,在孟盈丘南麓定坐休息一天一夜后,起身时修为便从五境四转突破至五转,并领悟了如何吞駮马之形。他再以駮马之形沿西界山奔行千里,将这吞形之法演化运用到极致,又将之完全领悟、成为属于自己真正掌握的秘法,一番闭关参悟,其修为又突破了五境六转。

七天七夜后,虎娃睁开了眼睛,从这株参天大树上缓缓飘落于地,向着密林间抱拳道:“道友已经来了很久了,感谢您一直收敛神气静静地守候、未曾打扰我闭关。劳您久等,实在不好意思,请显身相见吧!”

抱拳这个姿势很有意思,很像在祭礼上双手握玉圭,后来就发展成一种表示恭敬的礼节。人们平时不可能总是拿着玉圭,便成了一种双手虚握的姿势,修士之间的问候也常以此礼。

随着话音传出,来者便未再收敛神气与隐匿身形,伴随着草叶响动从密林中走了出来。虎娃却吓了一小跳,因为出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异常壮硕的金毛狮子,其体型竟与犀渠相仿,若是寻常时在山野中猝然遭遇,定是极为骇人的情形。

虎娃也从未见过狮子,但山神曾以神念介绍过,它是遥远的荒原中出没的一种猛兽,曾有妖族部落将之献给巴室国君。而眼前所见显然不是普通的狮子,应是一位强大妖修的原身。来者当然不是为了吓唬虎娃,先现出原身相见表示的是一种坦诚的态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