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7章、穿过人烟(上)

黑衣大汉恐怕也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让那奔跑中的少年起了杀意。可是虎娃现在自己逃命都来不及呢,又如何斩杀身后强大的妖修?

虎娃保持着沉默,在黑暗中全速奔行,身形几乎完全融化在夜色里,就算有人站在附近,恐怕也看不见这三人的身影。渐渐的,虎娃不再去多想别的事情,只是施展神行之法前进。

天色渐渐的又亮了起来,东边的霞光升起,远处不时传来鸡鸣之声,平原上有袅袅的炊烟回荡。虎娃奔跑在天地间的人烟气息中,放开心神感受着一切,天地在飞逝,而他本人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定境,以这片天地为视角凝望着奔跑中的自己、还有后面追击的两名妖修。

在这种状态下,就仿佛天地自然移转,而他却忘记了疲倦。只要那两名妖修没有逼得太近、形成包抄合围,他便保持着这个速度,也没有理会前方是何处。

而那两名妖修越追越是心惊,他们不是跟不上虎娃,身为六境修士,对神行之法的领悟当然更加明晰透彻,神行之时也会收敛神气不会有任何无谓的耗散。因此以同样的速度奔行,他们所费的气力及法力比五境修士要少得多。

这就是境界的差异,况且他的法力当然更强,所以在理论上,一定是虎娃先跑不动才对。更何况他们是两位妖修,原身强悍异常,远比普通修士更能耐久。

可是虎娃此刻的速度,竟比刚开始逃遁时还要快上一些,其对神行之法仿佛已领悟到了极致,保持在与他们几乎同样的状态,除了于天地间御形,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法力耗散。这是大白天啊,偶尔穿出山野越过田地,沿途也能看见不少耕作的农夫。

虎娃并没有求救,停下脚步向这些人求救也没用,反而会害了他们。在这种全速神行的状态下,周身的光影甚至都是模糊的,普通人在近处恐怕只能察觉到一阵疾风飚过,甚至都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经过。

望见村寨望见人烟、跑过山野跑过田园,虎娃已经完全沉浸在奇异的定境中。来到一处荒僻的野地时,他又突然心生警觉,没有任何征兆地便向着左前方折转飞掠而出,同时向左后方的黄衫女子劈手又打出一枚特异剑叶。

因为那黑衣大汉又一次站定了身形,凝神发出那尖锐到几乎无声的长啸。虎娃避开了啸声对形神的冲击,更重要的是避开前方诡异的拦截。见无数细碎的旋涡卷起、吞噬光线形成一片黑幕,黑幕又化为那黑衣男子的身形。假如虎娃不转向,便会恰好被他截住。

但虎娃向左侧一转,便等于被另一个方向追击的黄衫女子包抄,于是他又打出了一片剑叶。这次虎娃并没有喝“看剑”,而黄衫女子却又一次顿住身形向后急退。她认为虎娃这次一定是打出了真家伙,因为已感觉到这少年出手时带着杀气。

轻飘飘的叶子当然飞不了多远,可虎娃以御物之法激射,剑形树叶带着破空之声飞出二十丈外才缓缓飘落。

虎娃方才真的动了杀机,射出的虽不是剑符,但那黄衫女子若是不退真敢接的话,再将那枚真正的剑符打出来,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假如是那样,虎娃便会动用剑煞所赐的剑符,因为那黑衣大汉的诡异神通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逼他转向,在此情况下,他已经逃不掉了。

可黄衫女子又一次飞速闪避了,甚至离那剑叶落地处很远,虎娃便再一次冲了出去。黑衣大汉收起神通继续追击,朝黄衫女子不满的喝道:“明知道他会耍诈,你怎么又躲开了?”

黄衫女子答道:“第一枚剑符肯定是假的!但我若不退,真家伙当然就打出来了,人家等的就是这种机会!”她倒是很谨慎,而且也和虎娃想到一块去了。

黑衣大汉:“不过就是一枚剑符,只相当于剑煞一击而已,未必能把你怎样……说不定那还是剑煞年轻时炼制的剑符呢,让弟子带在身上吓唬人用的,威力未必很强。”

黄衫女子:“那你逼过去引他祭出剑符试试?反正剑符用出来也就没有了,我们便可以轻松将她拿下。”

这时虎娃的声音却传来道:“你们怎知——我师尊只赐了我一枚剑符?”

黑衣大汉又吃了一惊,嚷道:“臭小子吓唬谁呢!那东西谁有不会有太多,你要是有两枚的话,恐怕早就用出来脱身了吧?”

虎娃冷笑道:“除了刚打照面的时候,二位也一直没给我用剑符的机会啊!假如想知道我身上到底有多少剑符,那就先把我截住再说吧。”说完这番话虎娃便再未出声,只管向前奔行。

两名妖修有些惊疑不定的对望一眼,黄衫女子道:“不管他真有假有,我们离远点动手吧,不能再这么耗下去,先把他打趴下再说。”

黑衣大汉点头赞同道:“对,一下子打不趴下,就多来几下子,直到把他累伤累死,看他还怎么用剑符!”

方才黑衣大汉不惜大耗法力施展秘术,因为正前方有一座城廓,其规模虽不能与巴室国都相比,但那也和虎娃曾见过的相室国飞虹城差不多。假如虎娃跑到那样的地方,他们也控制不住局面了,所以在没有到达城廓之前,便出手欲将其截住。可这一次,两位妖修仍没有得逞,虎娃只是被逼改变了逃跑的方向。

虽然又一次暂时脱险,但那虎娃也感觉危机在渐渐逼近,幸亏那黑衣男子施展那诡异种神通需要站定凝神,而且显然对神气法力的消耗又很大。假如对方能瞬间连续施展,虎娃万万是跑不掉的。

说话间,黄衫女子发出一声怪异的鸣叫,突然向前加速,已经逼近到离虎娃三十丈以内,却仍刻意保持在二十多丈外。虎娃已多次射出剑叶,虽然那并不是真正的剑符,却已让两名妖修多少看出了一些底细,这是正常情况下虎娃控制剑符展开攻击的极限距离。

对于同一名修士而言,御物攻击的距离当然比御器更远,而使用剑符的距离,也更超不出平常御器的范围。假如离得太远,虎娃便无法以御器之法引爆剑符准确的攻击,这个范围大致就应在二十丈开外。

而两位妖修毕竟比虎娃境界更高、法力更强,他们能在虎娃打不到的位置就展开攻击。但距离太远了,威力同样会大打折扣,无法直接击倒虎娃,从一开始他们就已试过。但此刻他们在追击中已渐渐失去耐心,就算一击放不倒虎娃,那么就多来几次、直到把这小子打趴下为止。

黄衫女子祭出的漫天刀光又呼啸而来,瞬间就越过近三十丈的距离向着虎娃落下。虎娃的石头蛋飞出,只在五丈外展开成一片剑幕。法力交击轰鸣中,剑幕居然没有被斩开,虎娃却借着冲击力向右前方高高掠起,加速飞掠了一段距离。

黑衣大汉在右侧追击,此刻亦陡然加速向前,挥出了一根短棒。这根黑黝黝闪着蓝光的棒子,在空中幻化成一根巨大的棍影,朝着虎娃兜头打落。他的法器与那黄衫女子不同,因此选择了更好的攻击方向,尽量从上往下打、让虎娃不太好借力加速。

石头蛋化为的剑阵一转,迎向了侧后方,那无数道交织的剑光随即被蓝黑色的棍影砸灭,只听“噗”的一声,虎娃脚下以及周围数丈内的地面升起一片烟尘,但虎娃却在烟尘中激射而出,继续向前飞奔。

黑衣大汉因御器动手,速度也顿了一顿,虎娃已冲出他的攻击范围之外。黄衫女子又继续加速向前,逼近到三十丈以内展开了第二次攻击。但在这么远的距离出手又要保证威力,她的攻击方向就没有太大的选择。

虎娃祭出石头蛋化为剑幕又挡住了一击,身形借力继续向前飞冲,反而像是那女子的法力让他借力弹出了一段距离。等黑衣大汉再度追上来挥棍时,虎娃又向前跑出好远了。三人不再是一味的追逃,而是在荒野中一边追击一边御器相斗。

换做平常情况,虎娃以一枚石头蛋,同时挡住了两位离京妖修的御器攻击,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此时这种斗法他却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因为两名妖修展开攻击的距离都很远,皆在儿十多丈开外。而虎娃展开石头蛋招架只在五丈以内,要省力得多,况且他只是招架并未还击。

三人并不是站在原地动手,一边打还一边跑呢。两名妖修从后面打前面,法力冲击反震之间,等于是延缓了自己的速度,同时却在帮虎娃向前加速。也就是他们自恃修为法力远超对方,才会这么干。

这种边斗边追,神气法力的消耗可比一味奔行大了无数倍,况且在斗法纠缠中也无法进入神行状态。连续斗了十几个回合,三人的速度渐渐都慢了下来。两位妖修已经累得快不行了,但他们却暗自发狠道:“再加一把劲,马上就能把这小子打趴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