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7章、最完美的谋划(上)

对于会良和圆灯先生的出现,长龄先生很惊讶,但既然已经救回了瀚雄,这位高人也就能沉得住气了。他只是对他们所说的话感到难以置信,公子仲览确实有可能想做这种事情,但他绝对没有这个本事!

瀚雄在清醒时也曾猜测过刺客的身份,首先是那名使用神器的高手。瀚雄虽用剑符伤了他,但并没有看清其面目,至于其余刺客也都蒙着面。他以前也根本不清楚,哪里有这样一位高手、又能拥有那样一件神器,却莫名有个怀疑对象——英竹先生。

英竹岭是郑室国的一派修行宗门,如果不算武夫丘的话,它也是郑室国境内最大的修炼宗门势力,与郑室国宗室关系极为密切。当今郑室国国君郑股之母,便出身英竹氏,郑股本人也娶了英竹氏部族的女子。

英竹氏同时也是郑室国境内除宗室之外最大的部族势力,而且出了一位英竹先生。其人就是国君郑股的亲舅舅,二十年前修为就突破了六境,在氏族祖地英竹岭建立了一派修炼宗门。近几年来,听说英竹先生一直闭关不出,甚至有传言,其人修为可能已突破了七境。

就算在郑室国中,也已有很多年没人亲眼见过英竹先生出手了,也没什么事需要劳动他亲自动手。可是瀚雄曾见过英竹岭弟子延丰欲袭杀虎娃的一幕,延丰当时所使用的法器是一根黑竹鞭,祭出之后能幻化成一截截断续相连的十丈鞭影。

当时延丰被虎娃打出高崖外,已经是在搏命,当然会毫无保留地施展出英竹岭的秘传神通。而商队遇袭时出现的那个巨大的光环法阵,让瀚雄隐约觉得有几分熟悉,因为的黄色光环是分节的,就像一根盘绕在一起、首尾相连的巨大竹鞭。

此光环法阵为神器所化,延丰手中当然没有神器,可是英竹岭宗主手中说不定会有,也只有英竹先生才有那等惊人的手段!

不仅如此,瀚雄回想起激斗的场面也感到心惊不已,那七十余名刺客中,不仅有法力高强的修士,看对方展开包围圈的阵式,竟然还有精锐的军阵参与。他们九人一组结成小队阵式劈出剑光,赫然就是瀚雄在武夫丘上见到的剑阵配合,又稍加变化能用于战阵厮杀中。

瀚雄当然绝不可能怀疑此事与武夫丘有关,但武夫丘每年都有弟子下山,在巴原五国军中,皆有武夫丘传人担任将领。他们将武夫丘上所学用于操演军士,往往能训练出最精锐的战阵。

刺客中不仅有一批高人修士,还有精锐的军阵配合。他们能够在商队与城郭都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组织起这等规模的袭击,巴室国中没有什么针对少务的势力能够做到这一点,只能来自巴原五国中的另外四国。

瀚雄猜测对方那名持神器的高手是英竹先生,并没有任何证据,仅仅是凭一种感觉。像这样严重的指控,是绝不能开口乱说的。长龄先生当然比儿子更有见识,他也清楚不同的神器妙用神通各有特点,但有时也可刻意伪装,仅凭感觉不可能就认定是英竹先生出手。

但在长龄先生的内心中,他相信瀚雄的判断,这也能解释此前最大的一个疑问,为什么商队是在回到巴室国之后才出的事。此事应该就是郑室国干的,目的再简单不过,就是不希望巴室国有少务这样一位国君。假如少务继位,将来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

而少务在武夫丘上的经历,郑室国君应该已经知道了。

看刺客的来势,就是不想留下任何活口。这种事情无论是谁干的,都是与巴室国举国为敌,只要郑室国还不想立刻与巴室国开战,就必须做得干净,且最好不要发生在本国境内。而瀚雄能侥幸活下来,在刺客看来应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长龄先生心中本已有了大概的判断,不料公子会良却蹦了出来,将这件事情栽到了公子仲览头上。而会良拿下仲览居然还会留活口,那就说明此事另有隐情,仲览很可能与之真有牵连,否则会良也不敢这么干。

仲览本人是没本事做出这种事情的,但他却有可能安排刺客入境并且事先不走漏风声。因为仲览的母亲就出身于善川城最大的部族,善川城的城主辰南也是这个部族的人。想让几十个人以各种身份分批悄然入境,仲览应该能办到。

后廪有十几个儿子,大多安分守己只做自己的贵公子,如果说谁还有争位的心思,也只有仲览与会良了。但只要少务还在,他们谁都没有任何机会,国中也不可能有势力能跟随他们公然叛乱,就算叛乱也不可能成功。

少务归国在即,而后廪寿元将尽,若想最后一搏,只能利用国境外的力量。

如今看来,仲览可能是利用了郑室国,或者更准确地说,是郑室国利用了仲览。仲览以为少务已死,且谁也查不出来是他干的,那么身为其余诸子中最“出色”的长子,当然是最有可能继位新君的。

而在郑室国那边看来,假如仲览这种货色当了国君,他们也就不用太担心巴室国了。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哪位公子暗中参与了谋刺少务之事,都不希望被国中民众知晓。将来他成为国君之后,就等于有了把柄捏在郑室国手中,可能不得不答应郑室国的某些非分要求、在巴室国的利益上做出让步。这才是郑室国最大的图谋。

如果说公子仲览是被郑室国利用了,那么会良又扮演了什么角色?他怎么还请来了圆灯先生,“及时”拿下了仲览?

这恐怕只能说仲览看似精明,实则蠢到家了,谋事不密竟被会良知晓。仅看他头脑一热居然干出这种事情,足见此人是够蠢的。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是有人故意将消息泄露给了会良,要么是会良安插在仲览身边的亲信,要么就是真正在幕后利用仲览的人,而仲览恐怕都不清楚刺客的真正身份。

这对于会良来说,几乎是一个无懈可击的绝佳机会,一切都显得是那么地完美。他不用做出任何谋逆之举,只需等仲览得手后,再出面将之拿下。凶手既抓到了、少务也死了,而他还能为国立功。

不得不说,会良想得很美,看似抓住了最好的机会。但长龄先生却很清楚,巴室国的形势被后廪牢牢地控制着,无论是仲览还是会良,都翻不起什么浪花。只要少务成功归国,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能是徒劳。

见到了公子会良,长龄先生转念间便推测出这么多情况。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没有在这个场合继续追问详情,只是看着身边昏迷不醒的瀚雄暗暗叹息。

后廪派出这支商队时,恐怕也没有想到会在国境内遭遇这等规模的袭击。但无论商队有没有办法将消息传出去,他们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因为与此事有牵连的幕后人物,自己都会蹦出来的,主动去扮演各种角色。

少务继位之前,要将国中所有不安定的隐患暴露出来,这是后廪为少务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假如不是因为儿子瀚雄也在这支商队中,长龄先生都不会赶到这个地方来,国君也不必特意派什么人来处置,让这些人自己在这里折腾吧,而国中大局已定。可怜仲览、会良等人机关算尽之时,还不知少务已回到了国都。

长龄先生看着身受重伤的瀚雄,心中也有一股难言的恨意,却很平静地对会良说道:“公子不必自责,其实你并没有来晚。少务并不在这支商队中,他早已返回了国都。”

会良的神情原本是在遗憾中压抑着狂喜,可是听见这句话,瞬间就傻了,变成了掩饰不住的震惊中竭力压抑着失望,哑声道:“这,这,这太好了!……是真的吗?”

长龄先生冷冷地微笑道:“当然是真的,是我亲自送少务进入了王宫、见到了国君,然后才飞天赶来此地……总算来得及时,救下了我儿瀚雄。”

圆灯先生也是一脸震惊之色,却赶紧说道:“如此甚幸!……如今仲览已被擒下,少务平安归国,会良公子也算为新君继位立下头功。”

会良等人押送着辰南,随长龄先生率领的军阵一起返回国都,前行不远,便有人押送着仲览也与他们汇合。仲览果然还活着,已有些神志不清,坐在车上披头散发,不时地喃喃自语:“我不该一时糊涂……”

长龄先生只是冷冷地扫了仲览一眼,甚至没有问他什么,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瀚雄平安送回去。有圆灯先生这位高人在侧,并不让长龄先生感到更放心,他守在瀚雄身边寸步未离。

在路上,圆灯先生几次试探性地建议,欲出手施法为瀚雄调理神气,并将他唤醒问明当日发生的事情。长龄先生皆直接拒绝了,有他在不需要别人为瀚雄疗伤。也幸亏有长龄先生亲自护送,否则圆灯一定有办法将瀚雄唤醒询问,是否会再出什么意外谁都难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