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2章、神秘的高人(上)

随着羊寒灵的修为越来越高,也不需要村民提供太多普通的祭品了,人门对她的态度那么恭敬、将她当做神灵祭奉,总去村里偷东西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于是她有时便告诉那些村民,去找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指定的灵药。

以她的本事,采取这些灵药当然比普通人容易得多。但各村寨居民也多啊,外出狩猎或采集时,若有发现顺手带回来,就免得羊寒灵自己费工夫,也能安心去修炼。

而作为报偿、也当成对村民们的奖励、让他们能更尽心的为自己办事,羊寒灵有时也会帮村民们一些忙。比如预感到有暴雨山洪暴发时,提前通知村民们避险,当有成群结队的野猪糟蹋村民们开垦的田地时,她也曾显出岩羚原身、将这些畜生赶回深山。

羊寒灵做这些事的出发点很简单,假如这些村民受到了伤害,往后又有谁来供奉她、她又上哪里找人办事呢?渐渐的,从这种自发的状态下,她拥有了身为山神的自觉,真的把自己当成本地的山神了。大约在十几年前,其修为突破了六境。

岩羚也是一种有领地意识的动物,山野中的领地,就是它平日寻找食物的范围。当羊寒灵修炼成妖、并将自己当成山神之后,所谓的领地又成了供奉她的这些村寨,都分布于横连山的南坡一带。

这里毗邻那一望无际的蛮荒,山野中当然不止一位妖修出没,偶尔也会有别的妖物跑到羊寒灵的地盘来。若仅仅是路过也就罢了,但它们若在此盘踞或想去打劫村寨,就会遭到羊寒灵的驱逐。

身为一头岩羚时,羊寒灵的见知超不过山野中的一头羊,那怕它是最聪明、最有见识的那头羊。当它成为妖修乃至山神之后,接触到了人烟村寨,便了解到天地间更多的事物,也听村民们提起,越过横连山的山脊,山的那边是个广阔得无边无际、繁华得无法想象的人烟世界。那个世界叫巴原,巴原上有人们建立的城廓与国度。

羊寒灵已比这一带任何一个人都有见识,但她对巴原的了解仍超不过当地人所知。当她突破六境修为后,终于走出了有生以来的“领地”范围,越过了那陡峭难攀的横连山山脊。但山得那边似乎是一样的世界,缓坡地带有水源的地方,散布着其他的部族村寨。

而那里的村寨,似乎比南坡这边更加繁华,人们生活也更显富足。就是在这个时候,羊寒灵遇见了肖神。

肖神也是山神,他的“领地”是横连山的北坡。其原身是一头怪兽,显然并非本地的物种,不知是什么时候从别处跑到这里来的,就连羊寒灵也从未见过,更不知其叫什么名字。

羊寒灵并不是一个入侵者,她只是很好奇地过来看看,也没有打算抢占肖神的地盘,所以也没必要和肖神起冲突。对于肖神而言,双方都是六境妖修,若无根本冲突,也没必要生死相斗,几番试探之后,两人便有了结交。

他们都是妖修出身,且都因各自的机缘而成了山神,很多事情也更容易交流沟通,颇有一种彼此都找到了同类的感慨。

羊寒灵虽被那些淳朴的山民们奉为山神,但她对自己、对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还是懵懂的,而肖神显然比她明白的更多,他告诉羊寒灵,其实横连山的北坡仍是巴原很荒僻的边缘地带,在巴原上那些生活在繁华城廓的人们心目中,甚至等同于蛮荒。

从此地往北走是帛室国,那里有繁荣富足的难以想象的城廓,围绕着城廓分布着无数的人烟村寨。而巴原上有五个国度,帛室国只是其中之一。在人间不仅有妖修,更有专门指引与教导人们修炼的各派宗门。

关于巴原各国以及各派宗门的很多事情,羊寒灵起初都是听肖神说的。肖神不仅比她更有见识,而且比她修为更高、法力更强。

肖神还告诉羊寒灵,她虽然自以为是山神,却还根本不会做山神。她的地盘不仅仅相当于一种领地,而且村寨中的部族也不仅仅是子民或臣属,更像是放牧者的羊群。放牧者要想更好的永世驱使他们,便要让他们时时敬畏并崇拜,只有这样,山神所享受的祭奉才更为恭敬虔诚。

假如羊寒灵碰见的是理清水,理清水是断不会这么对她说的。但羊寒灵并不怀疑肖神的话,人家确实比自己更有本事也更有见识。更重要的是,肖神告诉了羊寒灵一种新的、可以说是专属于神灵的修炼之法,能使自己的神通法力越来越强大。

山神真正的享受并不仅仅是人们的供品,更有那虔诚的心念愿力。她可以在每一个村寨祭坛上、在那些祭祀仪式中感受到,当修为精深时,甚至能够直接感应到村寨中人们虔诚的信仰之念——只要他们对她有所祈求。

羊寒灵尝试着去体会这种修炼之法,事实果然如此,似乎其中包含着一种可以凝聚并炼化的力量,尤其对妖物假合形神的修炼很有助益。但这门修炼秘法太深奥了,肖神虽也是六境高手,也只是接触到一些皮毛而已。

可羊寒灵也有感觉,随着修为境界更高,一定能从其中获得更大的助益。既然如此,她对肖神的话就更加深信不疑,甚至对这位妖修也产生了敬畏之心。肖神以指点者的语气告诉羊寒灵这些,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两位山神之间约定,两门以后行事要以肖神为首。

肖神在横连山北坡为山神,也有些年头了,但他感兴趣的地方是巴原,而不是更荒凉偏僻的横连山以南。现在南坡冒出来一位山神,还能听他的话、成为他的帮手,当然也是好事。假如羊寒灵不也是一名六境妖修,说不定他们就不是同伴关系,肖神可能会将她收为仆从了。

这两位妖修就在横连山的山脊上建立洞府,彼此相隔的并不远,经常见面在一起切磋交流神通法术,并谈及巴原上的各种事情,也渐渐了解到自古以来的很多仙家传说。

大约在几年前,有一位名叫扶余的修士,跑到横连山一带企图收服灵兽。这对于肖神和羊寒灵而言,是闯进他们的地盘、侵犯他们的利益。肖神就曾说过,假如横连山一带出现了开启灵智的妖修或者颇为强大的灵兽,其实也是属于他们的财富。

妖修可以收为手下、驱使他们去办事;而另一方面,山中有强大的灵兽存在,民众们对山神的祷告和信奉也会更加虔诚,因为在面对威胁时,它们会更希望得到神灵的庇护。比如横连山北坡就有几头很强大的凶兽,每次跑出来时不仅很吓人且危害极大,而最终总被肖神显露神迹给驱逐回去。

因为哪些凶兽的灵智较低,肖神并没有将之收服,但也没有将之斩杀,就是因为发现山中有这些存在,对自己有更多的好处。

扶余跑到这里来收服灵兽,当然触怒了肖神。扶余只是一名四境修士,那里是肖神这位六境妖修的对手,肖神一出手便将之拿下了。扶余只觉自己被一阵妖风摄到了山顶,睁眼时便看到了一位黑衣大汉,身旁还站着另一名黄衫女子。

扶余很机灵,随即意识到自己恐是冲撞了山神,而本地的山神竟然这么厉害,赶紧认错赔罪。肖神倒没杀他,只是问了他很多问题,得知此人是众兽山的修士时,对他甚至还很客气,也算是与之屈尊结交了,最后还让他带走了一头灵兽。

肖神看重的当然不止是扶余的修士身份,更有他出身众兽山的大派宗门传承。众兽山善驱百兽,自古传承的很多秘法对妖物修炼也有帮助,而且回炼制很多辅助灵兽修炼的丹药。扶余得知肖神和羊寒灵是两位六境妖修之后,便主动献上了他随身携带的“宝物”,能结交到这样强大的朋友,对他也很有好处。

后来扶余又来过横连山几次,与这两位山神之间是各取所需。横连山接近蛮荒,尤其山脉的南麓人迹罕至,有很多特殊的物产是巴原其他地方很难找到的,其中也包括修士所需的各种灵药以及天材地宝,扶余便委托两位山神尤其是羊寒灵去寻找。

就在不久前,扶余又来了一趟横连山,见到两位山神时却情容哀戚、不住的垂泪叹息。两位山神便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扶余之子扶豹在武夫丘外的南荒中被斩杀,人头还被挂在了红锦城的北门外,消息已传到了帛室国的众兽山。

人是剑煞杀的,别说是扶余,就连众兽山也不敢去问罪,反而派人去武夫丘表示歉意,送出一批器物作为补偿,这才将人头拿了回来。扶余是众兽山宗主琮余的师兄,但他的修为可比这位师弟差远了。而琮余娶的就是扶余之妹,因此扶余在众兽山也算很有地位,但对此事亦无可奈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