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5章、虚晃一剑(下)

虎娃修为根基之精纯扎实、神气法力之浑厚绵长,远非一般修士所能想象,他虽在全速奔行,但还没有拼命,以这种速度从上午跑到下午并未觉得太累,别说是空着手,让他再挑两头猪都行。假如那两名妖修了解这些情况,不知会作何感想?

刚开始,虎娃只是运转法力迈步疾驰,虽没有将后面两位高手甩开,但也发现对方并没有逼得太近、太紧。那两名妖修说话时并没有背着他,大大咧咧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更不怕被他听见什么。

虎娃也清楚他们是忌惮自己身上可能有剑煞所赐的剑符,打定的主意居然是想把他累趴下,那么他便只能偷着乐了。虎娃是越跑越从容,神气运转绵绵不绝的感觉也越来越畅快,不知不觉中便运用了神行之法。

所谓神行,是御形的之境的一种运用之法。而御形之境,往往又称御天下大块之形,它首先是指一种特殊的定境,往往只有五境修士才能有所体会并掌握,要将形神与天地间的气息相融,仿佛将自己的灵觉感受赋予周身的天地、然后返观自身。

这有点像三境修士的御物之功,其实御物便是更高境界的御形的根基,但此时并非是御外物,而是以天地化为心念、以自身为物,在天地间御形。虎娃刚开始的感觉是天地静而自身动,到后来恍然便成了天地动而自身静。

修士进入这种状态,往往便称为神行,此时尚无飞天之能,但却是拥有八境修为后飞天而行的根基。所谓神行,并非是指速度在瞬间能达到最快,而是神气运转绵绵不绝,身形于天地间行游的一种状态。

修士施展这种神通,通常并不是用来逃命的,而是用来赶路的。但是修士若连续以自身法力神行,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所以长距离奔波时还不如乘坐车马。

而神行之法更重要的作用是可以跋山涉水,在车马难以通行的山野中,登临高崖、越过谷壑之时,修士往往才会施展。

虎娃当年突破四境之后,于路村和太昊遗迹之间穿行时,对御形之境就朦胧有所悟。他曾在几天几夜之间,几乎毫不停歇的来往穿行路村与太昊遗迹之间好几次,途中还要翻越高原上的雪山。

如今他的修为与法力皆已远胜当初,此时将神行之法与全速奔行的状态结合在一起,身姿飘然,是越跑越有感觉了。其他今天也是被逼的,平时根本不会这么跑路啊。后面一路追来的两名六境妖修真地有些吃惊了,那黑衣大汉叫道:“这娃子怎么这么能跑?他还没累趴下!”

黄衫女子沉吟道:“他可能是施展了某种秘术,激发了生命中所有的潜能,不顾一切地要逃命,不惜事后身受重伤!”

黑衣大汉:“他会这种秘术吗?就算会,也不能跑成这样啊,会不会是吃了什么灵药?”

其实这话多少也算猜对了,别忘了虎娃从小是吃什么长大的!他自幼服食的五色神莲,灵效融于神形之中,至今尚未完全炼化吸收呢,而只有在类似今天这种状态下,才能更好的激发其潜能。

黄衫女子又皱眉道:“琅玕果可没有这个作用,世上能激发所有生命潜能之物,效果最好的当然是离珠神药,难道这小子刚才吃了离珠?”

黑衣大汉惊叫道:“他有离珠,刚才吃掉了吗?太可惜了!我们应该早点……”

黄衫女子打断他道:“如果只是为了短时间内激发潜能逃命,顶多只能吃一枚离珠,再服便立时爆体而亡!……不要着急,只要他身上还有,就一定是我们的。”

黑衣大汉:“太好了,这娃子果然身怀各种宝物,我们没白来……注意,别让他跑丢了。”

黄衫女子冷笑道:“这小子速度再快,又怎么逃过你我的手掌心?”

三人此刻都运用了神行之法,在彭山深处急速穿行,仿佛是两只猫在玩抓耗子的游戏。两位妖修说话的语气仍然显得很轻松,但对虎娃的称呼不知不觉间已有微妙的改变。黄衫女子本叫虎娃为“娃子”,此刻变成了“小子”;而黑衣大汉对虎娃的称呼从“小娃子”变成了“娃子”。

天黑了,虽有漫天的星光,可在这深山之中、浓密的树荫之下仍是一片黑暗,换做旁人根本寸步难行,稍有不慎一脚踏空便不知摔哪里去了。但这三人在黑暗中闭着眼睛都能清晰地查知周围的一切,速度丝毫没有放缓,甚至都没发出太大的动静,就听“嗖嗖嗖”破空之声,草木枝叶摆动之间,他们就已经过去了。

不知有追了多久,黄衫女子突然叫道:“不能再让这小子翻过前面那座山,他要去彭山禁地,一路都在跑直线!”

当虎娃祭出那枚剑符、趁机遁走之时,就已经想好了逃跑的路线。以他当时所处的位置以及遇到的对手,想脱险只能往两个方向逃。最安全的地方当然是国都,这两名妖修就算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公然追到国都一带。

但国都距离太远,而且虎娃也不能往那个方向逃。因为那样的话势必要下山,瀚雄等人虽已走远,但以他们的速度很快就能追上,虎娃可不能将强敌引去。就算加上瀚雄、藤金、藤花和盘瓠,他们仍不是这两名妖修的对手。

这两人的目标是虎娃,既然已出手就不想让他人知道消息,恐怕会顺手杀人灭口。届时就算虎娃还能继续,瀚雄他们恐怕跑不掉,所以绝不能连累了大家。那么这彭山中只剩下一个地方可以逃了,便是北刀氏所镇守的禁地。

彭山禁地中目前虽无六境高手坐镇,但有整整两支国中最精锐的军阵,另有几十位各宗门的修士。假如闯进了那里,这两位妖修也绝对讨不了好,就算他们仗着修为高超能逃走,今天的事情也就暴露了、更不可能抓走虎娃。

虎娃已暗中做了决定,所以就径直向着彭山禁地逃命,眼看再翻过一座山就快到了。禁地中夜间也有军士和修士值守,只要发现了动静,虎娃也就安全了。不料那黄衫女子也了解彭山中的情况,知道有一处禁地不能随便乱闯,此刻也看破了虎娃的计划。

黄衫女子在提醒黑衣大汉的同时,也陡然加速从虎娃左侧包抄了过去,而在右侧方位追击的黑衣大汉却站定了脚步。他怎么不追了呢?只见此人深吸一口气,陡然又发出了常人听不见的、穿透力却极强的尖啸声。

假如不是虎娃的筋骨形骸极为强健、又有法力护身,恐怕会在这尖啸中被震碎为一片血肉碎末。狂奔中的虎娃陡然察觉到了危险,那凌厉的杀机并非来自身后,竟莫名出现在前方!

虎娃已穿出密林,离山顶只有百丈,前方是一片星空下的开阔地。黑衣男子的尖啸声已越过了虎娃的身形所在,靠近山顶一带空气中的光影扭曲,出现了无数细碎无形旋涡,仿佛能吞噬星光升起了一片黑幕。

黑幕涌动,竟化成那黑衣男子的身形,已拦住了虎娃的去路,看上去狂奔中的虎娃就像是要自投罗网。这一幕令虎娃骇然不已,黑衣大汉明明追在数十丈外的侧后方,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前面?

但他也来不及多想,身形陡然向左折转、加速腾空而起。他虽然不会飞,但这一跃比猛禽猎食时的滑翔更快,瞬间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速。他为何不向右转?因为那黑衣大汉就在他的右后方,不知此人还能施展出什么诡异骇人的手段来。

可是他向左转,那黄衫女子已加速包抄上前,此刻距离已经到了二十丈之内。

虎娃也算与这两人都交过一次手了,虽然不是其中任何一人的对手,但对这两位妖修的实力也有了大概的判断。黄衫女子在奔袭中的速度比那黑衣大汉稍快,但黑衣大汉的修为法力应更为深厚,可能他的原身并不像岩羚那样善于奔跑跳跃吧。

虎娃一直在跑直线,两名妖修也是在追直线,却在虎娃后面一左一右彼此各拉开了一段距离。无论虎娃向那个方向折转,就等于让其中一人追得更近,而他宁愿去面对那黄衫女子。

仓促间转向,虎娃身形向右飞掠时口中亦喝道:“看剑!”

随着话音,一枚黝黑色闪着金属光泽、数寸长的剑形之物,向黄衫女子激射而去。黄衫女子一直忌惮的就是此物,此刻也顾不上逼近虎娃,身形陡然挺住、旋即向后飞退,闪避的速度竟比追击更快。

在她看来,虎娃已经被逼到了绝路、无处可逃,假如真有剑煞所赐的剑符,此刻一定会祭出来保命。反正拿下这小子也不难,何必要冒这个风险呢?

可是那剑形之物射到二十丈外便飘然落地,虎娃甚至连看都没多看一眼,落地之后便继续狂奔,反而趁机将另一侧的黑衣大汉甩开了更远。

那并非剑符,只是一片特异剑叶,这东西虎娃身上带着好几百枚呢,他只是以御物之法打了出去。但急切之间,黄衫女子也不及分辨,此物与虎娃先前祭出的剑符几乎是一模一样,万一是真家伙,她也不得不防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