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81章、始于足下(上)

少务是在赶路,却没有着急离开羽民部族。按照他原先的计划,要在半个月内进入帛室国的南境,如今不过刚走了五、六天,既然是由少务自己决定行程,长龄先生也就没有催促,众人在羽民部落中一连做客十天。

在这十天中,少务每天都很忙,四个羽民村落他都到访了,每日和这些妖族聚在一起聊天,晚间还围着火堆一起吹口哨跳舞,大受羽民们的欢迎。少务没长翅膀,在火堆旁跳舞时不可能飞起来再滑翔,但他有修为在身,蹦得也挺高。

长龄先生很稳重,自然不会参与这样的活动,但盘瓠后来看着眼热,也每天晚上扭到羽民队伍中去乱蹦了。歌舞者原本都是此地的羽民,如今却混进来一个人和一条黑狗活蹦乱跳,场面也够热闹的。

少务在武夫丘上待了三年多,他所学的技艺当然比飞郎多多了,这几天也在帮助羽民族人打造各种农具器物,并尽量教会他们如何自行制作并使用。以少务的四境修为与各种神通手段,在这些淳朴的羽民族人眼中,简直就已成为神灵一般的存在了,且这位“神灵”还很随和。

在偏僻的蛮荒妖族部落中,少务这种人所做的事情、给大家留下了的印象,可能几十年都不会被忘记。少务如此,虎娃当然也不好意思闲着,他也在村落里做了不少事情。虎娃本人就是在蛮荒村落中长大的,将自己所知的很多有用的技艺都尽量教给了此地族人。

另一方面,虎娃也算是一位炼制器物的准宗师了,以木、石、兽骨、泥土为材质,他顺手给这里的人制作了不少用具和器皿,很多东西还是在少务的建议下加工出来的。

长龄先生也没总闲着,他在附近采些草药、帮某些羽民调治身体不适,并告诉他们这些草药的功效以及使用方法。

飞郎听说长龄是瀚雄师兄的尊长、巴原上的一位六境高手,当然是恭恭敬敬地小心款待,经常找机会向他请教修炼之事。这是多么难求的机缘,飞郎也希望能得到高人的指引,有朝一日迈入初境得以修炼。

飞郎当初登上武夫丘当然就有这种愿望,可惜他连主峰都上不去便回来了。而如今能向长龄先生当面请教,这可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幸事。长龄没有拒绝,指点了飞郎定坐收摄心神之法,这位高人并不知道该怎么指引一位妖族人,教的都是指引世间其他晚辈的一些诀窍。

他们只在这里停留了十天,飞郎当然并未成功迈入初境,但今后可以按照长龄先生的指点继续修炼,能不能成功则要看他自己了。

十天过去了,虎娃等人终于打算告辞,众羽民这天晚上又聚在空地上吹口哨跳舞,也是为贵客们送行。短短十天发生的事情,对于这个封闭于深山的妖族部落而言,所带来的改变与影响是深远而巨大的,飞郎与全体族人心中皆对他们充满崇敬与感激之情。

虎娃坐在火堆旁望着飞郎,心中莫名想起了两个人:当初路村人的祖先路武丁、如今路村的族长以及山水城的城主若山。

以飞郎的本领与手段,当然远不能与若山相提并论,但从某种意义上,他们都为部族做了同样的事情,皆只身去了远方的世界游历,将山外的见闻与技艺带回了部族,从而逐渐改变了妖族村落那极为原始落后的面貌,也被奉为族人的首领。

少务在众羽民的簇拥下围着火堆蹦了好几圈,所到之处总能引起一阵阵欢呼,在众人散去休息之前,少务又当众说了一番话。他感谢大家的热情款待,等他回到家乡之后,会再派人送来适合此地耕种的各种农作物种子,此地族人便能继续打造与使用他们所留下的器物。

少务同时也提到,若将来有什么事需要众羽民帮忙,也希望大家能助他一臂之力。飞郎率族人再次表示了感谢,也慨然做出了承诺。

此时虎娃与长龄先生都已明白,少务为何要在此地停留这么长时间、做了这么多事情?这个部族的四个村落,总共生活了一千多位羽民。假如教会他们使用更先进的器具、种植更多的作物、掌握更发达的生产技艺,那么就有更多的精壮劳力可以从每日必须的劳作中解放出来。

除去老弱妇孺,这支妖族中的青壮男子当然不能全数脱离生产,但届时凑齐五十人左右、组成一支完整的战阵应该没有问题,那可是一支会飞的战阵啊!

前些天少务还与长龄先生讨论如何使用与对付噬魂烟,而这些羽民就世代生活在疠瘴丛生的蛮荒中,对瘴气非常熟悉与了解,甚至还能利用疠瘴的爆发来狩猎。假如在战场上,敌方突然使用了噬魂烟,那么派出这种羽民军阵作战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了,会飞的战阵在战场上能发挥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但在平常情况下,它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花多大的代价也打造不了。而如今少务却看到了这种希望,无论将来这希望能不能成为现实,他也要提前做好一切尽可能的准备。

对于这支羽民部族,少务的做法是尽量先帮助他们,等到将来有机会又有可能的时候,再向这支妖族求助。毕竟此地是帛室国南境的蛮荒深处,离巴室国还太远呢,就算少务有什么打算,也不是眼前能办到的事情。

但虎娃丝毫不怀疑少务的承诺,少务返回巴室国后,一定会派人送来适合此地耕作的各种农作物的种子,并继续教会他们掌握更先进的生产技艺、打造各种器物用具。而另一方面,虎娃也丝毫不怀疑飞郎代表羽民族人所做出的承诺,假如少务有一天向这支妖族求助,他们一定会帮少务的。

今天的一切只是一种铺垫,此时此刻,这些羽民族人还不知道少务真正的身份呢。

令虎娃感到有些惊讶的是,少务在这段时日还特意问了他弓箭的事,就是虎娃在红锦城外送给大俊的那副弓箭。少务询问那是由什么材质加工的、需要怎么制作,希望虎娃能够教会这里的羽民族人制作与使用。

虎娃从未说过那副弓箭是得自北荒中的另一支羽民族人,他也只在少务面前拿出过来一次,当面交代大俊那弓箭的特点以及最佳使用之法。但是少务来到羽民部族中后,便意识到虎娃送给大俊的那副弓箭应该最适合这些羽民使用。

当初山爷也有同样的眼光,他让君使西岭带给相室国君穷功的礼物,便是五十副羽民族人特制的短弓短箭,此物对于膂力过人的军士而言,用处非常大。

弓箭的制作工艺比一般的武器要复杂得多,这里的羽民大多数时候还在使用梭枪呢,有了弓箭当然也更方便狩猎。

普通村寨居民也会打造简单的弓箭,但一般都很粗糙且五花八门,制式并不统一,很不耐用,往往只适合狩猎,与军阵中所需的制式军械相差很远。但是山水城附近那支羽民族所打造的弓箭却不一样,加工的过程需要好几年,十分耐用很难损坏,更重要的,它们是一种制式武器。

那支羽民族遭遇重创之后,这种弓箭恐怕就要绝迹了。虎娃只知其弓脊以及箭杆的材料都是北荒高崖上特产的一种曲梨木,要经过多年才能制作成合格的弓箭,而在这个蛮荒村落里想打造出同样的东西几乎不可能,就算找到合适的替代材料,也不是这十天就能教会这些族人的。

但虎娃还是按照少务的要求,在这支羽民的居住地附近找到了一种木材,与曲梨木的材质很接近,并将打造这种弓箭的方法告诉了飞郎。这里的羽民也可以尝试去制作,就算比不上虎娃曾使用的弓箭,但也是一种不错的制式武器了。

少务不仅请教了这种弓箭的制作之法,并询问若不完全按照原来的要求打造,是否也可以制造出一批替代之物?言下之意他想回到巴室国中去试制,当然是吩咐工正大人去督办。虎娃该说的都说了,就看少务自己怎么准备了。

假如少务将来想打造一支羽民军阵,这样的军阵虽然会飞、在作战时能起到奇效,但也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因为羽民毕竟不是飞禽,他们只是长了翅膀的人,不可能长时间、长距离地飞翔,战斗中也不能随身携带太重的东西,万一有所损失,兵源也不可能得到及时的补充。

所以这种军阵只能用在特殊的关键场合,并配备特制的军械,还需要其他的军阵与之配合,才能发挥最大的用处。

告辞之时,飞郎亲自将众人送出南荒。因为少务说要再派人来给羽民族人送东西,所以必须要找一条常人能走的路。这里的羽民族人自己出没的路径,当然不适合平常人行走,而这一带山中很多地方有疠瘴弥漫,想找出一条普通的路并不容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