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1章、风中的叹息(上)

羊寒灵不是没见过修士炼器,已突破六境修为,她本人也可以说擅长炼器,但她从来没有见过有什么人竟会这样炼制法器,恐怕连想都想不到。

适合炼制法器的天材地宝难寻,而炼成一件威力强大的法宝,所用的心血和功夫则更珍贵,寻常修士炼器,都是尽量挑选好最合适的材质,静心涵养使精气神都达到巅峰状态,选择不会受干扰的静处,方能凝神祭炼器物。就是这样也未必一定能成功,稍有不慎就可能损毁器物,甚至伤及自己的形神。

而虎娃倒好,不知已连续奔波了几千里,就连追击他的两名六境妖修都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刚才又经历了一番短暂却惊天动地的激战。这边刚刚将强敌斩杀,连气都没喘,就在现场开始炼制法器了。

这剑叶就是虎娃最熟悉的材质,而且所炼法器都是由这同一种材质打造,应该是炼器最简单的入手之法,本不值得有什么惊奇的。可虎娃是将十二枚剑叶布成一种封印阵法,根据此时所需的神通妙用,随手就将法器给炼成了。

虎娃不仅炼成了一件,这种球形的网状特异法器,一层套一层,他连续炼制了九件,且没有一次失手。好像这少年早已知道自己炼器一定会成功,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这是多么精深又惊人的炼器功夫!

这在羊寒灵看来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少年特别擅长于炼制这种法器,还特别擅长干这种事情,仿佛早就不知道干过多少次了,才能如此随手为之。

但虎娃刚才是在摄取并封印一位六境妖修的大成化形妖丹!像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已经干得很熟了呢?莫说大成妖丹之珍贵、妖物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示人,而这世上的大成妖修,更不是能轻易碰到的。

这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历、在哪里修炼的、曾经经历过什么事情?他的师尊又是和人,反正不仅仅是剑煞!羊寒灵是越想越心寒,她身为一名大成妖修,见到这样的事情则更加心惊胆战。再联想到虎娃曾使用的那件凶残的活祭法器,羊寒灵的腿肚子也已经在打颤了。

有个念头便不可抑制地冒了出来——这是不是一个陷阱?这少年早就设计好了、就是针对他们这两位大成妖修的陷阱。羊寒灵甚至在怀疑,当初那名叫扶余的修士告诉他们彭铿氏的事情,就是一个圈套,那扶余跟这少年时一伙的。

在旁观者看来,羊寒灵的这种想法很可笑。扶余只是告诉了他们虎娃的事情,也没让他们去做什么。就算他们听说消息想打虎娃的主意,事先谁也不清楚他们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动手。虎娃若有准备,也不会被他们追了几千里,被追出巴室国、穿过郑室国,一直逃到这西荒边缘了。

可是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的羊寒灵,心神所受的冲击非旁人所能想象。

她当然想多了,虎娃真的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用剑叶阻挡圆珠爆发只是无奈之举,随即化为封印阵法也只是顺势为之,接下来的炼器则是他想留下这枚珠子。在虎娃看来,只要知道了一种器物该怎么祭炼、又拥有了炼成它的修为法力,那么出手就应该能炼成,若无意外就不应该失败,否则便是修炼根基还不够精纯。

虎娃的观点当然是正确的,但世间修士能达到这种只是理论上存在的状态,也恐怕只有虎娃自己了。不仅炼器如此,虎娃施展别的手段时,情况也是一样的。

见虎娃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羊寒灵下意识的以双手抱胸道:“你,你想干什么?你若是要威逼我献出大成化形妖丹,我是绝不会屈服的!……假如你要干那种事,我宁愿自爆,也不愿让你得逞。”

如果不是累得实在不想有多余的动作,虎娃说不定会仰天大笑。好歹已经炼器完毕,稍缓了一口气,虎娃冷冷地说道:“你以为是我想把你怎么样吗?居然问我想干什么!我们素不相识,是你等找上门来威逼我,是你等一路将我追到此绝地,也是你们主动向我出手。就算要问,也应是我来问——你想怎么样?”

黄衫女子躬身道:“小……彭铿氏……大人!是我错了,真的是我错了,我不该听那肖神的蛊惑,跑来打您的主意。”她倒没有再辩解什么,而是直接认错。岩羚天生胆小易受惊吓,就算已修炼成妖并有六境修为,天性还是谨慎胆小的,假如没有那黑衣大汉的鼓动,羊寒灵真的不敢一个人来干这种事。

而虎娃面无表情道:“你追了我几千里路,伙同那黒家伙几次三番欲下手害我,难道只认个错就完了吗?”

羊寒灵在这句话里听见了一线生机,赶紧解释道:“我当然不仅仅是认错,也是在请求您的原谅和宽恕。您方才说这世上有后悔药,我想要,不知您怎样才能给我?”

虎娃不动声色的追问道:“哦,你倒是说说看——打算怎样向我求药?”

羊寒灵:“我立誓,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我虽追了您这么远,但并没有伤着您,也没有伤着别的任何人,您不是不可以放过我。作为赔罪与补偿,我愿为大人效劳,尽我所能为您办一件事,哪怕此事须行遍巴原、历尽千难万险,我也在所不辞。”

虎娃:“还有呢?”

羊寒灵:“我此生在彭铿氏大人面前必当恭谨,不敢再开罪您分毫。”

虎娃:“你们是听别人说了我的事情,而那黑大个据此做出了很多猜测,而你们跟随我的这一路,也亲眼见我施展出很多手段,又有了更多的猜测……”

还没等他说完,羊寒灵抢着接话道:“彭铿氏大人的事情,我立誓绝不会对任何人提起,不仅是人,对世上的任何生灵我都不会说。”

虎娃淡淡一笑:“不仅是开口说,用神念也不行。”

羊寒灵闻言心头一喜,连连点头道:“是的,哪怕是神念中都不会提及您的私密……请问彭铿氏大人,您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劳的?羊寒灵现在就去办!”

虎娃:“你倒是挺着急的!既已立誓,我便相信你。但我现在还没想好有什么事情要你去办,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吧。你知道去什么地方找我,但我却不知将来去何处找你。”

羊寒灵:“这好办,您将来有事就去横连山找我,派人去打个招呼就行,我百年来的清修洞府就在那里……大人若没有别的吩咐,羊寒灵就先行告退了。您的剑符之威,已让我身受重伤,我先得找个地方好好疗伤。想要完全恢复,恐怕得有一年半载时间。”

随着话音传来了一道神念,告诉了虎娃横连山在巴原上准确的位置,还有从巴室国彭山一带前往那里的大致路径。虎娃这才清楚,横连山是在帛室国南境,已接近南部蛮荒地带了。武夫大将军所留的巴原地图上,其边缘有其地形演示,但没有任何介绍。

巴原最南端的城廓就是红锦城,武夫丘便深入南荒之中。而所谓南荒,并不是某一个地点,是巴原以南人烟罕见的蛮荒群山,其边缘地带绵延近三千里呢。从武夫丘往东走,虎娃曾到过飞郎所在的羽民族村寨,而横连山,还要再往东行数百里。

虎娃没有说话,只是很威严地向羊寒灵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只要知道了这妖修的老巢所在,将来便不难找到。其实虎娃早就想将她给打发走了,因为他自己也觉得腿发软,急需找个地方好好休息、恢复精神体力与神气法力。

其实虎娃现在不想放过她都不行,他根本就没法再将她怎样了,别说剑符已用尽,就算还有剑符他也打不出来。真动手的话,羊寒灵在重伤之余仍足以杀了虎娃。但若让这女子走的太轻松,虎娃也怕她心中起疑、走到一半又会溜回来窥探,所以先逼此人立誓才能放心。

羊寒灵恭恭敬敬向虎娃行了一礼,小心翼翼地转身正要离去。远处的高原群山那边忽然吹来了一阵风,风中有一片半枯的树叶卷动飘扬,两人的元神中都响起一声苍凉的叹息。

这是荒凉的深野,刚刚那番惊天动地的激斗都没有惊动任何人,那声叹息就是从风中发出的、直接印入了元神。这分明是有高人施展了大神通法术,不仅化出一道流风,还将御神之念化入风中,从极远的地方与他们打了声招呼。

羊寒灵身形刚动,立刻又定住了,赶忙对着空中的山风躬身行礼。以她的修为,竟丝毫察觉不到那施法者身在何处,这风中叹息,是连她也施展不了的手段,对方至少也有七境修为。

那阵风就在山坡上空盘旋不散,叹息声中,两人元神里又听见了一番话:“彭铿氏,你方才祭出的剑符,让我见到了故人的身影,此物应是五峰先生亲手炼制。没想到多年不见,他已有此等修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