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8章、骑虎难(下)

黄衫女子颤声道:“我当然知道鼎鼎大名的吞形诀,他刚刚取出那只独角逃遁之时,我就曾怀疑过这小子是不是在施展吞形诀?可他是剑煞的弟子,怎么可能得到白煞的传承!后来你说他是使用駮马原身之物炼成的法器,那是御器之妙用……”

黑衣大汉打断她道:“他施展的就应该是吞形诀,先前还不好判断,但刚才已经很明显了。吞形诀是当年少昊天帝所创,少昊天帝也不止白额氏一支后世传承,这小子在别的地方学到吞形诀倒也有可能,但绝非武夫丘所传。我先前就有猜测,巴室国的这位彭铿氏大人,除了在武夫丘学艺之外应该另有大奇遇。因为武夫丘自古只出战将,可从来没听说出过什么神医!他很可能是发现了某处隐秘的仙家遗迹,不仅得到了各种神药,还可能得到了秘法传承,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

黄衫女子:“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他方才可是真真切切吞駮马之形,那是只有将吞形诀修炼大成之后才能施展出的神通。而将吞形诀这等秘法修炼大成,至少要六境大成修为!……难道我们是见鬼了吗?”

黑衣大汉沉声道:“你我身为山神,又不是没见过鬼,这些年见到的鬼物多还少呢!你一见到他化为駮马之形,心中不由自主便怕了,确定自己看真切了吗?他若真有大成修为,不论原身是駮马,还是人间修士修成了吞形诀,能让我们追到这里吗?我看得比你清楚,他是化为了駮马之形,但除了那只银角,浑身并不真切,虽以神识感应那就是一头駮马,却是神气假合之形。所以我才判断他是施展了吞形诀,而且本人绝无大成修为,应是借助了其他的秘术手段。”

黄衫女子:“什么手段,能让一位尚未大成的修士,施展吞形诀吞駮马之形?”

黑衣大汉突然倒吸一口冷气道:“活祭之器!……在一头駮马全力施展神通之时,以法力切入其形神,活生生祭炼成器,而且是他亲手祭炼而成!只有这样,他练成吞形诀之后,才能在尚未大成之前,借此器吞駮马之形。”

黄衫女子又打了个哆嗦:“是这样吗?这人太凶残了!”

黑衣大汉亦骇然道:“的确太凶残了,如此炼器犯了世间妖修的大忌,是我等的死敌!”

这两名妖修居然和理清水一样,也是一方山神。巴原民众自古就信奉各种神灵,尤其是边远村寨与蛮荒之中,各村落几乎都有祭坛,他们供奉国祭之神,也祭奉自古以来当地民众所拜的各种神灵,有时也不知那神灵是否真的存在。这种情况倒也不值得太过惊讶。

比如虎娃所出身的蛮荒,方圆百里共祭一位山神,而那位山神确实是存在的,曾庇护着蛮荒村寨。而虎娃曾到过的白溪村,村中也是有祭坛的。白溪村的村民每年都要祭祖,同时与巴原上很多地方一样祭太昊,甚至还祭一位猪头神。

这猪头神到底是哪一位,白溪村的村民也说不清,这只是祖辈自古传下来的习俗,反正不是那位山膏族的族长猪头三。但据虎娃猜测,白溪村所祭的猪头神很可能就是猪头三的祖先、当年留下山膏一族的那位化境妖王。

而白溪村族人的祖先可能曾见到这位妖王所施展的大法力“神迹”,也可能得到过这位妖王的帮助与庇护,于是便将之当作神灵祭奉。至于后来山膏族人与白溪村之间的冲突和矛盾,那已经是几百年后的事情了,但祭奉猪头神的习俗还是保留了下来。

所以这两为妖修在偏僻的山野中占据一方,被附近的各村寨当作山神祭奉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巴原各地民众祭奉各种存在的或不存在的山神,其中有不少就是妖鬼之物,而虎娃从小认识的山神,他到现在也不知其出身呢。

这两名妖修也有自己的名字,黑衣大汉叫肖神、黄衫女子叫羊寒灵,估计就与他们所谓的“神灵”身份有关。他们已有六境修为,且肖神的修为和见识颇为不俗,了解身为妖修更多的隐秘。假如换作其他的六境修士,未必能看破虎娃所施展的手段,他却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羊寒灵对肖神的说法将信将疑,有些犹豫地问道:“那……我们还追吗?”

虎娃在逃遁的一路上施展出的手段可以说是花样百出,一次又一次出乎了两位妖修的预料,简直是对想象力的一种挑战。肖神与羊寒灵做出了各种猜测,推断虎娃不仅身怀异宝,很可能还掌握着惊人的大秘密,假如抓住拷问,会有更大的惊喜在等待着他们。

虎娃带给他们的起初确实是惊喜,但到了此刻,好像已变成了一种惊吓。

肖神咬牙道:“追,当然要追,都到了这等地步,怎能不将他拿下?此子的手段越多、身怀的秘密越多,将来对我们的威胁就越大。别忘了我们已将他逼得走投无路,假如今日就这么让他逃了,来日他又怎会放过我们?”

羊寒灵:“早知如此,也不必结这个仇家!以我们的修为身份,未尝不可换一种更好的方式与他结交甚至结缘……扶余当初可没有告诉我们,这小子除了是剑煞弟子和巴室国的神医,还身怀这么多隐秘手段。”

肖神:“到现在说这种话还有什么用?我们已经非拿下他不可了,这一路并没有惊动别人,只要将之悄然灭口,也就没人知道我们做过的事情。至于扶余嘛,他与这小子有仇,有可能也只知道那些。他将情况告诉我们的时候,可没让我们来抓这小子啊!”

羊寒灵:“扶余不想与武夫丘起正面冲突,所以才忍了。但这小子如果出了意外莫名失踪,扶余肯定能猜到是我们干的。这小子会吞形诀,虽然可能另有传承,但说不定真与赤望丘有什么关系。我猜扶余一定知道什么情况,所以也不敢自己动手,才把这件事告诉我们。而他恐怕早已料到,我们会忍不住来找这小子的。”

肖神:“就算扶余猜到了,或来敲诈你我,到时候将好处分他一些、并让他立誓不向他人透露便是了……在巴原上几乎没什么人知道我们是谁,想查恐怕都查不出来。”

羊寒灵:“可我总觉得还是有点不对劲,这小子既有这般手段,为何刚开始不施展?假如是那样,他可能早已成功逃入彭山禁地了。”

……

假如虎娃在刚遇见两位妖修时,就施展吞形诀化为一头駮马神速逃往彭山深处,估计他们也就不会这般穷追不舍。因为显然不尽全力就无法将之拿下,而且未必能将他截在彭山禁地外,与这样一位“深不可测”的少年,当然也最好不要结下解不开的死仇。

当时双方虽有冲突,但还没有到完全不可化解的程度。可此刻将虎娃追杀千里,几乎逼得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们已经没办法放弃了,结果只能是不死不休。

可是虎娃为何一开始不跑这么快?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在彭山中遭遇两名妖修时,他还没这么大本事呢!起初虎娃依只是仗剑符的威慑,想尽量逃到安全之地,可是一直未能成功。后来被逼得实在没招了,他才掏出駮马银角御器施展神速,如此虽快却消耗极大。

没人清楚虎娃在这条路上经历了什么,他也不可能有一丝闲暇刻意去修炼某种秘诀。他只是在顽强地奔跑,却将于天地中的御形之境演化与运用到了极致,成为自己真正完全领悟与掌握的神行之法。

取出银角御器逃遁之时,虎娃又在演化駮马的天赋神通。肖神不愧是一位修为与见识不凡的六境妖修,很多事情都猜对了。虎娃手中这件法器,确实是极犯忌讳的活祭之器,极少有人去炼制,就算刻意想炼制也极难有机缘,这等机缘有时甚至与修为无关。

当初那头駮马向虎娃当胸撞来,虎娃一把抓住了它的独角,而修士与妖修斗法时,哪有直接空手抓的?连駮马自己都没想到,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虎娃的神识法力切入了形神之中;而它的神识法力包括独角,也切入了虎娃的形神甚至血肉中,那感觉几乎是两者的形神血脉相连。

虎娃将这支角硬生生连根折断,而駮马正在施展天赋神通,角上还发出了丝丝电光,将虎娃的手心和小臂内侧都击得血肉模糊。虎娃随即便以自身神气祭炼甚至是滋养此物,这支银角当时若没取下来,便能长在虎娃的胳膊上了。

只有这种妖物原身之器,对于祭炼者来说才有吞形之妙用。虎娃并没有得到吞形诀的传承,他之是在祭炼这支駮马银角时,领悟其天赋神通,并朦胧间悟出一丝吞形诀的入门之妙。

但虎娃先前自悟的并不是完整清晰的吞形诀,不过是一头駮马的天赋神通,且只能借助这支银角去模拟演化。但在这一路上,虎娃已将先前所悟手段演化并运用到极致,他忽然感觉,这不仅仅是一件法器的妙用,完全可以成为自身的神通变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