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5章、虚晃一剑(上)

虎娃暗暗叫苦之际,那黄衫女子又笑道:“娃子,你还不乖乖地过来!是让我们动手搜身呢,还是你自己主动把东西全掏出来?……只要你乖,我保证不让你疼!”

虎娃苦笑道:“你们有件事并没有搞错,我的确身怀重宝。但告诉你们消息的人恐怕并没有把话说清楚,那是我师尊剑煞先生亲手炼制的剑符。”

说着话,虎娃从怀中取出一枚剑符,先是在眼前晃了晃,然后顺手便扔给了那黑衣大汉,显得很听话的样子。黄衫女子闻言已变色后退,又朝那黑衣大汉喊道:“小心!”

剑煞亲手炼制的剑符,其威力相当于剑煞本人的神剑一击,谁听了都得怕啊。黑衣大汉见那剑符飞来,亦飞身形向后疾退,剑符虽厉,但来的毕竟不是剑煞本人,它须以御器之功才能施展,也只能发出一击而已,先避其锋芒再说。

令黑衣大汉意外的是,虎娃御剑的距离居然能这么远。他自以为已退到安全之处,可是那剑符仍然飞至,在空中炸裂成十二道耀眼的剑光。剑光盘旋成剑阵,以他为中心聚射而来。

在如此远的距离外,虎娃御器的神识依然能将黑衣大汉锁定。黑衣大汉暗叫一声不妙,刚刚停下的身形又骤然向后爆射,同时双手一拍胸膛发出一阵怪异的啸声。这啸声尖锐异常,到极高亢时普通人已不可听闻。

他身前的光影在扭曲,仿佛有无数细碎的旋涡形成了无形的空间屏障,甚至连光线都被吞噬,远望过去就像升起了一片黑幕。剑光射入黑幕之中,一阵阵爆裂的回音如涟漪般荡开。这支剑符的威力不小,却还不能斩开黑幕的防护。

发觉上当的黑衣大汉怒喝道:“这剑符不是剑煞所制!”

“我只说身上又师尊亲手炼制的剑符,又没说就是这一支……这是我本人炼制的剑符,滋味还不错吧?……你若想找死、领受我师尊的剑符,那么还可以试试……”这是虎娃的声音,在法力荡漾引发的乱风中飘来,而他本人已远遁而去。

虎娃宣称身怀剑煞所赐的剑符,同时祭出了一支,两名妖修皆被惊退,但他用的却是自己所祭炼的剑符,引爆后根本就没有看结果,而是乘机转身就跑。他的速度快如闪电,眨眼间就越过山顶消失不见。

虎娃还没有自大到欲击退两名六境高人,哪怕就是一个他也打不过啊,刚才只是虚张声势,制造一个机会逃跑。

他在武夫丘上炼制的剑符都送给瀚雄了,前段时间在彭山禁地为瀚雄疗伤,指点藤金、藤花修炼之余,又开始重新炼制剑符。这此结合了他在太昊遗迹中领悟的阵法,以十二枚特异剑叶炼制成一种新的剑符。

虎娃如今的修为已更高、法已力更强,理论上炼成的剑符的威力上限便可以更大。虎娃将剑符的威能祭炼到了极致,相当于他此刻尽全力出手一击。他自以为炼制的数量不多,总共才有六枚,原本是打算送给藤金、藤花,还有盘瓠及瀚雄带着防身的。

这几枚剑符还不太好分,虎娃本想再多炼制几枚,等与瀚雄告辞时再分别送给大家。也就是对世间修炼之事向来懵懂的虎娃,才会这么干。之所以说他懵懂,是以往并无人传授他具体的修炼秘法,所以虎娃也不清楚其他修士自古以来的很多讲究。

须知在自身修为的基础上,炼制一枚威力达到极致的剑符,过程十分困难亦相当凶险,且往往要用很长时间,威力越大的剑符越是如此。虎娃竟在为瀚雄疗伤的这段时间内,足足炼成了六枚全新的剑符,一次都没有出意外,且全部成功。

虎娃刚才用掉了一枚,虽未击退那黑衣大汉,对方却吓了一跳、应对起来也不轻松。而剑煞所赐的那枚保命剑符,虎娃当然随身带着,但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既不愿意也舍不得用。

况且方才那两名妖修站在不同的方位,虎娃如果动用了最后的保命手段,顶多也只能对付其中一人,另一个他仍不是对手。用与不用,从后果上看其实没有多大区别。

幸亏虎娃将剑符随时带着,面对两位六境高人在逃跑时心中多少还有点底气。而他一直背着的包袱却不在身上,离开幽谷的时候被藤金接过去背着了。此刻他身上除了剑符之外,还有那枚向来都不离身的石头蛋法宝,又将一个长条状的布包斜跨在肩后。

布包里装的是他从武夫丘带下来的特异剑叶,方才在路上向众人演示讲解各种天材地宝的物性,恰好拿出来了。他怀中还揣着一支银色的兽角、得自曾被他亲手斩杀的驳马,也是刚才从大包袱里取出来向众人演示器物妙用,还没有来得及放回去。

除此之外,他的各种国工令牌,星煞、剑煞的信物等等杂物,此刻全不在身上。如此也好,至少逃跑的时候轻便了许多。

黑衣大汉又怒吼一声:“我们上当了,快追!”随即与那黄衫女子一起越过了山顶,身形快得就像一黑一黄两道光芒,而黄光的速度尤在黑光之上。

黄衫女子的原身是一头岩羚,而岩羚就是一种极善跳跃与奔跑的动物。她已有六境修为,速度当然及其惊人,越过山顶便看见了疾驰中的虎娃,身形如风驰电掣般追近,娇笑道:“你这娃子本事不小,人很机灵、跑得也挺快啊!”

说话间她已到了二十余丈外,挥手祭出一片凌厉的刀光。空中呼啸而来的,是无数月牙般的刀刃,显然是她法器的神通妙用所化,换做一般的修士,面对这等高人展开的铺天盖地般的攻势,根本无从抵挡。

而虎娃连头都没回,狂奔中祭出石头蛋,化为一片剑光布成剑阵,剑幕盘旋迎住了无数刀光。空中又传来轰然炸裂之音,刀光将剑阵给炸开了,石头蛋又倒飞了回去。虎娃的身形一震,被巨大的冲击力向前抛出很远,收回石头蛋仍然拔足狂奔。

黄衫女子有些惊讶,好像没想到虎娃竟能接下她这一击,距离虽在二十丈开外,但威力也非世上绝大多数五境修士所能抵挡。虎娃不仅挡住了,而且借着法力冲击提速,向前跑的更远更快了。女子再想发出第二击,却自知已起不到太大作用。

以她的修为,虽然在很远的距离外便御器攻击,对付一般修士自然毫无问题,但是离得太远了,可打不倒虎娃这种“高手”。无论是想杀了这个娃子还是想制服他,都必须逼到足够近的地方才行。

黑衣大汉已从了一个方位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喊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将他拿下!”

黄衫女子与黑衣大汉并行追击,有些不满地答道:“我又不是没出手!这娃子修为不弱,方才竟然挡住了我一击,你也看见了!”

黑衣大汉:“他毕竟是剑煞的亲传弟子,当然有两下子真功夫!你离得那么远,怎么能一下子就将他打倒,干嘛不近点动手?”

黄衫女子:“你没听他刚才是怎么说的吗,身上带着剑煞亲手炼制的剑符!”

黑衣大汉:“这小娃子耍诈呢,他刚才祭出的剑符根本是剑煞亲手多制,你也看到了,是他自己炼的,威力也就是那么回事!”

黄衫女子:“万一他身上真有呢?要不然你追到近处动手,我从旁边包抄将之拿下……只是一道剑符而已,又不是剑煞本人,以你的修为,未必接不下。”

黑衣大汉不接茬了,眼珠一转又说道:“他接了你一击,说不定已经受了内伤,我们接着追贬是了。他想跑就让他跑,跑得越快越好,累死他!……我倒想看看,这小子能跑到什么时候?他自己累趴下了,也就用不着我们再动手了。”

黄衫女子亦点头附和道:“不错,我们就累死他!”

两位妖修其实都忌惮虎娃身上那不知是否存在的剑符,万一是真的,谁也受不了啊,所以谁都没敢逼得太近,仍从一左一右两个方位包抄追击。而狂奔中的虎娃也不敢让他们靠近,因为这两人的修为和法力皆在他之上,到了一定的范围就可御器展开攻击,而虎娃只能招架却无法反击,甚至连剑符都用不上,因为他的御器攻击距离毕竟没有对方远。

听两名妖修说话的语气,感觉仍然轻松,并没有将虎娃太当一回事。虎娃的速度虽快,但他们当然能跟得上,而且以这么快的速度疾驰,他们也不认为虎娃能跑多久。在这崇山峻岭中穿行,这小娃子迟早得累趴下。

这是这一追,便从正午前一直追到了日落时分,虎娃不仅没有累趴下,渐渐地速度反而越来越快,翻山越岭如履平地,竟似越跑越有感觉、越跑越来状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