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80章、疠瘴丛生(上)

蛮荒中的大雨一直下了三天才放晴,阳光终于从树冠的缝隙中照射到地面。那黑狗抖了抖身上的毛,洒出一串串水珠,运转法力将自己给弄干了,感觉干爽舒适了不少,不禁舒展前肢长出了一口气。

长龄先生却皱眉道:“我们往开阔的高处走,不要再轻易进入密林间的谷壑地带。”

热烈的阳光一旦照射在湿润的丛林里,那腐枝败叶间立刻升腾出一股股难闻的雾气,偏偏还夹杂着各种不知名的花香,其气息难以形容地诡异,贴着地面缓缓升起,在很多地段凝聚不散,越来越浓郁地弥漫开来,竟带着各种色彩。

这就是疠瘴之气,就连长龄先生都难以分辨这些气息中到底包含了什么,各种瘴气会让人神智恍惚甚至中毒。几人虽然有修为在身,一时或许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长时间走在这瘴气迷雾中,也是很危险的事情。

没想到这暴雨后的南荒密林中瘴气会这么多、这么复杂,大多数呈灰白色的云雾状,但也有的瘴气呈淡青色甚至是粉红色。据长龄先生介绍,那粉红色的瘴气就是传说中最诡异的桃花瘴,它可使人陷入幻境,同时也带着慢性毒素。

假如不小心闯入其中,可能会在幻境中分辨不出方位,甚至如痴如醉,失足摔下山崖或者中毒昏迷而最终殒命。别说是人,就连山中的野兽不慎陷入桃花瘴都很难出得来,远远看见了都会惊恐地躲开,瘴气频繁出现之地,常能见到各种禽兽的尸骨。

虎娃等人走出一片密林,来到植被相对稀疏的一道山梁上,看见前方的两株参天大树间有一具动物的尸骨,半掩于枯枝落叶里露出白森森的轮廓。众人都不认识这是何种兽类。盘瓠凑过去嗅了半天,呜呜叫了两声。

虎娃道:“盘瓠说这是一具妖骨。是一头修炼有成的异兽留下的,不知为何竟倒毙在此处。”

长龄先生指着前方道:“你们看,那边有桃花瘴,正在往这边弥漫。”

此刻并没有风,前方的密林间却有粉红色雾气涌动,就像诡异的纱幕张开,朝着众人立足的高处弥漫而来。突然又听见一声吼,雾气中竟冲出一头野猪,伸着长长的獠牙,发了疯似地狂奔。竟向着长龄先生直撞而来。

那桃花瘴似能阻隔神识,而这发狠的野猪速度又极快,刚察觉到它便已经冲到眼前。长龄先生也被吓了一跳,并没有对野猪出手,只是一闪身让了过去。那野猪双目发红,仿佛根本没看见眼前有什么人,竟然一头撞在了大树上。

那株大树有几人合抱粗,野猪的一对獠牙插进树干中,身子却又被重重地弹开。有一根獠牙被折断了,显然已身受重伤,肥硕的身子又沿山坡滚了下去。

长龄先生道:“这野猪误入桃花瘴,虽然冲出来了。但已经中毒、神智不清……我们方才看见的那妖兽之骨,它当年可能也是死于桃花瘴,看来这一带经常有这种瘴气爆发。独自在蛮荒中行走,若不熟悉当地情况,确实凶险难测。”

说话间,几人也加快脚步向高处疾行。在一处小山顶上,眼看着那粉红色的雾气漫过了他们刚才所驻足的山梁,又涌入山梁另一侧的密林中。而那片密林便是他们走来的地方,假如方才走得慢一点,此刻可能就已在密林中被桃花瘴包围了。

少务倒吸一口冷气道:“孟盈丘有一种秘宝叫噬魂烟,就是采炼疠瘴之气制成,一旦打出去,不仅有毒且能迷幻心神。用来对付高手也许用处不大,但在战场上借助风势使用,杀伤力却极为惊人。”

长龄先生沉吟道:“孟盈丘炼制的这种独门秘宝,巴室、郑室、相室三国历年都有求取,但数量并不多。它不仅能用于战阵对决,更重要的是用于守城。战阵可以听命令变换方位,但城廓却是不会动的。若是遭遇大军攻城,形势危急难以固守之时,突然于城墙上打出噬魂烟,于敌方的攻城战阵中爆发,普通军士则会死伤惨重。一般的城廓没有这种东西,但是重要的大城以及国都定会备有这等秘宝。少务公子若将来指挥攻坚之战,一定要有所防范。”

虎娃在一旁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噬魂烟的厉害,他可是亲身领教过,当初在相室国边境就被公子宫琅以此物袭击。虎娃当然未受其害,但假如换一个人,应付起来恐怕会很麻烦。

少务则趁机向长龄先生这位高人请教,如何防范噬魂烟?长龄先生倒是介绍了几种办法,但都不是万全之策且皆要付出代价。这种东西若出现在战场上,往往都是很突然的状况,这时更考验将军的指挥以及军阵平日的操演水平,能否及时将所受的伤害减少到最低的程度?

长龄先生最后说道:“我们三国所收存的噬魂烟,皆是孟盈丘所赐,各国中目前拥有多少、是以何种疠瘴之气炼成,只要知道这些,便能提前制定应对之策。我可以制成一种专门的解药,让军士随身携带。”

就虎娃在南荒中所见,疠瘴之气有很多种,毒性也各不相同。就算是长龄先生,也得事先分辨其毒性,才能有针对性地化解。而且他所炼制的解药不可能无限提供,首先得大致知道对方有多少枚这种东西,判断可能在什么场合使用。

这些情况都是各国的绝密,但孟盈丘却很清楚。少务将来若能获得孟盈丘的支持,那么如何打听出来,就是他的事情了。

少务又说道:“我们正走过的这片地方,竟有这么多瘴气,难道孟盈丘中也是这样吗?”

长龄先生苦笑着摇头道:“孟盈丘也是传说中的巴原九丘之一、着名的修炼圣地,山中怎会疠瘴弥漫?那里只有一片偏僻的幽谷中,夏日常有瘴气出现,适合采炼噬魂烟。而在南荒之中,也并非随处都能遇见这么多瘴气。只是少务公子您选的这条路线、又在这个时节,恰好穿过了这片疠瘴丛生的地带。”

虎娃也看了看周围道:“这一带的情况,与我曾熟悉的蛮荒不同。山势落差极大,植被茂盛且在夏季极为湿热,谷壑密林间易生瘴气。我先前考虑路线时却没想到这些,看来要从高处稍微绕绕了。南荒中想必这种地方也不多,齐罗姑娘所在的蛇女村落附近,就没听说过有什么疠瘴出现。”

长龄先生解释道:“就算是妖族,也会受疠瘴之害,他们当然更了解蛮荒中的环境,不会将村落选在这种地方。”

少务却说道:“可我也曾听说,蛮荒中就有一些妖族,便生活在瘴气丛生地带的边缘,甚至知道何处会有何种瘴气,它们会于何时出现、何时消散。每次瘴气弥漫爆发,都是他们等待的机会,一旦瘴气散去便可趁机狩猎。比如我们刚才看见的那头野猪,届时无需费力猎杀,直接弄走就行了。”

长龄先生微微皱眉道:“竟有这样的妖族?虽说瘴气爆发会放倒很多野兽,但想拣这个便宜,还是很冒险的,不仅需要非常熟悉天时地势,还需要行动速度很快,翻山过壑如履平地,这对妖族而言恐怕也很难。”

他们一路讨论着噬魂烟以及山中的疠瘴之气,按照少务所指的大致方位,继续由虎娃领路,避开可能有疠瘴弥漫的地形,在开阔的高处行走。如此虽然有点绕远,但更加安全。

这一带的山势落差很大,高处的植被与谷壑中不同,低矮的草木没有那么茂盛,山中不时能见细竹泉流,四面都是几人合抱粗的云杉,树皮上的苔藓很厚。这里的空气很清新,走着走着,又听见山林间不时传来鸟鸣之声。

跑在虎娃前面的盘瓠突然竖起了耳朵停下脚步,下意识地四足落地,而长龄先生也举手示警,以神念道:“前方有人,我听见了说话的声音,怎么是从半空传来的?”

少务却面露喜色道:“看来我们走的方向没错,前方有妖族村落分布,他们是长着翅膀的羽民。”

长龄先生纳闷道:“少务公子早知道这里有妖族村落吗?若我们要赶路的话,在蛮荒中还是尽量避开这些妖族村落为妙。他们对外来人往往有敌意,我等虽然不怕,但也最好不要惹这些麻烦。”

少务却摇头道:“无妨无妨,我是特意路过这里的,决定从南荒中向东穿行时,便想到了此处,来找一个熟人。”

虎娃恍然大悟道:“师兄,你是来找飞郎的吗?”

少务笑着点头道:“是的,飞郎的家乡就在这附近。他下山之前,曾到每间杂役弟子的大屋里打招呼道别,告诉大家自己的家乡所在,并欢迎武夫丘上的师兄们将来有机会去做客。我若没有看过主峰上的那幅大地图,仅仅听他的介绍,本也不可能找到这个地方,如今倒是恰好顺路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