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3章、山中之议(下)

高人或可用神念心印传授弟子,但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实在太少了,对传人的要求也很高。普通的人元神不清明,脑海中若被印入过于庞杂的神念信息,不仅解读不了,且会引起神智错乱。

巴国自古就有学宫,传承了三百多年,如今也彻底断了。当年先生们教弟子的东西,只能再去找那些弟子的后裔一一零散求教,且已无法窥见其原貌。而仓颉先生造字,像物之形、会事之意,可为言之文,传承万载不绝。

所以虎娃认为,若巴国再立学宫,第一步就要先教百姓习字。至于原先学宫被世人最看重的作用——指点百姓子弟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虎娃反倒认为是次要的。

神通秘法传承,本就是各大修炼宗门的事情,就算是在学宫内进行,也改变不了其独特的传承方式,只不过又在学宫内形成了各宗门的派系。但虎娃也表示,若将来有一天巴国学宫复立,他倒不介意也学宫中公开讲授大道本源之悟,不过至少要等他突破六境修为后。

对于虎娃的提议,少务皆点头表示赞同。但虎娃所说的这些如今也无法落实,比如仓颉与候冈这对师徒如今还不知在何处呢,只知他们在一年多以前曾打算去北荒的山水城。

少务就算有心延请仓煞,也要等到他一统巴原有望、并将学宫办出规模气像来,而这绝不是一两年内能办到的事情。

学宫的地位说起来很重要,但相比国中的其他事情,恢复学宫又显得不是那么迫切与完全有必要。巴原分裂成五国之后的百余年,各国都没有再立学宫,不也是都这么过来了吗?若是想一统巴原,谁都明白整顿兵备才是眼下最要紧的国事。

所以恢复学宫、延请虎娃担任学正,实际上只是一种笼络的方式,就算能够落实,也不是眼下这两年的事情。这也是后廪生前给少务的建议,虎娃是少务必须笼络的,但同时也很难安排的一个人。

虎娃为少务继位立下大功,在很多事情上起到了无可取代的作用,而且绝对值得信任。其人的尊长也应是堪比剑煞的当世高人,它又成了剑煞最钟意的亲传弟子,所掌握的手段之玄奇更是令人赞叹,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来必然也是名震巴原的一代高人。

但是另一方面,虎娃的年纪太小了,如今刚满十六岁,而且身份来历不明,甚至与巴原上他自己的也不清楚的大势力有着灭族之仇。

像这样一个人,若封的官职太低,根本显不出诚意;若封的官职太高,朝中又没有合适的位置啊!少务继位之后封赏群臣,诸正之位皆有合适的人担任,且是后廪早就物色好、少务也认可的人才。

彭铿氏大人声名虽盛,但这么小年纪就任命他为诸正之一、替换在国中树大根深的重臣,恐怕也不能服众。而且以虎娃的修为和脾气,能否愿意坐在那样的位置上处置国事,都是很难说的事情。

但是诸正大人以下的职位,安排给虎娃又太委屈了。所以后廪灵机一动,让少务不仅厚赏虎娃,而且封其一个目前国中本不存在的崇高职位,这样用不着撤换任何人,也就免得在朝会上争议了。而主持学宫的学正大人,确实是最适合修士担任的国中高位。

至于虎娃目前的年纪太小,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想恢复学宫并不是眼前这几年的事,少务今日之言只是一种许诺和表态,以示他对虎娃的重视。等到将来真有这么一天时,找来仓煞当学正的可能性恐怕很小,届时再请虎娃就任便是。此刻没必要有什么异议,一切都顺着虎娃的意思说就好。

彭铿氏大人目前并没有担任什么官职,但少务表示巴室国有尊位高悬专门待他,且享受着高爵厚俸。虎娃如今的爵位可不低,与诸正大人平齐。

所谓爵位,最早是在国祭中的地位。每年国祭之后,国君代神赐酒,每人面前放的酒爵数量是不一样的,酒爵越多当然意味着地位越高,后来便成了一种官方身份的象征。这种身份还通过封赏而正式确认,成为一种官职之外的虚衔、也享有相应等级的俸养。

国中很多富贵的部族尊长,他们并不缺俸养财货,更看重的是地位荣誉,就算不在国中担任具体的官职,也愿意花很大的代价获得更高的爵位。

少务最新的封赏——彭铿氏大人享九爵。按照传统的礼仪,也就是在国祭之后赐酒之时,他面前放的九个杯子。在巴国历史上,十爵便是极致,极少有人能享受到,而九爵已是与朝中诸正大人相等的待遇。

瀚雄将为城主,此官职对应的地位通常是享七爵,根据资历与功勋不同,从六爵到八爵都有可能。而北刀氏大将军原先也是享九爵,如今受罚之后只享六爵,居然跟新受封赏的汪声氏大人是一样的,这也是一般国工的待遇。至于虎娃的仆从兼弟子、四境修士藤金与藤花,运气可真是不错,刚刚化为人形出现,便享受国中四爵之尊。

少务如此安排,可谓煞费苦心。而虎娃只得暗叹——其实不必如此!他本就不在乎这些,也就更谈不上计较这些了,他与少务之间,其实只看投不投缘。可不论虎娃怎么认为,有些事少务是必须要做的。

但有一件事似乎被少务有意忽略了,他在众人面前提到了镇南大将军之职将来的安排,可别忘了北刀氏也在场,他的镇北大将军之职又何时能恢复呢?

这次少务带着刀叔和小苗来彭山深处探望虎娃等人,固然是为了安排故人相见、显得更加亲切,但也足见对北刀氏的信任和重视,可为何故意不提这茬呢?

虎娃本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明白了人间诸多机心,已看出少务将北刀氏继续留在彭山禁地,是另有深意。上次前往善川城接应君使的那支军阵,就是北刀氏从彭山禁地带出来的,其中有很多虎娃熟悉的面孔,皆在当年前往郑室国的使团队伍中见过,就是北刀氏大将军的心腹亲卫。

一位受贬的将军,居然还能将所有的亲卫都带在身边?很显然,国君是命他在彭山禁地那个近乎与人烟隔绝的地方,操练国中最精锐的军阵;而北刀氏所率军阵的气象,虎娃也亲眼见到了,其战斗力远超一般城廓的守备军阵,且这一切都不引人注目、甚至不为人知。

彭山禁地是九株龙血宝树生长的地方,还有王室用有的大片药田。它的最特殊的地方,就是有各宗门修士轮流值守。当年先君如此做的用意,一方面是为了凝聚各宗门修士的团结效国之心,另一方面也是在想国都之外打造一支潜伏的奇兵。

虎娃去年到过彭山禁地,这些事情当时并没有做到或者说没有做得很好。各宗门修士只是奉师门之命前来值守一段时日,将彭山禁地当做一处修炼的宝地,并能获得龙树血脂等灵药为报酬,并没有和驻守军阵在一起操练、形成整体的战斗力,他们大多也没这份心思。

也难怪会有这种情况,各宗门修士平日只是各自修炼神通秘法,又有哪位镇守将军能像对待普通军士一样去呵斥与督促他们,与战阵一起去操演配合呢?这些人在各自的城廓中地位都很尊崇,过受人尊敬、安逸逍遥的日子习惯了。而且得罪他们就等于得罪其背后的宗门势力,谁都得礼待有加。

而北刀氏将军可不一样,他如今在国中已是凶名与威名赫赫,什么篓子都敢捅、谁的面子都敢不给。也只有他才能镇得住在彭山禁地中值守的各宗门修士,并以军令要求这些人与军阵配合操练。

北刀氏不仅是脾气大,而且本事也大。假如有哪位修士自以为修为和地位高超,不服他的管束,那么大可以亮出法器来斗一斗,北刀氏大将军的砍刀能教会他们做人的。况且这种事情,还找不着地方告状去,国中谁还不清楚北刀氏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既然已猜出了后廪以及少务将北刀氏“贬”到彭山禁地的用意,虎娃也就没有点破。国君与镇守将军皆事务繁忙,难得在彭山深处的幽谷中逗留了一天一夜,感慨往事、畅谈兄弟情义,第二天午后便离开了。

少务回国都,北刀氏回禁地,长龄先生带着十二名弟子回长龄门。少务临行前叮嘱瀚雄,刚刚醒来不妨多休息一段时日,先陪伴小路师弟在附近玩赏一番,然后再回长龄门一趟,等一个月后再动身去善川城上任不迟。

瀚雄便留了下来,他和藤金、藤花十分投缘,没事经常邀这两名四境妖修演法切磋一番。少苗也留了下来,她本就是出来散心的,见到了虎娃和盘瓠等人也感觉十分亲切开心,当然不愿意立刻就随少务回国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