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1章、风中的叹息(下)

虎娃也愣住了,他不知来者身在何处,同样只得向着山谷中盘旋的风躬身行礼道:“请问您是哪位前辈,与我师尊剑煞先生曾是故交吗?”

“五峰”是剑煞年轻时的名号,在他还没有被人们称为剑煞之前。因为剑煞的名字叫武锋,在巴原上连文字都没有的年代,人们当然就更谈不上识字了,语言传达的信息往往要靠意会。武锋成了武夫丘宗主,武夫丘的道场便是五座巨大的山峰,人们便想当然地将之称为“五峰先生”。

再后来五峰先生成了名震巴原的剑煞,便无人直呼其名了,如今就连其亲传弟子恐怕都不知道宗主剑煞的名字是什么。虎娃并不是在武夫丘上得知这些的,师尊剑煞也没有告诉他自己的本名。但山神早年向他介绍武夫丘的情况时,曾顺便提到过这些。

而以风声打招呼者认识剑煞之时,剑煞还没被人称作剑煞,更没有如今的修为。那也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看来这位未露面的高人来头大得吓人啊!

羊寒灵心中大骇的同时,也暗暗庆幸不已,幸亏她方才及时向虎娃认错赔罪,并立下了那些誓言。这少年没去别的地方,却偏偏穿行山野跑到这么荒凉的所在,原来果然有后援。此地有一位高人是剑煞的故交,竟拥有如此恐怖的修为。

就算她和肖神能拿下虎娃,也得被这位高人给收拾了呀!

她正在这么想的时候,似叹息的风声中又传来一段话语:“小岩羚,你追杀这位彭铿氏小大人至此,就想这么走了吗?前后情由,难道不交代清楚吗?”

这并不是平常人说话的声音,只是印入元神的一段意念,听不出对方究竟是男女老幼何等人物,却分明是让羊寒灵解释清楚今天发生的事情。因为虎娃方才并没有来得及多问,他想的其实是怎么打发这妖修赶紧走人。但暗中察觉到这一切的高人,却对此很感兴趣。

既然对方问了,羊寒灵就得回答,但这位六境妖修却有些不知所措,愣了那么片刻。此事前后因由很复杂,想完全解释清楚,三言两语是不可能的,最好是用神念。但她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在何处,这神念又能发给谁呢?

高手不愧是高手,羊寒灵随即就露出了恍然之色,将一道神念印入了半空盘旋的风中。这是她从未施展过的手段,赋予天地万物神念信息,便是七境以上修为才能掌握的御神之念。而此时这阵风显然是御神之风,这是一种大神通境界,并不在于所施展的法力有多强。

羊寒灵借助了对方的神通,使这盘旋的风夜带上了自己的神念,心中隐约竟有一丝明悟。修为到了她这种地步,对更高境界的探索已异常艰难,因为他们平常已很难碰到比自己更高明的人了,哪怕有一点境界上的点拨,都是异常宝贵的。

领教自己从未见过的大神通境界,并施展神通去模拟感悟,这也是一种被点化的机缘。羊寒灵不知自己将神念发送给谁了,却清楚只要是这阵风吹过的地方、只要是有本事清晰解读神念的人,都可以听见她对今日之事的详细解释,当然也包括站在不远处的虎娃。

……

在帛室国南境与蛮荒群山交界之处,有一条山脉与西界山一样、走势也是由东向西,它不算太大,只有百里之长,也不算太高,山势却十分陡峭。假如从远处的高空望去,它就像从蛮荒群山中崩落到巴原边缘一片狭长的巨大尖石,被当地人称为横连山。

在横连山与南荒之间,也分布着一些部族村寨,由于横连山的阻挡,他们与巴原上其他部族的交流比较困难,需要绕过山脉走很远的路途,因此生活在相对封闭的状态下。羊寒灵当然不可能生来就是山神,她只是横连山上南坡的一只岩羚,开启灵智自悟修炼成妖。

横连山一带的部族当然也信奉山神,每个部族中都有祭坛,人们在每个季节都会举行祭奉山神的仪式,以冬祭最为隆重。这种情况在巴原上很普遍,越是偏僻落后的地方,人们对神灵的信奉就越为虔诚。祭神当然要有祭品,人们拿出的都是村寨中最好的东西。

有的祭品在仪式结束后,祭司便以神赐的名义分给族人食用,这其实和巴国都城中的国祭是差不多的情况,国祭的形式本就源自于原始古朴的传统。

但有时候尤其是冬祭,祭品会在祭坛上留一夜,到第二天才被人们收起。岩羚虽然天性胆小,但它毕竟有了神通修为,可以做到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于是也开始尝试施展各种修炼出的手段。对它而言,山中最新奇、最有意思的事便是——偷祭品。

它很谨慎,每次都选择在人们睡得最熟的黎明前,才悄悄溜进村寨偷祭坛上的东西,刚开始是吃几口就跑掉,选的都是对修炼有助益作用、相当于各种灵药的果实和块茎。后来见无人发现,胆子便越来越大了,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有些祭品是做熟的,甚至还加了盐和其他的调味料。人们祭神是以最恭敬的心态,当然要做出他们所认为最好的美味。原先只啃食草叶、苔藓、树皮的岩羚哪吃过这种东西,竟然是越吃越喜欢。后来随着修为更进,它甚至还学会了吃肉,从煮肉与烤肉开始。

素食动物怎么会吃肉呢?通灵成妖的过程,就是超脱于所出身族类的过程,它们渐渐能做到所属族类做不到的事情,当然也包括吃东西、享受人间美味。原先吃肉的动物修炼成妖,也能学会吃菜,吃草的便更能学会吃肉了。

只有它渐渐地不再将自己仅仅当成一只山野中的岩羚,才能自悟化形修炼中更高的境界。

早年的岩羚并非山神,只是偶尔到村寨中偷吃祭品的“小贼”。刚开始的时候它总害怕被村民们发现,可是后来也没什么事情,胆子便越来越大了。再后来,它吃了东西之后,还会躲在村寨外的高处悄悄的窥探,想知道这些村民发现祭坛上的东西丢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令它惊讶的是,村民们并没有四处抓贼、寻找丢失的祭品,而是很激动地聚在祭坛前跪拜祷告。这只已通灵的岩羚也渐渐能听懂人们所说的话,知道他们是在感谢山神并请求山神的庇护,这才反应过来——人们以为是山神享用了祭品。

这种反应也不意外,在已经关闭了寨门并有人守夜的村寨中,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祭坛上的东西给吃了呢?东西是献给山神的,那么这种事当然就只能是山神干的,这也符合大家最美好的期待与愿望。

岩羚觉得很好笑也很好玩,它不知已在这一带生活了多长时间,渐渐地对这些村寨已经非常熟悉,甚至后来有些村寨的族长都是它从小看着长大的。随着情况的熟悉,也随之自己的修为法力越来越高强,岩羚当然也不像当初那么害怕了,甚至有了试探的心理。

比如有一次它溜进村寨去偷食祭品时,就故意待到了天亮,等人们发现它站时,它才突然跃起离去,腾空跳过寨墙消失在山林深处。其实这早就不是它第一次被人看见了,这个村寨的族长当即很激动地告诉大家——

“我小的时候,每次祭完山神半夜都睡不着。有一天,我就裹着一块兽皮露出眼睛趴在门口等着,就想看看山神什么时候会来享用祭品、它又是什么样子?我看见了,但是天太黑看不真切,朦朦胧胧感觉就像是一只羊,而这只羊是从寨子外面飞进来的。我怕亵渎神灵,所以一直对谁都不敢说。而今天我们终于得到了山神的信任和认可,它在族人面前现形了,以岩羚的样子与大家相见!”说完之后,他又率领村民向着祭坛叩拜不已,并向山神祷告,希望能得到其护佑。

同样的一幕也先后发生在不同的村寨中,横连山一带渐渐就便有了传说,他们所祭奉的山神,显现出的是一头岩羚的样子。后来大家又给山神取了个名字,就叫羊寒灵。

这个名字有点怪,羊寒灵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何来历,但它能理解。最初是孩子们在夜间偷看到它的身形轮廓,像是一只羊。岩羚的样子本就和村里养的羊差不多,只是腿更长更细、毛更密更短,体型也要大得多。

而它最早光临各个村寨偷祭品、“显灵”的时候,大多都是在寒冷的冬季。因为冬天的祭祀仪式是规模最大的,所供奉的各种祭品也最多的;另一方面很自然的原因,冬天山里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吃的东西,岩羚才会想起跑村寨里来偷东西。

这只岩羚便将羊寒灵当成了自己的名字,以它的修为已可化为人形,就是如今的黄衫女子形容。若她不愿现身的话,这些村寨民众是看不见她的,但有时心血来潮一高兴,她偶尔也会以岩羚的样子显现一番,往往都令那些村民激动得不得了——这可是亲眼见到山神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