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2章、一只火红色的鸾鸟(下)

在巴原各国中,持节而行是执行公务的使者标志。国君派往各城廓的使者持红节、各城郭往见国君的使者持黑节,而一国之君派往邻国去见另一位国君的使者持红黑相间的花节。但巴原上还有另一种使者之节是纯白色的,那是赤望丘派往各地传达宗门之令的使者。

无论是红节还是黑节,只能在本国辖境中通行、各关卡望而放行。至于持花节的国使,则需要在两国边境关卡接受验证和盘查,进入邻国境内后,还有对方的人员随行监督。唯独赤望丘外出执行宗门任务的使者,车上插着白节可在巴原五国中畅行无阻,边境关卡也不会盘查。

由此也可见赤望丘威势之盛,虽然还没有真地达到横行五国的程度,但五国关卡也不会主动去惹麻烦、得罪这样的大派宗门。

少务最大的麻烦就是在过境之时,虽然用别的身份也能混过去,但若停留接受盘查,也可能遭遇意外的变故,比如被军士认出来或者是让人起了疑心。反正已经冒充了一次星煞使者,干脆再冒充一次赤望丘的宗门使者,持白节直接闯关而过,连星煞的信物都不必亮出来。

在巴原五国中,冒充使节可是死罪。但若有人冒充赤望丘的使者,却不关五国的事情,谁也不知若被赤望丘查出来会有怎样的惩罚,因为从来就没人这么干过。

少务倒不怕被查出来,边境通过了一辆插着白节的车,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等进入巴室国之后,便将白节收起、车马换掉,便无人清楚他们是谁了。

……

七天之后,一辆插着白节的马车来到了帛室国与巴室国的边关。驾车者是一名精壮的武士,车前还坐着一位随行的童子,而车中那位中年人,暗褐的头发一脸倨傲之色,面对关防军士连眼皮都没抬,更别提开口表明身份与来意了。

可是车上插的那杆白节,就已表明了来者的身份,看车马毫无减速的意思,两国边防军士都自动让开了道路,使其过境畅行无阻。这辆马车进入了巴室国,又前行数十里,拐入岔道来到一片无人的山野中。

山野中不可通行车马,那几人竟然牵着马、将车扛过了山,后面还跟着一条晃着尾巴的黑狗。第二天,他们又出现在山外另一侧的道路上,装束相貌都有微妙的不同,那条狗也变成了毛色黄白相间的花狗。

长龄先生既能让盘瓠的毛色变黑,也有手段让它恢复本来面目。几人在过关防时都化了妆,肤色、面貌皆有微小的改变,就算是曾经的熟人也不容易认出来。他们到了山野中,将那白节毁弃,又改换了一番肤色与装扮,这才继续赶路。

这些都是长龄先生的手段,假如有人再看见他们,绝不会认出就是昨日持白节通过边境关防者。此刻恢复本来面目的只有盘瓠,长龄、虎娃、少务等人还化着妆呢。马车继续前行时,少务恨恨地说道:“不过是插一杆白节,便能将国境关防视为无物!”

他的语气中有深深的不满,国境关防也是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但在赤望丘使者面前竟形同虚设,少务身为将来的国君,心中怎能不感慨!长龄先生开口劝道:“如今是太平之时,巴原各国若无事皆没必要得罪赤望丘这等势力。这么做只是表示尊敬,并非是它真有凌驾于各国之上的权威。若将来战端再起,那么无论什么样的车马,都得接受严格的盘查。少务公子,待你继位之后,也不可逞一时之意气。赤望丘树大根深、其势力遍布巴原各地,应有的安抚与拉拢必不可少,该给的面子也一定要给,有些事要等到最后见分晓时再说。”

少务点头道:“师叔的指点,小侄一定谨记。我若不懂隐忍,又怎会在武夫丘上待了三年?一统巴原之志,剑煞前辈已有指教,不论将来是否会与赤望丘等大派宗门发生冲突,我也要尽量让这些冲突来得越晚越好。”

几人在一路上的称呼有点乱,人前开口时互相叫师兄、师弟、师叔,有时也彼此叫小路和小俊,私下无人时又互相称呼少务公子、彭铿氏大人……等等。假如外人听了,可能会一头雾水,但他们自己明白。

进入巴室国后,再未遭遇什么意外事端,快马兼程日夜赶路,选择最短的路线到达国都只需半个月。但他们首先去的并非巴都城,而是都城之外的丈人峰。

夏末秋初的丈人峰重峦叠嶂,其山势不像蛮荒高原群山那样雄浑高绝,但也险峻秀美。这是守护巴都城的一道屏障,也是长龄门的道场所在、长龄先生及其门下弟子的修炼之处。

……

长龄门是长龄先生行游巴原列国、修为突破六境归国之后创建的。与赤望丘、孟盈丘、武夫丘这般传承悠久的大派宗门相比,它如今所缺少的便是那深厚的底蕴沉积,更谈不上门中弟子遍布巴原各地。

长龄先生尽管修为高超,可这些并非一位高人与一代人所能完成的积累。但长龄门在巴室国内颇有地位与影响,其中最关键的因素,便是宗主长龄先生与国君后廪、公正伯劳曾在同一位师尊门下受教,且自幼相交、情同手足。

有这一层关系在,长龄门在巴室国内当然能拥有其他宗门所不具备的优势与资源,若一代代传承积累下去,未尝不可成为真正的大派传承宗门。所以长龄先生对瀚雄寄予厚望,他不仅希望瀚雄与少务之间继续保持他与后廪之间的关系,也希望瀚雄将来能突破六境修为。

不仅如此,长龄先生还希望瀚雄最终能踏过登天之径、成仙长生。长龄先生可以建立一派宗门,但长龄门却无传承神器。世间拥有传承神器的宗门,往往是因为其祖师中有人曾飞升成仙。

能炼制神器者,只有踏过登天之径的成仙之人。在他们求证长生之后、飞升登天之前,可能会将自己在漫长的修炼岁月中所打造的法器炼制完成最后一步,使之成为能与神形相融、变化无碍的神器。

有的神器会被带走,有的神器则留于世间,并有神念烙印传承。比如武夫大将军迈过登天之径后,将一生所炼制的十四柄上品法器宝剑炼成神器,其中十三柄便是如今武夫丘上的武夫神剑;另一柄则是他自己的佩剑,派人送给了国君、成为巴国的镇国之器。

巴原分裂之后,武夫大将军所留下的信物以及神剑则由巴室国所得。当年五支宗室分裂内乱之时,大家首先去抢的东西不一样,后廪的祖父尽量先保住传国器物,而国库中的金银财宝则大多被其余四支宗室瓜分。

如今五国宗室都拥有若干件神器,其中有些是在巴国分裂时瓜分的,有些是通过其他各种途径得到的,当然以巴室国拥有的最多。但这些神器,大部分并没有什么威力惊人的神通妙用,只是具备一些普通法器所不能具备的用处,比如飞天神器、空间神器。

原属巴国宗室的那些神器,当然大多是开国之君盐兆带入巴原的。盐兆所率领的族人,是依附于太昊天帝的部族联盟后代,他们的祖先中除了太昊天帝,还出过不止一位登天成仙者,因此给后人留下了这些器物。

有六境以上修为,才能继承与掌握神器中的神念烙印,使之能形神相融自如使用。因此神器本身也是有传承的,还好巴国传国至今,这种传承未断。哪怕在分裂成五国之后,巴室国工正伯劳当年的师尊以及如今的伯劳本人修为皆突破了六境,能为国掌器,但国君却无法亲手使用这些神器了。

巴原上还有一些小型宗门或散修,也可能拥有传世神器,因为其祖上也出现过迈过登天之径的高人,但如今宗门已没落了。若弟子中无人有望突破六境,那么神器传承也难以为继,有时也会选择将之献给国室,一方面其神魂烙印可以传承下去,另一方面也能为后人谋取福荫。

还有人选择将这样的神器献给赤望丘这等大派宗门,使其后人能依附于这样的宗门继续修炼并得到庇护,这等于是并入大派宗门了。

但长龄门是长龄先生刚刚开创的,仅仅传承了一代人,所以长龄先生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有登天成就,至少瀚雄所得到的那柄璞剑,将来便能成为真正的神剑。假如是这样,长龄门不仅能保持与巴国宗室之间的特殊关系,也算是武夫丘的另一个分支,这才奠定了大派宗门的传承根基。

长龄先生此刻也随身携带着两件神器,虽不能用于斗法,却另有妙处,是出发之前后廪让伯劳特意交给他的。一件是飞天神器,以长龄先生的六境修为,在紧急情况下可御器飞天而去。但它只能让长龄先生自己飞天,却无法带着少务一起穿越这漫长的路途,所以在路上根本就没用过。

还有一件神器样子是一枚玉佩,其妙用和虎娃那件兽牙神器相同的,里面可以装不少东西,且外人丝毫看不出痕迹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