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8章、骑虎难(上)

只见黄衫女子往前一跃,落地时竟已化为一头岩羚的原身,一对弯曲的犄角化为无数刀芒飞出,正是她以原身之物祭炼的法器,速度也陡然加快了许多。虎娃堪堪避过刀芒,但这一次却没能暂时甩脱追敌。

而那黑衣大汉并未化出原身,可能是其原身并不擅奔行,却以双手一拍胸脯,身形仿佛被一团黑雾笼罩。黑雾滚滚向前,速度竟然不比那岩羚原身慢。

两名妖修就算加速,也保持着齐头并进的态势,并不是直跟在虎娃的身后,仍然是从左右两个方位包抄追击。

黑衣大汉依仗诡异的秘法加速,显然比黄衫女子化出原身奔跑消耗更大,但他的修为法力也更加强悍。前方又出现了起伏的山峦,这一带虎娃曾经来过,此地离梦盈丘不远了。在他奔跑路线的北边、连绵的群峰之中,便是梦盈丘的道场所在。

虎娃原先并不想去拜访这一派修炼宗门,不仅因为他斩杀过梦盈丘弟子、相室国的公子宫琅,山神也曾告诫他,在修为未大成之前最好绕着梦盈丘这种地方走。就连命煞派人传话,要赐予在相室国斩杀宫琅的那位“小先生”一枚离珠,他都没有兴趣前往。

虎娃此时却十分想去梦盈丘寻求庇护,因为解决眼前的危机更为迫切。可是他几次想往北转向,那黑衣大汉都发出了诡异的尖啸声,凝聚移转空间的投射幻影将他给逼回了,虎娃反而又因此遭到黄衫女子以犄角化出的刀芒连续袭击。

明知向北转向便是安全的地方,可是虎娃就是到不了梦盈丘。他祭出駮马独角所拥有的神速,这一次时也失去了优势。一头岩羚伴随着一团黑雾,追击着一团激射的银光,就这样从梦盈丘外的南麓群山中穿过。

梦盈丘地处巴室、相室、郑室三国交界之处,巴室国位于它的东方、相室国位于西北、郑室国位于西南。以他们的速度,在平原上当然是极快,没几天就从巴室国中央腹地跑到了最西端,但是在群峰起伏的深山中上下攀援飞奔,比平地上消耗要大得多,直线的速度也大打折扣。

虎娃翻过一道山梁,进入一片植被茂盛的低谷,能听见水声却看不见泉流从哪里经过,哪怕在冬日,这里竟然也有各色花朵开放。此处本是一个藏身隐匿的好地方,可在两名妖修紧随的追击之下,虎娃也没机会停下来躲到哪里去。

茂密的山林间,地面上铺着厚厚的草叶,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香气,还带着淡淡的腥臭,越往低处走,有一种诡异的灰雾便浓密。岩羚见状心头大喜,奔跑中发出极具穿透力的鸣叫,密林间草叶纷飞如雨,染上一层锋利的光泽从四面八方向着虎娃聚射而来。

这并不是致命的攻击,如此远距离的施法,也许能将一般的修士打得千疮百孔,却破不了包裹在虎娃身外的那一团银光。更致命的是随着草叶的激射,空气仿佛被带出了一道道无形的轨迹,那飘荡的灰雾随之急剧地凝聚,在林间形成浓密的云团,瞬间将虎娃笼罩其中。

黄衫女子身为六境妖修,当然并不止先前所展露的那些手段,此刻也施展出一种诡异的大神通秘术。这片幽暗的低谷恰好有疠瘴之气弥漫,若在平日,或许并不能对虎娃这种“高手”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在连续逃遁了这么多天,法力衰竭、气息不匀之时,却是最致命的干扰,不慎稍受到毒瘴侵蚀,人恐怕立时就会栽倒。

虎娃见岩羚不惜大耗法力,施展了如此大范围的法术攻,凝聚了谷中浓郁的瘴疠之气,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假如是别的手段,虎娃恐怕会遇到大麻烦了,可他最不怕的就是这个!

眼见灰雾凝聚在低处已将虎娃身形完全吞没,那岩羚又化作了黄衫女子的模样,站定脚步面露得意之色。而黑衣大汉周身的黑气收敛,重新露出了身形,同样站定脚步,脸上也是大松一口气的表情。

他们仿佛已看见了虎娃在瘴气中被迷晕,就算能勉强冲出灰雾,也跑不了几步就会栽倒在地,这场追击终于该结束了。

果不出那两位妖修所料,虎娃的身形包裹着一团银光在灰雾中还隐约可见,他的速度渐渐放缓了,明显没有先前那么快,紧接着银光突然消散。

黑衣大汉与黄衫女子齐声欢呼道:“他趴下了!快看——他终于趴下了!”

然而就在银光消散的同时,有淡淡的五色光华一闪,隔着浓郁的迷雾看不真切究竟发生了什么,过了不一会儿,就见虎娃从雾气的另一端迈步走了出来。他没在再继续奔驰,至也没有如两位妖修想象中的那样摇晃几步便一头栽倒。

虎娃刚才的速度确实是慢下来了,但并非是受到了毒雾的侵袭,只是跑不动了。这一次祭出银角,以駮马神速奔行了这么长时间,他的神气法力已接近耗尽。收起银角之后,他使用了形神中五色神莲的妙用,邪毒迷雾皆不沾身。

虎娃就像寻常人那样迈步走上了幽谷另一侧的高处,转过身来缓缓端坐于地,远远地望着这边的两位妖修。只要他们不动,虎娃暂时也不想动了——他实在是累坏了!

两名妖修彼此之间约拉开了五十丈左右,而虎娃在幽谷另一侧的高坡上,离他们大概有二百多丈远。假如换作平时,这只不过是眨眼间就能越过的距离。但此时此刻,黄衫女子与黑衣大汉也都没有在动,而是对望一眼,竟然同时都坐下了,并闭上了眼睛。

这是多么诡异的安静场面,逃跑者和追击者近在咫尺、彼此都能看得见,却都坐在那里休息。黑衣大汉刚才以秘法加速,黄衫女子施展了一番大范围的神通,此刻都已感到法力衰竭。如果虎娃继续逃的话,他们可能还会继续追,但虎娃不动了,他们也就不动了。

黄衫女子坐下时还以神念对黑衣大汉道:“他就在那里,这回是跑不掉了,我们也暂时歇口气。要是再跑的话,立刻就能将他追上,这次肯定能拿下了。”类似的话,这一路上他们也不知说了多少次,起初总是显得自信满满,但此刻听来,却更像是自己在给自己鼓劲。

黑衣大汉:“他是不是穿过瘴气的时候中了毒,所以才不得不坐下了?……但他刚才并没有立刻栽倒,我好像看见有五色光华闪现,此人身上一定有能避瘴毒的异宝。真是越追越有惊喜啊,收获是越来越多了!”

黄衫女子:“先定神涵养吧,我们的恢复速度一定比他快。等法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便去把他抓过来,我估计他连动用剑符的余力都没有了。”

黑衣大汉:“你还提剑符!我们这一路都让他给晃了,否则哪还用费这个劲?我确信他身上的确有从武夫丘带来的剑符,但只有一枚,就是刚打照面时祭出的那一枚。接下来都在拿话诈我们呢,否则他早就打出来了,哪会和我们耗到现在?”

黄衫女子:“对,我们都上当了,竟然让个娃子耍成这样……待会就别理会什么剑符了,直接动手拿人。这一路上他已经拼命了,有什么手段也早就该使尽了。”

虎娃当然没有听见这番隐秘的谈话,可他自己也知道,同样的手段用了太多次,可能已无什么威慑效果。此刻就算他祭出真正的剑符,估计那两名妖修也不会像先前那样退避。而虎娃心中起了杀意之后,想等待恐怕就是这样的结果,但现在还没有到他最终要动手的时候。

三人就保持这样诡异的僵持状态,竟定坐了一天一夜。他们都太累了,皆需要尽最大程度恢复神气法力。虎娃想的是两名妖修不动,他也就不着急跑、先歇够了再说;而两名妖修也是同样的打算,所以难得都休息了这么长时间。

最终还是黄衫女子首先睁开了眼睛,黑衣大汉随即亦睁眼吐息,两人对望一眼同时站了起来。还是他们忍不住先动了,这一天一夜就算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可神气法力已恢复得将近过半,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

这两名妖修刚一动,定坐中的虎娃随即就蹦了起来。这一天一夜间,他始终将那只银角倒扣在右手中握着,此刻也没管那两名妖修追不追,转身将银角向前一抛、于空中化为一团银光,自己冲入其中,神气竟与银光融为一体,本人化为了一头駮马的模样飞驰而去。

黄衫女子刚刚化为岩羚的原身欲追击而出,乍见这一幕骇然定住身形口吐人言道:“妖修,他真的是妖修,终于化为了駮马原身!……这我们还怎么追?”

黑衣大汉面色阴沉道:“羊寒灵,当年你的胆子就小,如今已有大成修为,还是这么没胆吗?看见他化为一头駮马的样子,就连眼力都吓没了?他若真的一头駮马化形之妖,早就变化原身跑掉了。方才分明是施展了一种秘法,这应是他最后的手段了!”

黄衫女子:“我看出他方才是借助了法器,但那駮马不仅是妙用幻影,就是他本人的形神所化……若只是施展某种秘法,世间有什么秘法能如此玄奇?”

黑衣大汉:“你糊涂了吗?此秘法在巴原上就赫赫有名——吞形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