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10章、自己的路(上)

会良虽是一名四境修士,可此时吓得腿都软了。方才那两道剑芒一左一右斩来,又有一座剑阵从他头顶上呼啸而去,他差点以为北刀氏以及彭铿氏两位大人,奉了君命要在路上了结他的性命呢,此刻浑身冷汗,一言不发就上了铁木笼车,被一队军士看押起来。

虎娃随手撤了剑阵,未再理会其他人。北刀氏却在心中暗道,自己做事已是出了名地冲,当场拿下会良之举看似鲁莽,实则就是国君派他来的用意,却没想到印象中温和谦逊的彭铿氏大人,做事竟然这么虎!北刀氏却不知,虎娃已经压抑了很久了,方才出剑亦是发泄一种悲愤的情绪。

人马继续出发时,气氛已变得完全不一样。北刀氏走在最前面领军,军阵队列整齐而肃杀,分为前后两队。中间是十二名长龄门弟子护送瀚雄所在的马车,虎娃也坐在车上;后队押送着仲览、辰南等一干人犯,会良也在其中。

军阵的后面,则是三名凉风顶修士与会良的亲随卫队,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却又不好就此离开,只得继续跟着。

北刀氏很顺利地拿下了会良,但也暗暗心惊。他已听说虎娃上了武夫丘,并成为剑煞的亲传弟子,但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这少年的修为手段竟如此精进。虎娃斩出的那一剑以及随即祭出的剑阵,北刀氏自忖,就算是他恐怕也很难安然无恙地接下来。

北刀氏甚至在想——假如虎娃拔剑是与他对砍,他恐怕也砍不过这位师弟!

北刀氏本以为凭自己的五境九转修为,且练成了独门刀法神通,相比世上其他的五境修士,就算在某些手段上还有所不如,但动手厮杀的话是谁也不怕;就算遇到某些六境修士,在特定的战场上或是突然偷袭,他甚至都能占到便宜。那么再看虎娃的手段,岂非是六境之下已无敌?

虎娃如今究竟已有五境几转修为?说起来也有意思,在跟随长龄先生护送少务归国这一路上,他虽没有刻意修炼什么秘法,只是感受着巴原上的天地气息,不知不觉中修为已突破五境三转。就好像他完成了一件前所未有之事,同时修行亦更上一层楼。

五境又称九转境,与此前相比有两个特点。其一是平日的行走坐卧,皆可是一种修炼,因为此境中需要感悟天地万物的气息,能察觉到以前所不能察觉的玄机。其二是每一转的修炼,并非像四境中那样突破神气法力原有的极限即可。

哪怕是修炼同一种神通秘法,在五境中也必须要用不同的方式印证并运用到极致,有新的收获与感悟、成为自己所掌握的秘术,才能突破至下一转。所以五境的修炼艰难而漫长,尤其是到达五境九转后突破至六境的关口,对于世上绝大多数修士而言,穷尽一生也无法迈过。

虎娃从五境初转突破到二转,是自悟并印证武夫丘上的秘传,最终炼成了剑符。其实武夫丘上的四大秘传,虎娃若一一印证到极致,皆演化出属于自己的妙法手段,他也能通过这种方式一步步突破到五境五转修为。

这对于大多数武夫丘弟子来说,已经难以想象,并非所有武夫丘正传弟子都能将四大秘传尽皆精通。他们的五境修炼,往往是将一、两门秘传,在运用中演化出不同的神通手法。可是虎娃不一样,他同时演化与印证御剑、炼剑、剑阵、剑符之术,成为自己的修行,只是从初转突破到二转的修炼。

护送少务归国这一路、见证巴原上种种人与事,于元神中感应天地间万事万物的气息,印证仓颉先生当日所说的很多玄妙,并思考世间何为大器,便是虎娃从五境二转突破到三转的修炼。但虎娃本人并不关心自己的修为究竟是五境几转,他只是在这条路上自然地前行。

当长龄先生和圆灯离去后,虎娃就成了这支队伍的首领,而北刀氏也受他的节制。当天宿营时,虎娃自作主张做了一件事,将长龄先生从案发现场带来的、装着物证的箱子全打开了。

这些重要的物证在路上应该封存,到达国都之前任何人不得擅自开启,但虎娃并没有理会这些讲究、也没有人告诉他这些,而北刀氏将军明明清楚亦未阻止。

虎娃还拉着北刀氏与盘瓠一起,就在这些打开的箱子前拜祭了武夫丘的同门大俊,还有商队中不幸遇难的所有人。然后他让盘瓠将所有的物证都闻了一遍,牢牢记住其中的各种气息,尤其是长龄先生从附近山林中采集、混杂了各种鲜血的泥土。

凶手虽然将痕迹处理得非常干净,商队中所有的东西都一把火烧了,但激斗中有人受伤或身亡,洒落在周围山林中的鲜血渗入泥土,并没有来得及全部清除,其中有的气息就是属于凶手的。不论国君将如何处置、巴室国能否追查出凶手,虎娃都有自己的打算。

他并没有触动这些物证,只是让盘瓠都闻了一遍,然后原样封存。次日继续出发,离国都已经不算太远了,队伍来到了眉山与彭山之间的隘口。去年这个时候,虎娃就是在此地混入了北刀氏将军所率领的使团。

虎娃下令队伍停下,他将国君所赐的红节以及长龄先生转交的兵符都给了北刀氏,表示不再前往国都,就此入山去自己的封地,同时将瀚雄也带走。反正也赶不及参加禅位大典,而且虎娃暂时也没心情凑那个热闹。

他如此行事很随性,或者说颇有世外高人的做派,红节说交就交了、兵符也不留。而在通常情况下,君使是一定要回去复命的,否则便不算完成任务并会受到追究责罚。

假如虎娃就此回到国都复命,已继位的新君少务定会以此为功重重封赏。但虎娃却不在乎这种形式与名义上的事情,若说后廪所托,他已经完成了,查问的详细结果,长龄先生皆已经清清楚楚,自可由这位高人去转告国君。

虎娃要以最好的方式为瀚雄疗伤,就算不是长龄先生所托,虎娃也会这么做的。瀚雄现在的状态,最好继续保持自然的昏迷,而在彭山深处那座山谷中、那株奇异的金铃藤气息笼罩下,便是他最佳的休养之地。虎娃同时也想去看看,藤金与藤花那对獒犬如今修炼得怎样了?

彭山深处行不得车马,虎娃便将马给解了下来、并将车轮去掉,他单手托举车身走入了山中。这一幕也令在场的众军士皆目瞪口呆,他们都佩服世上勇猛威武的壮士,而这位年纪轻轻的彭铿氏大人,竟能单臂举车,且行走山野如履平地。

虎娃展现的可不仅仅是力量,更有庞然的御物之功。只要有三境修为,就可掌握的御物神通,却没几个人能像虎娃做到得这么夸张,能连续施法举起一辆车行走深山。

十二名长龄门弟子当然也追随虎娃而去,照说瀚雄养伤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是长龄门,但宗主长龄先生去了国都,门中修为最高的精锐弟子又皆在此地,无论到哪里其实都与在长龄门中差不多了。

一支军阵中有七支小队,北刀氏见状又分出两支小队护送虎娃并听候其调遣。军阵本就驻扎在彭山禁地中,对这一带的情况十分熟悉。

虎娃说不必,但北刀氏坚持如此,并告诉他道:“你的那处封地中,确实是为瀚雄疗伤的最佳所在,有飞蛇幽谷阻隔,也免得外人去打扰。但你还带着这么多长龄门的修士同行,山中一切所需,取用皆很不方便,身边也得有听候差遣的人。这两支军阵可以维护谷口外的清净,为众高人搭建暂时居住的营地,若有什么所需之物,也可命他们由彭山禁地中就近取来。”

虎娃觉得也是,就算他自己不需要别的东西,但随行的十二名长龄门弟子总得住帐篷、吃东西吧?还得有人听候差遣、负责传递国都方面的各种消息,于是就带上了这两小支军阵。而随行的众修士以及军士,心中都有一个疑问——彭铿氏大人究竟能将这辆马车举多久?

有不少三境修士若全力施展御物之功,应都可掀起一辆马车,但那只是瞬间发出的神通。而虎娃以御物之法将马车托得平平稳稳,这可是绵绵施法不绝啊,其法力与体力也未免太骇人了!众人之所以第一时间没有抢着上前帮忙,其实心中多少都想知道这个答案。

有四名修为最高的长龄门弟子,走在虎娃的周围随时准备着,万一虎娃的法力或气力不继,他们立刻就会将车接住。可是虎娃让所有人都“失望”了,他单臂举车一直走到天黑宿营之时,步履神情皆没有丝毫变化。

众人惊骇之余不禁在想,这究竟是彭铿氏大人的修为高超,还是武夫丘上的修炼之艰苦超出常人的想象?其实这两者都是答案,假如换做已练成挑水功的瀚雄,让虎娃躺在马车上,瀚雄也能做到这一点,只不过很可能因过度运转法力而受些内伤。

次日继续往彭山深处进发时,众人终于劝阻彭铿氏大人不要再亲自举车,换成四人一组轮流抬车赶路。他们终于来到了彭山深处、那条狭长的幽谷之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