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2章、心结(下)

瀚雄方才确实是动了一下,这是一种正常现象,说明他的身体机能已接近完全恢复,人只是处于沉眠之中,小孩睡觉还会蹬被子呢!现在就可以将瀚雄唤醒,但虎娃不想那么做,要让瀚雄在金铃藤的气息中自然醒来,才能达到最完美的疗伤效果。对于瀚雄本人来说,这也相当于一场睡梦中的修炼。

第二天,藤金和藤花又走出了深谷,盘瓠晃着尾巴跟在后面。守候的谷外的如今不仅有长龄门弟子与北刀氏先前派来的两小队军士,还有专门从国都派到此地的仆从。山野里平整出大片的地方,不仅搭了帐篷,还建了左右两排永久性的房舍,搞的像个小山庄似的。

守候着照例问藤金、藤花,彭铿氏与汪声氏两位大人有何需要?汪声氏大人很得意的晃着尾巴没有开口说话,藤金则吩咐弄一批最好的皮裳来,并且指定了尺寸。这让众人一头雾水,幽谷里也没几个人啊,要这么多皮裳干什么,而且要的尺寸这么小、谁都穿不上啊?

但国君派来的人当然训练有素,虽然心中疑惑,但一句话都没多问,立刻表示马上去办。却没人注意到盘瓠在后面轻轻扭着屁股,似是在美美似想象自己穿上皮裳的样子,到后来它还有些发愁——送来那么多皮裳,先穿哪一件好呢?

但是再后来,盘瓠的感觉就不太美了。它站定身形仔细听国君派来的仆从汇报最新的消息,狗眼中露出了哀戚之色。

……

盘瓠这天带回来一个并不算太意外的消息,虎娃闻讯后独自坐在高崖下良久无言,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他自己也形容不清楚。

巴室国的先君后廪,已在数日前辞世,新君少务下令举国哀悼。举国欢庆刚刚才过去两个月,巴室国又迎来了一场国葬,万民垂泪缅怀深受爱戴的后廪。假如走在城廓人烟里,甚至能感受到那天地间的气息中亦带着一缕哀伤之意。

虎娃早就知道后廪时日无多,但他也是最了解后廪身体状况的人,按原先的预计,为后廪延寿一年之后,只要再辅以各种灵药补益、安心静养的话,后廪应该还可再坚持半年左右。而现在时间只过去了两个半月,这位先君走得有些快了。

国都中送来的消息,后廪并没有选择静养。少务每日处置国事,而后廪就坚持陪在少务身边,不时给予指点与协助,他不想浪费生命中最后的短暂时光,以这种方式将寿元生机燃尽。

得知这一切,虎娃的心结也解开得差不多了。去年在彭山禁地中见到后廪时,这位长者给虎娃留下的印象其实很不错,瀚雄如今在沉睡中无恙,照说他应该去国都见后廪最后一面,后廪恐怕也很想见他,曾经派使者来问候过好几次。

但虎娃心中有说不清小疙瘩,后廪安排的那支商队,本意可能并不是要让那些人去送死,但从后来发生的事情看,那绝对是一个半遮半掩的诱饵。

后廪的用意不仅是为了掩护少务归国,更是创造一个机会,引发国中可能出现的异动,从而消除少务继位后的隐患,也就是说,为了让少务顺利继位并从一开始就牢牢掌握国中形势,后廪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大俊之死,就是代价之一,虽然后廪未必想付出,但相比更重要的目标,在他眼中这种付出也是值得的。也许这就是世间居上位、成大事者的行事之风吧,如今随着后廪逝去,虎娃倒不想再与这位先君计较什么了。

虎娃还有种感慨,假如后廪能再有几十年寿元,那么一统巴原恐怕就没少务什么事了,只可惜,这世上谁都有遗憾。

后廪离世后没几天,又有一个消息传来,竟是北刀氏将军镇守的彭山禁地出事了。仲览、会良、谷良这三位公子,居然在一日之内接连身亡。据看押他们的军士汇报,此三人皆死于意外。

仲览是爬到树上去摘果子,踩断树枝从高处落了下来,落地的时候不幸是头朝下。而会良与谷良是到山野中采集野生草药的原株遇难。彭山禁地中种植的灵药,很多都是直接移植的野生药材,其中有不少药材原本生长在陡峭的山崖上。会良失足踏空,慌乱间抓了旁边的谷良一把,于是两人皆从高崖上滚落。

这些事情虽然说得有鼻子有眼,而且就是这么公开向国都禀报的,但听闻者只要不是傻子,也不会相信世上竟有这么巧合得意外!恰恰在后廪去世后的第三天,被后廪下令看押在彭山禁地中服役的三位获罪公子,就像商量好了似得,一齐遭遇意外身亡。

无论是民间还是朝中,很多人提及此事都简单地总结成一句话——他们被北刀氏将军弄死了。

朝中群臣对真相大多心知肚明,这当然是北刀氏干的。不用北刀氏将军亲自动手,只要授意看押的军士制造一点事情就行,仲览等人想不出意外都难,否则为何要仲览去爬树、要谷良与会良攀援高崖去采药?

仲览与谷良也就罢了,而会良可是一名四境修士,哪有那么容易失足摔死、临死前还拉了谷良一把?但是,他摔不死也得死!

北刀氏这回又捅了一个大篓子,国君的命令,只是将三位公子押往彭山禁地惩戒,并没说要他们的命。而以这三人的身份,就算是受惩处也不能出这种意外。就算查不出是北刀氏故意动手,但他的失职之罪肯定逃不了。

消息报到国都,朝会之时,群臣商议的就是此事,重点讨论——北刀氏该不该罚?有意思的是,北刀氏的责任是显而易见的,国君对此也毫无异议,却没有人主动开口进言——该怎样处罚北刀氏?大家都望着国君呢。

少务也提接这茬,而是环顾群臣道:“关于彭山禁地之事,诸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谁也没有料到,曾被北刀氏追到家里揍了一顿采风大人,却率先挺身而出,大义凛然地为北刀氏辩解。采风大人掌管国中各地风闻,他当众说了几件事情——

其一,仲览等人的意外虽然太过离奇巧合,但正因为如此,民众纷纷议论,他们是被后廪特意带走的!就算是北刀氏把人弄死了,那也是先君后廪托他之手。这种议论并非不可思议,巴原上至国君下到普通村寨居民,全是信奉神灵的。某种意义上说,逝去的祖先也是神灵。

其二,当初先君后廪决定将三位公子押往彭山禁地服役时,国中多有义士激忿,认为这三人该死、纷纷表示恨不能手刃国贼,且纷纷感叹先君与新君太过仁慈了。如今民间虽有风传,说是北刀氏弄死了三位公子,但大家纷纷表示,加入真是这样,北刀氏干得好!

如今并无凭据能证明这些意外一定是北刀氏所为,而北刀氏确有看管不严之责,但若因此重罚,恐与民愿不符!

采风大人最后提到了“民愿”,君臣都不得不重视,于是大家纷纷附议采风大人之言。尤其是那些前几年与仲览、会良有过结交往来的大人们,此刻更是坚决表示不应处罚北刀氏,看他们激动的样子,就差进言国君封赏北刀氏了。

其实国中有哪些势力曾与仲览、会良等人结交,少务是心知肚明,但他继位之后并没有追究。这些人并不是想跟随仲览或会良行叛逆之举,他们当时只是看不太清形势,想给将来多留一条后路而已。

如今仲览、会良、谷良已死,这些人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过了眼前这一关,国君以后也不会再追究他们了,而他们自然亦再无二心。

既然群臣都这么说了,少务身为国君也不好违背民愿,只得叹息道:“北刀氏曾因一时鲁莽而获罪,被贬彭山禁地为镇守将军。但他在善川城变故发生之时,受君命将一干人犯与物证安然押送回国都,也算是立下了功勋。

父君曾有遗命,要让北刀氏官复原职,并另有封赏。我数日前刚刚下令,恢复北刀氏镇北大将军之职,并将封赏的诏令送往彭山禁地、召他赶回国都。如今出了这件事,无论如何他都有责任,就算不该重罚,但也不可不罚。

赏赐之物已给他就罢了,但封命应收回。我这就再派使者赶往彭山禁地,削其镇北大将军之职,再贬为彭山禁地镇守将军,让他继续留在那里好好思过罢。”

少务处置的结果,北刀氏等于啥事都没有,仍然在彭山禁地做他的镇守将军,还得了很多赏赐的财货,只是国君将刚刚下达、让他官复原职的诏命又收回了。民众闻此事,纷纷感叹北刀氏太不走运了;而虎娃闻此事,亦感叹北刀氏实在是太受重用了。

少务不仅送来了君命,几天后,亦亲自来到彭山禁地巡视,说是要感悼兄长。这是新君继位后第一次离开国都,但少务在彭山禁地中并未停留,接着便来到了彭铿氏大人的封地,随行者还有长龄先生、北刀氏与少苗。

虎娃听说了所有的消息,当少务走进幽谷时,他心里的小疙瘩也终于完全解开了。少务毕竟就是少务,有些话,虎娃不想也不必再提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