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1章、君心(上)

处在少务的位置上,便能感应到祭坛法阵的这等妙用,来自于巨树光影所发出的奇异神念。这是巴国历代祭正所传承的秘密,而祭正之职,向来都由国君兼任。尽管如今巴原已分裂为五国,可是这个秘密还是由巴室国继承。

少务跪在万众瞩目的中央,看着祖先留下的神迹于万众面前展现,心中在想,有朝一日要将这法阵的妙用完全开启、亲眼看看那株幻化出的通天建木究竟是什么样子?

……

凉风顶宗主、当世高人圆灯先生也和长龄先生一起参加了这场大典,就站在祭坛外离少务很近的位置,与朝中诸正大人同列。他看着那参天大树通往天际的光影,眼中亦充满了强烈的向往之色。

圆灯先生出现在这个场合、站在这个位置,足见国君的重视与礼待。在场的民众看在眼中,谁也不会认为国君会惩处圆灯先生、收拾凉风氏一族。

禅位大典之后,少务便正式成为巴室国的新君,举国欢庆十日,国都中更是张灯结彩,四处传来民众自发编成的颂歌声。新君所颁布的第一道君命,便是大赦天下,将牢中羁押的人犯释放回家,以示国君的仁慈与赐生之德。

但公子仲览却不在被赦免之列,因为少务继位时,他还没有被定罪。假如真的已定罪的话,谋逆篡位之罪也是不可赦的。

……

少务继位后的第三天,便单独召见了公子会良。会良未能与其他兄弟一起参加大典,他回到国都之后,仍由北刀氏负责将其严密看押,就连平日的亲信也一个都见不到。今日他终于见到了少务,兄弟俩距上一次见面已过去了四年多,而再见时少务已是国君,坐上了会良做梦都想坐的位置。

会良一见到少务,便很激动地喊道:“少务,你怎可如此待我?我拿下仲览于国有功,而你竟然将我软禁了这么长时间!……父君怎能让你这么做?我要见父君!”

押送他来的北刀氏在后面呵斥道:“会良,面见国君为何不行礼?还在此大呼小叫!”说着话,上前伸脚便欲踹他的膝盖弯。

少务摆手阻止北刀氏道:“会良是我的兄长,我赦免他今日无礼不敬之罪。他若是不愿向我这个国君行礼,那就站着说话好了!”

会良这才意识到,如今身份毕竟不同了,面前的少务已是国君,他无形中气势便弱了几分,不想让少务抓住什么把柄,终于还是行了臣子面见国君之礼,然后起身抬头道:“主君,您原来还记得我是兄长,那么为何无故将我软禁?”

少务看着会良,眼神中充满了遗憾与伤感,长叹一声道:“无故!事到如今,你还要说这是无故吗?……你毕竟是我的兄长,犯下如今的错,我也有责任。父君没有让我见你,可我还是得亲自见你一面,有些决定,不应该由我们的父君来做出。”

会良上前一步道:“请问我犯了什么错?仲览以为你在那支商队中,欲行刺之事已被查实,而我得到消息拿下了仲览,你也安然无恙地成为了国君。我拿下仲览的目的是为了救你,尽管事后才知这是个误会,但救人之举总不至于成为罪名吧?”

少务垂下了眼帘,没有去看会良,低着头说道:“父君已时日无多,我不想让他伤心,所以有些话应由我来说、有些事也应由我来做。我不是理正大人,我是国君,在此只想指出两个事实。

其一,仲览已供认他是行刺的主谋,但我很清楚,黄金十斤,他根本请不来那样一批刺客。我的师兄瀚雄未死,他见到了刺客,恐非你先前所说的众兽山修士。

其二,你若真想救我,商队中我的师兄大俊也不会死!我今天不是来问案的,你也不必说出此事的详细情由,更不需要认罪。但你若想安然走出王宫,就必须给我答案与理由。”

虎娃在押送会良的路上,也曾有困惑,就算明知会良在撒谎,可也拿不到他参与谋刺的证据、定不了他的罪名,回到国都后又能如何处置呢?可是虎娃却忘了一件事,少务若做了国君,便拥有国君的权威,他不会像理正大人那样问案,只需指出事实即可。

这也不能说是虎娃忘了,因为虎娃不是国君;但少务只要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便会从国君的角度去处理事情。

会良突然感到了一阵刺骨寒意,不用回头,便知身后的北刀氏已抽出了腰间的砍刀。可见少务对北刀氏的信任,如此私密的场合,他竟让北刀氏带着砍刀进来了。

会良忍不住想大喊:“少务,你难道想杀我吗?你怎敢如此做!”但这些话终究没有喊出口,因为如今的少务还真敢!就算他悄悄杀了会良,谁又能把他怎么样呢?少务给了会良一个安然走出去的机会,会良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一瞬间,会良全身就跟泄了气一般,眼中已无半点神采,耷拉着脑袋道:“郑室国!”

这就是少务想要的答案,虽然早已能猜到,但此刻终于在会良口中得到了确认。少务的眼皮跳了跳,双手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但随即又把手松开了,语气很平静地说道:“这是答案,你这么做的理由呢?”

会良抬起眼看着少务,以嘶哑的声音道:“理由!你不该一去三年多毫无音讯,不该让我在没有希望的时候,又看到了希望!论修为、才干、计谋甚至仪容,我皆不亚于你,在诸公子中,只有我才最适合成为将来的新君,可父君他总是看不到这些……”

会良自以为每一样本事都比少务更强,但他原本并没有争位的希望,可是少务一去那么长时间、国中毫无消息,后来又听说少务将秘密从境外归国,让素来以善于谋划自居的会良又看到了希望。可以说这个希望是少务给他的——给了他一个在幕后动手的机会。

会良越说越激动,到后来情绪甚至有些失控了。少务暗暗叹息,有些人平日不为恶,并非是他们不想,而是没等到合适的机会。最后少务闭上了眼睛,神情似乎有些累了,摆了摆手,命禁卫进殿押走了会良,偏殿中只剩下了他与北刀氏将军。

北刀氏看了少务一眼,低声道:“主君,您的父君不希望您来处置仲览与会良,已经命我将仲览、会良及谷良三位公子押往彭山禁地服役,以示惩戒,将来不得君命便不得离开。他虽然没有明确说什么,可我能明白他的意思。”

少务睁开了眼睛,带着歉意道:“刀叔,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并无旁人的私下场合,少务又一次称呼北刀氏为刀叔。北刀氏赶紧道:“主君请说!”

少务:“这不是君命,只是我向刀叔的请求。不论我父君是什么意思,但他尚在世之日,我不希望仲览、会良、谷良有事。父君不愿让我来处置这件事,就是不希望我留下兄弟相残的恶名。可我父君享国四十余年,一生仁德,我又怎能让他留下父子相残之名。”

北刀氏低头道:“我明白了,主君什么都不必再说了。”

少务起身向北刀氏行了一礼:“刀叔,只是为难您了,也委屈您了!”

后廪命北刀氏将仲览、会良、谷良这三位公子押到彭山禁地中服役,虽然并没有再下什么明确的命令,可北刀氏岂能不明白后廪的意思。不论是为了巴室国将来的形势安定,还是他们三人所犯下的罪行,是绝对不能再留其性命了。

这是后廪做出的安排,如果三位公子死在彭山禁地,那也是北刀氏来背这口黑锅,总之与少务无关。可是少务现在却求北刀氏,在后廪去世之前不要动手。至于后廪去世之后,他也没有给北刀氏任何明确的命令,但北刀氏同样明白少务的意思。

仲览等三人肯定是要除掉的,就算少务想手下留情,北刀氏也会力谏他动手。只不过少务不会直接向北刀氏下令,将来还是要这位将军来背黑锅。

少务并没有追问会良,这次与郑室国勾结,具体的行动方案与谋划细节,其实站在国君的角度、从国与国的层面上来说,知道谁是敌人、是什么人想置他于死地就足够了。

……

就在少务召见了会良后的第二天,已禅位的后廪也在王宫中召见了圆灯先生。

圆灯先生听说是国君召见,本以为是少务想见他,不料来到宫中见到的却是后廪。后廪坐在正中央,前方一左一右是伯劳与长龄这两名六境高手,大殿中并没有其他的护卫与内侍,但镇东、镇南、镇西三位大将军却站在圆灯身后。

一看这个阵势,圆灯就知道后廪是在防着自己动手,甚至为了防止万一起了冲突伤着少务,后廪连新君都没叫来。

圆灯先生还算镇定,脸上并无惊慌之色,向后廪行了一礼道:“听闻主君已派军阵护卫我凉风氏一族,又特意命人请我赶来国都为禅位大典观礼,老夫感慨,竟能在国中受如此礼遇!今日私下召见,场面如此慎重,又为何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