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20章、出神入化(上)

虎娃眉头微微一皱:“跟你们回去?”

黑衣大汉:“只要乖乖跟我们走,交出身上所有的东西、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可以饶你一命。”

他们左右包围了虎娃,并没有立刻动手。一方面是因为虎娃已经跑不掉了,而他们其实也累得够呛,神气消耗甚巨,能运转的法力威势尚不足平时的两成,先稍微缓口气再说。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他们想抓活的。

在他们看来,虎娃最重要的价值,已不是他身上可能携带的宝物与灵药,而是这少年身怀的秘密。所以要将他生擒回去,费些功夫慢慢都拷问出来,绝不能轻易杀了。

虎娃左右扭头看了看这两人,冷笑道:“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我还得谢谢二位的不杀之恩了!”然后又半转身对那黄衫女子道,“我身上确实有世间难寻的神药,无数人欲求而不可得,它的名字叫后悔药。”

黄衫女子:“后悔药?”

虎娃:“太多人都认为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其实还是有的,至少我可以给你。你如果不再与那个黑家伙联手作恶,就在此时此地放弃打算,并立誓此生再也不做同样的事情。我不仅今日放你离去,今后也不再追究,这就是我给你的后悔药。”

黑衣大汉在虎娃身后笑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耍什么花样吗?想谈什么条件,你那两下子还不够资格。想要后悔药,我可以给你,便是跟我们回去并乖乖回答一切问题。”

虎娃没有转身,只是淡淡道:“如果我不愿,你便要杀我是吗?……既然如此,总得让我知道杀人者是谁或被杀者是谁,你们又是听谁说了我的事情,特意跑到彭山深处去截杀我?以二位的修为身份,总不至于连名号都不敢报吧?”

黑衣大汉缓缓抽出了那根法器短棒,发来一道神念:“告诉你也无妨,我们是横连山的山神肖神与羊寒灵,要带你去的地方,也便是横连山。我们是在扶余那里得知了你的事情,至于扶余是谁,你就不必知道了。”

横连山是什么地方,虎娃从未听说过,就算在武夫大将军留下的巴原巨图中亦没有神念介绍,至于肖神和羊寒灵的名字,虎娃更是闻所未闻。这时肖神又对羊寒灵喊道:“既然他不愿束手就擒,我们便一起动手将之拿下吧。”

虎娃所站的位置,恰恰是两名妖修能御器攻击范围的重叠之处。先前的斗法纠缠,他们始终没有敢逼得太近,只是忌惮虎娃的剑符。但他们被虎娃戏耍了多次,已断定他身上已无剑符,否则也不会落到如今这种走投无路的境地,真有的话早就用出来了。

肖神将将调匀神气,举步向虎娃走了过来,黄衫女子同时也祭出了一片闪烁的刀芒,并没有着急发动远程攻击,亦向前迈步逼近。

虎娃的眼神陡然变得冷厉无比,口中喝道:“看剑!”

在逃遁的一路上,虎娃已经不止一次这么吓唬人了,除了第一次打出了一枚他自己炼制的剑符,后来扔出来的全是特异剑叶。此刻再用这种手段,已无法再威慑两名妖修,但他仍然向羊寒灵劈手打出了几寸长的剑形之物,不是一枚而是五枚。

羊寒灵面露讥笑之色,她再也不会上这种当了,但还是很谨慎地展开一片刀芒迎了上去,随即却脸色剧变。虎娃这回又打出了真正的剑符,而且并不是将一枚剑符混在其他四枚剑叶之中,五枚全是真的。在刀芒展开的同时,第一枚剑符就已经引爆了。

剑符要用御器之法才能祭出,以虎娃之能,当然不可能同御五器,他是以御物的手法先打出去的,随即御器引爆了其中的一枚。这些都是他亲手炼制的剑符,操控起来当然极为自如,相当于虎娃在炼制剑符之时,以全盛状态发出的全力一击。

剑符的威力虽不是使用者自己的法力,但要想让其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也需要像御器斗法那样锁定对手并操控攻击的方向。可虎娃并没有这么做,因为那样不仅要耗费多余的法力,更需要时间。他只是祭出了一枚剑符让其随意漫射,随即便不再理会,又接连祭出了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第五枚。

看上去这五枚剑符几乎是同时炸裂,但实际上有非常短暂的时间差,是依次被祭出的。虎娃只是引发了剑符,并没有控制那剑光如何攻击,五个耀眼的光团就将黄衫女子笼罩在中央,其身形已淹没在那漫射的剑光之中。

羊寒灵做梦也没想到虎娃会使出这一手,这已经不是奢侈不奢侈的问题了,她本以为虎娃身上已无剑符,万没想到它不用则已,一旦动用便同时打出了这么多。这相当于虎娃在当初神气完足的巅峰状态下,尽全力展开剑阵五击,而且是在这么短时间内的叠加攻击。

而虎娃却没有再理会羊寒灵与那些剑符的攻击结果,他只是争取以最小的法力消耗、最短的时间发出这五连击,随即便转过身来向那黑衣大汉冲去,挥手祭出了另一道剑符——这是剑煞亲手炼制,赐给他在关键时刻保命之用。

虎娃今日动用了这枚剑符,却不是为了保自己之命,而是取肖神之命!

假如刚开始虎娃就动用这枚剑符,其实也未必能起到作用。因为他虽能发出剑煞的全力一击,但他毕竟不是剑煞本人。以肖神的修为只要见势闪避,他也无法操控威力这么强大的剑符攻击到那么远的距离。

但此刻的情况却不一样,肖神已经不再在乎他的剑符,反而抽出法器向他逼近,而虎娃祭出剑符的同时也向肖神冲去,让这位妖修想躲都没有机会再躲了。虎娃对这枚剑符的使用,与另外五枚剑符完全不同,他是尽全力在操控,以剑煞赐符时传授的方法。

剑符并非是方才那样射出去炸裂,而是在虎娃手中化为一道银光飞起,于空中爆发成一团光影轮廓,赫然化为剑煞的身形。那身形并非平凡的砍柴老头相貌,而是显现出锋芒无匹的神威,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栩栩如生。

剑符化成剑煞的样子,吹胡子瞪眼盯着肖神,那凌厉的目光带着威杀之意,换个胆小的人估计都能当场被吓尿了。虎娃祭出这枚剑符陡然看见师尊的样子冒了出来,虽在紧张的激斗中也不禁有些愕然,假如换个场合,他说不定会哑然失笑。

武夫丘上的这些尊长,多少都有些搞怪的脾气,宗主剑煞就连剑符还搞出这般花样来。

但剑符的威力可不仅是变成剑煞的样子吓人,剑煞的身形轮廓中右手挥起一柄神剑,凌厉的剑光已锁定肖神直劈而去。肖神也是一名六境高手啊,此剑符一祭出他便心生感应,那是一种强大到让他感到绝望的威胁,他既躲不开也挡不住,若被凝聚的剑光直接劈中,只有死路一条!

肖神发出凄厉的咆哮,他当然不想死,手中的短棒化为巨棒迎了上去,一片黑雾随着巨棒涌动也尽量想抵住剑光。与此同时,他张口吐出了一枚珠子,圆溜溜如李子般大小,似无形神气凝聚而成。

看姿势像是从口中吐出来的,实际上是直接从形神中摄出来的,并没有迎向剑光,却朝着虎娃激射而至。

想以语言形容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哪怕用神念都来不及,因为剑符和这圆珠的速度都是极快。虎娃此刻的感觉竟与肖神是一样的,感应到一种强大到几乎无法抗拒的威压,那小小的圆珠,竟蕴含着恐怖的威能。

若任由这股威能爆发,虎娃也清楚自己将被炸得粉身碎骨。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但看肖神的样子,瞬间也猜出了一丝端倪。

这枚珠子应是神气假合之物、那肖神的大成妖丹,关键时刻可以当做本命法宝使用,而平日就是与所变化的人形一体。以肖神的修为,神气所聚可令此物凝成实质之形,远在虎娃所认识的藤金、藤花之上。

它包含着肖神假合神气化为人形所修的神通法力,若是祭出了此物,他就会化为原身。若是失去了此物,那么就相当于原身之外所修的神通法力尽失,就算修为境界仍在,也须在漫长的岁月中重新祭炼。

肖神竟祭出了此珠,显然是清楚自己挡不住虎娃的剑符,于是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必须要将抢在自己被斩之前,将操控剑符的虎娃先行击杀,只有这样才能拼得一线生机。此时他也顾不上留什么活口了,先保住自己的命要紧!

黑衣大汉打出这枚圆珠时,便恢复了妖物原身,果然是一种虎娃从未见过的怪兽。它浑身大部分毛发是黑褐色的,体型像一只壮硕的巨猿,个头足比虎娃高出一倍。然而其长脸中央的鼻梁却是鲜红色的,脸颊闪着蓝光,颔下有一撮黄色的山羊胡子,竟有一张鬼魅般的面孔。足生五长趾,如人握拳般立地,形同倒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