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79章、你自己的路(下)

巴室国位于巴原中央,郑室国在其西南,帛室国位于东南。

南荒中本没有路,他们是走到了五国境外。小俊曾在武夫丘主峰研究了半个月那幅石刻巨图,上面有武夫大将军留下的南荒边缘的地形,他刚才琢磨了半天,应有一条路线可以从南荒中直接插到帛室国边境去。

长龄先生不禁称赞,这条路线确实出人意料,但也不无担忧地问道:“你确定这条路好走吗?国君还在巴都城中等着,我们的时日可不多,要在两个月内到达。因为护送大俊的那支商队,国君所给的期限就是两个月,我们应比他们先到。”

少务:“进入帛室国境内后,购买轻车快马兼程赶路,以最短的路线一个月就可以到达巴都城。所以我们穿过南荒东行进入帛室国,时间最好不要超过半个月。我见过武夫大将军留下的地图,这段路程并不远……小路师弟,那幅地图你看得比我清晰,能否由你来领路?”

虎娃穿行在山野间,于元神中展开他所见的那幅山川巨图。武夫大将军曾深入南荒,也曾在那幅巨图上留下了这一带的信息,虽是五百年前的情形,但山川地势并无太大的改变。

虎娃研究了半天,终于点头道:“若是五百年来的山川地势变化不大,南荒中应有一条捷径可以绕到帛室国边境去。普通人当然无法行走,但少务公子已有四境修为,应不难穿过,不需要半个月,快点走的话,五、六天就差不多了。”

少务笑道:“那我们就不必着急了,先去看望夏卓师兄,师弟还可与齐罗姑娘好好道个别。”

……

夏卓经过半年的休养,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精壮汉子,身体与神智看上去都没有任何异常,只是他和岚媚儿站在一起时,那形神中的气息仿佛只缠绕在她的身上。

这对爱侣见到这几位客人当然非常高兴,尤其听说长龄先生便是瀚雄之父、长龄门宗主时,夏卓抄刀就要去杀猪款待尊长。虎娃赶紧阻止,盛夏时节不是杀猪的好时候,如果一顿吃不了,新鲜的肉食也很难长期保存,不如就在附近山中猎些野味。

盘瓠和少务出去打猎,很快便猎了一头狍子和两只山鸡回来。而岚媚儿招呼众人进屋坐下之后,便急忙跑了出去。当大家在院中收拾猎物的时候,齐罗跟着岚媚儿走进了院子。

几个月不见,齐罗姑娘更加娇媚了、那动人的气息也令人更销魂。但她已能将这天生的媚惑气息收敛得很好,无意间只有虎娃才能清晰地感应到。虎娃见到她便笑道:“齐罗姑娘,你的二境炼体修为,已接近九转圆满了!”

齐罗幽幽地看着虎娃:“小路先生,听说您要离开武夫丘远行,这是来告别的吗?”

虎娃等人并没有告诉夏卓夫妇小俊就是巴室国公子少务,他们只是说跟随长龄先生这位尊长到南荒中来看看,接下来将有事远行,岚媚儿当然对齐罗说了,她的神情很是不舍。虎娃笑着答道:“远方有事,我要下山走一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所以先来看看夏卓师兄的情况怎样了,也与你打声招呼。”

齐罗低头道:“蛇纹族的女子,世代生活在蛮荒村落中。若小路先生何时返回武夫丘,别忘了再来看我。”

当天晚上大家就在夏卓家吃的饭,长龄先生对夏卓曾经的病情很感兴趣,仔细询问了其发病经过以及虎娃的治疗过程。夏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谈自己的感受以及虎娃当初对他说的那些话。

大家坐在院中闲谈,岚媚儿半倚在夏卓身上、媚若无骨,而夏卓的样子显得是那么幸福与满足。虎娃暗暗感叹,这其实就是大俊将来想要的生活,却非少务的志向所在。然而此时,大俊已跟随车队远去,少务却在这里打猎、吃肉、闲聊。

众人并没有在此久留,第二天便告辞离去。临行前虎娃送给了齐罗一件东西,便是他得自白溪村的那支长鞭。这件法器他原本是打算留给盘瓠突破四境后使用的,但以虎娃如今的修为以及所拥有的器物,盘瓠若突破四境并不缺法器,它完全还可以自行炼制最趁手的随身法宝。

虎娃说道:“此物得自一个叫白溪村的地方,它曾跟随我由北向南走过整片巴原,是一件中品法器。你已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如今更是接近二境九转圆满,若将来修为更高,也需要一件趁手的随身法宝。它正适合你使用,请不要推辞。”

齐罗并没有推辞,很小心地收起了这件珍贵的器物,她也许想问该怎么报答,但终究没有问出口。也许对于虎娃这个人,她再说报答已经多余。

……

归国的路线是少务决定的,包括在蛮荒中行走的大致方位,因为他看过那幅巨图。但巨图中的神念信息,虎娃解读得更为清晰,所以少务请虎娃领路。仲夏时节的蛮荒与严冬不同,高原上的日晒十分强烈且雨水很充足,草木疯长、植被茂盛异常,崇山峻岭中不仅有各种毒虫猛兽,许多地方还有疠瘴之气凝聚。

还好众人皆有神通修为在身,又有长龄先生这位高手随行,一路上倒没遇到什么麻烦。五百年来的地貌有很多改变,但山川地势走向却没什么变化,虎娃挑选了一条最好走的路径,带领众人穿越南荒东行。

第一天夜间休息时,长龄先生看着盘瓠道:“到了有人烟的所在,我们都要掩饰原先的身份、不能让人认出公子少务。别人都好说,就是盘瓠先生得改变一下装束。”

武夫丘弟子小路身边有一位汪汪师弟、彭铿氏大人身边也有一条灵犬盘瓠,这条毛色黄白相间的小花狗如今已经很有名。假如它被有心人看见,说不定也会引起怀疑。但是狗怎么改变装束呢?长龄先生手段高超自有妙法,他就在山野里寻了几种材料稍经炼化,给盘瓠的狗毛染了色。

第二天再上路时,盘瓠已变成一条毛色发亮的黑狗。在一般人的眼中,土狗的样子都是差不多的,花狗变成了黑狗,也就认不出是原先的盘瓠了。幸亏长龄先生早有铺垫,一直称呼这条狗为盘瓠先生,让盘瓠十分高兴,这位高人才顺利地给它染了毛。

长龄先生有六境修为且精擅炼药之术,别看只是为一条狗染毛,用的也是一派宗师手段。改了毛色的同时竟然还能掩盖这条狗原先的气息,并且颜色褪不掉,这手法已经不是普通的染,而是将狗毛炼化成了真正的黑色。

第二天他们在路上就遇到了大暴雨,狗毛都湿透了却半点都没掉色。幸亏狗是会换毛的,否则盘瓠就将永远变成一条黑狗了。

虎娃看着盘瓠的样子一直想笑,而长龄先生看着少务却感慨万千。不知情由者恐怕万万想不到,堂堂巴室国的公子、即将继位的新君,竟会吃如今这种苦头,且神色如常。

他们走在一片密林中,脚下的道路崎岖泥泞,不知堆积了多少年的落叶散发出难闻的腐臭味,天上下着大雨,少务从里到外都淋透了。他既没有找地方避雨烤火,甚至也不在意腿上粘了肮脏的污泥,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任何难受或者竭力忍耐的神情。

看来武夫丘上的生活,让这位贵公子改变了太多,这是别处很难有的收获。待到少务归国之后,后廪的寿元最多也只剩下半年了,将来就要由少务去独自面对一切。他不仅要治理巴室国、应对周边四国的窥探以及随时可能发生的冲突,还有那平定巴原的大志愿。

想当年开国之君盐兆刚刚进入巴原时,在一片蛮荒中也曾走过这样的道路。看见少务,长龄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瀚雄,后廪的苦心他完全能理解。瀚雄也是听了长龄的话才上了武夫丘,如今果然没有让长龄失望。

那么少务与瀚雄,是否能成就当年盐兆与武夫那样的功业呢?长龄先生对此充满期待。他也清楚,瀚雄将来必受少务重用,而且瀚雄也是一名修士,除了世间功业应另有追求。长龄希望自己的儿子不仅能像武夫大将军辅佐盐兆那样平定巴原,且最终也能像武夫那样踏过登天之径、长生成仙。

长龄看见今天的少务与瀚雄,想到的是当年的盐兆与武夫,隐约也有另一种期待。他所创立的长龄门,将来在瀚雄手中,能否也成为武夫丘那样的修炼圣地?

而虎娃当年带着盘瓠离开家乡时,也曾在路上遭遇暴雨山洪,他安然走出来了。如今他与盘瓠皆修为更高、经历了更多的艰险,又行走在下着暴雨的蛮荒中,已不仅是在赶路。对于虎娃而言,这更是修行中的回味与经历,去体会与感悟当初未曾体会清晰的蛮荒风雨。


阅读www.yuedu.info