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3章、山中之议(上)

瀚雄获救之后,昏迷了两次。第一次的时间很短,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帐篷里,身边只有父亲长龄先生,他将所遭遇的一切以及猜想的事情都告诉了父亲。

至于第二次昏迷,瀚雄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个很长的、内容朦胧而断续的梦。他在梦里修炼各种自己也搞不清玄妙的神通秘法,越练越精神,那种畅快的感觉几乎令人想飞起来,总有一股令他非常舒服的花香飘荡在心神中,到后来,他竟然突破了四境三转修为。

瀚雄是一名四境修士,可在定境中涵养神气,在很累的情况下,假如真地睡着了也会很深沉安稳,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多梦。所以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何会有这样漫长的梦境,难道与身受重伤有关吗?

瀚雄在朦胧的梦境里突破了四境三转修为,当他醒来后,便真的拥有了四境三转修为!他睁开眼睛时,看见的是天空下摇曳的金色花朵和绿色叶片,那是沿着高崖生长的一株金铃藤,忽然有个脑袋凑了过来,关切地小声道:“你终于醒了吗?”

瀚雄吓了一大跳,他的身手灵活、功夫高强,当即挺身就蹦了起来,毫无长期昏迷后身体的虚弱不适感,这一下蹦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高,幸亏不是在屋子里,否则他会直接撞破屋顶飞出去的。

也怪不得瀚雄的反应这么大,他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冷不丁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呢,突然有个狗头伸到面前,还开口吐出人言。假如不是瀚雄与盘瓠早已很熟悉,换一个人说不定又会被吓晕过去。

看见瀚雄蹦起来,盘瓠赶紧将一支狗爪子放到嘴前嘘声道:“你别这么大反应啊,不就是听我说了句话嘛!……可千万别让小苗知道,我已经会说话了,要注意保密哦!”接着回头朝谷地中央汪汪叫了两声。

刚醒来的瀚雄差点让盘瓠又给整懵了,再抬头一看,虎娃、少务、北刀氏、少苗、父亲长龄、还有不认识的一男一女听见动静已经跑了过来。只听少务惊喜地喊道:“师弟,你终于没事了!小路说你很快就会醒,而你果然醒了。”

瀚雄摸了摸脑袋,似梦游般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啊,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少务,你不是已经回到国都继位了吗?”

长龄叹息一声道:“孩子,你已经昏迷快三个月了,是小路治好了你的伤、还送了你一场大造化。这里便是彭铿氏大人在彭山中的封地,也是他的修炼洞府。这两个多月,国中发生了很多事情,你还都不清楚呢。”

长龄先生给儿子发来一道神念,解释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情况有点复杂,瀚雄愣神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藤金、藤花上前给师伯行礼,而瀚雄亦拜见国君。

少务赶紧以双手扶住瀚雄的肩膀道:“师弟,在这种私下的场合,你仍叫我小俊师兄就好。我方才也对小路说了,就算我身为巴室国君,我们也永远是武夫丘上的兄弟。”

长龄先生在一旁捻须道:“话虽如此说,但国中礼法不可废,瀚雄当然要正式拜见主君。”

少务却挽着瀚雄的胳膊不撒手:“等回国都之后再说别的事吧,我今日只是来叙旧的,同时也要悼念结义兄弟。”

想当初大俊、少务、瀚雄、虎娃、盘瓠在磨剑峰上结拜,如今四兄弟仍在、只少了一个大俊,几人就在此地焚香祭拜并吊念这位兄长。少务此举是真心的,同时也是要做给虎娃等人看的。无论如何,他毕竟亲自来了,也这么做了。

听闻后廪已逝的消息,瀚雄与虎娃也表达了哀悼与缅怀之意。

少务今天只带着少苗,在长龄与北刀氏的护卫下,穿过飞蛇毒雾之险进入此地,并无其他任何随从。盘瓠见到少苗当然很开心,但少苗却神色忧郁不像往日那么活泼。因为最疼爱她的父君去世了,她非常地难过,少务也是带她出来散心的。

盘瓠扮傻狗卖萌,好不容易才逗少苗露出了笑容。众人又坐在幽谷中央谈及了诸多往事,感慨不必多提。

大俊当然也得到了封赏,封号以及封地还有所赐财货本应由他的儿子继承,可是大俊尚未结亲、当然也无子,所以找了他的一个侄子、过继为大俊之子领受其封赏。这些事情本来只要派人送个消息就可以,但是少务却要当面亲自告诉几位师弟。

少务虽说有些事等回到国都后再谈,但这位事务繁忙的新君在彭山禁地中呆了整整一天一夜,还是免不了谈起国事。他对瀚雄道:“善川城处于巴室国南境要地,若与郑室国有战事,此城之争夺首当其冲。

原城主辰南既无才干亦无德行,我对其早有不满。他此番因公子仲览之事牵连获罪,如今善川城尚缺一位城主。其实在我原先的想法中,再等个一年半载,找合适的机会让大俊师兄继任善川城城主,换做他人我实在不太放心,因为巴室国与郑室国之间迟早要起战事。

今天长龄先生也在,我想问瀚雄师弟,能否委屈你担任善川城的城主、为巴室国镇守南关?另外,镇南大将军前日自称年事已高,想解甲归乡,虽被我拒绝并挽留,但他的年纪确实大了,迟早是要告老的。这镇南大将军之职,瀚雄师弟将来是否愿意承担?”

少务以兄弟间聊天的语气,谈到了国事安排,要当即任命瀚雄为善川城城主,将来还想任命他为镇南大将军。

瀚雄还没答话呢,长龄先生立即说道:“以瀚雄的年纪,任善川城主已是破格重用,但他既从武夫丘学艺归来,也当为国效命……只是镇南大将军之职,无论是修为还是资历,恐怕都不足胜任,就算勉强任用也亦不能服众。”

少务则笑道:“瀚雄是长龄先生您的儿子,也是武夫丘三长老的亲传弟子,他与我一起登上武夫丘主峰,亦得到了武夫大将军当年留下的真传,只要给他几年时间,定可建立功勋威望,届时又怎会不能服众呢?”

既然国君已经这么说了,瀚雄便很痛快地答应道:“当善川城的城主,我自然是愿意的,就怕干不好啊!至于镇南大将军,凭我现在这点本事嘛……还是过几年再说吧。”

少务既对瀚雄又如此安排,又岂能想不到虎娃。他对虎娃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在巴室国中效仿当年巴国的旧例、重新恢复学宫,届时想请虎娃担任学正之职。主持学宫的学正大人,按惯例也兼任国中的副祭正,而祭正则是国君本人,可见其地位很高。

学宫顾名思义,就是传承学识之地。挑选国中百姓子弟,送往学宫学习各种技艺与知识,同时也指点尽量他们迈入初境得以修炼。所谓百姓,可能与很多年后人们的理解有所不同,此时指的是国中各贵族门阀,而普通村寨民众,大多数都是没有姓氏的。

虎娃并不清楚山神的名字叫理清水,所以就更不清楚其是巴原上迄今为止最后一位学正大人。假如他知道的话,说不定会答应少务的请求,这也算是继承尊长之业了。

虎娃拒绝了,一方面是他确实不太想干,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山神的嘱托。山神让他行遍巴原各地,不要暴露身份来历,有朝一日突破六境修为、然后图谋报仇。以虎娃如今的地位,不知还有没有必要这么做,但虎娃并没有多想,他还是打算继续完成山神的嘱托。

如今在巴室国中,彭铿氏大人之名已如雷贯耳,这超出了虎娃原先的预计。他本人也不想这么高调并引人注目,还好出名归出名,也还没有太多人认识他,今后换一个身份,仍可以继续行游巴原各地,等待他可以愿望的那一天。

但虎娃对少务恢复学宫之举还是赞同的,并向少务推荐了一个人,就是仓煞。虎娃在这些人面前,当然也不会隐瞒自己便是相室国中那位小先生,因为这个身份已先后被后廪与剑煞猜到了,那么他当然是认识仓煞的。

这个提议倒把少务给吓了一跳,他万没想到虎娃推荐的竟是这样一位名震巴原的高人。假如真能请动仓颉,少务当然是求之不得,可这等美事有点不太现实啊!若能请仓煞为学正,那么为何不请剑煞来做大将军呢?少务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想啊。

虎娃却告诉少务,他了解仓颉前辈的宏愿。少务有一统巴原之志,又能让仓颉看到他真有统一巴原的希望,那么未尝不能请这位前辈来坐镇学宫。届时就算请不动仓煞本人,请他的弟子候冈来做学正也行啊。

故巴国学宫授业,基本上还是依靠历代口传,但这样先生很难教授弟子太多的东西,而弟子们能学到的则更少,最重要的是,它难以形成积累。有些东西忘记了、有些先生去世了,学识传承也就断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