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80章、疬瘴丛生(下)

盘瓠向着远方开口叫了几声,立刻引起了半空中那些人的警觉,林间随即传出相互示警的哨音,有两支箭射来就插在众人身前不远的地方,分明是告诫之意。在虎娃生活的蛮荒中,各部族在自古的传统猎场中狩猎时,假如碰到其他部族的打扰,往往也会用这种方法提出警告,而后来者通常会主动退避。

少务却上前几步,运足法力喊道:“请问这是羽民族人的猎场吗?我们来自远方的武夫丘,是飞郎的朋友,特地来拜访飞郎!”

虎娃凝神听见远处的巨树上传来私语声,这些人的发音很怪异,还伴随着一阵阵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懂的类似鸟鸣的口哨,但大体与巴原上的民众使用的还是同一种语言,接着竹哨音又响起,似是在报信或者传讯。

过了一会儿,高处有个惊喜的声音喊道:“我是飞郎,请问是武夫丘上的哪位师兄到访?”

少务大声答道:“我是小俊,还有去年与你一起上山的小路与汪汪。”

小俊与小路也倒罢了,飞郎虽然认识他们但并不是很熟,他毕竟只在登径峰上呆了一个冬天,但汪汪的名字在武夫丘上可以说已是无人不晓,飞郎对这条狗的印象也十分深刻。

飞郎是长着翅膀的羽民,当初登上武夫丘时还曾担心会不会被师兄弟们视为异类,结果上山的第一天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小四长老连汪汪这条狗都收为了杂役弟子,飞郎这位妖族人反倒不再是其中最特别的一位了。

说话间,只见一条汉子从高处的巨木上如大鸟般展开双翅滑翔而来,他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一支梭枪、腰间围着一条麻布裳,正是开春后刚下山的武夫丘弟子飞郎。

飞郎落地向众人行礼,并询问几人怎会来到这里?他还不清楚虎娃等人已经登上主峰成为正传弟子,本还以为这些人也和他一样是在武夫丘待不下去这才离山的。结果少务先介绍了长龄先生,竟是来自巴室国长龄门的宗主,既是瀚雄之父,也是赫赫有名的当世高人。

飞郎又惊讶地得知,虎娃等三人不久前已成功登上主峰为正传弟子,因为在巴原上有事,这才离山跟随长龄这位长者穿行蛮荒,先顺道来看看他,然后打算由帛室国返回巴室国。

飞郎听说大家是特意来看望自己的,还有长龄这样一位高人随行,既高兴又激动,赶紧吹响一支竹哨,将附近的同伴都召唤了过来。

深山中的羽民部族,以前从未有客人来访,他们对外来人也有天生的忌惮之心、轻易不愿意接近。但通过飞郎的介绍,原来虎娃等人是飞郎在武夫丘上的师兄弟,其中还有一位尊长,众羽民族人也都没有了猜忌和敌意,看向众人时又感到好奇与惊讶。

飞郎今日是指挥族人来此狩猎的,因为连日的暴雨过后天气放晴,这一带的谷壑密林中会有瘴气爆发,不仅有很多野兽为了躲避瘴气而跑到高处的开阔地带,当瘴气散去之后,还能拣不少现成便宜。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羽民族人,显然对附近疠瘴爆发以及分布的情况已非常熟悉。

因为客人的到访,飞郎吩咐其他族人留下来继续狩猎,自己则与几名族人一起将虎娃等人迎进村寨。半路上还闹了个小笑话,走到一半才发现,飞郎与羽民族人所带的路,假如不会飞根本过不去,那是羽民族人自己平时才会走的路。

飞郎赶紧又命身边几位族人先回村寨里通知大家准备好迎接客人,自己则带着虎娃等人从另外一条路绕了过去,途中还经过了几处疠瘴弥漫的地带边缘。

自古以来第一批到访这支羽民族的客人,既有传说中才能听闻的六境高手,又有武夫丘那种修炼圣地的来客,虎娃等人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与热情的接待。

飞郎所在的羽民族村落与寻常的村寨不同,根本就没有寨墙,倚着一面高崖而建。崖上有很多洞屋,后部就是天然的洞穴,而前部的洞口外还搭有棚屋,仍保持着一种原始的半穴居的状态。高崖脚下的参天大树上还建有不少的树屋,远看像一座座巨巢。

显然这些羽民最早就住在山洞里,后来随着部族的繁衍与发展,山洞已经不够用了,在崖壁上开凿新的洞穴也不是那么容易,于是便开始建造树屋。他们应该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与山外的普通人部族打过交道,生活方式也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

最典型的变化,就是林间的坡地上散乱生长着不少火麻与菽豆,显然是人工播种的,但耕作方式还很原始与粗犷,基本上是撒下种子后任其野生。

山林间的开阔地带如今也建有不少房舍,但与别处的建筑不同,这里的房舍不带院子,都是以很粗的木桩为支柱,在几丈高处铺以木板,是一座座悬空的木屋,很多木屋连梯子都没有。

粗略看过去,这个村落里约有四百余名羽民居住,村落的核心地带位于高崖边缘,那里有个天然的大山洞,洞中始终点着一堆火、一年四季不熄灭。那堆火也不知燃烧了多少年,至少在飞郎出生之前就有了,它相当于这个部族的祭坛,也象征着他们所崇拜的神明。

点着火堆的山洞前是一片特意清理平整出来的空地,也是整个部族平时聚会的场所。在这天晚间,这个部族中几乎所有的羽民都来到了这片空地周围,大家坐在一起吃东西,又从山洞中取出火种在空地中央点燃了一堆大火,大家围着火堆扇着翅膀吹口哨转圈,像是在唱歌跳舞,既是自娱自乐也是在为贵客表演。

由于他们背生双翅,所以舞蹈的姿势也很奇异,一挥翅膀就能蹦起很高,再从空中缓缓滑翔而下,身子于半空中扭来扭去,口中还发出如鸟鸣般的怪异音节。虎娃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皆饶有兴致地看着。

……

第二天山间起风了,而部落里的狩猎队伍也陆续回来了,带回来不少猎物。由于他们经常在半空飞过谷壑,所以运送过于沉重的东西比较麻烦。比如虎娃等人曾看见的那头野猪,也被这些羽民弄了回来,绑在好几根长杆上,是由很多羽民一起扛着飞过谷壑的。

这次的收获很丰富,整个部族晚上又在那片空地周围围着火堆跳舞庆祝。在这深山中的漫漫长夜里,这也是让他们感到开心与振奋、象征着团结与希望的一种集体活动。

飞郎在武夫丘上只待了几个月,他是凭借自己的特异天赋才能成为杂役弟子的,却最终未能练成开山劲、登上主峰无望,只得失望而归。但在这个部族里,飞郎已经是最有见识的人物了,毕竟他曾远去郑室国中的红锦城,还登上了传说中的神山。

飞郎的经历,也说明这个羽民部落并非完全与世隔绝,他们已与山外的普通人有过很多接触,了解巴原上的不少事情。只是像飞郎这样有勇气离开家乡走那么远的人,仍极为罕见。飞郎在去年离开部落之前,就已是狩猎队伍的首领,就在虎娃他们到达此地之前,飞郎又成了最年轻的族长。

武夫丘上的失意者,在家乡的部族中却是最成功、最出色、最受人尊敬的一位英雄。飞郎毕竟在外面的世界走了一大圈,他选择的目的地是对各种妖族见怪不怪的红锦城,还有自古以来便有无数人向往的武夫丘,虽然没有练成开山劲,却学会了很多别的东西。

尤其在武夫丘上的那一个冬天,飞郎观察师兄们打造各种器物,了解其制作的方法以及用途,他将这些知识也都带回了家乡。他回来的日子也不长,每天都有一堆族人围在周围听他讲述山外的故事。他也将渐渐教会族人打造与改造对羽民有用的器物、教他们学习山外的技艺。

飞郎回来后不久,竟然就有客人到访这个村落,此地羽民们就像围着飞郎一样,每天也会围拢在虎娃等人周围、听他们讲述各种事情。这个羽民村落中的一切,对虎娃等人而言都是陌生而新奇的;但在众羽民眼中,这些客人们讲述的各种事情何尝不也是如此?

这一带并非只有飞郎所在的一个羽民村落,这个村落只是其中规模最大的,约有四百余名族人。而附近还有三个同样的羽民村落,他们属于同一个部族、拥有共同的祖先。

他们在此蛮荒深处、这独特的环境里,世代繁衍生息,由于人口越来越多,一个地方住不下了,便有几支族人迁移到附近再建立新的村落。如今这四个村落中的羽民族人加起来已有一千多,应是虎娃曾见过的规模最大的妖族了。

这些情况是虎娃来到此地后才了解的,然而少务却早就清楚,因为他在武夫丘上就曾私下里向飞郎打听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