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4章、惊闻(上)

如今少务好几年杳无音信,而镇北大将军又遭贬斥,国中渐渐便有流言散布开来。据说少务在国君病重期间企图发动政变、谋逆篡位,已被后廪幽禁,因此才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露面。

虽然国君一直宣称公子少务正在外跟随高人学艺,可是明面上的消息阻止不了流言的传播。也不知是谁造的谣,这些流言竟在巴室国中越传越广,普通民众不清楚,但很多城郭的官员以及贵族都听说了,很多人将信将疑。

虎娃在路上听长龄先生讲了这件事,既觉得好笑又有些纳闷。他所认识的刀叔可不是那么鲁莽跋扈之人,样子虽看似粗犷,但心思缜密绝不会乱来,否则也不可能从一位普通军士一步步坐到镇北大将军的位置。

有人向国君告状已经很令人意外了,被训斥的北刀氏居然去揍了采风大人,这简直就是自己找事啊。虎娃心中莫名有个猜测——这难道是君臣之间演的一场戏?

可是后廪与北刀氏演这场戏给人看,究竟又有什么目的呢?这只是虎娃的猜测,也不好说出来。而少务听说这个消息,和虎娃同样感到困惑,但片刻之后就笑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军中与少务交情最好的北刀氏大将军受贬斥,少务居然还会笑,这也让虎娃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

今日,在父子相见的场合,北刀氏并没有出现,虎娃并不意外。父子垂泪又说了好多话,后廪这才亲手扶起少务,命群臣过来见礼。

在场众大人当然早就认识少务,纷纷上前行礼恭贺。但虎娃在一旁看得很清楚,当少务跳下马车扑倒在后廪脚边时,有人的神情并不意外、仿佛早知少务会随长龄先生一起进宫,比如工正伯劳;但还有很多人的反应是震惊与愕然,他们虽身为国中重臣,可显然事先并没有料到这一出。

看来少务归国安排得非常隐秘,直到他在王宫中下了马车,很多人才反应过来。而此时在这个院子之外,他人还不知新君已归国。

这间偏殿是后廪平日私下召见重臣议事的场所,父子相见后擦干眼泪,众人皆进殿落座。少务并没有座位,国君命人拿来一个垫子,让他就在自己的膝前坐着。

这里很多人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彭铿氏大人,看向虎娃时目光都很好奇。但更令他们好奇的是,少务这近四年时间究竟去了哪里,今日又为何与长龄先生及彭铿氏大人一同突然出现在王宫?

更令众人惊讶的是,在此国君议事的重地,为何一条花尾巴狗也有座位?他们早就知道彭铿氏大人身边有一条灵犬,可也不能大模大样地在这里与众人平起平坐呀?大部分人还不清楚,盘瓠不仅是少务在武夫丘上的师弟,也是他的结拜兄弟,更是这一路护送少务归国的三大功臣之一。

国君也知道群臣的惊疑,首先便让少务坐在自己膝前讲述了这近四年来的经历。大家这才清楚少务这些年去了武夫丘,当了三年杂役弟子之后,终于登上主峰为正传弟子,并拜在了剑煞先生的门下。

彭铿氏大人去年离开彭山禁地后便无消息,原来也是去了武夫丘,并与少务一起成为了剑煞的亲传弟子。而那条狗被赐名汪汪,居然也成了剑煞的弟子、武夫丘上的“名狗”,难怪在这里也有座位呢!

少务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大致讲述了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群臣是惊叹不已,很多人纷纷感慨——真吾君也!

但少务有三件事没说,如今仍是隐秘。其一是国君后廪真正的身体状况,别看现在仍精神健旺,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他只有几个月的寿元了。其二是少务与剑煞私下密谈的内容,并没有公开转告给所有人。

其三便是少务是以何种身份、走哪条路线归国、在途中又遇到了什么事?这些都一概未提。少务只说与彭铿氏大人结伴下山,在途中遇到了外出采药的长龄先生,便随长龄先生返回国都面见父君。

众人又再度恭贺少务成为剑煞先生的亲传弟子,这件事实在太令人震惊了!各国宗室子弟成为各大修炼宗门的弟子,这在巴原上很常见。比如少务的兄长、巴室国的公子会良,就是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的弟子,而少务的妹妹少苗亦是孟盈丘弟子。

更有甚者,如今樊氏、帛氏两国的国君,当年也是赤望丘弟子,虽然修为都不太高,但毕竟曾拥有这个身份。可是武夫丘别说是正传弟子了,就连杂役弟子,各国宗室中都从来没有出现过。因为武夫丘上的规矩实在太特别了,其传承就根本不是为这些人留下的。

而少务竟然能成为剑煞先生的亲传弟子,这在巴原各国中独一无二!

众人恭贺少务的同时,也对长龄先生及彭铿氏大人充满敬意,谁都知道少务归国之事,这两人功劳很大,虽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次护送,但意义绝非寻常。当然了,同时立下这大功的还有那条不会说话的花尾巴狗。

可是令众人意外的是,国君虽然对彭铿氏大人再三感谢,却没有人当场封赏。身为一国之君,这样的事情怎能只有口头答谢呢?不重重封赏也太不寻常了!长龄先生也就罢了,其身份与地位超然、与国君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可是彭铿氏大人又怎能不赏?

国君是不是年纪大了,心情又太激动了,所以把这件事给忘了?可就算后廪一时没想起来,少务也该提醒啊!

坐在殿中的虎娃却看出了一丝端倪,不禁在心中暗笑,无论给他怎样的封赏,肯定是少务继位新君后亲自来办,后廪将好人好事留给儿子做了。不仅是虎娃,从另一条路线归来的瀚雄和大俊,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受到新君少务的隆重封赏。

至于那位被撤职的大将军北刀氏,很可能也会在新君继位之后,由少务亲自让他官复原职。

……

少务讲完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屋外光线已经暗了下去,殿堂中点燃了很多根巨烛,天快黑了,后廪却没有放众臣离去,就在宫中设宴款待大家,并庆祝少务归国。

宫中的宴席很有排场,文官居左,武官居右,每人面前都放了一张桌案,呈上来的是同样的美酒与菜肴。后廪很少饮酒,他曾说酒是祭神之物,凡人饮用太过奢靡,除非是国祭之后将美酒分赐给群臣以示恩赐,但今天的宴席上却有酒。

众人记得国君上一次饮酒,还是在彭山禁地中答谢彭铿氏大人呢。今天这顿宴席又上了美酒,彭铿氏大人恰好又在座,而且这次连他的狗都有酒喝。

后廪在宴席上宣布,明日朝会之时,便将少务归国之事以及他这几年的经历向国中宣告。并且当场决定,在半个月后就举行禅位大典、立少务为新君。

众臣对这个决定并不意外,只是惊讶为何会如此之快?他们中有人也听说了前阵子国中的流言,甚至和其他的公子有过私下的接触。但如今看见少务归国、也知少务这些年做了什么,大家都已然明白诸公子中无人能与少务争位。

这些消息目前只限于宫内这些人知晓,尚无人能传出去,但到了明日朝会之时,就将传遍国中了。有人想开口劝后廪——如今仍然身体康健,又何必着急传位呢?但看少务本人也在座,便将这些话都咽了回去。

虎娃与席上众人都不太熟,因此并没有主动说什么话,只管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酒。但不断有人举樽向他敬酒,态度十分恭敬与客气。这不仅是因为虎娃与后廪以及少务的特殊关系,也因为他是神医彭铿氏大人。谁能保证自己将来无病无灾,不会有求助于神医的一天呢?

虎娃只是面带微笑,凡有向他敬酒者皆回之以礼,大部分时间只是静静地思索着自己的问题,他此刻心中所想的,恐怕与在场所有人都不一样。

一位独自走出蛮荒的少年,两年之后便坐在了王宫的殿堂之上,接受国君的答谢与群臣的恭祝。他却并没有什么得意的感觉,只是为自己的朋友少务终于成功归国而感到欣慰,这一切只是修行中的经历与见证。

虎娃此刻在回想,进入巴都城时感受到的那股城郭的生机,对所谓菁华诀的修炼又有了另一层理解。

太昊天帝创出菁华诀,指引后人采炼天地间的生机。对于世上绝大部分人来说,他们不可能有这样的修为,但是世人所行之事、便是各自的修行。而后廪这一生的修行,便是打造了如今的巴都城与巴室国,使这城郭与国度有了自己的生机。

虎娃接着又想到了大器诀,还有他在路上一直思考的问题——何为大器?

大器诀作为一种修炼秘法,最终可将人自身的形神修炼得如神器一般的存在,以达到超脱长生的目的。所谓大器,指的也是人自己;而炼器的过程,便是此生这一场修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