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2章、心结(上)

如今的虎娃,可以说是少务最信任的人。他为后廪调治病症,说是能延寿一年,后廪便真的一年无恙;他答应后廪去武夫丘送信,不仅把口讯带到了,并帮助少务登上了主峰;他与长龄先生护送少务归国,便一路平安无事。

在如今的巴室国朝中,谁都清楚彭铿氏大人的功勋与地位,所以他身为君使没有按例回国都复命、在路上擅自打开了本应封存的物证,也没有任何人弹劾他。群臣反而纷纷进言,要求国君厚加封赏彭铿氏。其实不用任何人进言,少务当然也会这么办,这些只是锦上添花。

由于虎娃本人态度未明,想封什么官职还得当面商量,所以少务就先赏了。虎娃已是巴室国的国工,每年都有一笔丰厚的供养,但这一年来他也没去拿,反正都存着罢。

其实虎娃一点都不缺钱,他比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要富有得多。方圆十里的封地,听上去好像不大,其实地域已经相当不小,只是在彭山深处,不适合开垦田地建造庄园,当成清修洞府倒是很不错。

少务又在靠近国都方向的彭山脚下,赐给虎娃一座田庄。虎娃用不着亲自去打理,依附田庄的佃户自然全是他的仆从,有专人替他料理俗务,他只管拥有现成的收获就可以了。虎娃有两名弟子藤金与藤花,往后也可以在田庄中居住,也算在人世间有了很好的立足之处。

少务在国都当然已得到了彭山中的消息,他也能猜出藤金和藤花的妖修身份,但是并没有点破。这两头獒妖很走运,几乎啥也没干,便也得到了国君的厚赏,不仅拥有贵族身份,而且有一大笔专门赐给他们的财货被送到了虎娃的田庄中。

藤金、藤花都有封赏,盘瓠当然也少不了好处。它被赐号汪声氏,如今也是一位国中的大人了,每年都有厚奉。虎娃与盘瓠在国都中还有专门的府邸,是两套连在一起的宅院,他们可以随时去住,平时伺候的仆从都是现成的。

厚赏的诏令当然由国君派专使送达彭山深处,少务特意还让使者询问:彭铿氏大人李路与汪声氏大人盘瓠,还有什么要求和愿望,就尽管提出来,国君一定会满足的。

可怜盘瓠还不会说话,否则它一定会说想见少苗。当初在王宫中它倒是与少苗见了一面,可惜只被摸了几把狗头、揪了揪耳朵,便匆匆离去了。

而虎娃告诉君使,他并无任何要求,只希望尽快惩治刺杀大俊的凶徒。使者将话带回国都,少务也能听出来,虎娃恐怕是有心结。

大俊身亡、瀚雄重伤,少务却一直没有来看一眼,而这对结义兄弟的死伤,可以说都是为了少务。虎娃并未责怪少务什么,他只是有些感慨。想当初在武夫丘上,少务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与曾拥有的一切,才能够真正的登上主峰;但是回到国都之后,他不可能再是武夫丘上的小俊了。

身为国君,少务有自己的身份和立场,有些事情的想法与做法,便只能从国君的角度出发。虎娃当然不会有什么怨言,但他就留在彭山中专心为瀚雄治病,便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虎娃不会主动去见国君,他只在等小俊来看瀚雄。

少务没有来,当然是有原因的,他刚刚继位为国君,在国都中有很多事务要处理,实在是脱不了身。更重要的,他要陪伴已时日无多的后廪。后廪将君位传给少务后,并没有在群臣的建议下静养,每日仍坚持指点少务处置各种国事,甚至比他在位时还要操心。

因为后廪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想将自己治国四十余年的体会都告诉少务,又能以这种方式陪伴在少务的身边。但他身体已一日不如一日,渐渐已无法自己行走。

而彭山深处的瀚雄,身体却一天天的在恢复,只是依然沉眠未醒。一个人如果长期昏迷,会引起肌肉萎缩甚至腑脏机能衰退,但有虎娃在,这些问题都不必担忧。虎娃究竟以什么手法为瀚雄疗伤,恐怕世上没人能说得清,就连虎娃自己都说不清,总之能用的都用上了。

借助琅玕枝神器施展菁华诀,凝聚天地间的生气补益瀚雄的生机,这就是伤病中最佳的自愈之法。他当初为夏卓治病的方法如今也给瀚雄用上了,类似于传说中的灵枢诀,调理其的神气逐渐回归完美的均衡状态。

虎娃还借助神形中的五色神莲施展了大器诀,这种原本是炼药或炼器的秘法,也被他用来治病,而且是与灵枢诀同时施展。倒没有把瀚雄炼成什么神器,而是使他正常的均衡状态更加完美,醒来后将体格更强健、感知更敏锐……

实际上虎娃并没有刻意施展那一种秘诀,只要是对瀚雄形神有益的方法他都用上了,施展时并没有区分是什么手段,每日还有那株奇异的金铃藤相助。在瀚雄的断骨长好、内外伤皆痊愈之时,他又让藤金、藤花每天轮流拍打其身体,使用特殊的法力助其气血运行。

虎娃为瀚雄疗伤两个多月,他的修为竟不知不觉中从五境三转突破到四转。可见虎娃将此前所悟种种能调理神气、治愈伤痛的手法皆运用到了极致,而且也不仅限于某一门秘传,成了真正属于他自己所领悟与掌握的神通。

长龄先生来过好几次,其实这期间已可以将瀚雄唤醒,但他看到儿子的状态之后,便让虎娃继续这么调治下去,并再三向虎娃表示了感谢。若长龄先生亲自出手,当然也能让瀚雄康复如初,可是虎娃这种治法,就不仅仅是让瀚雄康复了。

瀚雄在武夫丘上突破了四境修为,炼成挑水功之后又突破了四境二转,而受重伤让虎娃这么“治”了两个月,醒来后便将突破四境三转修为了。这是一场福缘啊,被疗伤居然也相当于修炼了。

给瀚雄疗伤之余,虎娃也在指点藤金、藤花的修行,将他所悟的种种境界体会以及神通妙法都讲述给这两名妖修听。其实人与妖物的修炼并不相同,但虎娃讲的是大道本源之悟,以及在层层境界基础上所演化出的种种神通手段。

对于虎娃本人而言,只要境界到了,相应的秘法恐怕就没有他学不会的。而对于藤金和藤花而言,只要能听懂便是大收获。盘瓠与那株金铃藤,也等于在一旁听闻虎娃讲法。

有一天夜间,月光从正上方照进山谷中,虎娃正在月光下定坐,突然听见有个声音喊道:“瀚雄动了,我看见他的腿动了一下!”

高崖上洞穴中的藤金、藤花都被吓了一跳,一起蹦了下来,虎娃随即也站了起来。三人皆很吃惊,因为这句话不是他们说的。只见盘瓠正蹲在瀚雄身边,扭头道:“你们都看着我干嘛?刚才瀚雄动了一下!”

虎娃突然笑了,哈哈笑出了声,笑声在山谷中回荡,他已经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他笑着说道:“盘瓠,你终于会说话了!”

盘瓠嗷地叫了一声蹦其老高,就像是被谁踩了尾巴,挥舞着一对前爪惊叫道:“刚才是我说的话吗?我怎么会说话了!……哎呀,出大事了!……太好了,我真会说话了!”

藤金、藤花赶紧上前向汪汪师叔表示祝贺,盘瓠从狂喜中稍微冷静下来后,看了看两头獒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问藤金道:“我会说话了,可怎么还是狗样子、并未化为人形?”

藤金解释道:“三境九转圆满,即可突破形骸所限、发出各种声音。你只要原先懂说话,此刻便能说话。但想掌握化形神通,还差最后一步功夫,要在深寂定境中经历心魔考验,并运转神气相合,然后才可凝练妖丹成功化形。”

盘瓠又扭头道:“虎娃,你知道吗?我曾经想过无数次!……你猜我能说话的时候,第一句要说的是什么吗?”

虎娃答道:“瀚雄动了——我们刚才都听见了。”

盘瓠直摇头:“不是这一句,是我先前想好的那一句!”然后跑过去以一对前爪扒着虎娃的衣服道,“能不能给我一件皮裳?”

虎娃纳闷道:“你原先想说的是这句?你这个样子,全身都是狗皮衣裳,还要什么皮裳啊?”

盘瓠有些着急滴说道:“要,当然要了!还记得小时候吗?有一次我们把村子里的鸡撵过了断崖,被山爷打屁股。你会说话,便要求穿裳挨打;而我不会说话,所以就只能光着屁股挨打。后来我就想,假如我也会说话了,一定先要件皮裳!这个愿望在我心里藏了好多年了,一天不实现,我便始终有心结!”

虎娃呵呵笑道:“没想到你这条狗,这么多年都藏着这么重的心事呢!假如穿不上皮裳,恐怕都无法突破四境修为了……你如今已是巴室国的汪声氏大人,吩咐仆从一声,想要什么样的皮裳没有?”

盘瓠用狗爪子一拍脑门:“哦,也对啊,我走出去说一声就行!……可是我这个样子出去说话,会不会把谷外那些人给吓着?”

藤花上前道:“汪汪师叔不必担忧,明天我就出谷吩咐一声,叫人给你运来一车皮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