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5章、惊变(下)

后廪这番话说得很平和,可就算并非朝臣的虎娃也感觉有些心惊肉跳。凉平只是会良公子的仆从,有什么资格留在宫中过夜呢?这分明就是被软禁了,不让他再与任何人接触。至于“护送”公子会良返回国都,还不如说是押送。

后廪此时又派出被贬到彭山禁地的北刀氏,那位天不怕地不怕、什么祸都敢闯的大将军去办这件事,应该就是要将会良当场拿下。会良的身份可是国中公子,目前并没有什么罪名被查实,他派秘使送来急报,反倒有几分邀功的意思,换一般人还真不敢直接拿人。

少务归国的消息要明日才宣布,此刻只有宫中这些人知晓,会良当然也不知道。根据会良送来的密报,公子仲览怎会清楚少务自武夫丘归国、又怎会知道那支商队的秘密?更重要的是,仲览若欲行刺少务,如此消息,会良又怎会提前知道了?

无论会良是好意还是歹意,但事实是他并没有救下那支商队,大俊等人在三天前已经遇袭了。

虎娃心中已浮现出事情大概的轮廓,少务归国的消息外泄了,甚至他在武夫丘上的身份都已被人知晓,但就算有人知道少务归国的计划,也只能查出他是混在一支商队中归国。如果继续在暗中查探的话,十有八九会把大俊列为刺杀的目标,而瀚雄出现在大俊的身边,就更加能确定这种判断。

策划行刺者可能是公子仲览,也可能另有其人,甚至可能就是公子会良。会良未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那么在他看来,少务已死、仲览承担了罪名,国中诸公子能继位者,恐怕就是他本人了。

公子仲览与公子会良,虎娃在彭山禁地中都见过。仲览是后廪已成年的子女中年纪最长者,少务不在的这几年,他与国中群臣及各部族势力多有结交,若是少务遭遇意外,其继位新君的可能性倒是最大的,所以他也有可能会干出这种事。

而公子会良,是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的亲传弟子,虎娃去年见到他时还是一名三境修士,而前不久听说他的修为已突破四境。看来此人的资质很不错,而圆灯先生也定是用了大心血去栽培这名弟子,对他寄予厚望。

会良利用自己的身份行游各地,结交各方势力以及各宗门修士,在国中的影响也不小。假如仲览杀了少务,而会良又揭穿其阴谋将仲览拿下,那么在国中的声望必然更高,时日无多的后廪在确定继承人时,恐怕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虽然后廪宣称神医彭铿氏大人治好了他的病症,但他遇到虎娃之前的身体状况,有心人不难打听清楚。此事定有蹊跷,别看后廪这一年来无事,很多人恐怕也明白这位国君的寿元并不长久了,发动这一系列计划的时机也正好。

可惜如今少务未死、已安然归国,那么这所有的阴谋都将是一场空。没有人事先知道少务会走哪条路线、以什么身份归国,就算少务本人都不清楚,这就是后廪的安排。

后廪派人请圆灯先生到国都商议禅位大典事宜,这只是一个借口,恐也是怀疑凉风顶这派宗门卷入了会良的阴谋中。以圆灯先生为质,让这一派宗门不得再有异动。

圆灯先生身为一名六境高手,并不是一名使者能请得动的,他想避而不见也很简单。可是国君又调动了周围四座城廓的军阵来“保护”凉风氏族人,这哪里是保护,分明是以整个凉风氏一族为人质,逼圆灯先生不得不乖乖地到国都来,等将事情查明之后才能回去。

这位国君只是说了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控制了这么复杂的事态,虎娃也没想到少务归国继位,竟会伴随这么多刀光剑影,看来如今巴室国以及巴原五国的形势都很复杂。

假如后廪没有派少务去武夫丘,他这几年就待在国都中、一步步掌控形势,更方便实现君位的顺利交接,恐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端。但后廪的愿望并非仅让少务顺利继位,而且要让少务成为巴原上独一无二的一位国君、完成当年盐兆的功业。

虎娃心中都想到了这么多,后廪肯定将事态看得更明白。但这些并非是虎娃如今关心的首要问题,他只希望瀚雄与大俊无事,长龄先生还来得及去救人、自己还来得及去接应。若是他们真的已遭遇意外,虎娃也绝不会放过凶手。

虎娃连夜离开了王宫和国都,他亲自驾车,车上只坐了一条狗,而车前插了一杆醒目的红节,那是国君使者的象征。

虎娃持此节,可在沿途城廓与关卡通行无阻,还可随时截问各城廓送往国都的密报。毕竟国君昨日接到的只是飞禽传讯,更具体的情况还是要善川城那边派人汇报。虎娃在这条路上走得越远、得到的汇报便越详细。

虎娃在沿途先后截住了好几辆插着黑节的马车,都是来自善川城的方向。询问他们前往国都汇报何事,虎娃越听神情越凝重,大体的情况已渐渐清晰。

……

有一支由二十多辆车、五十余人组成的商队,由郑室国入境。他们在善川城中休息,于集市上贩卖货物,并无任何异状。在善川城做完交易后,又继续启程向北而去、前往国都的方向。善川城北境一带有些荒凉,有大片的野林与沼泽分布,因为前年曾遭山洪侵袭,道路一度被毁。

商队当晚是在野外过的夜,却遭遇了袭击。那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至今无人知晓,凌晨时分升起滚滚的浓烟才引起了远方人的注意,等人们赶来时,看见的是触目惊心的景象。

车辆、货物、牲畜、尸骸都被堆在一起,又浇上了火油点燃,刺鼻的气息弥漫,竟已无一个活人。善川城城主辰南听说消息,亲自率人前来查看,大家的第一反应,是商队遇到了打劫的盗匪或流寇。

但巴室国一带已有几十年未见成气候的流寇出没,就算偶尔出现几个流窜的小毛贼,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屠灭这样一支商队。况且盗贼截杀商队都是为了求财,可是翻检灰烬之后发现,这支商队中的财货根本没被带走,全部堆在一起烧了。

能点燃的东西几乎都化为了灰烬,灰烬中还有大量残损的陶币以及金属器物,包括兵甲残片。道路两旁有很多树木被折断,有山坡塌方,附近还有不少大坑,显然爆发过激烈的斗法。根据痕迹分析,出手者修为之高,就连城廓的工师大人都感到震撼。

不是几名高手曾来过这里,而是至少有近百人曾在此激斗。一支普通的商队,怎会有这样强大的护卫力量?而这么强大的一支商队,又怎会被人包围屠灭?事态非同寻常,辰南城主赶紧派人往国都报信,同时命兵师大人追查凶案线索。

这位可怜的城主,到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呢,以他的身份还不可能知晓这支商队的秘密。但无论如何,在他的辖境里出现了这样的惨剧,而他身为城主事先竟没有任何察觉,也难逃国君的责罚,恐怕连城主之位都难保。

辰南一面派使者急报国君,一面也派亲信去找公子仲览。他就出身于公子仲览母亲的部族,该部族也是善川城一带最大的势力,因此辰南才能坐上城主的位置。他派人通知仲览这件事,是希望将来国君怪罪之时,仲览能帮自己说几句好话。但是辰南派出去的人,并没有回来。

……

虎娃在路上不断听到最新消息,离善川城越近,他便愈加心神不宁。虽然心中还抱着万一的希望,但他也清楚瀚雄与大俊生还的可能性很小了,坐在马车上,眼中不禁泪光闪烁。

在寂静的夜间、朦胧的星光下,虎娃仍在驱车赶路,人却处于一种出神的状态中,操控马车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假如不是虎娃修为高超,在类似定境出神的状态下做出本能的反应,换一个人恐怕早将车驾到沟里去了。

道路两旁的村寨中,睡梦中的人们听到一辆马车奔驰而过的声音,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在做梦,谁会在这漆黑的夜间策马狂奔呢?

虎娃这一路已经换了很多次马,此刻竟是闭着眼睛在驾车,眼角犹有泪痕。闭目的虎娃仿佛看见了武夫丘上曾与瀚雄、大俊在一起的一幕幕往事,接着元神中又出现了那支商队遭遇伏击、瀚雄与大俊浴血格杀的场景,而这一切最终又化为了熊熊的火光与漫天的飞灰……

虎娃在红锦城外,曾亲眼看着那支商队离去,那么多活生生的人如今已不复存在,消失在一场大火中。火光和飞灰肆虐在元神景象里,虎娃眼前又浮现出清水氏城寨被屠灭的情形。

那一幕虎娃从未亲眼见过,当时他还是个婴儿、被藏在祭坛下的密室中,但山神却将这惨烈的场景印入他的元神,成了他一次又一次在深寂定境中的经历。这也是虎娃的心魔、山神在他的意识深处埋下的种子,伴随着仇恨与杀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