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2章、一只火红色的鸾鸟(上)

虎娃万没想到,路上随手救助了一头受了内伤的异兽,感其神气只有二境修为,却会得到这样的造化。虎娃之所以没有看透它的内伤及修为,是因为对方实在比他高明太多了!

如此说来,那胭脂虎所受的绝非二境炼体之伤,而是更高修为境界中遇到的麻烦,尚非虎娃所能理解。可是那女子的声音问虎娃——他究竟将它看成了什么?这又是何意呢,他看见的分明就是一头异兽胭脂虎,真真切切,没有半点幻化痕迹!

而且那神念话语中还有很多虎娃闻所未闻之事,比如“长生之罚”是怎么回事,就连山神都从未提过。虎娃只知若迈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便可长生成仙,而神农天帝留下的大器诀不仅是一套修炼秘法,亦是前往其帝乡神土的指引,他却不知迈过登天之径后还会受什么长生之罚,而帝乡神土能提供庇护。

如此看来,太昊天帝留下的菁华诀、轩辕天帝留下的灵枢诀、高阳天帝留下的纯阳诀、少昊天帝留下的吞形诀,以及他们各自开辟的帝乡神土,应都有这种含义。

就在这时,少务惊讶地问道:“小路师弟,你怎么让那只鸟儿飞走了?”

“哪有什么鸟儿?刚才分明是一头胭脂虎!”虎娃下意识地答道,此刻他还沉浸在震惊中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盘瓠汪汪叫了两声,带着天赋神通、能冲击人的元神。虎娃完全清醒了,他惊讶地回头问道:“你说什么?你看见的与小俊一样!”

长龄先生亦微微皱眉道:“小路,我看见的也是一只火红色的鸾鸟。你叫小俊停车时,它从路边的密林里飞了出来、落在你的肩上,刚才又飞走了。我还在猜疑,它是否就是那些众兽山修士欲收服的灵禽,你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伴随着话音,长龄先生又发来了一道神念,向虎娃展现了他方才所见的情形。虎娃闻言目瞪口呆,少务又追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胭脂虎,又是怎么回事啊?”

虎娃长出一口气道:“你们到底都看见了什么、又听见了什么?”

少务、盘瓠包括长龄先生这位高人,刚才都看见一只火红色的鸾鸟从林间飞出。这鸟儿的体型不小,展开双翅有两尺多宽,有着长长的尾羽,羽毛的颜色就似天边的云霞、非常地漂亮。

虎娃向它招手,它便落在虎娃的肩上,还发出了悦耳的鸣声表示友好,而盘瓠则低吠两声与那只鸟打了声招呼。它跟随马车一起通过了有众兽山修士把守的地方,众人都以为这只红鸾便是众兽山修士欲收服的灵禽,但见虎娃的意思显然是想将它带走,所以谁都没有出声阻止。

虎娃的举动有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假如将来星煞听说了这件事,必会知道那并非是他派来的使者,而是有人以信物冒充。但无论如何,那将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届时少务早已安全归国,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既然虎娃想收服这只灵禽、而灵禽也愿意跟随,那就让他带走吧,众人也乐见其成。

因为在红锦城以及武夫丘一带所发生的事情,几人对众兽山都没什么好印象。那红鸾就算是一只灵禽,也只是众兽山欲收服之物、而非已是众兽山之物。它出身于山野,愿意跟谁走,那是灵禽自己的选择。

星煞未必能查出这件事是谁干的,就算能想到是当年在飞虹城遇见的那位少年修士,也未必清楚虎娃就是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以及武夫丘弟子小路。就算这一切都能查清楚,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赤望丘就算势力大,但虎娃的身份也不一般,他是剑煞先生的亲传弟子,巴室国君的救命恩人。赤望丘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将虎娃怎样,要怪就怪众兽山那些人办事不力。况且那红鸾看上去也不像有什么高深修为的样子,不过是一只刚刚通灵未久的飞禽。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这一路上也没多说什么。只见那红鸾老老实实地停在虎娃的左肩上,还低头在虎娃的手心啄了一口,然后就突然飞走了。

但众人万没想到,那红鸾至少已有六境以上修为,所有人包括长龄先生在内都看走眼了!而且虎娃看见的根本就不是一只红色的鸾鸟,而是一头异兽胭脂虎。

他好歹也是一名五境二转修士啊,这眼神也差得太远了!那伙众兽山修士确实是布下法阵在收服灵禽,后来又恭喜使者完成星煞大人之命,那分明就是说他们成功带走了这只灵禽。

谁都没看出那红鸾的修为竟如此高深,它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让虎娃将其看成了一头胭脂虎——他婴儿时无法记清的回忆,只存在于元神与意识的深处。

它既能给虎娃留下神念心印,其修为必在六境以上,所施展的手段就连长龄先生都没有看出端倪。虎娃将自己所见的一切告诉了少务等人,包括“胭脂虎”离去时给他留下的神念,除了其特意叮嘱的大器诀秘传以及神民丘的具体位置,其他能说的都说了。

盘瓠惊讶得狗嘴张老大,而少务下意识地停住了马车。长龄先生则皱眉道:“那红鸾的修为在我之上,不知巴原上何时出了这样的高人,难道神民丘的传说是真的?”

少务追问道:“师叔,你称呼那红鸾为高人,难道它不是一只修为高深的禽妖?”

虎娃亦追问道:“神民丘有何传说?”

如今众人已知那红鸾来自传说中的神民丘,而虎娃在山神那里只听过“神民丘”这个名字、为巴原九丘之一,山神并未介绍其他的情况。

长龄先生又沉吟道:“我当年也曾行游巴原各地、探访传说中的仙人遗迹,在一位山野妖修口中听到过有关神农天帝的传说。据说炎帝之女名姬瑶,在火焰中化为一头红色的鸾鸟升天成仙,而她登天长生的地方就叫神民丘。”

虎娃惊讶道:“神农天帝登天成仙、开辟帝乡神土,至少是巴原建国之前的事情。那只红色的鸾鸟,怎么可能是他的女儿?况且传说中姬瑶已在火光中化为红鸾成仙而去,怎么今天又跑到了这里,被一伙众兽山的修士围困,还要借我等的帮助才能脱身?”

长龄先生摇头道:“炎帝是神农天帝在人间的帝号,后世继位者皆以炎帝为号,末代炎帝蚩尤败于轩辕天帝之手,而轩辕天帝在人间号称黄帝。传说中姬瑶是炎帝之女,但并不清楚是哪一代炎帝之女,其父未必就是神农天帝。而我们所见的那只红鸾,也未必就是传说中的姬瑶,有可能是姬瑶的后人或传人。火红色的鸾鸟就是炎帝部族的标志,她若是神民丘上炎帝的传人,能有这种高明的化形之术也不令人意外。至于小路,你应是中了一种秘法,所见的并非是她,而是你自己内心中景象。”

少务好奇道:“那为何我们都没有受影响,仅仅是小路看错了呢?”

长龄先生叹息一声道:“也许我们都看错了,她可能并非鸾鸟、只是化作了鸾鸟的样子。而小路则是看见了他自己元神中景象、那鸾鸟想让他看见的样子。此人在林中看见了我们,觉得可以向小路求助,所以才对他施展了一种秘法。”

少务:“小路师弟,你为何看见的会是一头胭脂虎,而不是别的东西呢?”

虎娃:“那应是我婴儿时见过的情景,却已经无法记清,方才被触动与唤醒,我便看见了一头胭脂虎……具体是何玄妙,我也说不清楚,毕竟修为还相差太远。”

长龄先生:“她是想向你求助,所以让你看见的,必然就是你所拒绝不了、一旦看见了就会出手相助的事情。我虽修为不如她,但多少也能猜出一丝端倪。胭脂虎只是你元神中所见,却化为了眼前的事物,就连那红鸾本人,恐怕也不清楚你看见了什么。”

虎娃叹道:“好高明的手段,我不知不觉就中了她的招。可是她既有如此修为,又何必借我等之助避过众兽山修士的围捕呢?”

长龄先生接着分析道:“每一层修炼的境界,都会遇到各种困扰与考验,境界越高便越艰难。她可能确实受了内伤,或者是突破更高修为境界时遇到了麻烦,因此无法出手或者不方便出手,更不想因此引来高手的关注。尽管如此,她的修为境界仍在,还可以施展出很多手段。但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寻找合适的对象,而她恰好遇到了你。”

长龄先生不愧为一派宗主、六境高人,这一番分析也多少解答了虎娃心中的某些疑惑。

众人继续抓紧时间赶路。此处离巴室国边境已不远,若快马兼程只需几天时间。长龄先生吩咐众人,今后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毕竟那红鸾来历莫测,这样的消息恐会带来意外的麻烦。

少务又说道:“我们既然已在那伙众兽山修士面前用了星煞使者的身份,索性就再来一次,于车前插一杆白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