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3章、大器(下)

在王宫前的广场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祭坛,那是盐兆建国之后所修建的祭神之所,也是当年的巴国、如今的巴室国每年举行国祭的地方。盐兆当年祭的是太昊天帝,而如今的盐兆本人,也成了巴原上的国祭之神。

环绕着祭坛周围,有九根合抱粗、数丈高的柱子。此柱是木制,竟已被祭炼成法器,亦是盐兆五百年前所立,上面雕绘着云气、飞龙、蟠枝、仙果、鸾鸟等图案。感其气息,竟像九株参天巨树,但枝桠缠绕化成了柱子,树上的飞龙、鸾鸟、枝叶、花果都成了柱身上的图案。

每根柱子的顶端,都戴着一个醒目的青铜面具,从远处望去,仿佛这些柱子亦是一具具奇异的人身,长着奇异的脸庞。九副面具神情各异,有的面目狰狞、有的带着微笑、有的双眼突出、有的双耳如翅、有的巨嘴占了半张脸、有的眉心飞出一道云霞……

在这种地方,虎娃也不好展开神识中法力去扰动什么,但隐约感觉这祭坛与九根巨柱仿佛是某种阵法。他正在纳闷间,元神中突然听见了长龄先生的声音——

“这座祭坛和九根巨柱是当年盐兆所建,就算在百年前的内乱之时,也无人敢损毁。它是巴原立国的象征,也是每年举行国祭的场所,其法阵只在国君禅位的典礼上才会开启。这九根柱子名叫扶桑、又称建木。

它们当然不是真正的神树建木,而是盐兆根据传说所立。巴国宗室是太昊天帝的部族后人,当年进入巴原既是为了逃离战祸,也是为了在祖先的指引下寻找一片生息乐土,更是为了寻找太昊遗迹。

传说太昊天帝当年开辟帝乡神土,并于都广之野立建木为登天之梯,沿建木攀援而上、即可长生成仙。太昊遗迹飘渺难寻,盐兆在此地立祭坛模拟建木,告知后人所谓都广之野,便在世人立足的脚下。”

长龄先生坐在前面那辆车中,以神念对虎娃说话,他清楚虎娃见到这王宫前的祭坛以及九根木柱,心中定会有疑问,便将自己所知告诉了虎娃。

虎娃当然早就听过建木的传说,其实山神理清水为巴国理正之时,也经常从这片广场边走过。山神对虎娃讲述这传说时,也谈了自己的理解——所谓登天之建木,指的应就是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

世间没有那样一张梯子能到达帝乡神土,但太昊天帝留下了菁华诀,能使人像不死神药琅玕那样采炼天地间的生机。这既是一种修炼秘法,也是前往帝乡神土的指引。而虎娃在巴都城中看见这九根巨柱所组成的法阵与环绕的祭坛,既是这种象征,对于巴原民众而言也有很现实的意义。

它能凝聚众人的志愿、拥有共同的精神依托与身份认同。这里是祭神、祭祖之地,其含义并非仅仅是尊敬与追忆先人那么简单,也包含着对自身的珍惜与激励。珍惜由先人所创造、由自己所继承的一切,立足于都广之野,创造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并留于后人。

今人祭先人,便是后人祭今人。今人能有祭,是先人有所为;而后人能有祭,则是今人有所行。那么在这种仪式上,要领悟一个道理——今生有何行,将来才能享后人之祭?

虎娃看见这巨柱环绕的祭坛、听见长龄先生所说的话,心中想到的便是这些。

王宫的前半部分有广场与大殿,是群臣朝会以及举行各种典礼的地方,后面则是国君与众后宫的居所。长龄先生不是参加朝会,绕至东边的侧门进入王宫。国君已知长龄要来,传令让车马直接进入宫门,随行的长龄门弟子则守候在门外。

两辆马车一直来到一座偏殿的庭院中才停下,虎娃坐在车中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长龄先生、彭铿氏大人,你们终于到了!”

虎娃挑帘下车,看见院子里站着一群人,他们是刚刚从屋中走出来的,正中簇拥的正是国君后廪。后廪的样子与一年前没什么变化,依然精神矍铄。虎娃曾亲手为他调治病症,对他的身体状况当然再清楚不过,一年之内这位国君不会有什么问题。

如今离一年之期还差半个多月,就算再得灵药滋补,后廪恐怕也只剩下几个月的寿元了,到了秋后,他的身体将一天比一天衰弱。但无论如何,后廪等回了少务;而少务此番远行,已完成了他当年的嘱托。

虎娃看见后廪的同时,少务已经跳下马车扑了过去,跪倒在后廪身前、抱住他的双腿道:“父君,儿终于回来了……这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您!”说着话已潸然泪下。

尽管当着群臣之面,后廪也抑制不住地老泪纵横,用发颤的手轻轻抚摸着少务的头顶道:“回来了就好,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这几年你受苦了……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本应是群臣见礼的场面,可因为父子相见的一幕,在场众人谁都不好插话,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虎娃在院中见到了好几位熟人,比如镇东、镇西、镇南大将军,还有工正伯劳大人。另外十余人他并不认识,想必就是巴室国中的诸正大人、后廪身边最重要的臣僚。

但是虎娃并没有看见北刀氏大将军,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听说,那位刀将军犯了事,在今年春天被贬撤了。如今巴室国中的四位镇国大将军,镇北大将军的职位仍虚悬。

北刀氏为何会遭到贬斥,说起来还和虎娃有点关系。去年秋后,后廪派北刀氏为国使出访郑室国,归还因善川城受灾所借的钱粮器物,亦暗中送虎娃出境前往武夫丘。但北刀氏借这次担任国使的机会,捞钱捞得太过分了,别人都是在使团中混入商队,他倒好,简直是在一个庞大的商队中混入了一支使团,而且做得明目张胆。

在招待使者的宴席上,北刀氏遭到了郑室国群臣的嘲笑,然而这位大将军却满不在乎,公然宣称这次郑室国要的东西太多了、他就是要把吃的亏都赚回去。

国使在出访时顺道带商队牟利、以弥补长途奔波之苦,只要做得不太过分,大家都会睁只眼闭只眼。但是北刀氏将军太张扬了,居然在国宴上也公开这么说,实在是有辱国使身份,因此等到他归国之后,便遭到了弹劾。

据说有人向国君后廪私下告状,控诉北刀氏恃宠而骄,出使邻国期间有种种令人不齿的言行。这并非诬告,既然有人弹劾,国君也得处理,在朝会时当众呵斥了北刀氏。

但后廪也仅仅是呵斥而已,并没有把北刀氏怎么样。北刀氏将自己从郑室国带回来的一批战略物资“献”给国中府库之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谁都能看出来这是国君的宠信,因为北刀氏不久之前举荐神医彭铿氏大人,刚刚立下了大功。

国君虽然放了北刀氏一马,可北刀氏却更加嚣张了,四处打听到底是谁在私下里告的状?就连朝中群臣都感到很纳闷,谁都知道北刀氏出使邻国看似张扬,其实大家内心中都不反感他那么做。而且只要不是傻子,也能清楚北刀氏深受后廪宠信,这点小事根本告不倒他,若背后告状只会招致后廪的反感。

谁也不清楚究竟是谁弹劾了北刀氏,北刀氏当然也打听不出来,于是有个人便倒霉了。

采风大人负责向国君传达各地的消息,同时也将国中发生的事情传达到各城郭,手下管理着各地的采风官。这个职位看似不起眼但也很重要,因此被人称为风正,假如有人听传闻弹劾的话,最大的嫌疑者就是采风大人了。

就算不是采风大人自己干的,也极有可能是他手下的采风官干的,这批言官最擅长的就是暗中告状。

北刀氏大将军打听多日无果,便将气撒到了采风大人的身上,跑到其家中询问。这不仅是犯忌讳也是犯礼法的事情,可是北刀氏不在乎,像拎小鸡一样将采风大人拎在手中逼问,但采风大人也交待不出来。

北刀氏当时夸他道:“没看出来啊,你这小身板倒是个硬骨头,还能严守国中礼法,称职得很嘛!”然后将采风大人给揍了一顿。

这下祸就闯大了,后廪震怒,撤了北刀氏镇北大将军之职,将他贬到彭山禁地去做个普通的镇守将军。而在北刀氏将军的威逼下不屈的采风大人,也受到了国君的厚赏。其实采风大人挨的揍、领的赏都很莫名其妙,因为他真不知道是谁告的状!

此事在半年前震动国都,有人觉得惋惜,也有人暗中拍手称快。

北刀氏将军从一名普通的军士一步步走到了如今的位置,在军中影响极深。他曾经还是武夫丘的正传弟子,更重要的是,少务曾是北刀氏的副将。若少务继位为新君,北刀氏大将军一定是其在军中最得力的臂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