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0章、出神入化(下)

肖神的反应已经相当快了,在瞬间就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以及几乎是唯一可行的选择。虎娃已祭出了剑符,就算肖神斩杀了他,剑符的威能仍会爆发。但若剑符失去了操控,将化为没有目标的漫射,肖神只需承受其中一部分威能,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他仍会受创,但或许不会殒命。

挡不住剑符,就让剑符失控,肖神使出了身为六境妖修最后的保命绝招,不惜在今后很长一段岁月中神通法力大损,并无法再化为人形出现。

虎娃眼看着那圆溜溜的珠子射来,其中蕴含着令人恐怖的莫大威能,他却没有别的办法去抵挡。剑煞这枚剑符的威力之大,虎娃也要尽全力施展御器之法才能控制住,汇聚其剑意锋芒斩向肖神。在长途奔驰这么久、神气法力衰竭的情况下,他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

祭符也相当于御器,虎娃现在动用不了别的法器,就连那枚石头蛋都展不开。但虎娃并没有闪避,想躲也是绝对躲不开的,也只能抢在那圆珠的威能爆发之前,先行将肖神斩杀。除此之外,他用尽余力勉强做了一件事。

虎娃身侧有十二枚特异剑叶飞出,以御物之法在空中穿梭仿佛交织成一张网,布成阵式罩向那枚圆珠。他也清楚,假如圆珠的威能爆发,这十二枚剑叶形成的阵法封印根本是挡不住的,但能尽量抵消多少算多少。

十二枚剑叶将将缠住圆珠时,虎娃却突然感应到此珠蕴含的威能莫名便要消散,假如不及时将之封印,它便会随着那怪兽的形神散于这天地间不见。这一瞬间他也来不及多想,本是阻止圆珠爆发的十二枚剑叶变了暂时封印它、不使之消散的阵法。

虎娃长出了一口气,冷汗已经从额角留到了脖子里。半空中剑煞的身影轮廓已渐渐消散,而那黑衣大汉所化为的怪兽已经尸骨无存。

方才的斗法,就是在比谁先杀了谁,成功是虎娃。在肖神打出圆珠之后,半空劈落的剑光便斩破了棍影与黑雾的抵挡,直接击在了他的原身上。

虎娃一直操控剑符牢牢锁定这位妖修的形神,神符的威能几乎没有丝毫的浪费。怪兽被一片剑光湮没,甚至没有波及到周围的草木山石。它连惨叫都未及发出便化为了一片飞灰。当耀眼的剑光消散之后,地上只落了一根短棒和十几根两寸多长、亮晶晶的尖锐之物。

那是肖神的法器和他原身的利爪。那些弯钩状的利爪,在斩灭形神的剑光下还能完好无损地留了下来,且得自一位六境妖修,当然是极为罕见的天材地宝。

这时在虎娃背后二十多丈外,围绕那黄衫女子的法力爆发、冲击、炸裂声才渐渐平息,虎娃转过身来,站定的身形如剑,一言不发地看着她。那枚圆珠还悬在半空,虎娃身上又飞出十二枚剑叶,形成另一层阵法封印将之包裹。

羊寒灵披头散发、脸色惨白,但浑身的衣物完好,看上去好像毫发无伤。但虎娃感应得很清楚,她已遭受重创。羊寒灵是一名妖修,创在原身,若此刻化回岩羚的样子,周身已经血肉模糊极为凄惨。

羊寒灵幻化的衣物上虽看不见伤口,但周围的地面上却散落着血迹,她此刻看着虎娃,眼中的神色是惊骇欲绝。虎娃一直冷冷的盯着她,没有说一句话、身形也一动未动,羊寒灵竟然也吓得不敢动。

这位六境妖修真的是被虎娃吓住了,尽管她此刻身受重创,其实虎娃仍不是其对手,但她可不敢再这么想。而虎娃也不是不想开口说什么,可他此刻连说话的余力都没有了,只得尽量保持镇定站稳身形盯着羊寒灵,目光中隐约竟有几分其师尊剑煞的神威锋芒。

这一幕太吓人了!倒不是说虎娃的样子有多可怕,而是他刚才做的事情实在太恐怖了。这少年面对两名六境妖修,几乎就在眨眼间便重创了一位、斩杀了另一位,而肖神连祭出大成妖丹自爆伤人都没来得及。

这一切虽是借助了剑符之威,但能将剑符运用到这么神妙的程度,绝对是惊世骇俗!

在平常情况下,虎娃身上的这些剑符根本不足以对付这两位六境妖修,更别提将他们重创或斩杀了。以肖神和羊寒灵的修为,见虎娃祭出剑符本可闪避;就算他们像刚才那样没有闪避,虎娃顶多也只能击退羊寒灵片刻、然后或可再重创肖神。

虎娃在这一路上与这两名妖修纠缠斗法多次,多少也都了解了这两人的修为底细,清楚自己不是其中任何一人的对手,也清楚自己所祭炼的剑符只能暂时阻敌。至于师尊剑煞所赐的那枚剑符威力到底有多大,虎娃心里也没数。

但面对一名修为深厚的六境妖修,就算剑煞本人亲自动手,一个照面便将之当场斩杀的可能性恐怕也不大,更何况只是手持剑符的虎娃呢?事实证明虎娃的判断是正确的,只要肖神全神戒备、适时退避并尽全力抵挡,虎娃顶多也只能将之重创。

假如是那样,就算寄出了剑符,对虎娃而言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而方才显然不是正常情况,两名六境妖修简直是等于送上门来给虎娃试剑。事后盘瓠也曾问过虎娃,他被这两名妖修追击时,心里有没有想过——究竟要跑出多远、跑到多久?

虎娃回答道:“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想,逃命还来不及呢,只能尽量先跑到安全的地方。可是后来我跑着跑着,便有了决定。我要跑到他们不再忌惮我的剑符、看见我祭出剑符也不会闪避的时候;还要跑到他们都累了、无法再抵挡我的剑符为止。”

当虎娃今日停下脚步主动迎敌之时,三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两位六境妖修能施展出的神通法力,威能尚不及平日的两成,而虎娃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人会累,但剑符却不会,只要还能将之祭出,其威能不会改变,就看人怎么去使用与操控了。

虎娃所祭出的五枚剑符连续炸裂,平常情况下或许只能暂时击退羊寒灵,此刻却能将之重创;而肖神则毫无悬念地被斩杀了,就算他当时察觉倒了危险,也已经躲不开了。

这其中只出了一个意外,就是肖神在生死一线之际忽然打出的那枚圆珠。假如虎娃稍有犹豫、没控制好剑符,结果可能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若将同样的剑符给另一个人,简直不可能像虎娃一样能做到这些。剑符虽然厉害,但更可拍的是使用剑符之人。虎娃的修为当然远远未至化境,但对行事的判断、各种手段的变化、对外物的使用,已堪称出神入化。

这让羊寒灵如何不惧?她看着虎娃,怕的已不是他方才打出的那些剑符,而就是眼前的少年!

肖神已死,这场对决还剩下最后一个悬念,就是已身受重伤的羊寒灵还敢不敢出手?而虎娃现在别说动手了,他连动几乎都动不了。可他看见羊寒灵的样子,就知道这位六境妖修已经不敢再打他的主意了。

两人隔着二十多丈远,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山风吹来,虎娃觉得浑身被寒意包裹,那是身上的冷汗渐渐干了。而羊寒灵终于颤声开口道:“你,你杀了肖神,还要夺取他的大成化形妖丹!……这,这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吗?”

虎娃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开口说话,他的身上又有十二枚剑叶飞出,组成一张剑阵之网,再度继续笼罩于那枚圆珠上。虎娃此刻所有残聚的法力,将将能勉强封印那枚圆珠、不使其消散。

一番激斗之后、几乎神气耗尽的情况下,虎娃仍在施法,还能站稳就很不错了。刚开始的他以十二枚剑叶布成阵法去封印圆珠,只是想尽量化解其爆发的威能,可现在就真的成了一种封印。但虎娃是以御物之法临时祭出的剑叶,只要他的法术一收,便封不住这枚珠子。

所以虎娃接下来又使用了炼器之法,将剑叶祭炼成带着封印法力的法器。好在肖神已死、羊寒灵显然也不敢动了,他才能专心施法,第一层剑叶显然不足以封印圆珠,虎娃的法术不停,接着又在祭炼第二层、第三层……

每一层都是由十二枚剑叶交织成网状,练化成一件特殊的法器。这种法器没有别的神通妙用,就是封印圆珠。

虎娃前后祭炼了九层法器去封印这枚圆珠,总共动用了一百零八枚特异剑叶,这才将被密密麻麻的剑叶包裹的圆珠摄入怀中收起。他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多什么骇人,还庆幸身上带的剑叶足够多,且他恰好对这种天材地宝的祭炼掌握得最为娴熟精纯。

此物之珍贵非比寻常,所以虎娃才起了封印收存的心思,幸亏身上有这么多特异剑叶,也幸亏他在那一刻做出了反应,否则这东西还真没办法留下来。

可是羊寒灵看在眼里,吓得腿都软了。假如虎娃告诉她,为了祭炼九层法器收存此珠,此刻他已耗尽了残聚的法力,她也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