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9章、经历与见证(下)

圆灯若不走,长龄先生便也留下。如今圆灯终于要离开大队人马赶往国都,长龄先生便与之一同前往,这可能是一种监督吧,也等于将瀚雄托付给了虎娃,同时留下的还有国君所赐的兵符。

国君的兵符赐给谁,是不能随意转交的,但那长龄先生的身份地位超然,有时可以不去在意这些,他告诉虎娃:“国君将兵符给我的时候,并没有特意叮嘱不能转交。你既为君使,那么便将兵符拿去,这支军阵就由你来节制,什么时候放他们回善川城,亦由你决定。”

长龄先生还以神念拜托了虎娃另一件事情,便是为瀚雄疗伤,不论以什么样的神通妙法,总之尽量让瀚雄以最好的方式康复。

虎娃先后出手调治国君后廪以及师兄夏卓的病症,其手段令长龄先生惊叹不已,不佩服都不行。长龄本人就是一位炼药施治的大行家,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虎娃的高明。他的修为虽在虎娃之上,但若给瀚雄疗伤,真不如就请虎娃动手。

神医彭铿氏大人之名,绝非虚传,且长龄先生对虎娃也绝对放心。

圆灯走了,而长龄门精锐弟子皆来到此处,更重要的是有虎娃身为君使、手持兵符在此,剩下的会良等人便翻不起什么浪花来。长龄先生先前所忌惮的只是圆灯一人,两位六境高手皆离去后,在场便无人是虎娃的对手。

长龄先生与虎娃一起走过几千里的路,当然清楚这少年的本事与为人。

公子会良再怎么用哀求的眼光看师尊,圆灯先生也无法理会了,他只得目送两位高人飞天而去,剩下的人马便由虎娃统领。由于车队中有重伤昏迷的瀚雄,所以不可能快马赶路,大家都在大路上不紧不慢地前行,按照这个速度,是不可能赶回去参加禅位大典了。

他们是往回走,也有人正迎面而来。午后不久,只见远方烟尘扬起,到了近处,前方是一支衣甲鲜明的军阵。虎娃率领的也是一支军阵,可是与对方比起来,感觉就差得太远了,简直就像是一支临时拼凑充数、刚刚拿起武器的乌合之众。

虽然是一样的衣甲、一样的军械、一样的队列,可是对面来的那支军阵,自然就带着一股威严的杀气。数十人一齐走来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巨人在路上踏出的脚步声,无形间就令人觉得精气神是那么地振奋。

这应该是巴室国中最精锐的军阵,其战斗力与精神面貌皆非一般城廓的守备军阵能比;而率领军阵者,也应该是一位久经沙场、杀气腾腾的大将。

虎娃料得果然没错,远远地就听有人喝道:“彭山禁地镇守将军北刀氏,奉命前来接应君使彭铿氏大人,并押运与护送仲览、会良一干人等。”

大队军阵行进,当然没有轻车疾行更快,所以北刀氏来得比一众长龄门弟子更晚。他所接到的君命,是押送仲览,并护送会良。只不过他方才的话中,将押送和护送说到一块了,也将仲览和会良放在一起了。

多日来一直面色凝重的虎娃,终于露出了一丝浅笑,快步来到队伍前面行礼道:“刀叔,我们又见面了!”

北刀氏向虎娃行了面见君使的礼节,然后笑道:“小路,你再叫刀叔,我可不敢当。我在武夫丘上是二长老的弟子,你往后得叫我师兄了……你是君使,我亦奉君命而来,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

虎娃看了看北刀氏带来的军阵,又回头看了看自己所率领的这支军阵,当即下令让善川城的守备军阵原路返回,不必再继续执行护送任务。这支军阵本就是长龄先生以兵符临时调动的,不可能长期离开善川城驻防别处,就算到了国都也得立即返回,虎娃便让他们提前走了。

圆灯先生已离去,如今善川城的那支军阵也走了,十二名长龄门精锐弟子护卫在瀚雄的马车周围,北刀氏又下令,让属下军士接管了押送仲览等人犯的任务,将所有人都裹挟在军阵之中。

公子会良有些忐忑地与北刀氏见礼道:“将军,仲览、辰南等是我拿下的人犯,由我的亲随卫队继续押送即可。换了不熟悉的军士,难免再生枝节。”

北刀氏却板着脸道:“那可不行,我接到的命令就是将有关人等全须全尾都送到国都,只有我属下的军士来办,才能令我放心。我不仅要押送仲览,还要护送你呢!为了不让你在路上出任何意外,我来时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好主意。”

会良勉强挤出笑容道:“请问将军有什么好主意……?我的亲随卫队在此,凉风顶众师兄亦在此,安全自然无忧。”

北刀氏摇头道:“那可说不定!连公子少务都有人敢行刺,我怎么敢保证没有人想杀你?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任何人接触你、也不让你到处乱溜达,这样你才是最安全的。否则你让人给杀了、或者自己跑丢了,国君找我要人怎么办?”

会良变色道:“将军,您这是什么意思?”

北刀氏向后一招手道:“来人,请会良公子坐进铁木笼车独行。从这里到国都,任何人都不许与会良公子说一句话,除了护卫军士,任何人也不得接近会良公子,否则便视同刺客、格杀勿论!”

会良下意识地向后急退,同时向虎娃高喊道:“君使大人,北刀氏怎能如此!”

虎娃淡淡答道:“他奉君命来护送你,这的确是最安全的护送方式,我看没什么不可。”

北刀氏则冷笑道:“我在国都中连风正大人都揍过,会良公子,你在路上最好老实点。”

已有军士欲上前拿下会良,而两位凉风顶弟子也冲上前道:“会良公子身份尊贵,并有功于国,尔等怎能……”说话间已亮出了法器。

圆灯先生临走时曾吩咐众弟子注意保护会良,这两人皆有五境修为,平日行事也颇为自傲张扬,并没有将普通军士放在眼里。此时上前呵斥北刀氏,他们亮出法器只是为了表个态,让这位素来爱犯浑的将军做事不要太过分。

可他们刚一亮出法器,北刀氏冷不丁便抽出腰间的砍刀劈了过去。一道若惊虹般的凌厉剑芒斩来,会良左侧那名修士祭出法器刚刚飞起展开光华、便被劈落于地,这道剑芒直接斩在了他的前胸。

看这一刀之威,将人斩为两截应毫无悬念,可是并没有鲜血飞溅的场面。剑芒入体无声无息,那名五境修士身子一晃竟单膝跪地,挣扎着好不容易才又站了起来,但再也运转不了半点法力。

巴室国民众都知道北刀氏将军脾气冲,而功夫也确实惊人。前不久他被贬到彭山禁地,闲来无事便勤练独门刀法,如今已有五境九转修为。而且相比其他修士,他的刀法神通专擅攻杀,最不怕的就是动手格杀。

但北刀氏此刻并没有杀人,他施展的是武夫丘上的剑术,无形剑气入体、封印全身经络,暂时将这名凉风顶高手给制住了。

北刀氏身后的众军士发出轰然喝彩声,但他们好像并不是在为将军喝彩。因为会良右侧的那名凉风顶弟子,手中法器都没来得及祭出,人还保持着向前迈步的姿势僵在那里,突然失去重心、噗通一声摔倒。

彭铿氏大人也出手了,他挥出了一柄材质与北刀氏的砍刀一样的剑,就是瀚雄那柄璞剑。

虎娃比北刀氏后出剑,但对面那人却先倒下、甚至连御器格挡都没来得及。也是一道剑芒入体,那人的动作瞬间就定住了,周身神气皆被封印。

真是从武夫丘下山的同门师兄弟啊,不用事先打招呼就一起动手了。北刀氏已经够干脆了,而虎娃比他还利索。凉风顶总共来了五名弟子,此刻剩下的三人还有会良的亲随卫队在干什么呢?他们一动都没敢动!

虎娃只挥了一剑,连结果都没看,随即便换了法器。他撤剑的同时祭出了石头蛋,在空中化为十二道剑光,交叉盘旋布成了一座剑阵,将跟随会良的其他人笼罩于剑阵锋芒之下。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两个不到一个照面就被放倒了,而其他人也没想到会有这个场面,尚未做出反应便已被虎娃控制住了。

剑阵展开、杀意悬空,虎娃扭头问北刀氏道:“师兄,全拿下吗?”

反倒是北刀氏被吓了一跳,赶紧摆手道:“君使大人,不可如此!我只是奉命来护送会良的,国君并不想为难凉风顶这一派宗门。若他们不主动找麻烦,君使大人也不必为难他们。”

虎娃又一指那两名被制住的修士道:“那么,这两个方才要动手的呢?”

北刀氏看着虎娃,眼中竟隐约有苦笑之意:“他们方才在君使大人面前,竟亮出法器欲动手,确实应当拿下,且封住法力带回国都再细问详由吧……会良公子,请上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