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81章、始于足下(下)

幸亏飞郎会飞,且十分熟悉这一带的情况,根据平日观察的地形,好不容易指出了一条路径,虽然仍很艰险,但对于有功夫在身的人还是勉强能穿过的。少务离去时也在沿途留下了记号,以便后来人能找到这条路。

一直走到南荒之外,远远地看见人烟村寨、飞郎这才止住脚步道:“长龄先生、两位师兄,此地蛮荒疠瘴丛生,除了我们羽民族人,外人很难穿行。今天找出了一条道路,但仍很艰险,最好不要在盛夏穿行,将来若有什么事需要我的族人相助,无论是你们亲自来还是派人来,只要提到诸位的名字,羽民族人定会全力相助!”

得到了飞郎这样的承诺,便是少务此番南荒之行最大的收获。

辞别飞郎继续前行,沿途经过了不少人烟村寨,众人没有再停留,就连夜间也一直在赶路,直至进入帛室国南境的城郭野由城。他们在野由城中休息了一夜,次日在集市上买了一辆轻便的马车,套着两匹马后面又拴了两匹备用的马,快马轻车北行而去。

虎娃在帛室国中的见闻,与巴原别处并无什么不同。他已走过相室、巴室、郑室各国,巴室国相对而言人烟更为稠密、民众生活也更为富足,这一方面是因为后廪四十年来治国有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巴室国占据了巴原中央土地最为肥沃的平原地带。

但除此之外,虎娃并没有看出各国之间有什么太大的差异,走在帛室国中与走在郑室国中,所见所闻几乎没什么不同。无论是人们的语言、衣着、各种传统习俗与生活习惯,都没什么差别。他们本就是同根同种、拥有共同的祖先与文明传承,大多是盐兆的部族后人。

这种传承不仅是血缘上的关系,也是渗透在精神中、生活中一切习惯与传统纽带联系。当年巴原只是因为宗室之争分裂为五国,也难怪如今的五国宗室皆有一统巴原之心,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本就是一体的。

这里的民众首先是巴原人或巴国人,然后才能谈得上是郑室国人或帛室国人。

进入帛室国后的这一路,几人尽量没有在途中停留,就算沿途遇到城廓,也大多于城外绕行,实在不得已才会穿城而过、接受关卡盘查。在这个年代,流动人口并不多,除了一些商队,便是短途投亲访友的居民。平日没事会到处乱跑的,恐怕只有各宗门行游的修士了。

城廓的关卡会盘问过路人的身份来历、因何事外出,并对商队征收货税。虎娃等人坐的是一辆带蓬的马车,是野由城集市上能买到的最轻便华贵的那种,马也是尽量挑最好的。遇到盘查时,长龄先生便坐在车中连眼皮都不抬,而虎娃则坐在车前似一位随行的童子,通常只由驾车的少务答话。

少务一般只答道:“我家先生是一名修士,外出行游访友、探访各大宗门同修。”

见多识广的关卡军士多少都是有眼力的,一看车上坐的长龄先生,就是气度不凡的高人模样,车前还有一名俊朗的童子随侍,身边还趴着一条毛色黑亮的灵宠,车上并没有携带别的什么财货,但车马皆是华贵之物,也不会再多问什么便放行。

车驾外出时,驾车的御手往往都是仆从的身份,虎娃与少务当然不能让长龄先生这位尊长赶马车。而少务则坚持由自己来驾车,在他归国继位新君之前,先为尊长及知交好友效力,以他的身份也算是折节屈尊了。

长龄先生坐在车中看着少务的背影,不禁暗暗点头,看来这位公子也明白御人之术。今日少务为他亲自驾车,将来少务做了国君,若有什么事情,长龄门又怎会不为其驱驰?虎娃多少也看出了少务的用意,所以并没和少务争着驾车。况且以虎娃的样子,也确实更像高人身边的童子。

在这太平时期,沿途城廓的关卡也不会在盘查时找一位行游修士的麻烦。但虎娃等人还是尽量回避人多之处,若无十分必要便绕城而走,这一路上也很顺利。他们都有修为在身,倒也不觉得奔波艰苦,往往都是日夜兼程赶路。

人能受得了,但马就算有轮换也受不了,他们在途中有两次进入城廓,都是为了将原先的马卖掉,再买四匹更健壮的骏马。

他们横穿帛室国而过,当然没有进入国都附近,少务亲自驾车也在关注着沿途的道路以及城廓村寨情况。将来若与帛室国交战、挥军而进时,这便是他本人最熟悉的一条进军路线。

这一天,长龄先生突然开口道:“前方就是威据城,而众兽山便在威据城东,其城主也是众兽山弟子,城中来往的修士众多。我们不要进城,饶过威据城由西边的一条道路穿过,我走过那条路,与众兽山是另一个方向,夜间便在山中露宿吧。”

长龄先生当年也曾远游巴原各地,曾到过这一带,熟悉众兽山以及威据城的方位,还知道有一条路能从远离众兽山的另一侧绕过去,就是不想遇到太多的修士引人关注。虽然守城的军士盘查时不会找麻烦,但各宗门同修往往会上前打招呼、自报家门并询问对方的身份,有时也挺麻烦的。

他们在城西的道路上前行半日,夜间就于山野中露宿,次日天亮后车马刚往前走了不久,长龄先生又突然于车中皱眉道:“真是想躲什么就有什么,怎会有人在这条路上布下了警戒法阵?”

他的话音刚落,虎娃也感应到了,马车似乎穿过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伴随着法力波动传开。有人在这里布下了法阵,一旦有谁闯过便能察觉。此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高喝道:“众兽山在此收服灵禽,此路已封,请诸位绕道威据城!”

少务悄然冷哼道:“这众兽山好大的威风,城廓间的官道,他们说封就能封吗?”说话间所驾的马车并没有减速,仍继续策马奔驰前行。

那个声音显然有了怒意,又喝道:“来者何人?众兽山为收服灵禽已封此路,请你速速回头!”随着话音,前方十丈外突然蹦出来四个人,皆手持法器拦住了去路。

长龄先生正坐在车上凝神闭目,此刻睁开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少务的背影,这位公子脾气不至于这么冲动啊?此刻面对众兽山的修士拦路,看他的样子竟是不想回头,而打算直接闯关而过,难道是要动手吗?

既然已经说了让少务自行决定路线,那么他想闯关便闯关吧,只要不是众兽山的宗主琮余亲至,长龄先生倒也不在乎谁,说闯也就闯过去了,反正此地离巴室国边境也不算太远了。长龄先生已经准备好动手了,不料少务又开口高喊道:“赤望丘星煞大人的使者,有要事途径此地,尔等勿阻道路!”

此话一开口,虎娃也反应过来了,立即取出星煞的信物高高举起,让那些人大老远就能看得见。那四名众兽山弟子闻言吃了一惊,待他们看清虎娃手中星煞的信物时,马车已经到了近前。

他们赶紧让开道路,侧身于路旁行礼道:“我等不知星煞大人的使者来此,星煞大人交代的事情,众兽山一直尽全力在办。那灵禽已被围在此地,很快就将……”

众人皆愣了愣,少务有急智,知道虎娃身上有星煞的信物,也知道众兽山近年来已成为奉赤望丘为尊的附属宗门,所以才会喊了那么一句。但听那几名众兽山弟子的回答,他们此刻围捕灵禽就是奉了赤望丘星煞大人的命令,也将他们当成星煞特地派来的使者了。

至于那几人后面说的话就没怎么听清了,因为少务并没有减速,驾着马车直接奔驰而过。

路边的一名众兽山弟子嘟哝道:“星煞大人交代的这件事,众兽山几次都没有办妥当,看来赤望丘那边是等着急了,直接派使者过来了。”

另一人也嘟囔道:“这是责备众兽山办事不力的意思吗?那头灵禽好生狡猾,几次逃脱了我们的围捕。我们众兽山擅驱走兽,但对抓鸟并不擅长啊!”

又有一人道:“星煞大人要责备,也是去责备宗主。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如今好不容易又将那灵禽困在此地,看来星煞大人是等不及了,亲自派人来收服。可是我们都抓不住,星煞大人的使者就能抓住它吗?它别恰恰在那使者手中走脱了!”

最后一人道:“若那灵禽在星煞大人亲自派来的使者手中走脱,反倒是没我们什么事了。大家都忙乎一个多月了,那灵禽实在不好抓,我还担心这次又会失手。现在倒好,无论成与不成,星煞大人也怪不着我们呢。”

虎娃等人并没有听见这几人私下里的谈话,只管驱车而去,前行不远,道路在密林间拐了一个弯,虎娃却突然喊道:“师兄,停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