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0章、自己的路(下)

虎娃去年来到这里时,也是秋后的时节。此地人迹罕见,周围的景物并没有什么变化,山野中仍然生长着不少金铃藤,以前方那条幽长的裂谷为中心,周围方圆十里,如今已是虎娃的封地。

虎娃命众修士与军士就在此停下扎营,前方幽谷中有飞蛇毒雾,众人皆不可擅入。他来到谷口前运转法力喊道:“藤金、藤花,我回来了!你们如今能出得来吗?”盘瓠摇着尾巴站在虎娃的身边,也向着幽谷中使劲汪汪叫、带着能冲击形神的法力。

喊话与犬吠声传出很远,过了不一会儿,只听幽谷中有一男一女两个惊喜的声音答道:“大人,您终于回来了!我们早就能走出这条幽谷了,还把附近一带都转遍了。但按照您的吩咐,一直未敢远离。”

盘瓠闻言将狗眼瞪得老大,这分明是藤金和藤花在说话,这可把盘瓠羡慕坏了。紧接着瞪大狗眼的盘瓠又把嘴张开了,长而薄的舌头伸在外面忘了收回去,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前方。

从峡谷中的灰雾里走来的并不是两头獒犬,而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看形容皆是十几岁的少年。男子年纪看上去虽不大,但体格极其威武雄壮,简直与瀚雄有一拼,面目竟依稀有些北刀氏将军的影子。假如到外面说他是北刀氏的儿子,估计都会有人信。

再看那少女,除了有些高大健壮之外,倒也出落得妖娆美丽,眉目依稀也让虎娃觉得有些眼熟,再仔细一看,竟然有些像去年进入谷中的那名凉风顶女弟子。

来者当然就是藤金与藤花,他们曾经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幽谷中,所见到的第一名男子就是北刀氏将军,见到的第一名女子就是那名凉风顶女修。他们去年时就已有四境修为,只是尚未自悟假借妖丹化形神通,经过虎娃的点拨,如今已化为人形,形容面目便有些与北刀氏与那女子相似。

他们身上穿的也是巴原上常见的衣裳,但并非是在此地采集材料编织,而是以法力幻化。走出幽谷时两人皆祭出法器开道,每人的头顶上悬着一朵脸盆大小的金铃花,展开的金光如钟罩,不仅将他们的身形笼罩其中隔绝了毒雾,散发出的气息也能驱赶飞蛇,便是虎娃去年给他们留下的两朵金铃花法器。

他们修成人形之后,又有这两件法宝在手,当然就可以溜出幽谷到附近山野中见识人间景象,所去最远的地方,便是彭山禁地外的那道高崖。他们还曾遇到在山中行游的各宗门修士,但谁也没看出这两人的破绽来。

他们也谨记虎娃的叮嘱,没有泄露自己的妖修身份,更没有远离此地,一直留在虎娃的封地中守护着那株已开启灵智的金铃藤。今日正在谷中修炼,忽然听见谷外的雾气里传来虎娃与盘瓠的声音,藤金与藤花当然大喜过望,赶紧化为人形出来相见。

这两位妖修如今也学会了一些礼节,来到虎娃近前便俯身拜见,他们以彭铿氏的仆从身份自居,当然也称呼虎娃为大人。长龄门大弟子齐柏惊讶道:“小路先生,您竟然还留了两名弟子看守封地?”

虎娃笑了笑点头道:“是的,我去年命他们守护此处、等我归来。”然后命藤金与藤花起身,依次与众人见礼,却没有说出他们的妖修身份。

藤金、藤花过去和盘瓠打招呼,一左一右很亲热地蹲下来搂住了狗脖子。盘瓠回过神来汪汪直叫,那意思分明在说:“一年不见,你们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回头可得好好教教我!”可惜周围的人并没有听懂。

而虎娃咳嗽一声道:“藤金、藤花,它是你们的汪汪师叔,今后要以礼相待。”

去年还是在一起玩的狗,今年的修为也没他们高,怎么就突然变成师叔了?藤金和藤花却闻言大喜,因为虎娃的意思分明没有将他们仅视作仆从,而是当成传人了。两位妖修赶紧拜见汪汪师叔,盘瓠下意识地挺起了胸,尾巴在屁股后面翘得高高的,终于有了几分得意与满足的神情。

见礼已毕,虎娃指着那辆没有轮子也没有马的马车道:“这上面躺着的人,是你们的瀚雄师伯。你们将车抬进去,穿过峡谷时莫让他遭受毒雾侵袭。”

原来这条昏迷不醒的大汉也是长辈,藤金与藤花赶紧遵命抬起了车,一前一后祭出两朵金铃花,金光散射香气四溢,护着他们自己与车上的瀚雄走进了雾气弥漫的幽谷。齐柏等长龄门弟子本想跟进去,虎娃却命他们留在谷口外守护、不让任何人打扰,若有什么需用之物,就告诉随同前来的两小队军士。

虎娃带着盘瓠穿过幽谷又来到了那处与世隔绝之地,高崖下那株生长了数百年的金铃藤,在秋日里依然花叶繁茂。谷中没有风,古藤却枝叶摇曳发出沙沙的响声,显得很欢快像是在打招呼。这株金铃藤已通灵可修行,拥有朦胧的灵智,但尚不能脱离原身化形而出。

那一朵朵碗口大小的金铃花散发的香气能令人迷醉,可如今显然已知自行收敛,站在古藤下只觉神清气爽,却并无令人昏昏欲睡之感。

虎娃让藤金、藤花将瀚雄就放在古藤下,并站在那里对古藤说了一番话。他很耐心地说了很久、反复讲了好几遍。也不知金铃藤能不能完全听懂,但后来应该是明白了虎娃的意思,忽见枝叶一阵摇动,有一片片绿色与金色的光雨洒落,形状就像叶子和花瓣,落到瀚雄身上便消散不见。

长龄先生以秘法和灵药让瀚雄保持昏迷状态,这样既让他暂时脱离周身的各种剧痛,也更有利于其伤势恢复。如今法力与药力将尽,虎娃并没有再施展别的法术,而是借助了这株金铃藤天然的灵性。

这金铃藤的花叶气息能让人陷入沉眠,醒来之后却不伤人,反而有助于神气与精力的恢复。如今的金铃藤已开启灵智能够自主修炼了,这种灵性成了它的一种天赋神通,平日里收敛气息并能随时施展出来。

那么虎娃就让瀚雄在花叶之香中继续沉眠,并施展各种手法为其调治伤势,直至其完全康复后再醒来。

……

就在瀚雄于金铃藤的花香气息中沉眠时,后廪于国都中禅位于少务,禅位大典就在王宫前的祭坛广场上举行。国中民众都可以前来观礼,但被禁卫阻挡在广场周边很远的地方不得靠近。而离得远了,望见那祭坛前的后廪与少务,感觉仿佛更加神圣与庄严。

在工正伯劳大人的主持下,另有九位国工结阵出手,祭坛周围那九根巨柱所组成的法阵被启动了。巨柱上雕饰的云气纹路、枝叶花果、鸾鸟飞龙仿佛都从沉眠中苏醒过来,纷纷变“活”了。枝叶朝着天空伸展而开,祭坛周围出现了九株参天大树。

树冠继续向着高空延展,并且渐渐地交织在一起。假如虎娃在场的话,会认出这就是九株琅玕玉树的模样。玉树琼辉笼罩在祭坛正前方跪拜的少务身上,而少务的身形也映射出神圣的光芒。

随着法阵的运转,那交织的树冠缠绕着仍向天际不断地延伸,从远处看上去就像是一株巨大的古藤,它一直通往天上、通往传说中的帝乡神土。

关于建木与登天之径的传说,巴原民众皆有耳闻。普通民众不会像理清水那样认为登天之径只是一种象征,而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的修炼才是真正的登天长生之道。大家在这个仪式上都能亲眼见到这株“建木”,它就像一架能登天而去的长梯。

交缠在一起向着天际无穷延伸的树冠上,有花朵开放、有琅玕挂枝、有祥云缭绕、有神龙盘旋,这些都是幻化而出的光影,越到高处便越朦胧,呈现出尚未凝实的半透明状,而到了天空极高、人的目力难及之处,已是朦胧一片。

假如虎娃处在少务的位置,去凝神感应这神奇的法阵运转,他会发现大树延伸到高空的光影尚未完全凝实的原因,并非是伯劳以及九位国工的法力不够强,而是与这法阵的妙用与祭坛所凝聚的力量有关,它来自于这场仪式、来自于无数人虔诚的祈愿与坚定的信念。

少务本人也应能感受到这一点。也许只有等到将来巴原一统、万众归心,在每年举行国祭之时,九根巨柱法阵所幻化出的登天之梯,才能完全显示清晰。这是盐兆要告诉后人的,祖先确实留下了前往帝乡神土的指引,只要凝聚了众人坚定的信念,传说中的建木就会出现在巴原上。

但这幻化而出的光影,不论看上去是多么真切,普通人也不可能沿着它爬到天上去。这座法阵的妙用若能完全开启,世人只有少数人才能察觉到它的另一种妙用。假如已迈过八境九转七十二登天之径,就算没有修炼菁华诀,在祭坛中央仍能感受到太昊天帝留下的指引。那参天巨木便真的成了登天之梯,元神可沿此梯前往太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在世间只留下仙家遗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