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7章、穿过人烟(下)

虎娃感觉也快受不了了,法力激荡连续冲击形神,就算他在斗法的距离上占了很大的便宜,但对方修为法力毕竟强他太多,假如再这么纠缠下去,待到神气法力耗尽之时,那就真是死路一条了。

当漫天刀芒又一次击在石头蛋所化的剑网上,虎娃身形震动借力向前再度飞跃而出,也不禁感到嗓子眼有点发甜。他抢在那黑衣大汉尚未挥出棍影之前便收起石头蛋,从怀中掏出一支银色的尖角,奋力往前方的虚空中一刺。

这一击就似划开了虚空,虎娃在一团淡淡的银光包裹下激射而去,身形竟已看不真切。两位妖修本以为他就快趴下了,万没想到他还能拥有这种前所未见的逃遁速度,以神识感应,那团银光竟隐约是一头异兽的轮廓、难以窥见虎娃本人。

黄衫女子惊呼道:“那是什么?……是駮马吗?……真是駮马!他果然是妖修,我感应到了那种气息!”

虎娃施展出了一直保留的手段,祭出了另一件法器,模拟演化一头駮马的天赋神通。此番御器却不是为了与两位妖修斗法,而是展开駮马的神速逃遁。他这支法器银角得来的机缘极为特殊,想当初差一点就与自己的神气血脉融为一体,经过虎娃祭炼之后,其妙用就是駮马的天赋神通。

世间高人皆听说过飞天神器,却很少见到能用以加速的法器。那黄裳女子的原身是一头岩羚,假如在山野中,一头岩羚遇到一头駮马,那感觉就和兔子遇到狮子差不多。她已有六境修为,当然不会再怕一头普通的駮马,但物种之间与生俱来的本能感觉,还是让黄衫女子吓了一跳,瞬间忘记了继续追击。

黑衣男子也收起短棍停下脚步,一边调匀气息,一边皱眉道:“你看错了,他不是什么妖修!只是祭出了一件取自駮马原身的独角炼化成的法器,御器之时既能暂时拥有駮马的神速。但这也没什么关系,御器逃遁的神气消耗几乎相当于持续不断地斗法,他实在是顶不住了才使出最后的手段。跑得虽然快,却挺不了多长的时间。我们也缓口气,接着再追便是,顺手将他在路上可能遇见的人都杀了灭口!”

虎娃突然化为一道银光飚射而出,大大出乎两位妖修的预料,如果他们不顾一切地施展秘法,倒也未必跟不上。但两位妖修此时也累了,需要涵养恢复。他们可是连续追了虎娃这么长时间了,中间几乎都没怎么休息,刚才又在奔行中进行了一番远距离地斗法,虽然修为深厚,终究也吃不消。

像他们这样的山野妖修,跑出来做这种事情,最忌讳的就是神气法力耗尽。假如到了那时,他们也只能仰仗比普通人更加强横的原身而已。这里是人烟聚居的平原,不可轻易冒太大的风险。

虎娃刚才是拼命了,拼尽余力作最后一搏,否则终究会被打趴下。但这两位六境妖修的心态不一样,他们用不着拼命,还想留有遭遇意外自保的余力,于是就在山野中稍事休息,运转神气恢复法力,还有体力与精力上的疲倦,又吃了点随身带的颇有滋补灵效的东西,大约过了两个时辰,这才起身继续追踪。

虎娃化作一团银光激射的行迹并不难找寻,黑衣大汉的判断也没错。虎娃在这种状况下确实不能坚持多久,在他的神气法力完全耗尽之前便不得不停下,但已经跑出了相当远的一段距离。

这是一处偏僻的荒野,没有再找到狗熊窝一类隐蔽的巢穴,虎娃在一处小山坡下的灌木丛中选了个隐蔽的精处,定坐中涵养调息。在那两位妖修寻来之前,他能恢复多少气力算多少,总之届时还有余力再跑或拼命。

虎娃也清楚那两名妖修还是会在追上来的,当然也想跑到更安全的地方,可他实在已不能跑出更远了。而此处离各座城郭又都有相当一段距离,就算向附近的普通村寨求救,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那黑衣大汉先前威胁过他,会杀了沿途所有知情者灭口,而虎娃在加速逃遁的路上,甚至刻意避开的人烟村寨,只在野地中行走。他大约休息了三个多时辰,并没有以石头蛋布下隐匿气息的法阵,因为不想再有一丝多余的消耗。

两名妖修再度追来了,还是黑衣大汉首先察觉了虎娃藏身之地,短棒化为巨大的棒影凌空砸落,却砸了一个空。虎娃早有警觉,已从灌木丛中窜起,身形如电继续飞遁,他没连续使用那支駮马银角,因为总是御器逃遁对神气法力消耗极大,要留在关键时刻才好继续施展。

虎娃已经休息了这么长时间,又能跑出速度了。两名妖修发出呼喝之声,继续包抄追了过来,但只要他们不逼近到二十丈以内,便没有太好的手段能立刻将虎娃制伏。

而虎娃始终注意与两位妖修保持一段距离,使自己不至于陷入被左右夹击的处境之中,漫天刀光与巨大的棍影又一次交替呼啸而来,虎娃抵挡了几个回合便不再恋战,又一次取出駮马独角,身形化为一道银光激射而出。

他每次都能将两名妖修暂时甩开一段距离,稍事休息缓口气,然后过不了多久,两名妖修便又追到了。他们就像两只永远也赶不走的苍蝇,可偏偏这两只“苍蝇”又很强大,虎娃打不过、惹不起、躲不掉,连续的追击变成了断断续续、变换着节奏的逃亡。

虎娃刚遇到两位妖修时,已在彭山边缘,他是转身往彭山深处向东跑;在接近彭山禁地时被逼向左转向,之后几乎是沿直线北行;在到达一座城郭前又一次被逼向左转向,此刻是一路西行。

几次祭出银角飞速逃遁之时,虎娃也曾想折转向南,悄然接近国都的方向。可是如此御器逃遁不能持久,只能尽量争取一次次喘息之机。两名妖修总是很快能追上来,施展秘术逼得他不得不继续西行,甚至避开了沿途的各座城郭。到后来,虎娃干脆打定了主意,就是直线往西。

对虎娃来说,这是一场漫长而艰苦的奔行,每时每刻都伴随着前所未遇的大凶险。但对于那两位妖修来说,情况恐怕也不好受。他们只是忌惮剑符,却自以为追上虎娃很轻松,但现在却不发现这并不容易。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确实不难追上虎娃,如果不怕冒险,也不难将之轻松截下。可追得时间越久,竟然渐渐地在速度上也不占太大的优势了。

就算变换了节奏,途中不断有短暂的休息,三人也都疲惫不堪。两位妖修很惊讶,这小子的恢复速度怎会如此之快?更加确定虎娃必然身怀各种宝物。

黄衫女子暗中说道:“肖神,这小子已经跑了这么久,就算他有五境修为可辟谷,但在消耗这么大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不吃东西啊!”

黑衣大汉:“他每次总是凭借那件法器加速脱身,然后在前面歇一会儿,说不定就在吃东西。”

黄衫女子:“他哪能安然进食?我看他一路都应该在服用各种灵药。此人很可能发现了某处仙家遗迹,里面有古时高人留下的药田,所以身上才会带那么多……我们抓住他之后要好好拷问,说不定还有意想不到的大收获!”

黑衣大汉:“这非常有可能!你有没有发现,他每次逃遁出去的距离越来越短了,说明法力尚没有恢复,便又被我们追上了,再这样追几个回合,他恐怕连御器之力都没有了!……而你我到时候就不必再有所保留了。”

他们不愧是六境“高妖”,对这种不可思议的状况作出的判断也基本准确。虎娃虽然没有吃什么灵药、更没有吃什么东西,假如换作平常情况下,也需要进食以补充体力。但以他自幼修炼的根基,神气法力的恢复速度并不比两位妖修慢。

他们也判断出来,虎娃每一次逃遁的距离越来越短,体力与法力皆在下降。但是同样的,他们的速度也没有先前那么快了,体力与法力亦大打折扣。但这两位妖修毕竟有六境修为,还有一些大神通手段尚未施展,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当然是有所保留的,所以吃惊之余也并不是太担忧。

黄衫女子又皱眉道:“不能再这么追了,虽然他每次遁走都跑不了多远,可是再往前就接近梦盈丘地界了。假如他跑入梦盈丘的道场之内,我们可不好擅入!”

黑衣大汉亦低呼道:“是啊,追了这么久,我差点忘了,都快跑出巴室国了!这小子一开始想去彭山禁地,后来想进城,再后来想折回国都,如今居然又想直奔梦盈丘!”

当虎娃再一次被追上,经过一番斗法纠缠,虎娃又一次取出银角化为银光激射出时,心中忽然一惊,耳边听见那黄衫女子冷笑道:“小子,真以为我们截不住你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