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6章、奔跑的少年(下)

虎娃没有回头看,而是毫无保留的运转法力陡然加速飞驰,不惜耗损神气法力,也要将速度提到最快。他也知道这场岩崩并不能将那两名妖修怎样,只是尽量争取时间脱身,身形几乎已化为一道虚影,瞬间就消失在山野深处。

岩崩发生时,高处的黑衣大汉感觉脚下一空,大片塌陷的山石已带着他的身形向下滚落。大汉并未慌张,闷哼一声突然一跺脚,脚下一片碎石横飞炸裂,身形陡然止住了下坠之势,硬生生的拔起。他的双手又于空中一挥,法力激荡而出,折转方向跃到了更高处、岩崩未波及的地方。

下方的黄衫女子则稍显狼狈,因为她所在的地方更吃亏,大片山石带着轰鸣之声泄落席卷而来。她惊呼一声,陡然向侧方横移出很远、已挥手祭出了法器,无数道刀光漫天斩去,滚落的山石发出砰、砰、砰的响声,皆化为了细小的碎末。借着法力冲击,女子闪避的速度则更快了,当大片碎石滚落之后,她已经到了坡下很远的平地上,发丝上粘了些灰尘,人却没有受伤。

当烟尘散去,两位妖修分别站在坡顶与山脚对望了一眼,面色皆有些阴沉。他们方才听见虎娃的咳嗽,以为此人已神气法力耗尽、就快坚持不住了,这才有些大意。没想到虎娃在逃跑途中还能借助地形布下这样的埋伏,更令他们意外的是,虎娃竟还有余力能瞬间加速,借此机会已经逃到了两人神识所及的范围之外。

本以为着只是一场猫抓耗子的游戏,可是看情形竟有些不对劲,此刻好像变成了狐狸追兔子,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手的。

黑衣大汉恨声道:“他跑不远,我们继续追!”

黄衫女子亦点头道:“这一次,可不能再对他客气了!”

……

虎娃端坐在一处隐蔽的岩洞中,石头蛋法器已经展开为十二枚阵枢,布成了一座法阵完全隐匿了他的气息。

他的气息是没有了,可是这岩洞中的原先的气息却非常难闻,有一股很特殊的骚臭味,这里本来是一头大狗熊的巢穴,狗熊则被虎娃给赶了出去,他自己却躲在了里面。虎娃并没有施法清除狗熊留下的气味,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容易暴露。

这里已接近彭山的边缘,再翻过几座山头便进入平原地带了。所以虎娃并没有接着往前跑,在平原上他也跑不了多远、很快就会被追击者发现,而当务之急,他需要赶紧调息养气、恢复法力,否则也难以继续逃遁。

假如换一种情况,让虎娃撒腿跑个几天几夜也没什么问题,但那毕竟不是逃命啊、后面也不会有高手始终在追击,总得停下来稍微歇口气,哪怕放缓速度调匀神气也好。而长途奔行中这种节奏的变化,对虎娃来说也是一种休息。

以咳嗽声暗中发出无形剑气引发岩崩,又瞬间加到极速逃遁,就算是虎娃也很累了,假如没有恢复神气法力的佳慧,他也不能再像先前那样连续跑下去。但愿这个山洞够隐蔽,那两人找不着他。

可虎娃也清楚,就此躲过的追击可能性很小,因为他在方才全速逃遁之时,不可能抹去所有的行迹,那两名妖修高手不难一路追踪过来。虎娃只希望他们找来的速度尽量慢些,给自己尽量多些调整的时间。

虎娃也不会在这狗熊窝中久留,最好是等自己缓过来,而那两人还没找到地方,就赶紧继续跑路!想那两位妖修尽管修为深厚,也应该有些累了吧,最好他们也在路上多休息一会儿。

虎娃从午后定坐到黄昏之前,追击者并没有立刻找到他。他感觉神气法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心中暗喜正准备悄然离去。恰在这时,突然察觉到一股强大的神识、带着扰动的法力蛮横地扫过——他被发现了!

……

虎娃瞬间加到全速,不顾一切的飞掠中留下的很多行迹,黑衣大汉与黄衫女子当然不难发现,他们便一路追踪了过来。但沿着行迹追踪,比直接追击耽误不少时间,他们追到虎娃藏身地的附近,痕迹便断了。

因为虎娃逃到这里时已放慢速度刻意收敛气息,躲到一个隐蔽的狗熊窝里,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两名妖修也意识到虎娃跑到这个地方便藏了起来,还需要费一番时间去搜索。

黑衣大汉冷笑道:“这小子居然跟我们玩山野里躲藏的把戏,不知我们就是出身山野的妖修吗?想当年修炼未成之时,最擅长的就是这些!”

黄衫女子亦冷笑道:“他一定是累趴下了,说不定躲在哪个山洞里想歇口气呢。但他还能躲一辈子不成?我们也分别在高处稍事调息涵养,只要他一动,便能立时发现。”

黑衣大汉也感觉这一路追得有些吃不消,需要休息一番,于是便点头同意了黄衫女子的提议,他们各在一个小山顶上遥遥相对,也开始定坐调息。可是等了大约两个时辰之后,仍不见任何动静。山谷中只有一头大狗熊跑来,发出几声不甘的怒吼,然后又走了。

黑衣大汉忽然睁开眼睛,运转法力对远处的黄衫女子道:“这熊的叫声有些不对劲,似乎是遭遇了什么强敌、被逐出了自己的领地,跑回来想示威,但终究还是没敢回去。”

黄衫女子:“这头熊会不会曾攻击过路过的那小子,结果被揍了?……那小子很可能就躲在熊窝里!”

黑衣大汉沉吟道:“已经有两个时辰没见动静了,他不会已经累死在里面了吧?我们快搜一搜!……假如他没有躲在这里而是继续往前逃,这么长时间就有可能已逃出彭山,假如再碰见别人将消息传出去,就有些不太好办了。”

说搜就搜,黑衣大汉展开神识、以蛮横的法力扰动周围的各种气息。这种搜索之法虽然消耗较大,但也是最有效的,虎娃虽布下法阵隔绝了自己的气息,但在神识法力的直接扰动下也会暴露出来。

说来也巧,虎娃藏身的狗熊窝就在两名妖修驻足两山之间,他们追踪到此所选择的位置非常好。虎娃察觉自己暴露便暗叫一声不妙,收起石头蛋立刻飞冲而出,随即就听见一声沉闷的震响,狗熊窝所在的那片山壁已塌陷下来——那黑衣大汉竟然也搞出了一场岩崩。

假如虎娃的反应再慢一些,此刻恐怕已经被埋在了乱石下面。他冲出的同时就已察觉了两名妖修的方位,二话不说,朝着彭山之外继续拔足飞奔,速度与昨日相比竟丝毫不慢。两位妖修也保持着一左一右侧方包抄的态势,再度追击了下去。

三人眨眼间就消失不见,山谷里又恢复了平静。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一头愤怒的大狗熊又来到了这片山坡下,向着堆崩落碎石连连吼叫。它被一个人强占了巢穴,本来就很不甘,终于鼓起勇气想来再战一场、夺回领地,结果却发现自己的窝已经没了!

大狗熊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难道此地的山岩塌陷、将那人埋了进去?假如是这样,那人可真是活该!可是以狗熊朦胧的灵智,还思考不了太复杂的问题,它只是隐约有点感觉——那人将它从窝里赶在,难道是让它逃离危险?

不提大狗熊是怎么想的,虎娃此刻已逃遁到彭山边缘,连绵陡峭的山势见缓、变成了低矮起伏的丘陵。虎娃察觉到远处的山林中有几个人,像是进山采药的修士。虎娃发现了他们,那几人却没有发现远处沿直线拼命逃遁的虎娃。

两位妖修当然也发现了山中有人,这是他们在追逃途中第一次遇见旁人,那黑衣大汉随即发来神念道:“小子,你若敢求救,我便顺手将所有得知消息的人灭口!”

虎娃并没有求救,其实离得这么远,他也根本来不及改变方向并减速,直线向前逃还嫌慢呢,几人随即就冲出了彭山地域,这时天又已经黑了。

彭山之外便是有人烟村寨的平原,这里巴原上人烟最稠密的地带之一。但所谓人烟稠密,也只是与当时巴原上其他地方相比。假如很多、很多年后的人来到这里,恐怕也感觉这里几乎是一片荒原,只是分散点缀着一些村寨田地。在野地里不沿道路往前跑,遇到人的机会并不多。

虎娃跑过了很远,当然在沿途也看见了一些村寨。时节已是冬至之后,各村寨中的民众早早的地便休息了,几乎都在沉睡之中。虎娃不可能改变方向跑进村子里敲门求救,他只要速度稍慢一点,就可能陷入两名妖修包抄夹击。

但那黑衣大汉仍以神念威胁道:“你若跑进村庄呼喊求救,告诉他人自己的身份,就别怪我屠村灭口!……这费不了什么功夫,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

虎娃默然无语,他本就没有这种打算,但也知道黑衣大汉说的是实话。此人若运转法力发出那奇异尖啸,确实可以杀了毫无防备的村寨居民。莫说是黑衣大汉的诡异神通,就算黄衫女子以法宝祭出的漫天刀芒,在追击时顺手屠灭熟睡中手无寸铁的村寨居民,也不费什么劲。

虎娃确实想找到求救的机会,但不会无谓地连累无辜,他只是继续向北狂奔。可是黑衣大汉威胁他要屠灭村寨的话语,却激起了虎娃心中的恨意与杀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