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6章、奔跑的少年(上)

虎娃被那黑衣大汉给吓到了,对方明明在后面追,却突然出现在前面拦住他的去路。这是传说中仙家才拥有的移转空间大神通,逼得虎娃不得不改变了逃跑的路线。他用一枚特异剑叶瞬间吓退了黄衫女子,暂时脱险后仍全速遁走。

出现在高处的大汉身影又化为了一片黑雾,如无数细碎的旋涡般消散。原来方才拦住虎娃的并非他本人,而是他施展的一种秘术,能模拟出几分移转空间大神通、在短时间内凝聚出一个带着本人神通法力的投影。

若他真地拥有移转空间的大神通,虎娃早就不用跑了,因为怎么跑都没用。而施展这一手秘术,黑衣大汉也要站定身形凝神施法,并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也就给了虎娃转向的机会。而此秘术显然也极耗神气法力,不可能随意连续施展,否则虎娃也不可能跑得掉。

虽在看似无路的绝境中再次成功遁走,可虎娃原先的计划也失败了,他无法再逃往彭山禁地,前行的方向由东折转向北。此刻已不是虎娃自己想跑直线,而是只能尽量走距离最短的直线,因为后面两人的追踪方式并非直跟身后,而是一左一右包抄追击。只要虎娃的速度一慢,便会陷入被夹击的合围之中。

虎娃尽量调运神气,继续施展神行之法狂奔,只要对方不是逼的太紧,他就保持着先前的速度不变。以他如今的修为,这已经是正常情况下的全速神行状态,就算还可以短时间内运转法力瞬间加速,但那样却不能持久,若神气消耗过大,接下来反而更难逃遁了。

就这样一直又跑到了天亮,虎娃发现还是无法将身后的两名妖修甩开,暗暗叫苦的同时也不禁暗暗感叹。毕竟修为相差了一个难以逾越的大境界,六境高手尚不是他所能力敌。若是换成寻常的五境修士,哪怕是已五境九转圆满,像虎娃这种逃法,不是对方将他累趴下的事情,而是他已将追击者给累趴下。

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的修炼,每一境的突破不仅是法力更强,而是所领悟的境界以及拥有的相应手段有质的突破。初境修士知觉远比常人敏锐,能察人所不能察,因此反应往往也快得多;但二境修士便拥有了相比常人而言完美强健的体魄,还有惊人的力量。

初境修士与二境修士相斗,除非天生神力或者极善格杀之技,否则很难占到便宜。而三境修士更掌握了御物之功、可操控外物,相比二境修士更拥有极大的优势。修为突破四境,则是一个重要的关口,从此掌握了御器神通,其种种手段又是三境修士所不具备的。

待到修为突破五境,不仅行走坐卧皆可是一种修炼,且能与天地间万事万物的气息感应共鸣,可操控法宝施展出更多的神通妙用,各种手段自然威力大增。

所以在同一境界中,所谓九转的功力其实因人而异,一位八转修士未必就比一位四转修士更强。而在不同的境界中,就存在着几乎难以逾越的差距,因为有些神通手段就只有境界更高的修士才能掌握。

但这种差距也并非是绝对的,否则不同境界的修士碰到一起也就不必动手了。虎娃在四境之时,就曾击杀过五境修士。而一名二境修士若近身偷袭得手,未尝不可格杀三、四境的修士。可在五境修士和六境修士之间,却有着几乎不可逾越的距离。

六境又称大成境,这等高人所掌握的手段、窥见的玄通,尚非虎娃所能尽解。就算想动手拼命,对方会使出什么神通来,事先都难以预计,想取胜的可能性当然极小。但凡事并无绝对,六境修士毕竟也是血肉之躯,在特定的情况下,低阶修士不是不可以对付他们。

比如虎娃便在心中琢磨,就算找不到与自己一样的五境高手,再找几个像北刀氏将军一样的人来,事先选好特定的战场、布下阵势,并借助威力强大的法宝,未尝不可斩杀或重创此刻在身后追击的某位妖修。

可现在虎娃只有孤身一人,而且一下子遇到两位六境高手,又是在山野中猝然遭遇,事先根本没机会做任何准备,除了逃命之外,几乎没有别的选择。想拼命恐怕都没有太大作用,幸亏他先用剑煞的剑符震慑了那两人,否则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果。

虎娃也不禁暗暗庆幸。那黄衫女子的原身是岩羚,虽极善奔跑但还没有超出想象中的限度;而黑衣大汉法力深厚、天赋神通诡异,虽不知其原身为何物,但幸亏不是飞禽之属,否则的话直接化为原身飞天追击,虎娃就根本无处闪避了。

又令虎娃叫苦的是,自己遇到的偏偏是两名妖修高手。妖物的修行与常人不同,开启灵智后修炼的岁月长久,而且其原身相比普通修士的肉身要强悍得多,因此体力与精力也更能持久,更擅长这种长时间、长距离消耗式的“游戏”。

假如虎娃遇到的是另外两名六境修士,就算不敌,在同样的情况下说不定已经成功逃遁了,可是这两人他无论怎样都甩不掉。虎娃的速度不是不可以更快一些,但对方显然也没有尽全力追截。双方的心态是不一样的,虎娃是在逃命,而对方就像在玩猫抓耗子的游戏,还是两只猫同时在抓一只耗子。

虎娃这么想的时候,那两名妖修心里也直犯嘀咕——这小子怎么还在跑?而且一直都没减速!

黑衣大汉朝黄衫女子道:“若不谈修为境界,这小子是我见过最能跑的家伙!……你说他是人吗,该不会是个妖怪吧?原身特善奔行的那种。”

黑衣大汉本人就是妖修,从他嘴里冒出“妖怪”这个词让人觉得很搞笑,可虎娃却笑不出来,听见这句话时心中隐约闪出一个念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其实还拥有一种逃命的手段,但此刻却不着急使用,因为那样对神气法力的消耗太大。

后面追击的两位妖修显然未尽全力,既然如此,虎娃的手段也得有所保留,要在更关键的时刻才好逃脱这两人的截杀。

黄衫女子答道:“我们先前猜测,他可能是施展了某种激发潜能的秘术,也可能是服用了某种神药,但说他是妖怪嘛,我倒不清楚有什么五境妖修能跑过我?假如是那样,他早应化为原身才对……前面就快跑出彭山了,别再和他玩了,赶紧把他截住吧。”

黑衣大汉:“你速度比我快,你来截。”

黄衫女子:“你法力比我强,也有移转空间投射化影的神通,当然是你来截……用你移转空间投射幻影接他的剑符,就算被斩掉,也不会有大问题。”

黑衣大汉:“那样我会法力受损,甚至还会受伤的。”

黄衫女子:“就算受点小伤,又有什么关系,总比原身直接挨上剑符更好吧?只要拿下了这小子,付出这点代价又算什么?”

黑衣大汉突然惊喜地叫道:“你快听,那小子在咳嗽——他咳嗽了!不论是施展了秘术还是吃了药,激发的潜能已经到了极限,他已经受了内伤,就快倒下了。”

虎娃确实在咳嗽,但速度并没有放慢,这也不是被累的。假如有人站在近处,会发现他咳嗽时甚至是闭着嘴的,只是以声息与神气共鸣发出了这种声音,咳出的竟是无形剑气,却不知斩向了何处。

那两名妖修听见虎娃的咳嗽声,也突然加速向前,眼看就要一左一右将他围堵在中间,这两名人之前果然未尽全力。看似已穷途末路的虎娃,也突然向后左右手连挥,接连打出了两枚特异剑叶,口中又喝道:“看剑!”

虎娃此刻跑在一片陡峭的斜坡上,黑衣大汉追在后面右上方、黄衫女子在左下方。剑叶飞来,他们也不敢肯定其中有没有剑煞所炼制的剑符,各自向上下两个方向闪身。两名妖修这次又上当了,那不过是两枚剑叶而已,随即飘然落地,而虎娃咳嗽而去又拉开了距离。

两名妖修同时叫道:“臭小子,又耍诈!”

然而话音未落,就听见周围传出一连串的巨响,那是大片岩石碎裂、滚落、撞击的声音。虎娃方才咳出的无形剑气当然斩不中那两名妖修,却斩在了周围岩层中的松脆薄弱之处,打出两枚剑叶的同时,瞬间引发了一场大范围的岩崩。

这已是虎娃第二次使用这种手段了,想当初在红锦城外遭遇蛇女齐罗之时,有一伙众兽山的修士证追了过来。他们见虎娃放走了齐罗,便冲进两山间的谷口祭出法器攻向虎娃。虎娃当时没跟他们直接动手,而是引发了一场岩崩、差点将那些人都给活埋了。

今日逃遁之时,虎娃在心中思索各种脱身之策,也在寻找与当日同样的地形。可惜他被两名妖修逼得只能尽量跑直线,所经过的地形也不能由自己选择,没找到那种陡峭隘口的地势。好不容易才跑到这一处陡坡上,他看这里的岩层适合引发大范围的岩崩,便在咳嗽声中布下了埋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