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9章、吞駮马之形(下)

吞駮马之形奔驰,虽神速但也有法力耗尽之时;就算是普通人连续奔跑,迟早也会体力不支。但虎娃的速度却一直没变慢,因为在体力与法力下降的同时,他对吞形之法的掌握与领悟也越来越纯熟,施展出的駮马天赋神通也更顺畅,此消彼长间几乎没有减速,这可把两位妖修给累得不轻。

虎娃是第一次施展真正的吞形之法,若换作别的修士平日修炼之时,断不会像他这样运用到极致,因为后面有两个杀星在追啊!就算知道在这种状态下,能以吞形之法将駮马的天赋神通运转到极致状态,恐怕也没人会愿意遭遇这样的事情。

虎娃又翻过一座山,前方有一片马蹄形的平谷,谷地周围生长着大片半人多高的野草,冬日里颜色枯黄显得有些萧瑟。谷地中央有一条河流经过,河边地势较高处建有一个村寨,以黝黑的块石垒成一丈余高的寨墙,围绕着寨墙开垦了一片片断续相连的田地。

看规模,这里应生活了数百人,是虎娃在西界山一带遇到的最大的村落了。虎娃并没有往村寨中直行,甚至没有进入开阔的草地,他在远方山林中便微微转向,避开了这个地方。

后面追击的两位妖修对虎娃逃跑方位变化也异常敏感,像这种追逃中哪怕微小的转向都会耗费更大的体力与法力,也却清楚他的意图是不想惊扰村寨。肖神趁机以神念喊道:“小子,你再不乖乖停下束手就擒,信不信我屠灭这个村寨?”

这黑衣大汉早先就威胁过虎娃,假如他敢向路遇之人求救,便顺手杀了所有知情者灭口,不会给人对外报信的机会。这种威胁对虎娃还真有效,这一路上它都尽量避开了人烟村寨,也没向任何人求救。

如今见虎娃又尽量想避开这个村寨,肖神疲惫之余也有些自鸣得意,看来他是抓住了这小子的弱点,既然如此,就要继续利用他这个弱点。

虎娃闻言心中并不是惊骇,而是涌起难言的悲愤与恨意。肖神还不清楚,这少年早已对他起了杀心。欲杀知情人灭口已经很过分了,可虎娃并没有跑进村寨中求救,这里的村民还没有看见他呢、即使有人看见也不会知道他们是谁,更不可能向外界报信。

村寨中的族人世代居住在这里,保持着相对原始古朴的生活状态,与虎娃等三人素不相识,与这件事情也毫无关系。而如今黑衣大汉却以这些无辜者的性命来要挟虎娃如何不令人愤懑!黑衣大汉也许很可笑,但虎娃却笑不出来。

在十六年前,虎娃的家乡一带、那不为人知的神山树得丘上,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一幕。白煞站在身受重伤的理清水面前,指着远方清水氏一族城寨中燃起的火光,以举族的性命威逼理清水交出自己所有的秘密。

理清水并没有低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清水氏一族被屠灭,他当时是什么心情呢?其实理清水也知道,就算自己答应了白煞的要求,清水氏一族也难以幸免,因为白煞已经动手了,就再没有留下活口的道理。

白煞可没有对理清水说——假如交出所有的秘密,就能饶了清水氏一族。假如理清水不这么做,便只能亲眼看见族人被屠灭,这便是白煞让他承受的代价。因为白额氏与理清水都是当时绝顶高人,他们很清楚,知道世上会发生难以挽回的悲剧、与看着悲剧在眼前发生却无所作为,对他们而言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但假如白煞给了理清水别的选择,理清水又会怎么办呢?这一点无法假设,也没人能知道。

理清水此后最大的誓愿就是报仇了,否则他也不会那样去指引虎娃。当年山神看见这个少年离开蛮荒时,心态是矛盾而复杂的。虎娃既是理清水悉心培养的传人,也是他费尽心机打造的复仇工具。可惜虎娃尚未能体会这一切,因为他还不清楚全部的真相。

山神从未告诉过虎娃这件事,但虎娃此刻听到黑衣大汉的话,心中的愤懑可想而知,隐约也有一丝当年理清水的心境,虽然那些陌生的山民并非他的族人。

行凶者以自己的凶残,去要挟善良者的善良。假如黑衣大汉真的杀了那些村民,行凶者也是他自己而非虎娃,他却用这种事情去逼迫虎娃停下。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虎娃都不能让这种人的这种行为得逞。假如是这样,就意味着世间凶残的人总会利用人们的善良而给他们带来厄运。

虎娃的决定是——毫无保留地尽全力陡然加速!

羊寒灵喊道:“肖神,你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先把人追上再说。”

肖神无暇停留,虽然拐个弯屠灭村寨用不了多长时间,但这一会儿功夫可能就会把虎娃给跟丢了。他又以神念中恨恨地说道:“小子,你如果再跑,等我拿下你之后,便回头屠灭这个村寨。”

六境修为当然心念通透,肖神也知道虎娃心里是怎么想的,继续发出威胁,同时紧追不舍。虎娃并没有停下,但肖神之所以还要这样做,就是想扰动他的心境,进而影响到虎娃的奔行状态,哪怕能产生一丝干扰也好。

虎娃果有躁动之意,因为心中愤懑难抑,他的速度虽然没有慢下来,但神气法力的消耗却变得更加急剧。山神曾对虎娃说过,与六境以上修为的当世高人打交道,千万不要不把对方说的话当回事。修为到了那种境界,可能会有所隐瞒、也会有所误导,但不会说话不算数。

与这种人打交道,看上去仿佛是最简单的,但对于世上大部分人来说,往往也是最难的。肖神既然已经这么威胁了,那么虎娃不想让那些人受伤害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被其拿下。在奔跑之中,虎娃心里已经有计划——他要杀了那妖修!

越过这个村寨所在,深山密林中便再未见到人烟,山脉越来越宽、地势越来越高,山势越来越陡峭。翻过一座山顶远远望去,远方已经不是这条山脉,而是连续展开的险峻群峰,一股雄浑威压之气扑面而来。

虎娃就算没有看过武夫大将军留下的那幅巴原巨图,也知道自己跑到了巴原的边缘,前方便是自古难以逾越的西荒高原,西界山不过是那高原群峰延伸出的一条小小支脉。远方青灰色的山岩,形成的断面陡峭嶙峋如一道道利刃。

高原地势几乎连接天际,群峰顶上是终年不化的积雪,积雪下还有危险的冰川,再往下是难见草木的碎石陡坡、耐寒的草甸以及针叶林,针叶林下方又渐渐出现茂盛的阔叶植被。在很小的区域里,形成了气候、各种年代、各种生灵气息的急剧变化。

虽然能望得见,但想跑到那里路还很远。若到了那连绵的雪峰前向上攀援,地势就是一道天然的屏障,虎娃终究会被追上的。

虎娃并没有跑上雪山,当前方出现一片茂盛的原始丛林时,他在长满荒草的开阔缓坡上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望着两名妖修,从駮马的身形又恢复了本来面目。这么连续奔跑了不知多少里路的少年,终于站定身形面对强敌。

虎娃其实还有再跑的余力,但他不想将神气法力费尽在逃遁上,否则有些手段他就施展不出来了。

两名妖修当然心头大喜,一左一右包抄到位,与虎娃各相距三十余丈,稳稳地形成了夹击之势。就算虎娃再想逃,恐怕也跑不掉了,已经逃遁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身陷如此处境,脚步一停,便是站在了生死抉择之地。

岩羚又化为黄衫女子的模样,喘着气说道:“他果然不是妖修,施展的亦非大成吞形之法……他身上的衣服还在,并非幻化而成!”

黄衫女子原本是穿着衣服的,可她化为岩羚奔跑时,普通的衣衫当然就丢下了,此刻再化人身,又幻化出与原先一模一样的装束。但虎娃与她的情况不同,穿的还是原来的衣服,只是很多地方已经被划破或磨破了,鞋也早换过不止一双。

肖神隔着虎娃,朝羊寒灵喊道:“我早就说过,这小子虽手段百出,但修为毕竟还差得远。”

两名妖修又恢复了满满的自信,虎娃虽然难追,但一路上也不是没斗过法,只要将这小子给困住了,真动起手来自可稳稳将之拿下。而虎娃本人心里也很清楚,他如果在这两人前面逃跑还可以,若站定了动手,自己如今的本事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

可虎娃仍然站在了这里,面色阴沉背着手缓缓开口道:“二位追了我这么久,可否告知你们的名号与来历?”

黄衫女子笑道:“你这后生还真够能跑的!……想知道我们的名号也不必着急,只要乖乖跟我们回去,将来不就都清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