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01章、你看见了什么(上)

少务随即就勒住了马,并运转法力定住了仍保持惯性前冲的车。坐在车前的虎娃扭头看向左侧道边的密林,只见林中居然跳出了一只异兽。

它是一头虎,样子十分奇异,雪白的毛色间分布着美丽的粉红色条纹,竟是一头举世罕见的胭脂虎。虎号称百兽之王,给人的感觉应是凶猛威武,可是这头胭脂虎给虎娃的感觉并非如此,那美丽的花纹、修长的身姿,竟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温柔秀媚气息。

感应其神气波动,这头胭脂虎显然有神通修为在身,但它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形神中有伤。此伤并非外来之伤,而是在炼体时遇到了问题。

虎娃看见它时,它也正看着虎娃,就在对视的一瞬间,虎娃莫名觉得这头异兽的眼神好熟悉,似乎触动了某种久远的、始终未曾清晰的回忆。

虎娃当年迈入初境得以修炼时,并不清楚自己是在修炼,在初境中的感受便是复归于婴儿的状态。但那只是一种心境,而人们通常不会有婴儿时期的记忆。虎娃此生最早的记忆,便是山爷点亮的那盏灯,还有那个朦胧的梦。

但此刻这头胭脂虎的眼神,触动了他对这个世界最初的印象,恍惚又感受到如婴儿之未孩的心境。此心境是虎娃修行来处的根基,使他的眼神一直如婴儿般明澈。

虎娃并不记得自己亲眼见过胭脂虎,此种异兽对于世上绝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种传说,甚至不清楚世间是不是真有。

但路村人知道那传说是真的,因为山爷和一群族人当年就亲眼看见过。他们在清水氏城寨废墟的祭坛上看见了一只蹲踞的胭脂虎,而在那美丽的异兽身下,有一个铺着兽皮的竹篮,竹篮中有一个婴儿便是虎娃。

虎娃原本是被清水氏的祭司藏在了祭坛下的密室中。屠灭清水氏一族的凶手并没有发现那密室,虎娃很幸运地躲过了一劫。可是随后赶来的山爷等人也同样发现不了那间密室,若不是胭脂虎挖开了已坍塌了半边的祭坛,将放着虎娃的竹篮给叼了出来,山爷也不可能将他带回路村。

山爷和路村的族人们起初并没有告诉虎娃这件事,在虎娃的童年,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路村的孩子。但这段往事,便是“虎娃”这个名字的来历。

可是虎娃后来在盘瓠的指引下找到了太昊遗迹,于遗迹中听见了山神的声音。山神讲述了清水氏城寨所发生的惨剧,也告诉了虎娃——他是怎样来到路村的,并且以神念重现了当初的场景。

在虎娃突破四境的深寂定境中,曾一次次经历清水氏城寨被屠灭的情景,这也是他修炼中的心魔。山神没有欺骗虎娃什么,只是向他隐瞒了一些事情。虎娃当然也追问过山爷,而山爷不得不告诉他——山神的讲述都是真的。

山爷第一次看见虎娃时,他的身边有一头传说中的异兽胭脂虎,也是那头胭脂虎救了他。但这些并非虎娃本人的记忆,那时他还太小,对所经历的事并无印象。

可虎娃今天亲眼目睹了一头胭脂虎,莫名便有种极为熟悉亲近的感觉,他恍惚间甚至觉得它就是当初救了自己的那头异兽。胭脂虎在世间很罕见,两者若是同一头异兽也并非不可能。

但仔细一想,当年那头胭脂虎发现了凶手都发现不了的密室,并将虎娃给救了出来。可是眼前这头胭脂虎却并不像修为很高深的样子,感其神气只有二境;听山爷的描述,感应当年那头胭脂虎所发出的气息,修为明显超过了山爷,而山爷当初的修为可是五境九转圆满,看来并不是同一头了。

以虎娃目前的修为,尚不能清晰地回忆起山爷点亮那盏灯之前的事情。但这胭脂虎的眼神却触动了他的心神、唤醒了某种感觉,这感觉是一直存在的,只是此前却并未察觉。

这头胭脂虎在修炼中遇到了问题,它的眼神是在求助、想登上虎娃这辆车。虎娃自幼修成了一种神通,无需他人开口,仅仅是从表情和神气中就能够明白他人内心真实的情绪和欲望,他此刻也读懂了胭脂虎的眼神。

虎娃并没有说话,只是招了招手,示意胭脂虎上车。

胭脂虎眼神中有感谢之意,纵身跳上了马车,其动作感觉很轻盈,车身几乎没有震动。这头异兽还不会说话,只是看了其他人一眼,发出了一声低吼。这吼声并非寻常虎啸,而是友好的招呼,趴在长龄先生身边的盘瓠抬起头来,也回应了一声低吼。

虎娃知道那伙众兽山弟子封锁了这片区域,正在收服什么灵禽。而这头胭脂虎显然不是什么灵禽,应不是那伙人的目标,它可能只是在此地修炼的妖兽,遇到了一点问题受了内伤。但这样一头有灵性的异兽,假如被那伙众兽山的修士发现了,肯定也不会放过。

这头胭脂虎知道此地已被一伙修士布阵围住,也察觉到了自己所面临的威胁。而看路过的虎娃与那些众兽山修士应该并非同伙,所以它才会冒险现身求助。

仅仅是它的样子、它的眼神,便让虎娃很自然地动了要帮它的念头。而长龄先生和少务见虎娃如此做了,也没有表示反对。虎娃持有星煞的信物,此刻的身份是星煞派来的使者。刚才那伙众兽山修士的话大家也听见了,那些人在此地收服灵禽,竟然就是奉了星煞之命。

这也太巧了!想必虎娃做什么事情,那伙修士都不会阻止,反而认为他是在执行星煞的命令。

那头胭脂虎跳上车后便蹲在虎娃的身边,它坐下时与虎娃差不多高,竟伸出了一只爪子轻轻地搭在了虎娃的肩上。假如外人看见这一幕,定会感到很惊讶或震撼,但虎娃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危险,反而觉得很亲近。

马车随即继续前行,山林间的道路拐了一个蛇形的弯,前方又出现了一伙手持法器的修士。没等虎娃开口,少务已然喝道:“星煞大人的使者,奉命来此执行要务。尔等勿要阻拦亦勿追问,并不得将今日所见的一切泄露出去!”

说话间马车疾驰而过,根本没有停留,而虎娃坐在车上又举起星煞的信物。那些众兽山修士站在道旁行礼,为首之人答道:“恭喜使者完成星煞大人之命,我们明白了!”

他们既然在此地布下了警戒法阵,想必彼此之间也有特殊的传讯方式,这几人应得到了先前那些同门的通知,已知道来者是星煞大人的使者,当然不会阻拦。

但他们的回答却有点奇怪,为何要恭喜使者完成星煞大人之命呢?虎娃却没有多想这个问题,马车已奔驰而过,带着那头胭脂虎远离了此地。他们走这条路本就是想避免在人多的地方出没、尽快赶回巴室国,并没有想多管闲事。

虎娃坐在车上闭目凝神感应着那头胭脂虎的神气,他只是想帮它,胭脂虎既然受了伤,他就要尽量调治它的伤势。

虎娃本人尚不清楚,他当初在给夏卓治病时,所领悟的秘法就与轩辕天帝当年所创的灵枢诀的玄理谙合相通,可治人间百病。但胭脂虎所受的内伤,虎娃竟有些看不透。这头异兽还不能说话,而观其神气应有二境修为,应是在炼体时受了形骸之伤。

这种伤势虎娃曾在蛇女齐罗身上见到过,以他的手段本不难调治。可是他施法为这头胭脂虎调理神气时,却发现没什么效果,其伤势的复杂远超出他的预计。这世间各族类的修行本就是千姿百态,看来这头异兽在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很独特。

令虎娃稍感困惑的是,他的修行源于自悟,所印证的就是天地万物中所蕴含的大道本源。那么不论是蛇女齐罗所受的伤、还是师兄夏卓所得的病,其原理都是偏离了一种康健的常态,感应其神气运行,应该都是有迹可循的。但虎娃却无法察觉此兽神气运行应有的常态是怎样的?

就在这时,虎娃突然感觉脖子和耳垂有点痒痒的。原来那胭脂虎一爪搭在他的肩上,扭过头气息微微吐在他的脸侧。这气息竟给了虎娃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包含着温柔与渴望,仿佛心神都要被融化了一般。

这时马车已经走出了很远,只要那伙众兽山的修士没有发现破绽追上来,这头异兽在山野中应该就安全了。虎娃微微叹了一口气,将右手伸到了胭脂虎的唇边,五指张开,手心中有一物。

少务在前面赶马车,而盘瓠和长龄先生都在他的身后,没有人看清他的动作,就算以神识感应也察觉不到他手心的东西。因为那是一件神器,虎娃本人炼制、与之形神相融的神器,其气息完全就与他本人一体。

这神器同时也是一枚不死神药——五色神莲的莲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