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8章、查问(下)

白术无意间听到那两人私下的谈话,他们竟然是为了一笔重金,将与其他人汇合、一起去做一桩大生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白术便悄然跟踪了他们,在一片山野中看见他们与另一伙人见面,在场者看样子皆是修为不俗的高手。

一位为首者提到,他们的任务是前往善川城截杀一支商队、要不留活口,并让大家不必担忧事后的麻烦,因为公子仲览将一切都安排好了。白术撞破了这么一个大秘密,当然也不敢声张,等那些人走后他才悄悄离开。

白术见到会良之后,几次想开口告诉他此事,那天喝多了酒,终于说出了口。会良闻言大惊,什么样的商队,会引来一批境外的宗门修士截杀,居然还是公子仲览在幕后指使!他本能地就想到了少务,算算少务归国的时间和行程,也应该恰好吻合。

事关重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会良立刻派了一名亲信日夜兼程赶往国都秘报国君。同时他又派人去凉风顶请出正在闭关清修的圆灯先生,率领一批凉风顶精锐弟子以及他的亲随卫队,紧急赶往流桐城拿下仲览。

仲览最近一段时间就呆在流桐城,那是与善川城东境相邻的一座城廓。会良不清楚刺客会在何时何地动手,更不清楚自己这些人是不是对手,而且从凉风顶赶往善川城也有点远。但他却知道公子仲览的位置,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幕后主使者仲览,在他看来便是阻止此事最好的方式。

可惜他虽拿下了仲览,但还是晚了一步,凶案已在善川城北境发生。但万幸的是,见到长龄先生后,得知少务并不在商队之中。

这便是公子会良的解释,他站在那里说了半天,虎娃一句话都没插问,只是目光直视就这么盯着他,盯得会良心里直发毛。他尽量沉住气,好不容易才说完了,最后一摊双手道:“君使大人,我知道的情况全都告诉您了,您还有什么要问的?”

虎娃:“白术是什么人?他怎能听见那两位众兽山修士的密谈、还能跟踪他们到山野中,撞破另一伙人的密谋?”

会良:“白术是来自郑室国的一名散修,其人虽非出自声名显赫的大派宗门,但已有五境三转修为,所修神通秘法尤其擅长于隐匿与追踪,且其神识极其敏锐。我与各宗门修士交流切磋时,众人皆对他的秘技佩服不已。我前阵子与白术一起行游,在场者皆可为我作证。”

虎娃:“白术何在?”

会良:“我想留下他却没有留住,他已随日前与我同游的各宗门修士一起离开。而我当时着急去阻止仲览、解救少务,也没有顾得上别的事。”

虎娃暗叹了一口气,他自幼有一种近乎天赋的神通,能感应出来他人说话时内心真实的情绪。就他的感觉,仲览、辰南、佳柯并没有撒一句谎;但是公子会良所说,除了前不久他确实与一名自称白术的修士同游、而那位修士擅长的秘法神通很特别外,其他的几乎没一句实话。

但虎娃的感觉并不能拿来做证据,这种场合也不适合拿下会良拷问,他又问道:“公子谷良何在?”

会良:“谷良已赶往国都,君使大人也可以回去问他。”

这时圆灯先生很不耐烦地说道:“君使大人,你让这么多人堵在路上,已经耽误了大半日……会良公子所知的情况已经都告诉你了,请问你问完了没有?”

这么多人站在这里,确实把路给堵住了。无论是军阵的车马,还是虎娃手中那杆高高扬起的红节,过往行人望见都要在路边避让。可是他们就站在大道上不走,前后要经过的行人就始终要避让在道路两侧。这条路平日来往的人很多,此刻前后已经聚集了不少民众。

虎娃仍然摇头道:“没问完,我还要查问最后一个人。”

圆灯先生:“谁?”

虎娃:“圆灯先生,就是您。”

圆灯变色道:“我?就算是国君本人,在我面前也会以礼相待。彭铿氏小先生,你难道就想在这种地方、以这种方式当众查问老夫吗?”

虎娃:“国君如何待你,我不清楚。但我想如果有人想刺杀你的儿子,所有相关人等,你都会查问清楚吧?”

圆灯傲然冷笑道:“假如老夫不想接受你的查问呢,君使大人又待如何?”

虎娃:“我也不会如何,只能如实向国君复命。就说圆灯先生也出现了,但他并不理会我的查问,并且当众宣称,就算国君想问他话,也得客客气气的!”

圆灯先生脸色又变了变,形神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压。除了长龄先生站在瀚雄躺着的马车前一动未动,公子会良以及附近的军士都下意识地身子一晃、退出了好几步。可他面前的虎娃却连眼皮都没眨,仍然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圆灯先生再大的架子,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公开与君使动手,至于形神中散发的无形威压,别忘了虎娃在武夫丘上的师尊是谁?在剑煞先生的剑意锋芒威压下,虎娃尚且从容,圆灯先生修为虽高,但比起剑煞毕竟还差了太远。

圆灯先生见虎娃竟没什么反应,收敛锋芒缓缓开口道:“老夫所知,就告诉你吧,也免得再费口舌了。”说话间,有一道神念进入了虎娃的元神。这道神念不是印入,简直就是冲入,假如换个修为弱点的人,可能当场就会被神念冲击得晕过去。

圆灯先生以神念告诉虎娃的情况,与公子会良所说并无什么出入,但说了也等于没说,因为他只确认了两件事:其一是他确实在凉风顶清修、是被会良特意请下山的;其二是会良告诉了他打探到的一切,并请他出手去流桐城拿下仲览。

虎娃也眯起眼睛道:“圆灯先生,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更多?比如刚才会良所说,究竟是不是实话?”

圆灯冷笑道:“那是你查问他的事,怎可来查问老夫?”

虎娃:“那我就问点别的吧……其实我今日查问的第一个人并非仲览,而是长龄先生,我一上车便问他了,最后一个问的才是你。”

圆灯先生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伸手捻须道:“你还想问什么?我只是被会良公子请下山的,至于你该查问别人的事情,不要来问我,我也不会替他们回答。”

虎娃:“我想问的,就是你的事。以你的修为从凉风顶赶到善川城,需要多长时间?公子仲览是抓住了,可是抓仲览是为了阻止他谋刺少务,你为何不直接去找到商队、通知少务呢?难道你这等高人,也分不清是抓人重要还是救人重要?或者你只是想抓人,根本就没想救人?”

圆灯先生面现怒容道:“彭铿氏,你虽身为君使,也不能信口胡言,有你这么问话的吗?”

虎娃:“我只是想问你,此番下山究竟是来抓人的、还是来救人的,你不愿意回答吗?”

圆灯:“方才会良已说得很清楚,及时拿下仲览,就是解救危局最好的方式。老夫既然是会良请下山的,当然要随会良走在一起。就算孤身赶往善川城,也未必能及时找到那支商队。”

虎娃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你难道不会飞吗?”

圆灯怒意中又带着尴尬道:“我的修为虽已有六境七转,但还尚无化境飞天之能。”

虎娃:“可是长龄先生也是六境修为,他就会飞啊!”

圆灯先生的脸色就更难看了:“我凉风顶虽也有镇派神器,但并无飞天妙用。而长龄门宗主有国君所赐的飞天神器,有六境修为自然可御器飞天。”

虎娃:“圆灯宗主,你也不必遗憾,假如没有飞天神器的话,我恰好给你带来了一件,是国君特意借给你用的。工正伯劳大人告诉我,此飞天神器中并无神魂烙印,以你的修为,只要弄明白其妙用,即可借助它飞往国都。”

说着话,虎娃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银光闪闪约有四寸多长,像是一艘小船的雕饰,伸手递给了圆灯。圆灯下意识地就接在手中,一边摩挲一边问道:“国君为何要赐我此物?我虽被会良请下山、拿下了公子仲览,但区区功绩,也不敢受如此重谢!”

虎娃摇头道:“国君恐不是为了谢你,只是暂时借给你赶路用的。我在国都中出发的时候,国君尚不知你跟随会良拿下了仲览,只是刚刚接到会良派人送到国都的密报。国君下令请你到国都、商议禅位大典的礼仪,可能也想请你参加大典吧。

国君已派使者去了凉风顶,但也担忧找不到你。镇南大将军说,会良要做这么大的事情,说不定会请你这位师尊下山帮忙,你很可能就与会良在一起。国君派我来这里,也曾叮嘱,如果我遇到了你,便将这件神器交给你,好让你能及时赶到国都、不要错过了大事。

至于你协助会良拿下仲览的功劳,国君会不会以此神器相谢,我就不清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